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好意思。”白城强势入镜打断了主持人接下来的问话, “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要和言忱说。”

他说着拉过言忱手腕带她往外走,言忱眉头紧皱,气氛顿时冷下来。

“走。”白城说:“我们聊聊。”

言忱眼神淡漠, “松手。”

白城松开,却仍盯着她看。

言忱站起来单手插兜,看都没看其他人径直往外走,表情很冷,路过主持人时, 主持人都不太敢看她的眼睛。

那双眼睛太冷了。

-

顶楼天台。

言忱迎着风口, 宽松版型的黑色西装被风吹起,散落下来的头发飘过脸颊, 她顺手掖到耳后,烟嗓显得愈发冷淡, “说吧。”

“你虽然刚出道,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知道吗?”白城气不打一处来, “就算你不想跟韩江沅炒CP, 不蹭他的热度, 想当一个纯粹的歌手,那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公开恋情啊!”

“所以呢?”言忱回头看他, 身子倚在栏杆上,“我应该什么时候公开?”

“起码要跟公司说过之后, 我们给你制定详细的公关方案,等到时机合适再说。”白城气得脑仁都在嗡嗡作响,“再说了,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和谁?许愿吗?”

“不是。”言忱也讶异, “你不知道?”

白城:“……”

他上哪知道去?

他也是刚到公司不久, 以前在赤泛传媒做执行经纪。

来了以后只跟他说是带新人, 他见是女孩儿,话不多,一直都以为好带,没想到……素人才是最难的。

正常艺人怎么可能在镜头前拒绝跟前辈炒CP,而且顺势公开恋情?

她才刚出道几天啊!

白城以前就没带过这么不受控的艺人,不受控到他根本没想到过这种情况。

“素人还是艺人?”白城等稍平静了些问。

言忱:“素人。”

“那就更不能公开了。”白城说:“你要了解你的工作性质,你是个艺人,你有那么多粉丝,公开了以后不止你的事业会受到影响,他的生活也会受到影响,你不能这么自私。”

“他不会介意。”言忱说:“况且,这只是我的工作,我不想让这份工作影响到我的生活。”

白城还有更多劝告的话想说,但忽然被哽在了喉咙里。

良久,白城往前走,站在她身侧。

风吹过他的衣角,他俯瞰这座车水马龙的城市,声音很低,“言忱,你真的了解过这个行业吗?”

“一知半解。”

“你知道艺人的日常是什么吗?”

“我不是艺人。”言忱说:“我只是想唱歌。”

“但你比完赛,签了合同,你微博六百万粉丝,你有很高的热度,这就决定了你是艺人,并不会因为你个人的否定就改变。”白城说:“我见过挤破头想进入这个圈子的人,也见过承受不了压力退出这个圈子的人,更带过因为压力太大、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选择自丨杀的人。言忱,这世上人千千万万,你不是最特殊的那个。”

“我知道,所以我只想做个很普通的人,把这当成工作,而不是终身奋斗目标。”

她不想为了这个梦想搭上一切,去营销人设、营销歌曲、营销她的生活。

她台上是歌手言忱,台下也只是个普通人。

“可是当你拥有那么多流量的时候,就注定了你无法成为一个普通人。”白城的语气很诚恳,“我知道你和贺雨眠很熟,所以对他的经历应该了解一些吧?贺雨眠刚出道就是我带的,那会儿他的经纪约在赤泛传媒,他当初也和我说,不参加综艺,不跨界,只想做个歌手。但是单纯做歌手多难啊,他没有知名度,没有人听他的歌,所有人只知道《春风遥》,但不知道他是原作者,甚至随随便便一个翻唱都能放在他名字前边。我带着他去谈合作,大家只想买他的歌,并不想让他本人参与演唱,他还是原来的状态,他不止一次和我说:我以为我走到台前会改变的。”

“那时我和他说过,不是走到台前会改变现状,是你需要被人记得,并且一直记得,还要有人愿意为你的作品买单,那样你才能有唱下一首歌的机会,才能改变现状。这个圈子里从来不缺乏有才华的人,有天赋的人才在这一行里摸爬滚打,蛰伏多年等一个出头之日,没天赋的早就选择转了行,所以我说言忱你不是特殊的,但你确实有运气。你生在一个很好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有人通过一个节目关注你,让你有这么高的关注度,刚一出道就有商务找你,你可以赚钱赚名赚利,你可以不停扩大你的知名度,让你的名字家喻户晓,可以开万人演唱会,可以做很多事情,但相应的,你也要付出代价,这世上的事不可能两全其美。”

“那我可以选择不做。”言忱说:“不是所有人都奔着名利来。”

“我的意思是……”白城顿了顿,“所有的一切都被一条看不见的线串着,名和利,机会和代价,甚至包括我和你。你是歌手,但目前刚出道,你的作品还在节目上,赛后没有一张专辑,你拿什么来证明你是歌手,是音乐人?我不排斥你公开恋情,甚至到了合适的时间,你可以主动公开,但绝对不是现在。”

言忱侧过脸看他,“什么是合适的时机?”

