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言忱很多年没去过网吧。

她和唐宛如去南宜以后, 陆平风给她的房间里安装了台式电脑,第二年高考刚结束,陆平风就送了她一台笔电。她不怎么玩游戏, 家里的电脑都不怎么用,更别提去网吧。

印象里上一次去网吧还是和沈渊一起,那时沈渊拎她去网吧写作业。

她写作业,沈渊玩游戏。

后来给她开了台机子,她坐在那儿玩了不到半小时就开始犯困。

沈渊游戏打到一半, 无奈让别人替了玩, 然后送她回家。

从那之后两人就再没去过网吧。

毕竟临近高考,哪有时间去玩游戏, 连放松局都放松不了。

脑子里绷着一根要考试的弦,打游戏时脑袋里都得是定理。

这会儿在网上搜了一家风评还不错的网吧, 沈渊开车载她过去。

凌晨的北城路上车辆仍旧不减,在如梭的车流之中, 言忱摁下一半车窗, 泛着凉意的风吹进了车里, 她侧过脸看向沈渊,侧脸依旧是没什么瑕疵的好看, 宛若艺术品。

她看得津津有味,沈渊忽然来了句, “好看?”

“也不丑啊。”言忱轻笑着接过他的话。

“那多看看。”沈渊说:“洗洗眼。”

言忱:“嗯?”

她没懂沈渊话里的意思。

不过沈渊也没给她解释,认真地开车。

那家网吧开得稍有些偏,旁边就是一家棋牌馆。

他们到的时候很容易就找到了停车位,附近萧瑟, 看着不像热闹的样子。

谨慎起见, 言忱下车时戴了口罩和帽子, 这又是答应了贺雨眠不能被拍到。

毕竟大家都在开庆功宴,而她已经溜了。

她把帽子和口罩戴起来以后,沈渊侧过脸看她,竟揶揄了句,“有女明星的样子了。”

言忱:“……”

“是不是很骄傲?”言忱挑了下眉,话里带着笑意,“而且还是冠军。”

“对。”沈渊抬手把她的鸭舌帽压低,“所以女明星要注意一点,为了女明星的安全,我得去开个包间。”

“是啊,贺老师说今天要是被拍到,以后都不帮我打掩护了。” 言忱一边说一边被沈渊牵着下楼梯,忽然顿了两秒,“不过以后我也不需要他打掩护啊,我自由了。”

又不是比赛。

沈渊轻笑,“你哪自由?以后才不自由。”

言忱:“我又不是卖身,怎么不自由?”

“要是被拍到,肯定会给贺雨眠添很多麻烦,你又不是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沈渊拉开门,让她先进,在她身后一直给撑着门,“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吧。”

不得不说,沈渊很了解她。

她确实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

到了柜台处,言忱在他身侧待着不再说话,怕被人认出来,她一直低着头,眼睛扫向沈渊的衣服。

他T恤下边不知是从哪里蹭的,有一片灰,她帮忙拍了下。

直到网管说:“身份证。”

言忱的手一顿,啊,这会儿的网吧都要身份证了。

她出来的着急,什么都没带。

目光刚投向沈渊,心想要不换个地方待,结果就见他从兜里摸出身份证,“开两台。”

“帅哥,一张身份证只能开一台机子,另一张呢?”

沈渊看都没看言忱,“她没带。输身份证行吗?”

网管点头,“可以。”

沈渊直接报了一串身份证号出来,虽然显示是男,网管也给开了。

拿着发|票和被递回来的身份证,两人往包间走。

言忱凑近了沈渊说:“你怎么还带着身份证?”

“以防万一。”沈渊说。

“哇。”言忱压低了声音,下巴刚好擦过他肩膀,“一看你就不是正经人。”

沈渊停下脚步看她,“你想到哪里去了?”

