第18章 橙果成熟了

上一章:第17章 第九军团 下一章:第19章 草原蛇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次的登陆舱中似乎携带了更多的物资,那些雇佣兵对唐斌很客气,但与那六名囚犯不同,双方似乎是合作关系。他们低声交谈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从登陆舱中搬出了更多的东西,很快就架设起了一个小型基地。

还在基地旁架设了高高的避雷针和天线。

路权看了郑周一眼,低声问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死囚也就算了,竟然会有雇佣兵愿意进入海拉星,实在是让路权无法不好奇。

难道,安阳风说的可以离开海拉星是真的?

郑周此刻心中也是有些怀疑,他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低声道:“帝国研究了这么久,能定位并引导登陆舱着陆可以理解,但海拉星的时空域就连帝国顶尖的研究院都没有头绪,这些人真的能知道?”

路权此刻觉得自己的心简直像被挂在半空中一般。他一时觉得似乎有希望离开,一时又觉得这些人看起来行为古怪不值得相信,十有**是在骗他。

郑周看了路权一眼,突然问道:“要不要现在走?”

路权仰头看天,满心犹豫地长出了一口气。

原先以他和郑周的武力,并不太担心这些人。但如今对方来了这么多帮手,他和郑周或许就危险了。

要知道,从头到尾,那个唐斌对他们可并不友好,眼中的厌恶根本毫无遮掩。

就在路权举棋不定的时候,那边突然过来了一个人。

年轻的女囚走到两人身边,说:“唐先生让你们过去一趟。”

路权看了她一眼,认得是贴身服侍唐斌的那个女人,他好像听他们叫她童小绿。

童小绿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突然低声道:“昨晚谢谢你们。”

她的目光向身后扫了一眼,靠近了路权一些,小声说:“唐先生家族在外面势力很大,你们迷乱星系的人恐怕不太清楚,唐氏制造不仅卖飞船,还卖机甲给军方,跟陛下的关系也非常好。而唐先生,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唐先生是唐氏制造研发中心的负责人,是帝国最年轻的空间宇宙学家、生物学家和机甲设计大师,在帝国地位很高。而且如今唐氏制造的董事长就是他的父亲,在他身后可以说站着整个公司的资源。”

“有些事你们恐怕也看到了,唐先生已经解开了一些海拉时空域的秘密。他可以在登陆舱即将脱离时空域时发出接引信号,以后还会有源源不断的物质送过来的。”

路权有些疑惑地看着她,目光渐渐沉了下来。

“所以,”童小绿看着路权的眼睛,愣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觉得,如果你们想活下去,或许跟着唐先生是一条出路。在帝国,很多人都知道,唐先生小时候曾经被绑架,亲卫全部在他眼前被一一残杀,所以唐先生对杀人犯十分厌恶排斥。但是,虽然他脾气不好很难相处,却绝对不会杀人。”

“谢谢提醒。”路权点了点头,眼中并没有什么波动。

“走吧,唐先生还在等着。”童小绿转身。

路权和郑周互视一眼,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此时悬崖上方的一片空地上,已经搭起了一个好几个房间的小基地。可以根据环境变色的合金板组合在一起,看上去不但非常昂贵,也很结实美观。

路权扫了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跟着童小绿走进了一间看上去面积最大的工作室。

唐斌坐在一张工作台后,面前摆着许多各式各样的仪器。在房间的另一侧,站着两个身形高大的雇佣兵,身上都带着武器。

路权的弓和箭就挂在后腰,但并没有人要求他卸下。

这些人,是真心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路权在距离唐斌三米外停下了脚步,沉默地看向他。

唐斌没看他们,自顾自地把手中的事做得差不多了,才转头看了两人一眼,淡淡道:“看在昨晚你们也算是帮了些忙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跟着我做事,我可以保证你们活得尽可能地久。”唐斌往椅子上一靠,拿起一块柔软雪白的方巾开始擦拭手指,漫不经心地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会有越来越大的基地,武器和人员也会不断进入海拉星。”

“可以说,在海拉第一境,你们再也找不到比我这里更安全的地方。”

唐斌说完,将方巾随手往旁边一扔,目光淡淡地看向两人,“你们可以做决定了。”

路权目光掠过桌上的一堆仪器,问道:“是否可以离开海拉星?”

