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贺雨眠的演唱会结束之后, 当晚言忱的那段发言上了热搜。

#言忱我有点孤独##台下的你们很暗很暗##言忱 《想》##言忱再唱《草戒指》#

热搜前10有1/3是她的,明明是贺雨眠的主场,但大家的关注点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粉丝纷纷发博表示心疼。

[从出道以后就没休息过, 姐姐辛苦了。]

[我们知道你在努力,如果可以,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吧。]

[一专可以慢慢等,老婆要好好休息。]

[不要孤独,我们都在陪你。]

[加油呀!觉得累了就停一下手头的工作出去走走。]

……

但贺雨眠的粉丝里却出现了讨厌的声音。

[本来开开心心去看我家哥哥, 结果中途被传递了负能量。]

[我家哥哥当初也是从素人出道的, 也没有这样啊,怎么就她这么矫情?]

[半年接了多少商务和综艺自己没数吗?估计银行卡里的钱都八位数了, 还好意思在这里卖惨?]

[就是,挣了那么多钱还好意思哔哔, 娱乐圈那么多人,没见他们说孤独, 怎么就你一个人孤独?]

[这姐真就营销咖, 有谁还记得她是蹭着许愿才有的热度?]

[楼上的, 是我村通网了吗?她火不是因为《愿望》吗?]

[不,她上节目以后上的第一个热搜是通过内涵许愿获得的。]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这姐的手段越来越高了。]

[你拿着那么多钱在那卖惨说孤独辛苦,我不孤独辛苦, 我来吧。]

[烦死了,人家好好的演唱会被她给毁了,真就乌鸡鲅鱼。]

[她就是专门来拖贺雨眠后腿的吧,把别人的主场弄成自己的, 恶心。]

……

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 凌晨的时候#言忱 卖惨#的词条也跟着上了热搜。

起先只有贺雨眠一家的粉丝在发牢骚, 后来就变成了骂战,最后衍生成抵制。

[反正以后有这姐的节目我是不会再看了。]

[就是,生活本来已经够辛苦,我看个节目就是为了开心,结果还要看她给我传递负能量。]

[关键她家粉丝就很邪性,什么话都能杠。]

[难道没人觉得她的歌都是在无病呻丨吟吗?那好听个屁。]

[恕我直言,我就是不喜欢她这个人,也不喜欢她的歌。]

……

这样的评论越来越多,舆论逐渐发酵。

言忱这半年几乎是拔苗助长,她听了白城的话,不停参加综艺刷脸熟,录制了不少OST,粉丝的氪金能力也很强,早已成为摇摇欲坠的高楼。

娱乐圈的资源就那么多,她拿了很多,获得了那么高的热度,飞速跃到高处,动了不少人的蛋糕。

她平常不关注这些,但不代表别人不关注她。

这一路走来,有不少人看她不爽。

这会儿也有对家在借着这些词条浑水摸鱼黑她,甚至有人买了营销号开始带她的黑词条。

#言忱 卖惨博出位##言忱人设翻车##言忱内涵许愿蹭热度#

很早以前的事情也被翻出来大作文章。

言忱没有看到这些热搜,她和沈渊从演唱会馆出来,两人一起回了租的房子。

回去以后没多久她就累得睡着了,只是这一晚睡得仍不安稳。

等到她醒来看见热搜时,词条已经换了一波又一波。

韩江沅凌晨1点分享了言忱比赛时的歌《晚安》,又在评论区里说:辛苦了。

随后迅速删博,但还是被网友截图。

“岩浆”CP超话里已经开始为神仙爱情流泪。

[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韩老师的心疼。]

[今天又是为他们心碎的一天。]

[韩老师想帮妹妹都有心无力,妹妹太坚强了。]

[韩老师凌晨三点还在线,一定是在看妹妹的热搜。]

[呜呜呜,好想去抱抱妹妹啊!]

[韩老师快去安慰妹妹!心疼就冲!]