“正常该想的而已。”言忱那双眼睛随意在网吧瞟过,半揶揄半调侃地说:“哪个正经人会随身带身份证。”

“还不是你们比赛的地方太偏。”沈渊说:“今天不止我带了,傅意雪她们都带了,遥遥应该带她们去市里的酒店住,不然等开回去,得凌晨两点。”

言忱:“……”

她刚想说话就听见身后有个男生在说,“那怎么可能是言忱?决赛直播刚结束,她们这会儿正庆功宴呢。”

言忱抬起头,和沈渊投过来的目光对了个正着,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一句话——快走。

但沈渊还算淡定,他拉着言忱继续走。

后边那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但言忱耳朵灵,仍旧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我看着跟言忱好像,尤其那顶帽子,言忱有同款。”

“那不就是顶黑色的帽子?我家里还有一顶呢。”

“身材也很像啊。”

“你别盯着别人女朋友看了。就算言忱没参加庆功宴,又真有男朋友,那还能刚结束比赛到网吧来?是她傻还是你傻?用脚指头想想都没可能。”

“言忱单身。”说话的这个大概是她的男唯粉,“不接受任何捆绑。”

“她今晚比赛的时候不是还说那首歌是献给喜欢的人吗?你从哪看出她单身?”

“你有没有一点理解能力?她说的是献给喜欢过但也错过了的人。划重点,喜欢过,错过了,那就是她单身。”

“……”

两人的声音逐渐听不见,沈渊也拉着她找到了包厢。

一进去,沈渊就把门插上,言忱靠在门上,深呼吸了一口气。

明明是光明正大谈恋爱,却忽然有了偷丨情的感觉。

沈渊低头看她,直接帮她摘了口罩,“戴着口罩能呼吸到新鲜空气?”

言忱刚好仰起头,鸭舌帽被沈渊压得太低,导致她要仰得很高才能看见他,沈渊顺势把她的鸭舌帽也摘了,离开了帽子的头发乱蓬蓬的,他抬手给梳理了两下,看着不太乱的头发总算是舒心了一些。

停下手以后也没拿下来,指尖儿刚好在她耳垂处捻了一下,言忱抿了下唇,像是一个暗号。

谁都没说话,就像是神在指引。

言忱微微踮起脚尖,沈渊俯身下来,唇和唇轻轻相触,在一瞬间都感受到了对方的温度,又同时闭上眼。

包间里灯光昏黄,两台电脑的右下角正发着蓝光。

沈渊将言忱抵在门上,温暖的手掌落在她发间,轻轻往后带,刚好把手垫在她和门之间,指间微微蜷缩,另一只手抱着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房间里的温度在不断攀升。

沈渊抱她愈紧,言忱也在不断释放自己这段时间来的压力和想念。

一个绵长到快要让人呼吸不过来的吻结束。

两人缓缓睁开眼,言忱忽然轻轻往前倚,正好靠在沈渊肩膀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几分旖旎和缠绵,“这段时间好想你啊。”

沈渊的胳膊在她腰间收紧,低头刚好吻在她额头,是一个很温柔的吻,“再见不到你我就打算去应聘选管了。”

“幸好比完了。”言忱说:“不然你得退学。”

沈渊轻笑,“知道就好。”

之后很长时间内谁都没说话。

言忱把脑袋埋在他脖颈间,低声和他说:“沈哥,我做到了。”

她说话的热气悉数吐露在沈渊脖颈间,弄得他那一块的肌肤酥酥麻麻痒 ,轻易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沈渊的语气带着骄傲,“我看到了,言忱想做的事就没有失败的。”

“这段时间辛苦了。”言忱说:“害得你跟我一起奔波。”

沈渊慢慢抚过她的头发,好些时候不见,她头发更长了。

手指缠绕过她的发丝,沈渊本想说你跟我还这么见外,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是不是无以为报?”

“嗯?”

