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言忱见到韩江沅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

临近决赛, 节目组要拍更多的物料来剪辑一期,好留出时间来准备总决赛的直播,所以安排他们在基地外见的面。

原本以为会去咖啡馆之类的地方, 结果通过抽签,言忱抽到的是游乐园,其中还有选手抽到了鬼屋和迷宫。

不得不说,一个音乐节目在最后搞得花里胡哨的,很败好感。

抽完签以后, 许愿还偷悄悄附在言忱耳边说, 幸好他没抽到鬼屋。

许愿去的地方是北城传媒大学,和她是一个方向, 所以她和许愿坐一辆车离开基地。

在车上时,许愿仍忙着写新歌, 言忱倚着车窗闭眼假寐。

许愿用iPad模拟钢琴弹出副歌节奏,在问过言忱意见之后, 他没戴耳机。旋律在车内回荡, 但车子行驶到主路上, 许愿的钢琴声忽然变得燥乱起来,几次错杂的声音结束, 言忱开口问:“卡了?”

“是。”许愿有些挫败,“就感觉弹什么都不是这个感觉。”

言忱轻描淡写地问“你想要颓丧, 但又带一点点希望的感觉?”

许愿侧目,看向她的侧脸。

车子刚好转过拐角,阳光落在她的侧脸,把她晶黑的睫毛照得根根分明, 像在发光, 他有一瞬间的愣怔, 片刻后才转过头,手指无意识在ipad上落下一个音,低声回答:“是。”

言忱这才睁开眼,她白皙纤长的手指伸过去,慵懒又随意地摁下几个键,然后连起来弹了一下,“是这种?”

许愿先眉头微皱,随后在ipad上弹了起来,行云流水。

五分钟后,许愿笑了。

终于弹出了他想要的副歌节奏。

还没等他弹更多,车子已经行驶到了北城传媒大学,跟拍PD提醒他到了,他这才恋恋不舍地下车,临下车时还问言忱:“咱俩回去时也是一个车吗?”

言忱看向他,摇头道:“不太清楚。”

“司机大哥。”许愿还是第一次这么健谈,“您一会儿绕回来接上我吧。”

话音刚落,副导演就说:“一会儿你们会跟各自的制作人一起走,所以是两辆车,你和制作人见面后会有人来接你们。”

许愿的笑容瞬间消失,他不大情愿地应了声,随后朝言忱挥挥手,“那你走吧,回去以后记得跟我把副歌做出来。”

言忱看他那像大狗狗一样的眼神觉得好笑,一边关车门一边说:“知道了。”

许愿几乎是一步三回头地去了学校。

而车里的言忱手指在膝盖处轻轻敲打,像是在模拟在乐器上弹奏的样子,嘴里还低声哼唱着许愿刚才的旋律,虽然唱的是“哒哒哒”,但胜在音色特殊,旋律好听。

她哼了一会儿就找人拿纸笔把刚才哼过的记下来。

直到车子抵达游乐园,她还没写完,于是车子停在原地,她仍沉浸在音乐里。

这也导致她在第一次见面时迟到了。

原定的时间是11:00。

她最迟要在11:00找到藏匿在游乐园某处的韩江沅,而她每到一个节目组规定的点,节目组会给她一个位置提示,所以节目组掐的点最迟是11:00,但没想到言忱在车上坐了很久,因为正好有灵感,她就顺带把后边的节奏也写了点儿,写完以后收起纸笔,随手一折揣进兜里,这才注意到车子已经停下,顺势看了眼表,指针划过10:45的位置。

言忱:“……”

她想到节目组那令人无语的规则,从车上拿了把太阳伞下来。

她戴着墨镜一手拿地图,一手撑伞,进了游乐园。

节目组没有进行清场,所以这会儿游乐园里还有游客,不过临近中午,游客不多。

不少人都被她身后的摄像机给吸引,停下来看了好一会儿,所以哪怕她撑着伞,戴着墨镜也很惹眼,有观众认出来她,一直拿着手机在拍,而且跟着她的脚步走,隔着距离,一边走还一边问:“你是言忱吧。”

言忱微微颔首,“是。”

“我们好喜欢你的歌。”几个女生一块儿握拳,脸上难掩兴奋,“可以帮我们签个名吗?”

