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诱饵

上一章:第15章 夜袭 下一章:第17章 第九军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几人并无察觉什么,或许因为知道他们只有两人,因此并不是很紧张。其中一人甚至还开了句玩笑,几人跟着笑了起来。

路权的手稳稳地扣在弓弦上,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名首领,时不时瞟一眼树林边缘处树叶摆动的频率,估算着大概的风速和距离。

前面几人此刻已经接近了小树林,首领落在最后,目光警惕地看向四周。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颤动声。

首领的脚步下意识地一顿,还没来得及反应,胸口已经被长箭贯穿。

他仰面摔在了地上,口中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

下一刻,他身边另一人身上也瞬间多了一支长箭。

“小心!他们有箭!”剩下的人立刻大声呼喊起来,全都趴在了地上。

然而,这些人竟然都没注意到,箭其实是从他们的上方射来的。

很快又有两人身上中了箭。

林子边的几人干脆也不躲了,爬起来向着树林中扑了进去。

只听一声惨叫,漆黑的树林中刀光一闪而没,鲜血喷射在了大树上。

其余三人还没反应过来,背后黑影一晃,郑周一把制住最后一人,手中的匕首闪电般地抹过他的咽喉。

紧接着,黑暗中又是一支长箭破空而来,沉重的身躯啪地砸在地面。

最后一位黑衣人惊恐地不停后退,转身飞快地向林子外跑去。

郑周匕首脱手而出,将那人钉在了地上。

不到半分钟,过来的八名黑衣人已经被杀得干干净净。

河对岸剩下的十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刚想冲过来捡枪,就看一名光头男子从头领手中将那把银卡三系离子枪抽了出来,拿在手中慢慢把玩着。

树林边,缓缓出现了另一名男子。男人的脸完全掩盖在头巾下,宽肩细腰体型修长,手中拿着一把长弓。

“是迷乱星系的人!”剩下的黑衣人吓了一跳,回身一巴掌重重地抽在了年轻研究员的脸上,骂道:“你他妈地竟然骗我们!他们根本就不是你们的人!”

年轻男子突然暴起,猛地撞了上去,将黑衣人直接撞倒在地。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挣脱出来,举拳冲着黑衣人打了下去。

黑衣男人怒吼一声,翻身一躲,手中的刀直接捅在了年轻研究员的肚子上。他爬起身,愤怒地下令道:“我们走!”

其余众人来不及收拾其他,扛起已经整理好的食物,转身毫不犹豫地向远处跑去,很快就消失在山坡后。

等路权过了河,那些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他刚杀了人,心情很不好,冷冷地看了地上的几人一眼,目光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

年轻的研究员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疼得全身都在发抖,他满脸都是汗,却咬紧了牙,不愿向路权求救。

年老的研究员急得连声大叫:“唐斌,你怎么样了?这位先生,你能不能救救他……”

“救他?”郑周冷笑:“他差点害死我们,本就该死!”

路权扫了急得满脸通红、挣扎得肩骨近乎脱臼的老研究员一眼,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不忍心,绕到他身后,蹲下身,用刀划开了他腕上的绳子。

“谢谢,谢谢!”老研究员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他立刻冲进登陆舱中,很快就拿了一台手持治疗仪出来。

还好当时那些歹徒忙着收集食物,否则恐怕这台治疗仪也留不下来了。

路权蹲在年轻男人身边,有些好奇地看老研究员使用治疗仪。

蓝色的光一遍一遍地扫过伤口,遇到断裂处会自动发出激光束进行止血和修补,看在路权的眼中非常神奇。

唐斌在注射了止疼针后已经安静下来,他没有看路权和郑周,仿佛这两人是空气一般。

“我叫安阳风,是帝都第六研究所的教授研究员。”老研究员满脸感激地看着两人说:“这回真的多谢你们了,否则我们都活不下来。”

说起这个,路权心中的火又冒了起来。他冷冷地看了地上的唐斌一眼,毫不客气地道:“确实,要不是你们拖我们下水,我们也没这个机会救人。不过既然救了你们,你们打算怎么谢?”

“你要什么?”唐斌不等老教授开口,淡淡开口道:“虽然施恩图报人品过于低劣,但我不介意。”

“唐斌!”安阳风脸色顿时一变,有些着急地看了路权一眼。

“低劣?”路权站起身,挑了挑眉,冷笑道:“比起祸水东引的你总归高尚多了。”

“好,我收回之前的话。跟一群社会垃圾谈人品并没有什么意义。”唐斌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不屑,心中其实也是恼怒异常。说起来他不过是想让那些歹徒分流,然后找机会反击,结果这些杀人犯反而成了救命恩人了?其实不过就是黑吃黑罢了,这两位可没有半点救人的意思!

