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上一章:第65章 下一章:第6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巨华传媒。

白城刚和公关部的同事开完会, 嗓子都快要冒烟,刚拿起一瓶水拧开就听白溪慌里慌张地喊他。

“白哥,不好了。”小白拿着手机杵到白城眼前, “言忱姐发微博了。”

“发微博?”白城皱眉,刚拧开的水也原封不动放在了桌上,“她的微博账号不是你一直在管吗?她怎么能上去?”

“她自己手机号注册的。”白溪战战兢兢,“两个月前她参加节目,微博账号就她自己负责了。”

白城:“……”

靠, 失算了。

白城今天一直忙着在处理言忱的负面新闻。

公关部虽然身经百战, 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舆论发酵如此之快、恶性爆料如此之多的时间,甚至连粉丝都已经放弃控评, 目前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公关部。

在没有想到绝佳的主意之前,他们所能做得只有按兵不动。

白城跟公关部的同事叮嘱过, 一定要把言忱保下来,她身上还背负着近九位数的合同, 肯定是不惜一切代价地把她保下来。

但没想到她是最先掉链子的那个。

明明他和小白离开前她还好好的, 怎么就能那么冲动。

“小白, 把她账号顶了,删了那条微博。”白城立马叮嘱, “然后换了账号密码。”

白城说完就打算给言忱打电话,没想到先接到了公关部的电话。

“你们怎么回事儿啊?”那边语气焦急, “你看到言忱发的微博了吗?遇到这种事情你们不知道先控制艺人的社交媒体,一切都由着艺人性子来,本来就难处理,这会儿直接炸了。”

白城也头疼, “知道了, 我已经让人删博了, 我现在联系言忱。”

说完就挂了电话。

白城直接给言忱拨了过去,但两秒后传来了冷冰冰的机械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白城深呼一口气,捏了捏眉心,“小白,你给她打。”

小白打了也是一样的结果。

于是两人着急忙慌地去了别墅,别墅里一片暗色。

忽然一阵狂风起,凛冽的风夹杂着雪落在地上,一片片的白色雪花显得这天愈发黯淡。

小白一路小跑到门口,开始疯狂摁门铃,但无论怎么摁都没人开。

白城回车上取了别墅的备用钥匙,打开之后先开了灯,一楼客厅看上去和平常无异。

但总感觉空荡荡的,像是缺了些什么。

小白率先发现了放在茶几上的纸条。

一张不大的便签纸上字迹张扬: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言忱

再无其他。

白城捏了捏眉心,大喊了几声“言忱”,却无人回应。

小白只能一次次拨打那无人接听的电话。

-

言忱那条微博一经发出,不到一分钟就有1万多的评论。

虽然白溪发现的及时,在三分钟后删掉了那条微博,不过网友们已经截了图疯狂转载。

临近零点,#言忱 退圈#的词条上了热一,后边还跟着个深红色的“爆”字。

在20年伊始,这个重磅新闻在一天内发酵得如此之快,并且丝毫不拖泥带水。

一般明星在遇到这种事情后一定是要拖的,能拖多久拖多久,最好拖到下一个更热的事件出来,大众就会把她这件事遗忘。

或者在发布了声明和律师函之后不再理会,等粉丝给控评洗白,这样会把损失降到最低。

可言忱这条新闻几乎是每隔一小时就会出现反转,一次又一次,背后推手直接把她送上了风口浪尖。

而她本人在这件事上的回应无疑是公关上的最大败笔。

那条疑似退圈的微博发出之后,评论区的画风戾气十足。

[靠!这就是没得洗了才退圈。]

[我还以为她还要挣扎一下呢,结果直接退圈,也就是默认了呗。]

[那些帮她洗的看看,自家主子都默认了。]

[校园暴力的霸凌者,去死吧。]

[以后娱乐圈也建议做一下背调和政审,别什么东西都往进放。]

[操!第一次粉明星就塌房,内娱素质可真垃圾。]

[前面的,别什么都扯上内娱,只有她是垃圾。]

……

一时间,谩骂铺天盖地而来。

但在整零点的时候,许愿发了条微博。

@许愿:骂屁,烦死了。

这条微博疑似公开站队言忱,随后他在评论区又回复了数十位粉丝。

[这是在公开支持言忱吗?]

许愿:是。

[言忱那种霸凌者、撒谎精,有什么好挺的。]

许愿:你说的跟我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

[许愿,你是傻了吗?跟那种人做朋友?她内涵你蹭你热度,你是看不见?]

许愿:你哪只眼睛看见她内涵我,节目组恶剪你也信?动动脑子。

[靠靠靠,全娱乐圈这时候都在装死,你他妈站出来做什么?还嫌自己不够糊吗?]

