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正文完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莉拍的纪录片从未让人失望过。

这次一如既往, 甚至令人惊艳。

李莉作为为数不多一直在关注女性困境的女导演,出的所有短片质量比电影还好。

无论是故事、画质、完成度还是影响力,在业内都是一流。

网友看到这个的第一反应是:这两人竟然合作了?

《反骨》的上线非常突然, 但因为言忱的粉丝基础和李莉的口碑,一时间去看的人还不少。

弹幕起初都是好奇。

[这是拍了个什么?]

[从名字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这纪录片是言忱的生活?]

[是言忱的过往经历吧。]

[言忱的戏还挺多的。]

[我感觉李莉的口碑也要被毁了。]

基本上没人看好,但当正片播到三分钟以后,弹幕上的画风就变了。

[李莉不愧是李莉。]

[莉姐杀疯了。]

[我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拉到后边进度条看了的我劝你们现在关掉,明天白天再看。]

[这是个纪录片, 又不是鬼片。]

[听我的, 鬼片没这个吓人。]

大家都被勾起了好奇,一点点看下去。

这就像是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从言忱的妈妈开始讲起,一切都和她发的那篇微博差不多。

唐宛如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 长相漂亮,性格温婉, 在嫁给言明德后, 因为听了言明德的话做了家庭主妇, 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 慢慢发现自己过上了仰人鼻息的生活。

但在生过言忱之后,身体素质极差的她也没办法出去工作了。

一切变故都发生在她们家破产之后。

唐宛如相信爱情, 也相信言明德,所以跟着言明德搬进了青瓦巷。

那是一条破败的老巷子,巷子深处都被标记为危房。

在那条巷子里,言忱过上了噩梦般的日子, 当时唯一的救赎就是音乐。

她认识了贺雨眠, 跟着贺雨眠学弹吉他学唱歌。

后来言明德开始家暴, 又一次次跪下道歉。

酗酒赌博借高利贷,唐宛如抱着言忱跑,却被言明德发现。

性格温柔,换个词来说就是软弱。

唐宛如根本不敢相信她的爱人在一朝之间变成了那样,没有了工作能力的她只能寄希望于言明德会改的,生活会变好的,一次又一次,最后变成年幼的言忱护着她。

……

这则纪录片中包含的要素太多了。

几乎看到中途,所有的女观众都能感同身受。

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和身临其境的心酸和绝望,好像每个人都在随着言忱的语言经历她所经历的痛楚。

想挣扎却被束缚住翅膀。

想逃离都没有办法。

最后选择放弃。

这则纪录片里前期只有一束很暗的灯光,言忱就坐在阴影里。

她讲她经历过的那些事。

她的经历里包含了太多的社会问题,有着重男轻女的时代烙印,有着家庭主妇的女性困境,有着家庭暴力的法律问题,有人们古怪的刻板印象,还有缺失的家庭教育,甚至还有了她自我愈合但又失败的过程。

其中李莉提供了调查数据,87%的人在经历过家庭暴力后无法靠自身身体机制自愈。

这则纪录片在上线后不久就上了热搜。

后期的弹幕纷纷是:好难过啊,泪目了。

第二天,一个知名电影博主带了一条tag#《反骨》太好哭了#,并发布了上千字的影评。

她说在看完《反骨》之后,一夜未眠。

一闭上眼都是那些事情,好像是她曾亲身经历过一样。

两天后,纪录片《反骨》豆瓣开分,评分9.1。

-

言忱的生活没有因为这则纪录片有太大改变。

她仍旧做歌手,拒掉了很多不必要的综艺节目,在音乐节上演唱,没事写歌谈恋爱。

她成了自由的独立音乐人,闲暇时和傅意雪她们聚一聚。

出门时不戴帽子和口罩,偶尔在微博上跟沈渊互动。

她过上了自己喜欢的生活。

在20年底,公司开始预售她21年个人演唱会的门票,而她的二专在12月底正式上线。

这场演唱会她等了太久,原本演唱会的日期定在了2月17,她想了想让白城改到了19日,反正也不差这两天。

又是二专,又是演唱会,粉丝们开心得像过年。

上万张票在一分钟内抢了个空。

五分钟后沈渊发微博。

@Harbor-阿忱:就很好奇,你们的手都是自动抢票器吗?PS:那天是我生日,一点面子都不给?

他配了一张抢票系统崩溃的图。

[家属还用抢票?]

[你可以跟着工作人员去,就不必跟我们抢了吧。]

[可恶,又被秀到了。]

[亲亲,这边建议你抢不到票就去买老婆二专呢。]

沈渊回复:买了五百张,来集合抽奖吧。

粉丝:!!!

[建议内娱姐夫都像这位学习。]

[我真的爱了,抽奖必有我!]

[我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想看他们上恋爱综艺。]

[前面的你不是一个人,不过现在言忱应该不会参加这种的。]

[有个合体直播也行啊!]

