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渊的生日是2月19日。

前几天情人节的时候他就想和言忱见面, 但那天是一公公演的日子,言忱白天忙着彩排,晚上直接上了舞台。

她没拿到手机, 沈渊给她发了消息,她也没看见。

所以沈渊想了很久才想到当代拍见面的计划。

不过好在结果不算差。

言忱看到他以后笑得很开心。

沈渊看到蛋糕以后拍了张照,给她发到微信上,虽然知道她短时间内没手机看不见,但还是发了 。

【蛋糕收到了, 谢谢言妹。】

这称呼还是第一次叫, 之前只看孙恪他们喊过,带着几分熟稔。

但他发过去, 略显亲昵。

刚好和“沈哥”相衬。

他坐在长椅上翘着嘴角笑了下。

如此一番之后,他又下意识打开微博, 翻到了言忱的超话。

从言忱参加这个节目以后,他打开微博的频率要比以前高很多, 上周的屏幕使用报告显示他平均每天在这个app上耗费的时间是9个小时, 其次才是微信, 1个小时。

言忱超话里,刚刚那个带他来的站姐已经发了图, 只不过不是言忱的上班图,而是冰饮和蛋糕的照片, 并配文:【今天收到了小天使的爱心啊。】

评论都在催图。

[什么时候发图?]

[迫不及待想看老婆。]

[老婆今天又没有上班图吗?]

站姐在评论区统一回复:【有的,等我精修过就发,今天有惊喜!!!】

一连三个感叹号,直接把粉丝的期待值拉到了最高。

而且她还评论了一个楼中楼:【是真的惊喜!今天拽姐笑了!】

“拽姐”是粉丝偶尔拿来调侃言忱的。

有时别家粉丝在广场说言忱冷漠脸, 粉丝就会回一句:我家拽姐我们爱, 关你屁事。

于是粉丝们疯狂攻占了站姐的评论区。

[求求了, 想看漂亮姐姐。]

[听说我家老婆今天笑了,我蹲在你微博不走了。]

[厌世系美女笑起来就是最diao的。]

[还没看见图我的心已经在扑通扑通乱跳了。]

[楼上姐妹出息点。but,我也有点不行。]

……

沈渊的关注点却在站姐发出来的蛋糕上。

站姐那份是普通的奶油蛋糕,而他的是提拉米苏,巧克力味很浓。

他一直都不吃奶油,嫌腻。

他合理怀疑,所有的代拍收到的蛋糕都是奶油的,只有他这一份特殊。

很快,代拍们发到言忱超话里的微博就验证了他的猜想。

@向全世界安利言忱:今天也是人美心善的天使呀。/图片

@言不由衷:我决定躺在坑底不走啦。/图片

@Isand-言忱:以后我再也不说她是拽姐了,明明就是甜妹。/图片

甚至还有别家站姐发图感谢的。

所有人po出来的图都是白色的奶油蛋糕。

沈渊又给她发微信:【只有我特别啊。】

【请继续保持。】

-

沈渊中午回家吃的,李淼说晚上帮他庆生。

他朋友也不多,干脆一起过,还喊了傅意雪和岑星。

一行人先去饭店吃饭,预计吃完以后再去李淼酒吧玩。

饭店是李淼订的,他来的时候还带了未婚妻。

大家都认识,相处得倒也融洽。

沈渊从进了包厢就在戳手机,李淼让他点菜,他挥挥手,“你点吧,我在忙。”

李淼拿着菜单路过他身边,发现他正在言忱超话里看照片。

“这也叫忙?”李淼嗤之以鼻,“你微信都快成广告号了。”

沈渊顺手把图保存,理直气壮地回答:“追星也是事业。”

李淼:“……”

那个站姐的水平很高,今天上午拍的照片很有氛围感,那个天色再加上站姐后期配的滤镜,堪称绝美。尤其是她滑着滑板回头的时候,笑起来的那几张照片精修过之后,电影感十足。

而且那个站姐一连发了两条微博,出图率超高。

超话里已经炸了。

那条微博就没下去过,不到半小时过了万评。

傅意雪也在看,顺带用后援会账号点赞转发,转发文案还是让岑星临时想的。

“我果然没看错。”傅意雪说:“言宝果然天生适合舞台,镜头下的她比现实里还好看。”

岑星看着照片也在感慨,“是啊,以前听她唱别人的歌感受还不太明显,但她唱自己的歌,真的不一样。”

“我公司每天都在放那首《愿望》。”傅意雪揉了揉耳朵,“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岑星笑笑,“我朋友圈每天都有人发这首歌的链接。”

傅意雪姐弟不约而同看向沈渊,那眼神明晃晃在说——还不就是他?