许愿:我他妈就看不惯网络法官。

[连贺雨眠都没发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特爷们?]

许愿:爷们不爷们无所谓,但言忱就不是这样人。

[言忱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别艹着真性情的人设在这里被人当枪使!]

许愿:我他妈倒希望她给我好处呢,现在她人都联系不上了!

[谢谢许愿还愿意相信我家阿忱,真的哭死了。]

许愿:哭屁,言忱又没死。

[许愿你是不是傻逼,这种时候发声?]

许愿:你他妈才傻逼,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

……

平常许愿的微博上只有营业,几乎无自拍无互动。

但今天他几乎是把微博当朋友圈用,遇谁怼谁,怼到他家粉丝怀疑人生,一时间在脱粉和不脱粉的边缘狂跳。

于是热搜上又有了一个词条:脱粉。

大家还以为是言忱的粉丝脱粉,但点进去以后发现是许愿超话里粉丝们大规模说脱粉了,这样不理智的偶像不值得追,而且又是脏话态度又嚣张,为霸凌者站街。

当这些词条上去以后,许愿没再发声。

粉丝们还以为这样震慑住了无脑发声的许愿,正暗自庆幸时,半小时后,一个ID名为“有本事还我微博号”的新号发布了第一条博文:现在我连自己的想法也不能说了?我是许愿。我的粉丝们,你们想脱粉就脱,我很感谢你们喜欢我的歌,但你们借着喜欢我的名义命令我,恕我不接受。我话就放这,言忱要退圈,我也退了。妈的,这么多人把一小姑娘欺负到消失,真他妈好意思。背后搞鬼的那些人,活该你们不红,写出来的歌烂就歌烂,你们这种人这辈子都写不出好歌,认命吧。SB。

一条微博要素过多。

许愿家粉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方面觉得自家偶像真性情为朋友出头 ,一方面又觉得他脑子确实不好,怎么就在这种风口浪尖上发声,还跟整个主流媒体和自家粉丝对着干。

于是,他家超话里噤若寒蝉。

而言忱家超话里也几乎都在唱衰,虽没有人明确脱粉,但在发言时都有一个前提:如果这些事不是真的的话。

可几乎是板上钉钉,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些事是真的。

晚些时候,有人拍到贺雨眠从节目拍摄现场匆匆离开。

据说贺雨眠脸色很不好看。

大家从许愿发的微博里确认了一件事情:言忱消失了。

于是媒体凌晨加班,白城的电话被圈内人快要打爆,他对外的统一回复是:这是艺人私事,不便透露,但言忱并无退圈的想法。

只能暂时用这样的话术来稳住粉丝。

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言忱的手机号也不是只有白城他们有。

有人打过她手机号,确认关机之后就发布了消息。

于是#言忱消失#的词条也窜上了热搜。

这一夜,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无眠之夜。

有人截图了韩彧的朋友圈出来。

——头疼。

还有人截图了傅意雪的朋友圈。

——我家言宝不是那种人,这世界到底怎么了啊?

——你人到底在哪?我好担心。

——这世界真的不会再好了。

一时间,各路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鱼龙混杂的消息几乎屠了微博热搜。

-

火车到达北望站时是凌晨5:43。

没有晚点,天还暗着,只是火车站的灯光下有雪花飘落。

言忱把耳机往耳朵里塞了塞,抬手把帽檐压低,随着人群出了站。

夜里的火车很安静,除了火车行进时划过轨道的咔哒咔哒声和停站时那悠长的鸣笛声,几乎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白雪覆盖了老旧的石灰路,给这世界染了一层明亮的白色。

晶莹的雪花在暖黄的灯光里缓缓摇落,出站的人寥寥无几。

北城到北望的慢车就这一趟,凌晨1点半出发,5点多到站,动车只需要一个小时,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坐白天的动车。

言忱在北城火车站的卫生间里待到凌晨一点,然后检票进站,一路安静抵达北望。

从别墅出来时她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能回南宜,能去任何一个城市,但最后上了车,坐在出租车里看这昏黄的世界,她忽然就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地。

她选择坐火车回到北望。

阔别七年再来到这座城市的火车站,原来破旧灰败的车站经过修葺,早已有了大都市的色彩。

闪着红光的“北望站”三个字在夜色中格外闪亮,言忱穿着白色的羽绒服,背着吉他从车站往前走。

太久没回来,火车站附近的建筑物早已换了面貌,她站在空荡寂静的车站外,不少拉夜车的司机操着一口流利的北望普通话问:“姑娘去哪儿啊?吊子街老城区都去。”

言忱站在那儿吸了吸鼻子,在有人过来询问时抬手把帽檐又往下压了压。

帽檐上的雪花沾了她满手,带着凄清的凉意。

隔了好一会儿才在她冰冷的手心里融化,她低咳了声,刻意变了声线,试图用很多年没用的北望方言交流,“格子街的旧工厂,去吗?”