[在线求一个姐姐二专销量破八千万两人合体。]

……

沈渊的身份也逐渐被大家接受。

其实一开始很多人都觉得言忱是在做戏,在《反骨》的纪录片播出以后,她肯定是要借着这波热度洗白的,但没想到她在那一波热度之后激流勇退,开始出现在各大音乐节上唱歌,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频繁地上节目接代言拍广告。

慢慢大家遗忘了那些事,对她的印象就变成了不作妖的实力派歌手。

>>>

言忱开第一场万人演唱会那年,沈渊研三临近毕业。

演唱会那天是沈渊的生日,言忱早早就把票给朋友留了出来。

傅意雪、岑星、傅意川、宋长遥、陆斯越、韩彧、孙恪、程鹤、涛涛,一个都没落下,而她演唱会的嘉宾请的是贺雨眠和许愿,

傅意雪悄悄凑在她耳边问,“你是不是打算在演唱会上求婚?”

言忱:“???”

没那想法。

不过她倒是有短暂地想过,沈渊可能会在演唱会上向她求婚。

但当时他们说的是等沈渊毕业后再结。

这想法也只短暂地在她脑海里飘过,随后就被抛之脑后。

一场演唱会上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什么都要操心。

她根本没时间思考那些事儿。

翻过了忙碌的20年,言忱的第一场万人演唱会拉开帷幕。

在北城工体,台上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台上是绚烂璀璨的灯光。

言忱开场穿着蓝色的纱裙,宛若仙女落入凡尘,美得让在场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她唱的是二专主打歌《雾里寻光》。

漂亮的舞美,精致的服化道,再搭配独特的嗓音。

堪称是视觉听觉双倍享受。

在场的观众都跟着她的歌声一起进入了梦幻般的世界。

她一首又一首地唱过,在唱累了以后就跟粉丝聊天,这一年来她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爱笑了,也健谈了些。

总算是没让现场冷场。

她二专和一专的歌混合着来唱,还有她比赛时的那些歌,大家这才发现她出道不过一年多,已经出了三十多首歌,而且红遍网络的歌有五六首,这是很高的一个概率。

她终于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独立音乐人的身份。

中途贺雨眠来唱过两首,许愿也上过来。

从晚上8点到10点,这场演唱会临近尾声。

言忱站在麦前,“这是今晚的最后一首歌。”

大家都以为她会唱《愿望》,或者是《草戒指》,但没想到她说:“这首歌不是我的原创,但我很喜欢它。”

“有一段时间我听着它入眠,所以今晚想把这首歌献给在场的每一个人。最重要的,”言忱顿了顿,“想把它献给一直没离开的那个人。”

话音刚落,下边忽然有人大喊了句:“沈渊!”

言忱听见这个名字看向喊的方向,随后笑了下,一点儿没遮掩,“是他。”

此刻摄像很懂地把镜头给到了台下的沈渊,他拿着紫色的荧光棒看向台上,那张清俊帅气的脸被投在大屏幕,格外好看。

言忱回头看了眼大屏幕,笑着说:“是我要唱歌。”

摄像这才把镜头转到言忱身上。

舞台上光暗下来,言忱没有用乐队。

她坐在钢琴前,光打在钢琴上,漂亮的手指按下了第一个键。

细碎的音符化成旋律,言忱的烟嗓在场馆内响起。

“每个人都缺乏什么,我们才会瞬间都不快乐

……”

第一句唱出来,台下就有粉丝说:“是《想自由》。”

“这首歌好伤感啊。”

“但她唱得好好听。”

言忱仍旧在继续,她跟着旋律唱,第一段唱完以后从钢琴前站起来,乐队这才加入进来。

舒缓的旋律慢慢变化,她的声线也随着歌里的感情在变化。

“就算爱也会变冷的,可是现在抱的你是暖的

我不晓得,我不舍得”

这之后,她有两秒的停顿。

随后情感忽然极速爆发,“为将来的难测,就放弃这一刻。”

她看向沈渊,在千万人之中捕捉到他的身影,声音哽咽,“或许只有你懂得我,所以你没逃脱。”

“一边在泪流,一边紧抱我

小声地说,多么爱我。”

她唱到最后一段已经哽咽出声,彩排过很多次她都没有这样充沛的情感。

但现在唱起来,她人已经进入到歌曲的感情里,哽咽的声音在唱高音,她直接背过身去,场内忽然一阵喧哗。

言忱最后一个尾音落下,她的手垂在身侧缓了许久。

舞台上的光亮起来,她深呼吸一口气,拿起麦转身打算鞠躬,但一转身就撞到了一大束鲜红的玫瑰上,沈渊笔直地站在她身后。

她错愕两秒,随后直接抱住他。

沈渊却附在她耳边低声问:“你有带我编的那个戒指吗?”

言忱:“什么?”

“算了。”沈渊无奈叹了声,随后从兜里摸出戒指,毫不犹豫单膝跪地,“言忱,和我结婚吗?”

言忱的大脑在那一瞬间空白了两秒。

结……结婚?