“我不介意你以身相许。”沈渊说:“回家拿户口本吧,带你去民政局。”

言忱:“……”

她瞬间抬起头,从他怀里撤离,顺手拍了他一下,“你说话算话啊。”

沈渊:“算话。”

言忱说着就往出拿手机,“那我现在给我妈发消息,让她明天把户口本寄过来。”

沈渊:“……”

她已经解锁开手机,找到了和唐宛如的对话框,手忽然被沈渊抓住。

言忱那双漂亮的眼睛在他脸上扫过,挑衅似地说:“怂了?”

“怂。”沈渊毫不犹豫地承认,曲起手指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女明星刚出道就想隐婚啊。”

言忱轻笑,“你想公开也不是不可以,我现在发微博。”

沈渊无奈,拉着她走到电脑前,把里边的位置给她,一边开电脑一边说:“还是算了吧,你才刚出道,以后再说。”

言忱凑过去,“那你就愿意当地下男友?”

“不然呢?”沈渊修长的手指戳键盘,“你好不容易出道,现在事业不稳固,到时候你粉丝一炸,你这几个月就白费了。”

“你好懂。”言忱撑着下巴侧过脸看他,眼里满是细碎星光,“这些日子没少混粉圈啊。”

沈渊那边电脑已经打开,他先点进微博输入账号,点进言忱超话签到,然后又刷了刷帖子,言忱就在一旁看他电脑。

等她耐心即将告罄时沈渊才说:“那不是混,是为了给你做数据。”

言忱:“……”

言忱略有些敷衍,“辛苦。”

她也在自己那台电脑上输入了账号密码,当时她有微博以后只关注了贺雨眠,其他人都没关注,这会儿登上账号以后,所有的通知那儿全是小红点,消息999+。

再一看粉丝数,已经五百多万。

她自己都惊讶,“我涨这么多粉?”

“是。”沈渊说:“马上六百万了。”

言忱:“……”

这节目的流量很厉害啊。

她没怎么看那些消息,先进自己的超话里看了眼,几乎都是在庆祝自己夺冠的。

动图、视频、照片应有尽有。

她稍微扫了眼,然后就看到了沈渊今晚比赛刚结束时发的微博。

@Harbor-阿忱:他像是不会笑,但她笑。/图片

前半句是《草戒指》里的歌词,后半句是他自己改的。

附的那张图是她站在舞台上看向他时的笑容,她握着麦架,嘴角扬起适当的弧度,眼睛里全是爱意。

言忱想都没想就点赞,然后戳进他微博主页点了关注。

沈渊那边直接收到消息,侧过脸看她,“做什么呢?”

“关注你。”言忱说:“看我好看的照片。”

沈渊:“……”

“不关注别人?”沈渊问。

言忱想了想,“一会儿再关注。”

“他们要给你腾个地方。”言忱说:“我看会你微博,别说话。”

沈渊:“……”

他伸手捏她的后脖颈,言忱回头瞪他,沈渊神情慵懒,清冷的声线平添几分懒散:“我就在这里,你看我微博?”

“松手。”言忱威胁他,“不然我现在就发微博。”

沈渊:“要发什么?说来听听。”

言忱抿唇思考,“目前被不明男子威胁,需要110救命。”

沈渊:“……”

他松开手,“你发。”

“我又不是傻子。”言忱动了动脖子,意有所指地说:“最近练习时间太长,休息不够,脖子有点疼。”

沈渊:“……”

又给自己找事了。

以前他总喜欢捏她后脖颈,她时不时就会说这种话,言外之意就是——你弄得我脖子疼,给我按摩。

基本上她说十次,沈渊最多做五次。

这会儿他看过去,认命地叹了口气,双手摁在她肩膀处,手指微微用力,言忱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想捏断我脖子吗?”