……

言忱只看了几眼就关掉了微博,白城给她打电话,今天还要去录音棚。

白溪和白城到她家楼下来,沈渊送她出门,临别时看她的状态仍不算好,心疼得不行。

言忱却笑笑,“没关系,撑过这个月就好了。”

“那等一月份我也录完节目,写完论文,我带你出国玩。”

“好啊。”言忱说:“沈医生,加油!”

沈渊朝她笑笑,给她手心里塞了颗糖,“你也加油。”

言忱转身走,没敢回头。

>>>

沈渊要去录制席露拍摄的医疗纪录片《一秒钟》。

原本计划去年就要拍,但中途因为临时加了新项目,席露还去国外待了几个月,回国以后马不停蹄地做这个项目,到现在才立项开拍,不过席露早和三院打过招呼,现在拍摄起来也比较方便。

沈渊因特殊原因,也从二院转到了三院来,换了新的代教老师。

因为沈长河是外科的,而他在骨科,所以专业不搭界,两人也不必在节目里吵。

用席露的话来说,他俩就得是这种王不见王的状态,不然到时候节目录制现场会分分钟变成大型家庭调解现场。

沈渊起先是不愿意拍摄的,他就只想在二院多学些东西,把研二的论文写好,多跟几床手术,闲暇时间和言忱聊聊天,投投票,去追她的线下节目。

但言忱太忙了,她站在舞台上,录音棚里,整个人都暴露在镜头里。

他也有点想体验她的生活,况且在节目录制期间,他所接触到的临床病例都是现实中很难遇见的,更有助于增长他的见识,所以在席露的再三邀请下,最终答应出席。

节目录制在12月已开始,席露先拍的急诊科,用了五天时间。

几乎是不眠不休地拍摄,急诊科本就是医院最忙碌的科室,大病小病不断,病人也不断。

席露拍完以后还和沈渊说,“幸好你当初没去急诊科。”

沈渊只笑笑,继续看书。

-

日子一天天地过。

言忱那天上过的热搜也没翻起什么大风浪,因为贺雨眠在第二天就发了博。

@贺雨眠: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小孩儿,在我还没出道的时候,她就跟着我接触了音乐。她的乐理是我教的,吉他是我教的,她也是我见过在音乐方面最有天赋的人,所以我当初一直劝她参赛。

她和我说过,她的性格可能不适合这个圈子,她独来独往惯了,不习惯受约束,所以我邀请了三次,被拒绝了三次,在第四次时她才答应我试试。她答应了上节目,也遵守了这个圈子的规则,这半年来的所有节目,她没有推诿,没有在节目上有过其他要求,尽职尽责的完成了每一次录制,尽管这些和她参加比赛前的规则相悖。但诚如她所说,来一个地方就要遵守一个地方的游戏规则,她做到了。但她仍旧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儿,她敏感、共情力强,所以写出来的歌让人有共鸣。也正是这样的情绪才能让她写出一首首好歌,所以我理解她一时的情绪失控,我也不会责怪她。

以后她会变得更坚强,但我希望她可以偶尔失控,这没有错。

配图是她小时候的照片。

黑白色画质,十二岁的言忱坐在地上抱着吉他正在低头摆弄吉他弦。

画面安静又美好。

那些骂她的声音又变成了另一波营销,开始吹捧起了贺雨眠和言忱的神仙师徒情。

这场刚翻起来的骂战看似落下帷幕。

言忱对这些只是看看就过。

她的心态确实还好,这半年来也或多或少上过热搜,黑词条也不少在热搜上挂,但她一向对这些没什么感觉。

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话,用白城的话来说,看到她的人多了,有喜欢的也有讨厌的,这都很正常。

她的生活仍旧在继续。

《一秒钟》纪录片月底时在央视上线,这次从拍摄到剪辑上线,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最先播的仍旧是急诊科的内容。