司机师傅愣怔了会儿,“你说老城区?”

言忱不知道什么老城区,她那会儿在的时候北望还不这么喊,于是又描述地详细了些,“格子街72号的那个罐头厂,南边是徐福乐大超市。”

“你说那儿啊。”司机师傅笑着说:“你这多久没回来了?徐福乐早就倒闭了,那边盖了综合性商场。”

言忱点头:“是很多年了。”随后又问:“旧工厂呢?还在吗?”

“在。”司机师傅转手去帮她拎吉他,言忱却说:“我自己来。”

“上车吧,我送你过去。”司机师傅一边往车里走一边问:“这大晚上的你去那儿做什么啊?那边几条街都快拆了,现在政丨府在批那块地,批下来就要推了盖新楼。”

言忱坐在车后排,把车窗开了一半,雪花顺着风的方向落在她的白色羽绒服上,声音愈发低,“那边有个亲戚。”

司机师傅开车以后和她闲聊了起来,问她在哪里工作,离开北望几年了,知道她七年没回来,经过一个地方就要给她介绍一下。

这几年北望的变化极大。

因为离北城近,北城发展的时候捎上了北望,不过几年,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路边的所有大型建筑物,言忱几乎都不认识。

只有拐过马蹄街的时候,她看到了北望一中。

一中对面的那条小吃街早已不知所踪,倒是旁边全都盖起了苍蝇小馆,这会儿在夜里闪着各色各样的光。

一中门口的大石头还在,上边仍旧是初代校长题的字:北望一中。

下边那一行小字已经磨得看不见,言忱还记得,原来那上边写着:今朝你以一中为荣,明日一中以你为荣。

一中的校门倒是有些破落了,一点儿气势也没。

司机师傅见她看得出神,笑着介绍道:“现在一中不行啦,五年前北城名校的校长建了个振兴中学,第一年就有人拿了状元,之后升学率越来越高,大家挤破头都想把学校送进去,一中生源越来越差,去年本科升学率只有40%。”

北望是个教育大省。

言忱记得她高考那年,一中的本科升学率是82%,在全国都是很傲人的成绩。

但现在一中已经不复当年傲气。

车子平缓地行驶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

言忱当初离开北望时想,这辈子都不要回到这个地方。

但没想到出了事,第一个想来的地方竟然是这里。

从火车站到格子街,一共走了半个小时,这会儿天已经透出了蒙蒙光亮,但只是远处天边刚翻起来的一丝白,像从茫茫白色的大地上映出来似的,

言忱没问多少钱,从钱包里拿了张一百出来递给司机,“谢谢您,不用找了。”

“用不了这么多,一共52。”师傅说什么都要给她找钱,言忱却说,“您出夜车的辛苦费。”

司机师傅却硬从车里找到50块钱递给她,“谁挣钱都不容易,小姑娘路上小心啊,那旧工厂闹鬼。”越说越不放心,干脆打开了双闪,“要不我把你往前再送送,送到你亲戚家门口。”

“没事儿,我自己找吧。”言忱说:“您路上小心。”

说完以后双手揣兜,背着吉他往幽长的小巷里走去。

破败的旧工厂是这一带最高的建筑,在一众平房里显得格外突出。

这条路还保留了原有样貌,这是一路走来,言忱最熟悉的地方,这条巷子她走了十三年。

关于这条巷子的记忆刻在了脑海最深处,只要站上这片土地,无论是下雨下雪,还是白天黑夜,她的脚步都会自动帮她丈量这片土地,指引她去想去的地方。

路灯昏黄,连人们养的狗都在休养生息,一路走来回头望,这条白茫茫的路上只有她一个人的脚印。

她来到旧工厂前,在外边站了许久,一直站到远处天边翻出了鱼肚白,她才走进去。

这旧工厂对她来说就是第二个家。

从七岁发现了这个地方,她时常站在旧工厂的天台上眺望,她会想,北望以外的地方是什么呢?是山还是海?是大城市还是小县城?是美梦还是噩梦?