言忱犹豫两秒, “我在录节目,还要找人,马上迟到了。”

“我们帮你找!”她们自告奋勇。

言忱拿过笔,几下就签了名字,随后跟她们说要找韩江沅。

几个小姑娘更震惊,“你决赛是要跟他合作吗?”

言忱看向一脸绝望的副导演,低声询问:“这能说吗?”

副导演:“……”

说不说的都知道了。

现在问她有用吗?

于是言忱领悟了她的意思,遮掩道:“目前还不清楚,到时候看节目吧。”

女孩们:“啊啊啊!是的啊!”

“我最喜欢的歌手要和我最喜欢的制作人要合作了。”

“呜呜呜呜,这两个人的音乐风格也很搭啊。”

“……”

她们由于兴奋不停在说话,言忱感觉耳边站了三五个傅意雪。

于是礼貌地把她们劝退。

>>>

言忱到达节目组规定的第一个点时已经11:00,随后一路走过去,后边设了勿入的牌子,节目组在这一块清了场,基本可以判定韩江沅就在这一片。

言忱徒步走了有两千多米,在11:40时才在一座假山处看到手里拿着氢气球的韩江沅。

氢气球是蓝色哆啦A梦的图案,而韩江沅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裤子,站姿也很随意。

他不时抬手看表,尽管言忱迟到了许久,他也没有出现不耐烦的神情。

言忱收了太阳伞,往前走了几步,隔着墨镜和韩江沅对视上。

那是一双很温柔的眼睛,无论看哪里都觉得他含情脉脉,言忱只对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她低头摘下墨镜,然后走到韩江沅面前,主动伸手和他打招呼,“韩老师好。”

韩江沅扬起一抹笑,“言忱你好,我听过你的歌。”

他的声音也很温柔,就是带着几分播音腔的大叔音,如果隔着听筒,听起来会很撩人,但放在现实中,尤其言忱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听,总觉得耳朵发痒,很想撤离。

“你的歌很有特色。”韩江沅主动夸她,“《愿望》特别令人惊喜。”

“嗯。”言忱仍面无表情,“谢谢。”

随后,韩江沅把手里的哆啦A梦氢气球递给她,“听说你决赛想写的歌和动漫有关,所以送你这个。”

“啊。”言忱短暂地错愕,为了不让他尴尬还是接过,“谢谢。”

决赛一共分三轮。

第一轮是用大众熟知的曲子重新填词翻唱,可在原曲的基础上稍作改编。

第二轮是和制作人合作,用抽到的主题写一首新歌。

言忱抽到的关键词是:动漫。

第三轮,也是最重要的一轮,选手自由发挥表演原创歌曲。

言忱第一轮的歌和第三轮的歌都准备好了,大部分音乐人也都是这个状态,毕竟时间紧凑,大家几乎都是熬夜在做这件事。

这会儿只差合作曲目。

她看着那个哆啦A梦,内心复杂,所以看向气球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事后节目组备采,问她为什么会在看到哆啦A梦时露出不喜的神情,她解释道:“也不是不喜。”

在经历过几次备采后,她也学会了一些比较礼貌的回答:“只是韩老师想的和我想的背道而驰了。”

“那你原来是想用哪部动漫?”

言忱面无表情:“Hello Kitty。”

问的人惊了:“为什么会选用这个呢?”

“想写甜歌。”

“……”

这个片段被当做花絮放在微博上,网友纷纷哈哈哈。

[表情越冷,喜欢的越粉。]

[我感受到了这个女人想写甜歌的决心。]

[她的声线真不适合唱甜歌啊。]

[为什么会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难道女鹅谈恋爱了吗?qaq麻麻不准!]