她还正盯着沈渊看,他已经直接把戒指套在了言忱手指上。

言忱的戒指在舞台灯光下正闪闪发光。

她忽然落了泪。

观众席里都在喊,“嫁给他!嫁给他!”

“亲她!亲她!”

沈渊想都没想抱紧她,温柔的吻便落了下来。

在欢呼声中,在聚光灯下,他们接吻。

沈渊和她额头相抵,随后笑了下,“以后别哭了。”

言忱眼里的泪还在,闻言瞪他,结果沈渊抬手揩掉眼泪,低声说:“哭包。”

言忱:“……”

她抬手打了他一下。

>>>

当晚,沈渊在演唱会上求婚言忱的事情上了热搜。

言忱晒了自己的玫瑰花和戒指。

@言忱:以后,一起走吧。

@Harbor-阿忱:好。

这消息不仅在当晚刷爆了社交媒体,沈渊在舞台上对言忱说的那句“哭包”也被做成了表情包,网友们竞相转载。

[靠,这是真的甜。]

[这两人真的好像灵魂伴侣。]

[还记得《反骨》里,言忱说以前是她喜欢沈渊多一点,但后来一直都是沈渊在爱她。]

[麻麻!我又相信爱情了!]

[沈渊无论站在哪儿,言忱都能一眼看到他啊。]

[我一直都觉得言忱是高冷御姐,但她在沈渊面前就是甜妹。]

[不止是甜妹,还是哭包,kswl]

……

而旋涡中心的两人并不知道这些事。

言忱下了舞台卸妆换衣服,上微博晒了图之后就收起了手机。

两人和朋友打完招呼以后就回了言忱另外租的房子,车子刚停在车库,言忱就说自己饿了,两人又一起去超市买东西。

北城二月的风还是带着几分凉意,他们穿着情侣羽绒服走在路上,忽然有人喊:“是言忱吗?”

是两个女孩儿,看见言忱眼里都闪着亮光。

言忱点头,“是啊。”

其中一个女孩儿特别高兴地说:“啊啊啊,你俩好甜呀。”

言忱看了眼沈渊,没说话。

“我们能合张影吗?”女孩儿问。

言忱还在思考,沈渊已经替她答应,“来吧。”

“我可以跟你们两个一起合影吗?”女孩儿说:“其实我是你俩的CP粉。”

言忱:“……”

沈渊又答应了 。

女孩儿的朋友跑到前边去拍照,女孩儿靠近言忱,而沈渊站在言忱的身后。

在那人按快门那瞬间,沈渊的手直接捏住了言忱的腮帮子。

言忱:“???”

她回头瞪沈渊。

这组图拍得意外的好看,照片里的言忱极有灵气。

女孩儿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离开,离开时还在跟朋友说:“呜呜呜,他俩真的好甜。”

等到她们走了,言忱才拍了沈渊一下,“你捏我脸干嘛?”

沈渊:“想让你笑一下。”

言忱:“……你烦人。”

他们走在那条熟悉的路上,言忱忽然说:“五月天演唱会的票你抢到没?”

“昨晚定闹钟抢到了。”沈渊说。

“那到时候一起去看。”言忱戳了戳他的腰,“唱个歌呗。”

“什么?”

“想听……”言忱顿了下,“《私奔到月球》。”

那会儿她特别喜欢听沈渊唱这首歌。

沈渊:“……”

他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随后一边走一边唱,清冷声线散在风里。

“其实你是个心狠又手辣的小偷

我的心我的呼吸和名字都偷走”

他唱到这里,言忱自然而然接过来唱,“你才是绑架我的凶手,机车后座的我吹着风,逃离了平庸。”

这场景忽然像回到了好多年前。

他们坐在旧工厂的天台上,她弹着吉他,他们一起唱歌。

一首歌唱完,言忱特别突然地说:“我感觉自己走错过许多路。”

“你可是言忱。”沈渊笑着说:“怎么会走错路?”

“我的意思是,当初怎么就错过你了呢?”

言忱看向他,身体和他靠得更近,“还好,我们又遇见了。”

“是啊,还好又遇见了。”

路上空荡,言忱又戳他,“再唱一遍呗。”

“还唱啊?”沈渊戴着戒指的手和她戴着戒指的手勾在一起,“换首歌呗。”

“不行,我就听这首。”

“不想唱了。”

“我要听。”

“行吧。”沈渊无奈笑:“拿你没办法。”

“其实你是个心狠又手辣的小偷,我的心我的呼吸和名字都偷走。”

月光洒在路上,把他们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好长。

言忱牵着他的手在晃,而沈渊一直在唱《私奔到月球》。

路过的行人都看他们,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

言忱在他身边笑得咯咯乐。

在此后的日子里,言忱一直都庆幸,十七岁那年曾勇敢过。

还好,她又遇见他了。

这次没错过。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七零美人养崽日常[穿书] 异世之王者无双 我主后宫 这样的根本不普通啊! 女配沉迷事业[快穿]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竹马温小花 甜文女配 凌天传说 穿成首辅家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