“当你有绝对的实力,你的歌曲不止有粉丝买单的时候。”白城说:“换句话说,下一首专辑里再做出一首《愿望》,”

这风带着凉意,天逐渐阴沉,像是要下雨。

言忱忽而轻笑,嘴角微微扬起,看向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桀骜,“好啊。”

她可不是写一首歌就江郎才尽的人。

白城也短暂地被那眼神震慑到。

她好像无所畏惧地说——我就是有这个能力让所有人臣服。

-

言忱重新回到采访现场,演播厅里众人都在八卦。

见到她和白城回来顿时噤声,她却没什么表情地坐在位置上,“许小姐,我们核对一下采访的问题吧。”

主持人一愣,“啊?好。”

言忱把她的采访稿拿过了,划掉了和韩江沅有暧昧向的问题。

然后节目重新开始录制。

言忱这次的回答中规中矩,但主持人略显得有些不自然,毕竟还陷在那个大瓜里出不来。

预计成片30分钟的采访,言忱在座位上坐了两个小时才录制完。

等她离开现场后,白城和导演进行了沟通,示意他把之前那一版全部删掉,不要放出任何一个物料和消息。

导演先有些为难,毕竟这是个能引爆社交媒体的话题,绝对能上热一,相比之后录的那一版更具话题,谁不知道现在微博上言忱和韩江沅是大热CP ,CP粉们磕起来可是很有热度的。

白城却笑了笑,“言忱是上边点名要好好培养的人,现在还不成熟,等以后还有机会合作的。”

导演只能应下。

等到白城离开,副导演凑过来问:“那一段真不要了?”

“不要了。”导演说:“把那一段的母带给白城拷走,就安分剪吧。”

“这么好一个热搜给废了。”副导演还有些可惜,“言忱自爆啊,早知道之前就改成直播了。”

“不可能的。”导演望着白城离开的方向,目光幽幽,“巨华传媒精着呢,以后言忱就是他们公司主推的艺人,这次掉的热搜以后总有机会找回来。”

十几分钟后,导演接到了韩江沅的电话。

两人之前有过一次合作,得益于韩江沅的口碑,导演对他的印象很好,于是笑着问:“韩老师,什么事?”

“听说你拍了言忱?”韩江沅笑道:“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您说。”导演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一听就听出了言外之意,立马保证道:“力所能及的事儿我肯定办到。”

“不知道有没有时间采访我一下?”韩江沅说:“不是快儿童节了嘛?正好趁着那天放了。”

“啊这……”导演一下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想贴着言忱炒CP。

导演很想答应,毕竟送上门的热度,不要白不要,但……巨华传媒那边,白城已经那么提点过他,他也知道分寸,不能太乱弄言忱的事儿,毕竟说不准哪天她就成了一线,上层看好的人,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可是韩江沅这边也不好得罪。

他犹疑了几秒,韩江沅笑着说:“是担心她公司吗?”

导演笑笑,“韩老师明白人,巨华传媒那边我看好像不太愿意做这件事。”

“你放心做。”韩江沅说:“都打过招呼了。”

导演立马说:“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给您安排。”

“明天吧。”

>>>

《风声》杂志于5月29日上线电子刊,3元一本。

封面是言忱照片。

里边和言忱有关的采访稿都过了白城的眼,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言忱还是买了一本看。

大部分的发言按照她说的写了,但在提到韩江沅的时候改变了措辞。

Q:您和韩江沅老师合作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A:很默契,韩老师是个很温柔礼貌的人,音乐风格和我很契合,很难找到一个如此合拍的人。

言忱皱眉,她当时说的是:韩老师风格很独特,我也如此,所以有些不太搭。

Q:有考虑和韩老师二次合作吗?

A:看公司安排,目前一专应当有韩老师的参与。

什么鬼。

她当时明明说的是:应该不会,我更喜欢自己的专辑自己来做。

Q:你们在决赛上合作的那首《恋爱序曲》,在唱歌时有心动的感觉吗?