[忽然有点期待总决赛了。]

但那都是后话。

当时的言忱保持了礼貌,她和韩江沅见面之后先打招呼后道歉,解释了自己迟到的原因,韩江沅只是笑笑,“没事,我有时候写歌入迷了也会这样,忘记吃饭都是常有的事。”

她手里拿着氢气球,韩江沅站在她身侧,他身形好,个子也高,穿着白衬衫显得愈发清俊,说话声音也温柔,再配上那双如水一般的眸子,让人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他说话时总侧过脸看言忱,两人并肩走在游乐园里,氢气球随风飘在空中。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对合作曲目的看法,言忱想先听韩江沅的想法,但韩江沅却说:“你说吧,我听你的。”

她如实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韩江沅一边听一边点头,听完以后笑道:“不愧是我很喜欢的音乐人。”

言忱:“嗯?”

“你真的很厉害。”韩江沅一点儿都不吝啬他的夸奖,说着还拿出了纸和笔,“能帮我签个名吗?其实我是你的歌迷。”

言忱:“……”

周围还有镜头,言忱也不知道他这是搞哪一出,但还是帮他签了。

签完以后韩江沅把那张纸从周边折叠,刚好没有弄皱言忱签名的地方,随后放进了左边衬衫口袋里,正好是心口的位置,但当时言忱并未多想。

她和韩江沅在游乐园里走了会儿,然后到一些游乐设施上玩。

玩完以后才同坐一辆车回基地。

因为忍着害怕玩了高空项目,言忱回去时的状态很不好,她闭上眼倚在车窗上休息,面色苍白。

韩江沅不时看向她,到了一处便利店时喊司机停下,先去便利店里给言忱找了热水,然后又去药店买了晕车药。

等他重新上车以后,言忱只微微掀了下眼皮,随后又无精打采地闭上了眼。

她不喜欢高空项目,但那是节目组的要求,她硬着头皮上去玩。

但玩完以后整个人的灵魂都快要浮起来,这时候自然没功夫再聊天或是再做什么,心底对节目组这无聊又折磨人的规定又多了几分厌恶,烦死了。

韩江沅把热水给她递过去,“喝一点会好些。”

言忱闻言睁开眼,低敛下眉眼看向水杯,她没有喝别人递来的水的习惯,尤其是热水。

大抵是防备心重,所以愣怔了两秒都没接,韩江沅一直平稳拿着,还当她有什么疑虑,温声道:“我倒在外边试过,没有很烫,水温刚好。”

而他是用手测试的,把水倒在手上试的。

起先还有些烫,烫得他手都有些泛红,过了几次才好。

这些言忱没看见,但镜头都拍到了。

让一个前辈一直拿着东西很不好,所以言忱接了过来,低声道谢。

“没事。”韩江沅说:“也是我的问题,没发现你其实恐高。”

“我不恐高。”言忱象征性地拿着杯子喝了一口,随后就阖上盖,“只不过不喜欢玩高空项目。”

“那你为什么要上去?”

言忱没犹豫,“节目组的规定。”

韩江沅声音愈发温和,“我记得你说过,来一个地方就要遵守一个地方的游戏规则,所以这也是遵守规则的一部分吗?”

“算是。”言忱说。

还有一个原因是她最近压力有些大,也想放松一下。

“如果节目组做了不合理的事情呢?”韩江沅笑着问她,“你也会遵守吗?”

“看是什么事情。”言忱轻描淡写地说:“如果不能接受,我会选择退赛。”

“为什么不跟他们商量呢?”