言忱专程守在电视前看了纪录片,但只有沈渊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

她看了两遍才找到那个镜头截图给沈渊:【你这镜头好少。】

沈渊晚上十点多才回复:【后边就多了。】

言忱:【录制还顺利吗?】

沈渊:【嗯,学到了很多东西。你呢?新歌写完没?】

言忱:【……没。】

言忱:【你什么时候能录制结束?】

沈渊:【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之后就回二院了。】

言忱:【哦。那……】

她犹豫两秒还是说:【后天一起过吧。】

后天就是19年的最后一天。

她想和他一起过。

沈渊秒回:【好。】

两人又商量了去哪里过,要吃什么,商量完以后言忱又坐在吉他前开始写歌。

她一专的歌到现在没有全部完成,还差最后一首。

>>>

一直写歌到凌晨两点多,早上八点又被喊起来参加直播。

在19年的倒数第二天,有一档国民级直播综艺要录制,她去了录制现场后进行妆发,在妆发时仍在思考新歌的节奏,手指在腿上富有节奏地敲击,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是不是快出一专了?”

言忱缓缓睁开眼,稍侧过脸就看到了韩江沅。

他仍是熟悉的温柔声音,穿着节目组赞助的运动服,妆发已经完成。

在这种时候,男艺人确实比女艺人占优势,毕竟他们半个小时就能完成复杂的妆发,而女艺人都是打底两个小时起。

今天发型师给言忱弄得是高马尾,有一股漂染的紫色头发,节目组给她准备的衣服也是紫色的,和韩江沅是同色系。

言忱瞟了眼他的衣服,又看了眼自己搁置在一边的,怎么看都觉着别扭。

从比赛结束后,她也和韩江沅合作过几次,两人就算聊也都是音乐和工作方面的事情,倒是韩江沅也旁敲侧击地问过几次,她有没有谈恋爱的想法。

言忱几乎是直球式回答:“有男朋友了。”

韩江沅之后一直都跟着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只是每次见面,只要他俩说话,身边总有那种异样的、兴奋的目光投过来,看得她浑身不舒服。

今天也是如此,韩江沅一和她说话,身边就有人窃窃私语。

偏偏言忱耳朵灵,他们压着声音说的话,言忱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靠靠靠,他俩真的同框就是甜啊。”

“韩老师真的好温柔,这种温柔和厌世的CP 模式我太磕了。”

“这对CP就是治愈系天花板,网上说得都是真的。”

“我觉得他俩真在谈恋爱,隔壁就是许愿,也没见韩老师去打招呼。”

“许愿也在?我天,言忱这是遇上了修罗场啊。”

……

化妆间里还正热闹,门就被敲了两声,一颗脑袋慢慢从门口探进来。

言忱往后仰过去看了眼,正好和许愿的眼神对上。

然后许愿开门进来,大喇喇地说:“我经纪人跟我说今天你也在,我一开始还不信,没想到你真来了啊。”

言忱没什么力气地应了声:“嗯。”

“你怎么了?”许愿把一盒冰激凌放她桌上,“生病了?”

“有点累。”言忱也没和他客气,两人虽然赛后不怎么见面,但一直都有微信聊天,许愿时常给她发一些音乐片段听,偶尔也会让她帮着参考刚写的歌,她有时写完歌也会和许愿交流,这段关系还算维持得比较好,“你怎么也来了?”

“我经纪人说有你。”许愿也没隐瞒,“而且你今天会唱《想》,所以我来听现场。”

言忱低头吃起了冰激凌,抽空回答他:“好吧。”

“你是不是一专的歌还没写完?”