岑星秒懂,“不是。”

她说着拿出手机翻开自己的朋友圈,就是很多作者在分享这首歌,说是码字必备,净化心灵。

众人笑着聊了会儿,言忱虽然不在,但起到了凝聚中心的作用。

大家都在聊她的歌,她比赛的名次,还有什么时候结束比赛。

等到菜上齐以后,聊天声渐歇。

这顿饭吃得还算安静,吃完以后李淼接到了蛋糕店的电话,外卖员把蛋糕送到了楼下,这会儿让去取。

傅意雪盯着手机屏幕忽然眼睛一亮,顺势起身道:“我去个卫生间。”

众人也没在意,倒是傅意川一如既往地怼她,“你去就去呗,还怕丢了不成?”

傅意雪瞪了他一眼,随后在快出门的时候掐了他一把,结果傅意川顺势往宋长遥身后躲,“你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带动手的?”

“打你就打你。”傅意雪见他躲,身子往前又去揍他,结果他往后一躲,傅意雪身体重心不稳就往前倾倒,她害怕得大喊,宋长遥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手刚好握住她的掌心,又暖又软,傅意雪也一愣怔。

两人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傅意雪耳朵尖儿微动。

傅意川见差点出事,也不敢再闹,赶紧坐直,还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伤着没?”

傅意雪这才回过神,“没有。”

“我没问你,我问遥遥呢。”傅意川一副欠扁的样子,“你这么重,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遥遥压到。”

傅意雪:“……”

这狗东西。

“没有。”宋长遥也淡声回答,说完以后还觉得傅意雪似乎有点不太高兴,又补充了句:“她很轻。”

几乎没感受到重量。

傅意川看着两人,“你俩是打算握到地老天荒吗?”

“……”

傅意雪和宋长遥的手一直没松开,傅意雪闻言,像是触电般立刻松开,手指划过宋长遥的掌心。

她讷讷道:“你的手好凉啊。”

宋长遥抿唇,“嗯。”

“你管得真的很宽。”傅意川瞟她,“女孩儿!能不能矜持一点?你是不是喜欢遥遥?”

傅意雪直接一巴掌绕在他脑袋上,“收起你那个不正经的思想,遥遥就是弟弟!长得好看的弟弟也是弟弟,比你还小呢?我怎么可能去祸祸?”

“知道就好。”傅意川捂着被打疼的脑袋,“遥遥可是我们团宠,他年纪还小,不谈恋爱。你快去你的卫生间吧。”

傅意雪:“……”

真想把这狗东西摁回去。

从娘胎里就在打架,打了二十多年。

真气死她。

正生气着,手机微震。

她一拍脑门,忍不住吐了个脏字:“日。”

随后拉开门狂奔出去。

傅意川:“……”

他拍了下宋长遥的肩膀,“真不知道什么人才能hold住傅意雪。”

宋长遥下意识望着她的位置,尔后低敛下眉眼,捧起水杯轻抿了口水喝,“不知道。”

刚刚握过手的地方还有些痒。

像是有羽毛轻轻刷过。

他放下水杯后就握紧了手。

>>>

傅意雪狂奔到电梯口的时候,正好碰上取了蛋糕上来的李淼。

她进电梯,李淼出来。

她摁了楼层后忽然叮嘱,“你们先让沈渊许愿,不用等我。”

李淼应了声好,然后跟她说:“这一楼有卫生间。”

电梯门缓缓关上,“没事,我喜欢绕远路。”

李淼:“……”

爱好真独特。

他拎着蛋糕回包厢,沈渊仍旧在逛超话。

今天有人拍到了他去宿舍楼外拍照的场景,发微博说:【竟然有站哥……而且还好帅。】

不知道是工作人员还是一起的代拍,反正发博的账号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号,没什么追星的内容。

拍到的前两张是他的背影,他正拿着相机拍言忱。

这照片颇有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既视感。

一共发了三张图,两张背影照,一张侧脸。

单从侧脸也能判断出这是个很帅的男人,而且这照片氛围感十足,据拍照的人说无修图无滤镜,有人问这是谁家的站哥?

博主回答:言忱家的。

于是超话内小范围炸开。

有人把那张背影照和他之前微博发的那张图做了对比,纷纷到他微博下边留言。

[大佬,是你吗?]

[这个肩膀的线条都一样。]

[你穿白衬衫真的好绝。]

[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粉,]

[粉你也有一段时间了,没想到网图竟然是本人。]

……

沈渊见瞒不住,于是从相册挑了几张今天拍的图发了出来。

@Harbor-阿忱:是我,不过今天的焦点应该还是甜妹。/图片/图片/图片

[沃日,拍照技术也好好。]

[答应我,以后多去拍好嘛?]