“我不喜欢和人讨价还价,很无聊。”

听到她的回答后,韩江沅愣怔几秒,随后笑道:“真的很有个性,我很喜欢这样的个性。”

他看向言忱的眼神里充满了欣赏和喜爱之情。

在备采时他还说:“原本来这个节目是为了看更多的音乐人,但后来听了言忱的歌,只想着要和她合作了。如果之后她愿意的话,我可以一直帮她做歌,她真的是音乐鬼才。”

采访者问:“为什么不是天才,或紫微星,现在网上喊她天才和紫微星的居多,还是第一次听到您这样的评价。”

韩江沅笑着说:“天才是在一件事上有极高的天赋,能比别人发挥的更好,紫微星是指她在这个行业里一炮而红,比别人有更多的运气,但在我们没看到的地方,她也写过很多歌。所以相比这两个称谓,我更喜欢称她为音乐鬼才,她的这种音乐风格是古怪至极,却又引起了大众的共鸣,古怪到不脱离听众,这很难得。天才和紫微星的路可能会被复制,但鬼才的音乐不可复制。”

这是一则很高的评价,字里行间都表露出韩江沅对她的欣赏。

但言忱并不知情。

她跟韩江沅坐车到达基地后先去练习室,他们开始商量如何合作写这首歌。

韩江沅说自己可以根据言忱的想法先写一版,让言忱先去休息,因为她目前的状态很不好。

言忱起先想和他一起做,但又想到两个人的风格可能不太搭,所以答应了他的提议,并且是韩江沅送她回的宿舍,只送到了宿舍门口,言忱站在门口叮嘱了几句,“要风格轻快的,可以古灵精怪一些,就是很欣喜雀跃的夏日甜歌,哪怕搭配到二次元里毫无违和感也没关系,到时候可以再调。”

她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严肃,韩江沅站在她对面认真听完之后不由得轻笑,声音温柔又宠溺,“言忱,你可以试着相信我。”

这话有些耳熟。

言忱听着忽然出了神,想到了以前沈渊和她说这话时的表情,忽然下意识笑了,连说话也变得轻快一些,"不好意思韩老师,我有些越界了。"

“没关系。”韩江沅温声道:“我们是合作伙伴,以后你可以信我。”

言忱首次直面他那双温柔的眼睛,语气笃定:“好。”

就冲他那句话,言忱也信他一回。

而她回到房间关上门以后,韩江沅站在门口,单手插兜,低下头笑了,笑得温柔至极。

节目组微博放出来那一分多钟的花絮就截止到这里。

从言忱下车进游乐园找人再到两人玩高空项目,一直到回宿舍,明明只是段花絮,却剪得像偶像剧,搭配的字体和气泡都是粉色,几乎是所有暧昧的点都给剪了进去,无外乎网友会疯了一样磕这对CP。

尤其韩江沅和言忱最后的那个笑。

[呜呜呜,我女鹅笑了。]

[虽然没有宝贝上班图笑得好看,但也绝美。]

[众所周知,让言忱笑比登天都难。]

[这真的是冷脸了十几期的言忱?]

[有姐妹指路笑得好看的上班图吗?我太馋这个姐姐的颜了,尤其笑起来绝杀。]

[@Harbor-阿忱,这个站哥拍出来的照片都是笑着的。]

[站哥???]

[难道还有人不知道我们家有个超帅的站哥吗?]

[所有枕头一度猜测言忱会笑是因为看到了帅哥。]

……

网友们第一天建立了言忱和韩江沅的CP超话“岩浆”,当晚粉丝就突破了2W。

虽然粉丝只有两万,但架不住大家活跃。

不少人都在求粮,尤其有人说出了温柔又才华横溢的制作人X外冷内热的厌世歌手的设定,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什么娱乐圈救赎文、绿江男女主官配都出来了,而且这对人设还比较冷门,但越是冷门大家磕得越欢,不过一晚,已经有人配着言忱之前那首《暗光》剪出了五分钟的剧情向视频,足以让人们磕生磕死。

于是超话粉丝一夜增多,直接蹦到了超话前20,这个视频还上了热搜。

-

傅意雪是看到词条“岩浆”点进去热搜的,本以为是哪个地方发生了自然灾害,结果点进去以后看到的第一句是“岩浆”CP:我在暗中借了你的光。

这是《暗光》的歌词。

一看是磕CP,傅意雪下意识想划走,但看到了视频里站在舞台上闭着眼唱歌的言忱。

有言忱的地方怎么可能错过?