“等以后我们占领了海拉四境,”唐斌缓缓道:“所有的秘密,都将不会是秘密。”

他的眼睛非常平静,带着淡淡的自信,仿佛这是什么顺理成章不值一提的小事一般。

然而看在路权眼中,却只觉得心中一冷。

路权在心底叹了口气,妈的就知道那个老家伙是骗人的!这帮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离开……

“我需要考虑一下。”路权说。

唐斌毫不在意地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目光一转看向郑周,问道:“你呢?”

“我也需要考虑。”郑周面无表情地看向唐斌。

“好,”唐斌脸色一冷,手指微微一抬指了指门,淡淡道:“那下去考虑吧。”

就在路权和郑周即将离开房间时,一名雇佣军冷冷地加了一句:“考虑清楚前,还请不要离开基地百米。”

路权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的心中其实非常失望,好像突然失去了目标一般,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或许在几天前,如果他知道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安稳地活下去,会忍着脾气勉强接受。但是现在他却突然觉得在这帮家伙手下委屈求生特别难以忍耐。

虽然之前他也怀疑安阳风或许在说谎,可是这种给了希望又拿走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很不舒服。

这些家伙说得好像施恩一样,其实就是骗了他们!

一直走出去好几十米,路权突然从袋中摸出一块鹅卵石,转身发泄般用力一掷。

椭圆形的石块旋转着飞向那座在荒野中显得分外奢华的基地,在半空中时迎面撞上了粒子流,瞬间被击得粉碎。

紧接着,又是一串粒子流飞向他们,正打在他的脚前,溅起的泥土弄脏了他的长裤。

威胁的意味非常明显,但对方暂时也没打算杀他们。

“果然是文明人。”路权冷笑,瞟了郑周一眼,“和咱们就不是一路人。”

郑周目光有些闪烁地瞟了路权一眼,心中忍不住想,若是路权摘下头巾,恐怕谁也舍不得将他赶出大门吧……

不过,郑周并不是路权这样连星球都没出过的年轻首领,他很清楚那些帝国大贵族们的嘴脸。

说实话,路权这样的容貌,恐怕带来的麻烦远远大于好处。

“他们想不断送武力和设备进来,占领海拉星。”路权冷静了些,转头看向郑周问道:“你觉得可能吗?”

他没看过海拉直播,对海拉星的了解近乎于零,还真的判断不出。

“我不知道。”郑周苦笑:“我过去哪有时间看什么直播,也就是偶尔看看罢了,大多数都是听其他人说的。”

“海拉直播每天只有两个小时,其实外界知道得很有限。”路权沉思片刻,道:“而且据说这个直播四境之主是可以控制的。那么他们所知道的一切,可以说都是四境之主让他们知道的。”

“没错。”郑周点点头:“四境之主从未露过面,大家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他们到底拥有多大的力量了。”

路权来到山崖边坐下,看着远处蜿蜒消失在山中的源河,突然问道:“你说,他们最初为什么说要去长流村?”

他当时其实还想着也算顺路,没准到了长流村就能看到夜陵了。

“长流村是第一境唯一的原住民村庄,但并不欢迎外人进入。”郑周在他不远处坐下,想了想说:“长流村或许也是他们的目标吧。”

“其实他们不过是想让我们送到这里罢了。”路权的目光在四周一转,“说起来,这里确实是个很适合做基地的地方,居高临下视野辽阔。”

郑周默认。确实,这地方绝对是事先看好的,或许他们昨晚降落时错过了地方。没想到晚上竟然就遇到了夜袭,怕那伙黑衣人报复,干脆把他俩给骗进去了。

路权支着下巴看了基地一会儿,低声问道:“郑周,你说他们会不会放我们离开?”