A:唱一首小清新风格的恋爱歌,再和韩老师合作那样一首歌,其实是有的,但只有一点点,是歌带出来的感觉吧,毕竟韩老师是前辈,不敢冒犯。

言忱看得头疼,她当时说的是:唱歌是要代入情绪,但这样的恋爱歌我代入的是过往的恋爱经历。

她记得当初主持人还问了她恋爱经历的话题,问她谈过几段恋爱。

她明确地回答了一段。

但在杂志上,所有关于她恋爱的话题都被删除了,留下的只有和韩江沅相关的回答,而且那回答的话还是他们编的。

言忱:……

真就无语。

而在6月1号上线的《对话》采访中,也轻微涉及了韩江沅的话题,她当时没说什么很暧昧的话,剪辑的也算正常,但《对话》官微在同一天发出了韩江沅的采访。

她的采访视频在13:14发的。

韩江沅的是下午5:20发的,稍微有心的网友都能看出来,更何况是CP粉。

于是“岩浆”超话里像过年一样,几乎是把他们的采访视频拿出来做阅读理解,逐字逐句地解读,愣是给读出了另外一层意思,而且超话也在当天冲上热搜。

言忱:“……”

她想发微博,结果发现账号有了风险验证,上不去。

白城刚好给她发了微信消息来:微博账号公司先管了,你别发言。

言忱:……

白城:等过了这段时间就把账号还你。

言忱:……什么意思?

白城:怕你上去冲动公开恋情。

言忱:……

她转头在朋友圈发了个表情包: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jpg

很快就有人评论。

傅意雪:咋了?

岑星:你微博是不是被盗号了?那语气不像你发的。

傅意川:言忱姐看热搜!

沈渊回复傅意川:我在屏幕上放块五花肉,猪都比你会打字。

傅意川回复沈渊:……

言忱转头给沈渊发消息:【沮丧.jpg 账号被公司拿了。】

沈渊:【摸摸头.jpg ,没事,过段时间会给你。】

言忱:【你不生气???】

沈渊:【我生气有用?更何况我知道你的意思,先忍着吧。】

言忱:【……要知道这样我就不参赛了。】

沈渊:【木已成舟,做好眼前的事就行。】

言忱:【你为什么化身成功学大师了?】

沈渊:【……还不是被你逼得。】

两人随意聊了会儿,话题又跑偏,直到白溪喊言忱出去拍摄。

-

公司给言忱配了宿舍,她每天的生活几乎都被工作填满。

参加综艺、录节目,给贺雨眠的综艺节目当飞行嘉宾,路演、录电视剧OST,参加贺雨眠的演唱会彩排……各种各样的事情填满了她的生活,在这样忙到不可开交的生活里她只在沈渊暑假见了他三面。

一次是她忙到低血糖晕倒被送到了二院,借着在医院挂水的机会见了沈渊几天,被念叨的同时也被投喂了好几天。

一次是她路演,沈渊去给她应援,之后有半天休息时间,两人在一起安安静静地待着。

还有一次是她录节目录到半夜,情绪有点撑不住,半夜让助理开车载她去川大,然后把他从川大宿舍里薅出来,两人待了一整天,言忱情绪才恢复。

夏天很快过去。

言忱成为了大热的OST歌手,她给暑期档一部热剧唱了主题曲,还给一档票房30亿的电影唱了片尾曲,被网友戏谑为“贺雨眠的传人”。

与此同时,言忱也在准备她的一专。

一专的主打歌就是《愿望》。

因为在比赛期间有那么多首原创,但每一张专辑都应当定主题,所以筛掉那些不合适的,言忱还需要新写三首歌。

在这样忙碌的生活里,言忱的写歌时间被无限挤压,她很难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去写歌,像极了忙碌的机器人,但白城一直在和她说:“你只要撑住,明年一切都会好转,我会给你少接这些节目,你只需要负责唱歌就好。”

言忱听了他的话,哪怕是自己不太喜欢的节目也会参加。

出道半年,她性格倒是愈发孤僻了些,时常一个人回到家里感觉空荡荡的,凌晨四点就会醒来。

回沈渊消息也变成了有时间才回,很难碰到两个人同时醒着并闲暇的点。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沈渊已经研二。

夏去冬来,北城迎来了19年的第一场雪。

也就是在这场大雪之中,言忱去贺雨眠的演唱会上当嘉宾。

贺雨眠的演唱会门票几乎是一秒售罄,而且万人场馆内人声鼎沸。

轮到她出场时,她看着场馆内那么多人挥舞着荧光棒,不断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台下黑压压的,她站在舞台中间,一束光打下来,她一个人都看不见,甚至音乐声响起的时候,她都听不见别人的声音,耳返里都是她自己的声音,那一瞬间,她忽然感觉好孤独。

她在舞台上唱完预先准备好的《渡》,第二首原本要唱《谜语》,但她临时和乐队说:“麻烦给我一把吉他,谢谢。”

今晚她就表演三首歌,全是乐队伴奏,她唱就好了,但现在临时改,乐队也有些懵,还是贺雨眠把自己的吉他给她递了上去。

言忱就一把吉他,一架立麦,她把麦调整好位置,然后站在舞台中间,那束光再次打在她身上,她轻轻扫过吉他的弦,那独特的烟嗓温声开口,语气几分寂寥,“你们知道吗?我一直以为光打在舞台上的时候,我是可以看到观众的。但我演出了这么多场,我完全看不到台下的你们。舞台上很亮,但观众席里的你们很暗很暗,我看不到任何一张脸,甚至我听不到你们的声音,我知道你们在拼命喊我的名字,但我听不到,耳返里都是我自己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们眼中的我是什么样,但现在,我有点孤独。”

在她停顿的一瞬间,傅意雪忽然在台下大声喊了句:“言宝有我呢!”