看他们杀人的样子,就知道是杀习惯了的。

他唐斌平生最恨这些杀人犯,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完全不想跟他们扯上任何关系。

“直说吧,你想要什么?”唐斌懒得再多说,有些不耐烦地又问了一次。

路权的目光一转,伸手指了指安阳风手中的治疗仪,“我要这个。”

“可以。”唐斌点点头,转头看向郑周问道:“你呢?”

“帐篷和食物。”郑周直接道。

“行。”唐斌很干脆地答应下来,反正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值什么,“我可以给你一顶单身帐篷和十天的食物。”

“至于那把枪,”他的目光在郑周腰上一转,淡淡道:“你就留着吧。”

说罢,他低头看看腹部即将愈合的伤口,伸手招过了一名女囚,吩咐道:“扶我进去。”

其中一名女囚立刻上前扶起人,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唐斌进入了帐篷之中。

帐篷外,路权把玩着手中的治疗仪,正打算转身回去,却突然被安阳风叫住了。

“两位打算去哪?”安阳风脸上带着笑容,温和地问道:“我们打算去长流村,不知是否同路?”

“当然不同路。”路权似笑非笑地看着老教授,“所以如果您希望我们当保镖,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安阳风脸上掠过一抹尴尬,顿了顿才点了点头:“好,可以,你们想要什么?”

路权的目光扫了一眼登陆舱,随口问道:“你们能付出什么?”

安阳风沉思片刻,目光在路权和郑周身上转了转,突然道:“你们想不想知道我们这回进来的目的?”

路权看了眼前这位老教授一眼。虽然有那么一点好奇,但也就是一点点罢了,他并不是很在意。

安阳风目光有些闪烁地看向路权,又转向郑周,缓缓道:“或者说,你们,想不想离开……海拉星。”

路权的眉微微皱了皱,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安阳风,一句话也没有说。

然而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跳,剧烈得如同耳边响起的惊雷一般。

离开海拉星?

老教授的话让路权非常非常心动,他从来没有想过,海拉星竟然是可以离开的!

如果他真的能离开,那么他或许,还有机会去做那件事?

然而,海拉星不是可进不可出吗?已经好几千年了,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能从海拉星离开。

“否则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冒险进入海拉星。”安阳风看着两人道:“我还不到一百五,按照平均寿命至少还有三四十年可活,并不想早死。”

“你先说说看。”路权不是太相信,总觉得这老家伙是想让他们白给他打工当保镖。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海拉星有四境。”安阳风在椅子上坐下,缓缓道:“四境之间并不相通,穿过时空域时落在哪里,一辈子就只能在哪里。”

“但我们观测了很久之后,发现四境之间,其实是有通道的。”

“只要穿过四境,就能离开海拉星。”

安阳风说完,安静地看着路权和郑周。

路权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下文,忍不住问道:“就这么简单?那怎样才能穿过四境?”

“不知道。”安阳风看着他,“所以我们来了,希望能找到答案。”

路权盯着安阳风看了一会儿,没吭声,转身向河边走去。

郑周淡淡地扫了安阳风一眼,跟了过去。

站在河边,路权有些烦躁不安地从地上捡起一块扁圆的石块,手腕一甩,然后看着石块在湍急的水流中勉强跳了两下,噗通沉了下去。

“你信吗?”路权问,瞟了身边的郑周一眼。

“不信。”郑周有些奇怪地看他一眼,“那个教授在说谎,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路权默。

是的,安阳风很明显并没有说真话。

或者说,并不全是真话。

他们带了那么多东西冒险进入海拉星,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一件虚无缥缈之事,甚至连资料都没多少。

然而,他的话却无法不让路权在意。

待在海拉星的人就没有能活过一年的,如果真的有机会,路权当然想离开。

尤其他还心有所念。

但如果被骗去给这两个家伙白当保镖,他心里又很不甘心。

“先看几天吧。”路权心中微微叹口气,转头看向郑周,道:“你自己随意。”

郑周看他一眼,没吭声,但似乎也没有走的意思。

上一章:第15章 夜袭 下一章:第17章 第九军团
热门: [综]喜当爹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云中歌 大晋 听说儿子出柜了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春宴 绝世战祖 荣光[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