“不会。”郑周冷笑一声:“那家伙昨晚那么狼狈的事都被我们看去了,怎么可能让我们离开?这些人向来面子比天还大,如果不能把我们拉进去给他当奴隶,估计就会下狠手了。”

路权想想也是。听那家伙的口气,好像是来当王的一般,昨晚被打全让两人看到了,很可能会恼羞成怒的。

可这里的地势实在不太适合逃跑。三面全是一眼望去毫无遮挡的草地,这一面却是一个几十米高的悬崖。

双方武器差别实在太大,跟政府军打过几场后,路权很清楚他的箭射得再准,也绝对打不过枪的。

“都说海拉星处处都是危机,死亡总在不经意间降临。”路权的目光在草原上缓缓移动着,若有所思地瞟了郑周一眼,突然说:“你觉不觉得,我们这两天一路上似乎都顺利得很?”

没错,郑周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确实非常顺利,不但有了食物,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难道真的是他们运气好?

郑周从不相信运气。

路权的目光落在远处,想起了那群咕咕鸟。他身子微微向郑周靠近了些,小声说:“我记得夜陵说过,在咕咕鸟巢边,长着那种好吃的橙果,每当橙果成熟的时候,就是草原上蛇类苏醒的日子。”

“他说,这个草原的地下,住着很多很多的蛇。”路权眼睛发亮地看着郑周,低声道:“而橙果已经熟了,所以他顺便去摘了几个。”

郑周听了,只觉得身子一阵发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地上。

就说啊,这海拉星上,哪有什么好地方……

“你不怕蛇?”郑周一言难尽地看着难掩兴奋的路权。

“蛇有什么好怕的,不让它咬到就行了。”路权低声笑了几声,颇为愉悦地看了那座基地一眼,“不过我知道,很多人都怕。”

尤其是这些大星球来的贵族。

记得那个傅柏第一次看到时,吓得脸都白了。

想起那个混蛋,路权脸色微微一沉,他没有继续,看了那边看上去似乎全封闭的金属房子一眼,心中突然又没那么乐观了。

伸手摸了摸衣袋里那个装着从鱼身上得到的奇怪毒液的瓶子,路权觉得,或许还得靠这个。

……

唐斌一行人设立好基地后,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打算,但也不让路权和郑周离开。

路权其实觉得唐斌特别想杀了他们,但或许是为了那颗高傲的心不被玷污,不想跟他口中的杀人犯同流合污,因此并没有主动下手,而是时不时刺激两人一下,试图让他们犯错。

但这种言语上的刺激,路权还真不在意,只是默默在心里多记了几笔。

晚上,那些家伙在专门搭建的餐厅吃了晚饭,并没有任何招待两人的意思。

别说路权他们,就连那剩下的四名囚犯,也是在房间外自己找地方吃的。

不过路权完全不在意,他有无所不应的天眼小助手,自然不会饿肚子。

他和郑周找了个偏僻的角落,背对着基地,点了一道篝火,也饱餐了一顿。

路权一边烤火,一边偷偷地观察着整个基地。顺便继续将路上收集的一些树枝削成木箭,然后摸出一颗表面有些粗糙的鹅卵石,在箭身上慢慢打磨着。

天眼悬浮在他身旁,时不时换个地方,似乎在从各个角度拍摄他。

郑周大概知道路权的计划,并没有反对。他沉默地坐在火边,看着跳跃的火苗发了很久呆,突然道:“我只屠过一艘船。”

咦?路权转头看了过来,不知道郑周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那家人是我仇人。”郑周今晚不知为何很想倾诉,低声说道:“他们为了拿赏钱,把我们全团都给卖了,一共九十八人,八十二个死在了那次围剿中。”

“我不是想辩解。只是想说,棕狼海盗团……最初其实是不杀人的。”

“那船人中,有不少无辜之人,我当时一怒之下全部杀了。”郑周脸色很平静,“所以我确实死有余辜。”

“但是你呢?”郑周瞟了那个飘来飘去的半透明小球一眼,仿佛很随意地问道:“我听说你这十九年连绿河星都没出过,是怎么策划的落河谷大屠杀?算起来,那时你最多十七吧……”

“我天赋异禀啊!”路权低声笑了笑,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上一章:第17章 第九军团 下一章:第19章 草原蛇族
热门: 混元剑帝 传奇族长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凶鸟猎食图谱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 彼岸花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只要998老攻带回家 界皇 拥抱谎言拥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