之后场馆内铺天盖地在喊,“言忱,我们陪你!”

“我们陪你!!”

言忱只是笑,她的笑被投在大屏幕上,又孤独又心酸。

她说:“你们知道吗?我已经很久没见到我想见的人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很久没有吃过一顿正常的饭,他们都告诉我这是应该的,因为我选择了这条路。”

“很久很久以前,我的梦想是要在万人演唱会上唱自己的歌,但现在,我好想去见见他们啊。”

“我想在凌晨的街头走走,和朋友天南海北地聊,想见见太久没见过的人,想睡一个好觉。”言忱说:“本来后面的两首歌是《谜语》和《晨风》,但现在我想唱《想》和《草戒指》。”

话音刚落,她就低头弹起了吉他。

偌大的舞台上只有她一个人站着,光落在她身上,显得空荡又孤寂。

《想》是她前段时间刚写出来的新歌,谁都没听过。

她在凌晨三点的空荡的房间里关着灯写完了这首歌,demo都没录。

仍旧是独特的嗓音,几乎刚一出声就让人陷入了她的悲伤情境之中。

“想过很多不可能实现的事

想去天上飞,想到海里游

想到世界各地去旅游

……

想了很久,最想的还是在凌晨的街头走走

约着三五好友,唱歌或喝酒

……”

唱到最后,她声音已经哽咽,拿起麦转过身背向观众,清唱了最后一段高音,唱得台下很多观众都哭了。

最后一个尾音结束,她背对着观众,带着哽咽的声音强装冷静:“下一首歌《草戒指》。”

她回过头看向观众席,视线扫过一圈,她只看着镜头唱起那首17岁时写的歌。

唱完以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

贺雨眠回到台上。

他站在台上唱歌,这么多年的演出经验已经让他在演唱会上如鱼得水。

言忱坐在后台,她拧开一瓶水,只喝了一口便放下,低头沉默。

刚才在唱第一首歌时,她的情绪就开始不对了。

后面那些话和那两首歌都是她临时冲动弄的,这会儿情绪稍微回还才意识到,她可能是给贺雨眠添了麻烦。

幸好贺雨眠的临场反应好一些,情商也比她高,顺利把那一茬翻过,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演出。

言忱坐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有人喊她,“言宝。”

言忱抬起头看,只见从侧边走来很多人。

傅意雪、岑星、沈渊、傅意川、宋长遥、孙恪、韩彧,几乎都来了。

她一时愣怔,不知该说什么。

她跟傅意雪都有两个多月没见过了,上次见面还是匆匆一眼,连话都没说上几句。

没有傅意雪在她耳边碎碎念的日子过得好孤单。

她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傅意雪立马冲过去抱她,“言宝,我好想你啊。”

言忱回抱她。

随后岑星也抱了她,大家都过来和言忱打了招呼。

韩彧说:“妹妹你这半年就是太忙了,刚出道的时候是会这样,慢慢就变过来了,不要太压抑自己了。”

大家纷纷吐槽他,“年纪小还爱装老大。”

只不过大家都去了一边儿,言忱最后才来到沈渊面前。

两人就那样面对面站着,隔了一米的距离,四目相对,沈渊原本很酷地双手插兜,却看见言忱已经泛红的眼睛,他张开双臂,温声道:“这么久不见,不过来抱一下吗?”

几乎是话音刚落,言忱就扑到了他怀里。

她的脑袋埋在沈渊肩窝处,滚烫灼热的泪落在他肌肤上,声音哽咽,“沈渊,我好想你啊。”

沈渊的手缓缓落在她脑袋上,低下头吻在她的发梢,缱绻又温柔,“我也想你了。”

“我在这里。”沈渊说:“在原地等你。”

他的声音像有魔力般安抚了言忱这几个月来的情绪,她终于哭出声音。

沈渊抱得她愈紧,忽然闭上眼,一滴泪也落在她的发间。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重启修仙纪元 软萌小奶包掰弯禁欲学神 神武觉醒 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 哥谭夜莺 波月无边 半仙印 我在古代当咸鱼 剑噬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