言忱:“嗯。”

两人就那么聊起来,就像没看到韩江沅一样。

韩江沅也不生气,在一侧安静地听他们聊天,脸上维持着笑容。

“你新歌什么时候上线?”言忱问。

许愿:“今天首唱,明晚零点上线。”

“新年礼物?挺会挑时间的。”

“是啊。”许愿说:“这还是你给我的灵感。”

言忱吃了几口冰激凌就没胃口,放下不再吃,许愿皱眉,“你又瘦了啊。”

这话听着真耳熟。

最近跟沈渊见面,几乎是见一次,沈渊就会说一次这话。

她确实瘦了,出道后就一直食欲不振,作息紊乱愈发没胃口。

前天沈渊还给她送了健胃消食片和山楂丸,她把山楂丸当零食吃,仍旧也没调动起自己的胃口。

沈渊还和她开玩笑,说等毕业了给她做随行厨子。

言忱只是笑笑。

他们随意聊了几句,工作人员喊到前台准备,马上开始录制。

-

这档综艺堪称是娱乐圈的常青树综艺,存在了二十多年,收视率仍旧居高不下。

其他节目不敢问的,他们敢。

其他节目不敢玩的,他们敢。

问题和游戏的尺度都很大,请来的嘉宾既多又红,每一期几乎都是拼盘,所以每周四中午十二点的直播,仍有很多观众掐着点观看,并且实时弹幕很热闹。

言忱这次不仅遇到了韩江沅和许愿,还有不少音乐人,这一期的主题就是音乐,所以玩的游戏也都是和音乐相关的。

听前奏猜歌名这个游戏用来给他们热身,真正的开始是倒放歌曲猜歌名和歌手。

这对在场众人来说应当是强项。

可所有强者进入到一场比赛时,那比赛状态就会变得焦灼,就看谁先抢到。

这个游戏是分组赛,三人一组,现场一共三组。

言忱、韩江沅、许愿刚好是同队紫色运动服,分为一组,主持人也加入了人数不够的组。

比赛开始,言忱就没去抢,她听出来以后就拍许愿一下,许愿个子高腿又长,在舞台上跑起来像一阵风,有时不等言忱戳他就飞快跑到麦前,抢到以后回头看她。

许愿擅长的点不在这里,所以无条件信任言忱。

而言忱几乎是三秒内就能锁定答案。

弹幕此刻纷纷飘过:

[日日日,磕死我了!]

[言忱和许愿的小动作,绝了。]

[我怎么感觉言忱和韩老师吵架了啊,两个人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韩老师看着言忱,像极了做错事的男朋友~]

[两对都太好磕了,一时不知道该站谁。]

……

游戏仍在继续。

言忱队以大比分领先,第一轮游戏稳赢。

之后是体力方面的游戏,言忱队毫不意外地输了。

第三轮是接歌词的游戏比赛,众所周知,歌手是最记不得歌词的人,所以这游戏对他们组并不友好。

第一局输。

第二局输。

第三局……节目组几乎放了太平洋的水,播出了许愿的歌。

结果许愿站在麦前,支支吾吾唱了几句。

歌词被改到面目全非。

弹幕:

[hhhh为什么这么好笑。]

[这是真的,上次提词器暗了,许愿在现场开始哼哼唧唧。]

[笑拉了家人们,看言忱的表情。]

[许·从来不记歌词·愿。]

[求求许愿记个歌词吧!真的好好笑。]

……

毫不意外地,言忱组垫底。

于是来到了最后的惩罚环节,一人做俯卧撑,其中一名队友坐在他的背上做数学题,剩下那名队友要吊在威压上唱歌。

经过商议之后,韩江沅做俯卧撑,言忱坐在他背上,许愿去吊威压。

这就像是根据他们队制定出来的惩罚一样,言忱其实想让许愿做俯卧撑,或者她去吊威压。

但她对高空项目有些恐惧,最后还是按照商议结果来。

这一整场她和韩江沅的互动都不算多,但韩江沅时不时会盯着她看。

两人还有一首合唱,唱歌时根据情境有牵手,那时他的目光也锁定在她身上。

到了惩罚环节,言忱坐的位置是悬空的,一来不想和韩江沅挨那么近,二来怕给他太大压力。

孰料她悬空之后,韩江沅笑着说:“放心坐,没事。”

“我蛮重的。”言忱委婉地拒绝。

“你都瘦成这样了,能重哪儿去。”韩江沅笑得温柔,“我能承受得住你。”

他这么说之后,言忱也没法再客气,她坐上去,韩江沅的肱二头肌顿时显露出来。

偏偏主持人在这时拿着麦蹲下去问, “我们来问下江沅,现在感觉重吗?”