所以她点开视频看起来。

起先是言忱站在台上唱歌,一束光打下来,忽然变成了韩江沅坐在台下看她,眼神温柔地快要溺死人。

以前有网友评价过韩江沅的眼睛:那是一双浸了水的眸子。

傅意雪倒是知道言忱要和韩江沅合作,但没想到有人磕起了两人的CP。

这些人,真是什么都能磕啊。

言忱要是和韩江沅组CP了,那沈渊怎么办?

言忱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啊!

之前和许愿那对邪门的CP 出来时,沈渊可是不高兴了一整天,大家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就知道给言忱做数据,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投票机器。

这再来一个,沈渊怕是要疯。

结果傅意雪看到1分钟的时候忽然坐直了身子,2分钟的时候眼里闪闪放光,3分钟的时候已经开始直呼牛逼,4分钟的时候已经开始为这绝美爱情流泪,看到结尾还意犹未尽,又倒回去看了一遍。

看过两遍之后捂着心口喃喃道:“真的好好磕。”

这么好磕的CP当然不能自己一个人磕,所以她果断把这视频转发到微信,给岑星转发过去。

然后戳着会话框就发:【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CP,我真的磕到了,tswl】

【救命啊!糖分超标了,言宝真的是百搭CP 体质。】

【上次跟许愿其实也有一点点端倪,呜呜呜我碍于沈渊不敢磕,但现在……真的好甜啊。】

【韩老师的眼神好温柔,看言宝的时候简直要融化了!】

那边发来:【tswl是什么意思?】

傅意雪:【甜死我了啊!上次不是跟你科普过了吗?】

傅意雪:【星星!你不爱我了,你有别的狗了,连我跟你说过的话都能忘。】

两秒后,会话框最下边的变成了:【我是沈渊。】

傅意雪:【……】

傅意雪:【!!!】

她这才看到备注,明晃晃写着沈渊。

而他的头像和岑星一样,准确来说他们的头像都一样,都是言忱的应援头像。

所以她那些消息都发给了沈渊?

靠靠靠靠!

这他妈也太社死了。

她这会儿找个墙撞还来不来得及?

傅意雪立马颤着手往回撤消息,但手一抖又打开了那条视频。

日。

她急忙关掉,然后撤回。

沈渊:【我全看见了。】

傅意雪:【对不起。】

沈渊:【。】

傅意雪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又找到了岑星的微信,这次确认好备注才发:【星星SOS!】

岑星:【怎么了?】

傅意雪:【我把言宝和韩老师的CP向混剪发给了沈渊,他不会暗杀我吧。】

岑星:【干得漂亮.jpg】

傅意雪:【我现在害怕的一批。】

岑星:【没事,我看到都上热搜了,就算你不发他也肯定看到了。】

傅意雪:【但我还说了一些有的没的。】

岑星:【……我理解,毕竟是真的挺好磕。】

傅意雪:【那你入坑了吗?我真的躺在坑底了,呜呜呜,比偶像剧还好看。】

岑星:【没。】

傅意雪:【???那么好磕的视频你都没入坑?姐妹,你磕CP 要求这么高吗?】

岑星:【不是。主要我见过高中时候的言忱和沈渊,又看到了现在的言忱和沈渊,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就有结界你懂吗?我对韩江沅那种温柔人设喜欢不起来,一看就知道阿忱对他不太感冒,这你是怎么磕到的?】

傅意雪:【让你说得我好好奇他们高中时候是什么样儿啊。】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穿成假千金后我一夜暴富了 早安,总统大人! 心头好 且试天下(上下)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男主重生后都真香了 热吻十分甜 剑动九天 宠夫(快穿) 白莲花她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