“还不是太瘦了。”沈渊一边放轻了力度一边说:“你这脖子就跟我手腕一样粗,稍微一掰就折了。”

言忱:“……”

她以为沈渊变了,但在某些时候他还是没有变的。

比如损人时,怎么听都觉得像是想弄死她。

“你两条胳膊加起来也没我脖子粗好嘛?”言忱说着就趴在了桌子上,为了更舒服地享受沈技师的服务,她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平直一些,头发也拨到了两边,声音变得闷起来,“说得好像自己很胖一样,你照照镜子吧。”

沈技师的力道忽然加大,她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行吧,她闭嘴。

她这些日子一直忙着写歌录音拍摄,一天天忙的事情太多了,睡觉的时间被无限挤压,一天能睡五个小时就已经是恩赐。

这会儿到了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有熟悉的人在身边,沈渊按摩的手法又标准,不一会儿困意袭来,言忱趴在那儿闭上眼睛,意识开始溃散。

在临睡着前她还在想,沈渊的按摩手法进步太多了。

是进步了很多。

沈渊以前给她按摩的时候都是随便按,经常疼得她在暴走边缘游走。

但现在已经在骨科实习了三年,跟着导师学过了不少按摩手法,对人体的穴位更是了解,知道按哪里最解乏,按的时候可以控制好力道,自然让人感觉舒服。

毕竟是专业级别的按摩手法。

等到包间里绵长的呼吸声响起,言忱的脑袋歪到一边,给自己露出了呼吸的空间。

沈渊侧过身子看她,已经睡熟了。

他从最里边把自己的外套拿过来,然后轻轻托着言忱的身子,把她放在沙发上。

言忱被惊醒,但意识还朦胧着,她呢喃着问:“做什么?”

“枕着我腿。”沈渊低下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下,把外套搭在她身上,“躺着睡。”

言忱嫌灯光晃,侧过身子睡,没再说话已经睡了过去。

沙发不算长,但沈渊坐在最外侧,勉强能给言忱腾出睡觉的地方。

她身子蜷缩,面朝电脑那边,像一只安静的猫,脑袋枕在他腿上没什么重量。

沈渊把外套给她往上提了些,然后长臂一伸,拿过她那边的鼠标操作电脑。

先关注后援会,再关注吴珊珊、许愿等选手,又关注了给她发祝福的韩彧、孙恪等人,最后不大情愿地关注了韩江沅。

一系列操作结束之后,他把她那边的电脑关掉。

然后坐直身体让她枕得舒服些。

他的电脑上还显示着微博页面,他点进去刷了下热搜,只见最新热搜上已经出现了#言忱关注个站#的词条,他点进去扫了眼,不是什么大事儿。

热一仍旧是#言忱 《金曲之星》冠军#,后边还挂着个“沸”。

全部弄完后没什么事儿,他伸手关掉了包间里的灯,这才拿手机给李淼发消息:【游戏,上号。】

李淼:【……知道你为了追星作息阴间,但也不必这么阴间。】

沈渊:【你不也没睡?】

李淼:【今晚我老婆出差,本来想喊你出来玩的,看见热搜才想起来言忱比赛。】

沈渊:【她比完了。】

李淼:【看见了,冠军,不愧是言忱。】

沈渊:【夸人的话听腻了,上号吧。】

李淼:【……怎么突然想起来玩游戏?】

沈渊:【太久没玩,找找感觉。】

李淼:【……】

进入游戏期间,沈渊低头看向睡得正熟的言忱,手指在她脸侧划过,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掖到耳后,目光温柔。

-

言忱早上五点多醒的。

这一觉睡得有些沉,她醒来时动了动脖颈,发现自己竟以一个姿势睡了一夜,左侧胳膊还有些发麻。

她平躺之后就看见沈渊的下巴,熬了一整夜,多少有些青色的胡茬,他胳膊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浅眠,言忱一看他,他就醒了,胳膊抬起手舒展了下,声音带着几分哑,“醒了?”

言忱点头,“嗯,好久没睡一个好觉。”

“做噩梦没?”沈渊身子往后仰,手指随意搭在她脸侧。

“没有。”言忱说:“倒是做了个美梦。”

“什么?”