远处很亮,让她很向往,所以她想好好读书,考外边的大学。

她要填最南的城市,逃离这座噩梦一般的城市。

但后来什么都没了。

旧工厂天台上一如既往地破败。

各种木板在上边凌乱放着,角落里是四散的酒瓶烟头,上边覆了一层白雪。

在她走后,这里应当还成为过很多人的秘密基地。

她把吉他放在地上倚住木板,往前走了几步眺望远方。

太阳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金色慢慢越过黑色,泛着淡红色的太阳光照在人脸上,白雪仍旧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地上。

言忱摘了耳机放进兜里,听着这座城市缓慢苏醒。

先是有老旧的木门被推开,然后有自行车、电动车声响,急促的刹闸声让轮胎划过地面,小商贩的叫卖声在小巷里响起,走街叫卖的人不多,但声音足够亮。

在所有的声音里,言忱最喜欢的就是狗叫声。

一声又一声的狗吠让整座城市都焕发了生机。

她席地而坐,白色的羽绒服上落在雪地上也无所谓,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喧嚣。

手机早就开了飞行模式,她谁都不想理,只想安安静静的。

-

沈渊跟了一个大手术,跟着赵医生在手术室里连轴转了近25个小时,上午11点才出了手术室。

患者的手术很成功,大家都熬红了眼睛,做完手术后赵医生差点晕倒,护士及时给他补充了葡萄糖,在办公室里缓了许久才恢复,他还无奈笑着说:“年纪大了,比不得从前,不过二十多个小时身体就不行了。”

沈渊也坐在椅子上缓,高强度专注的手术过后,他大脑还有些空白。

“回去休息吧。”赵医生说:“准你两天假,我也调休两天。”

沈渊点头:“好,您回去吃了饭再睡。”

“你也是。”赵医生说:“到时候写个术后总结给我看,不过时间可以缓缓。”

“好。”

赵医生换了常服离开医院,沈渊在办公室里坐了会儿才去换衣服。

他换完衣服出来,拿了白大褂装在袋子里,打算带回去洗一下,途径护士站时总觉得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都用那种很复杂的眼神盯着他看,一个个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沈渊疑惑,“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白洁先说,“那个,你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

“嗯。”沈渊应了声,随后问:“你们……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众人:“……”

不知是谁躲在最后边说了声,“你还是先看热搜吧。”

沈渊错愕了一秒,随后拿出手机翻,但没想到手机刚亮了屏幕,只显示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就已经关了机。

“……”

该换了。

他问护士站那儿拿了充电器给手机充电,白洁把充电宝和数据线都给了他。

随后他又问热搜出了什么事儿,大家都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是白洁把手机递了过来,“你自己看吧。”

沈渊只看到了第一个词条#言忱消失#。

他一个个词条地点进去看,两分钟后极为暴躁地骂了句:“艹。”

随后把手机还给白洁,着急忙慌地给手机开机。

但手机亏了电,一时开不了机。

妈的,真该换了。

三分钟后,他终于开机,满屏都是傅意雪姐弟的消息,都在问他,言忱有没有和他在一起。

他给傅意雪回拨了电话,那头声音已经哭哑,说话断断续续地:“言宝……电话关机了,我们都联系不到她,也没人找到她。”

沈渊深呼了口气,“你最后一次联系她是什么时候?”

“前天晚上。”傅意雪说:“当时这事儿还没爆出来,昨天上热搜以后我给她发消息就没回了,打电话也没人接,晚上直接关机了。”

“我知道了。”沈渊问:“你现在在哪儿?”

傅意雪:“家里。”

“等我过去。”

沈渊挂了电话,和护士们打了招呼,脚步飞快离开。

先还走了几步,之后几乎就是用跑的,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

等他离开,护士们还在低声讨论。

“还是第一次听见小沈骂人。”

“别说,帅哥骂人都赏心悦目。”

“熬了二十多个小时跟手术都没熬红眼,看见热搜的时候,他眼睛一下子红了,看着要哭。”

“之前听说他和言忱是高中同学,感情深着呢。”

“怎么就出了这种事啊?言忱看着也不像那种人。”

“哎,谁知道呢,现在闹得沸沸扬扬,她又直接说退圈。”

“希望小沈能找到她吧,不然我感觉小沈得崩溃。”

“就是,你们没看到爆料吗?当初小沈复读就是因为她那件事,第一年刚过线,这该死的爱情,害人不浅。”

“……”

护士站里的讨论沈渊都没听见,他跑出医院打了个车直奔家里。

傅意雪已经哭肿了眼睛,一看见沈渊就说:“你怎么不看着她点啊?她现在都不知道去哪了。”

沈渊说:“我刚出手术室,具体什么情况。”

傅意雪的思绪乱到根本说不了话,还是岑星把昨天发生的事儿给沈渊捋了一遍。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5章 下一章:第67章
热门: 绝命列车[无限] 许三观卖血记 被前任看见一个人吃火锅 还珠格格之风云再起 穿成小哥哥们的心尖宠 七种武器4:愤怒的小马·七杀手 敬事房悠闲日常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我就是这般好命 白莲花失忆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