“她很轻。”韩江沅说话时和平常一样,顿了几秒才笑了下,“不过我感觉背上了全世界。”

在场众人顿时“哇”了起来,很明显的起哄氛围。

主持人又去问言忱,“那言忱是什么感受呢?”

言忱带着几分好奇地看韩江沅,不明白他之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也只看了一眼便移开,礼貌地回答:“想快点起来,不然怕韩老师的腰受不了。”

明明是很正常的回答,但主持人很暧昧地挑了下眉,气氛忽然就变得旖旎。

弹幕纷纷化身尖叫鸡。

[刚刚好像有一辆大车从脸上碾过去了。]

[岩浆CP 就是最牛的。]

[民政局已经搬来了,请原地结婚。]

[这俩锁死,钥匙我已经扔到马里内亚大海沟了。]

……

之后惩罚开始。

许愿被吊在威亚上,表情不变。

言忱面前的题板上开始出现题,原本以为是100以内加减法,结果是三位数的加减乘除。

[这节目果然不按套路出牌哈哈哈]

[这让一个明星算?开玩笑呢吧。]

[这下我真的开始担心韩江沅的腰了。]

[不是我看不起明星,但她们真不行。]

[前面的了解一下,言忱平城大学毕业。]

[有个屁用,艺术生的数学那能看?]

……

弹幕上纷纷开始唱衰言忱,明星学历不高这已经是大众的普遍认知,所以目前综艺节目上都没出现过三位数以上的综合运算,但没想到这节目是真的会玩。

不知道是看得起言忱的智力还是看得起韩江沅的体力,也可能就是单纯地炒CP。

第一题是:272+56*3=

[984!]

[我他妈刚刚拿计算器算的。]

[这题没有两分钟,言忱能算明白?]

[前面的疯了吗?什么984?440好嘛。]

[靠,不说我都忘了,先算乘法。]

[好了,我觉得言忱算出来得五分钟。]

……

言忱不知道弹幕在说什么,她只聚精会神地盯着题板,主持人还在念题,那个“3”刚落下,言忱脱口而出:“440。”

主持人都愣了一下,“440确定吗?”

“确定。”言忱说:“下一题。”

她面无表情,说得笃定又自信。

主持人立马道:“就是440,看来可以给言忱增加难度啊。”

节目组立刻会意,下一题就是:4459+22*5=

言忱思考不过三秒,回答:“4569。”

一次又一次。

只需要答对五道题就行,但之后的几道题越来越难,已经快要接近五位数,乘除法运算也多了些。

不过言忱的思考速度没有变慢,都是几乎刚读完题就出了答案,最长不过五秒。

这运算速度把大家都惊到了。

主持人惊讶地合不拢嘴,在宣告惩罚结束时,言忱立刻起身,出于礼貌把一直在做俯卧撑的韩江沅扶了起来,韩江沅仍旧是温柔地笑笑,“没关系。”

言忱朝他微微颔首。

[言忱偷题了吧?]

[她为什么算的比我计算器都快?]

[我真的不信她这么厉害。]

[自己做不到还觉得别人也做不到?]

[没别的可说,言忱牛!]

[难道没人觉得岩浆CP好甜吗?]

[他俩已经结婚了,还有人不知道吗?]

……

在现场,主持人采访言忱,“你是学过心算吗?”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热门: 女配娇媚撩人 许你万丈光芒好 氪金一时爽 锦城梦华录 对全世界秀恩爱[快穿] 皇后是朕的小青梅 我是你哥哥[快穿] 掌心宠 去看星星好不好 刺客意志[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