“梦到出专辑,销量上亿。”

沈渊轻笑出声,刚睡醒的清冷声线显得慵懒,声音又压低了些,“怪不得你说梦话都是一。”

言忱侧过脸抱住他腰,脑袋埋在他腹部,手还在他腰上掐了下,“有梦想不是好事吗?”

“是好事。”沈渊笑:“但你说了一晚上梦话。”

言忱:“……”

社死了。

“真一晚上?”言忱仍不相信。

沈渊见她认真,也不再逗她,“开玩笑,你没说梦话,睡得很乖。”

言忱:“……”

她又掐了他一下。

不知怎地,乖这个字听得她耳朵发热。

言忱又躺了会儿才坐起来,然后等到发懵结束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腿,她“居高临下” 看着沈渊,“你不活动一下吗?”

沈渊盯着她,伸手捏腿上的肌肉,开始按摩,甚至给自己按摩出了痛苦面具。

“啊。”言忱终于缓过神来,“腿麻了啊。”

沈渊:“……”

-

言忱比赛结束有一天的休息。

因为她以个人选手的名义进行的比赛,赛后直接签约《金曲之星》举办方发的经纪公司,由对方经营她之后的音乐事业,但现在还没签合同,期间工作人员打电话来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推诿到了第二天。

她先回家洗澡休息,然后又跟傅意雪她们一起聚餐吃饭。

几人一起在家里吃的火锅,吃饭期间傅意雪跟她大吐苦水,说自己这段时间多么辛苦,于是言忱直言不讳:“说吧,什么事儿?”

傅意雪也没跟她客气,直接从房间里拿出了一摞她的照片,“一会儿记得全签名。”

言忱:“……”

“干嘛?”言忱问:“你要拿出去卖?”

傅意雪继续吃肉,“有的卖,有的留着抽奖。”

言忱:“……”

她吃得快,吃完以后就去客厅坐着签名。

言忱也没刻意练过签名,反正她从小到大字都挺好看。

过了会儿沈渊也凑了过来,从茶几上拿了根笔,“用帮忙吗?”

言忱立刻点头。

这一百多张,签得她手还废了呢。

沈渊坐在她身边,笔在指间转了一圈,然后随意签下名字。

傅意雪立马喊:“干嘛啊?到时候字迹不一样怎么办?”

言忱拿起两张照片给她看,“你能认出来?”

傅意雪:“……”

她仔细对比了一番,不说毫不相干,起码一模一样。

次哦。

这他妈都能一样?

言忱把那两张照片拿过来,继续开始签,沈渊签她名字也很快。

两人合作,很快就把那一叠签完了。丽嘉

他们回到饭桌上时,傅意雪忽然跟岑星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岑星一懵,“什么?”

“真情侣就是最甜的。”傅意雪捂着心口,“我真没想到连签名都能仿,而且他俩签名的姿势同步。”

岑星温婉地笑,一副“我早说过了”的表情。

傅意雪把那一摞照片收起来,突然想到,“那以后言宝不在,我是不是可以让沈渊帮忙签?”

“可以啊。”言忱说,“你只要敢找他就行。”

傅意雪:“……”

“我们好歹也革命友谊。”傅意雪把照片放回房间,说话时都不敢看沈渊,“并肩作战几个月了呢,怎么也有一点……情分在了是吧,这还有什么不敢的?”

“革命友谊?”沈渊挑眉看她,“不好意思,不熟。”

傅意雪:“……啊喂。”

“男友粉和cp粉。”沈渊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地说:“不共戴天。”

傅意雪:“……”

日。

“我退坑了!”傅意雪为自己辩解,“以后我磕你俩还不行吗?”

“改邪归正?”

傅意雪:“……”

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热门: 情翔九天 黑铁之堡 重生后我学会了抱大腿 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兽王 求偶期 斗破之马气大陆(斗破苍穹之马气大陆) 衣手遮天 兰陵缭乱2 玄霸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