[忽然好奇你的正脸照dbq]

[长得这么好看难道没有女朋友吗?]

沈渊回复:有。

[我真的怀疑皮下是个妹子。]

[为什么有人有女朋友还能氪这么多钱,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

[答应我,如果有天你女朋友拿刀砍你,千万不要说你是枕头。]

[hhhh,楼上笑死我。]

枕头就是言忱粉丝的名字。

沈渊接着发了第二条微博。

@Harbor-阿忱:女朋友。↓

附了一张今天那个站姐拍得很有氛围感的照片。

[???这明明是我老婆。]

[不愧是追星er,同一个世界,同一个老婆。]

[我宣布,你女朋友正在我房间里。]

[楼上的,你知道因为你这句话,言忱已经跟我解释很久了吗?]

[我摊牌了,其实我们已经领证了。/结婚证]

……

大家都把他这话当成了玩笑。

毕竟男友粉、女友粉、老婆粉、老公粉,言忱是大家的。

沈渊发完以后就收了手机,并且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

李淼让服务员撤了中间的菜,把蛋糕摆在最中间,并且插上了蜡烛。

他今年25岁,但只插了5根蜡烛。

“傅意雪说不用等她,你直接来吧。”李淼说:“弄完以后去酒吧。”

话音刚落,包厢里的灯就关掉,一片黑暗。

李淼用打火机挨个点燃蜡烛,“沈哥,许愿。”

沈渊盯着蛋糕,在微弱的闪动烛火里闭上了眼。

他在心里默念——希望言忱的人生一马平川。

这是他许这个愿望的第七年。

沈渊许完愿望后听到了门响,随后大家给他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他在歌声中吹灭了蜡烛。

然后包厢内的灯被打开,李淼随即招呼大家,“分蛋糕。”

话音刚落,沈渊脸上忽然被抹了一道奶油。

从嘴巴到鬓角,拉了很长的一道,而抹他奶油的人站到了他身后。

沈渊看都没看,懒洋洋地说:“傅意川,你今晚是想多吃点蛋糕吗?”

傅意川一脸无辜,“不是我啊。”

他摊开双手,“我都没动,是傅意雪吧,她离你那么近。”

沈渊回头 ,侧边是傅意雪,只见傅意雪也摊开手,“也不是我。”

忽然,他的右肩被拍了一下。

他朝着右边转头,然后看到了往他左边缩的言忱。

她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和口罩,穿了黑色的T恤和紧身裤,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简直要和黑夜融为一体。

沈渊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但认出来以后还有点不可置信,愣怔了几秒没说话。

还是言忱先摘下口罩,顺势拿掉鸭舌帽,甩了下头发,“怎么?认不出我啊。”

沈渊:“……”

他嘴角微微翘起,随后慢慢上扬,绽放开灿烂的笑。

四目相对,都看着彼此笑,没人说话。

沈渊先上去拉了她的手,“你怎么过来了?”

言忱说:“你生日啊。”

她早上出来得迟就是在给贺雨眠打电话,看他在北城的话就把自己带出来。

正好贺雨眠下午回来,晚上把她从基地带出来,顺带还帮她拿到了手机,自然也看见沈渊这段时间给她发的消息。

一条又一条,几乎是自言自语式地发了一百多条。

她拿到手机就联系了傅意雪,计划着要突然出现给沈渊一个惊喜。

目的达成。

但她来迟了,大家已经吃完了饭,只有她什么都没吃。

于是沈渊又让她点单,结果她只点了份蛋炒饭,“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吃碳水,节目组为了让我们上镜显瘦,大米是掰碎了的西兰花。”

她来了自然坐在沈渊身边,大家分蛋糕时给她分了块最大的。

但她的手一直被沈渊紧紧牵着,幸好牵的是左手,她还能吃东西。

她在那儿吃,沈渊看她。

傅意川仰天长叹,“我刚刚不应该吃那么多的,现在要撑死了。”

“闭嘴吧你。”傅意雪在言忱旁边坐,刚好挨着宋长遥,隔过宋长遥怼傅意川,“你就是单身久了,见不得小情侣秀恩爱。”

“傅意雪!需不需要我提醒你,当初你是怎么徒手拆散情侣的吗?”

傅意雪:“……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忘了吧。”

“忘不了,有阴影。”

傅意雪:“……”

她继续看言忱和沈渊。

谁也不懂她磕CP的快乐。

>>>

言忱的蛋炒饭吃了一半,蛋糕也只吃了一半,而且吃得速度很快。

一包厢的人看着她吃东西,多少还是有些尴尬。

吃完以后,她擦了擦嘴,“我吃饱了,你们接下来去哪?”

“酒吧。”沈渊回答。

言忱眉头微皱,“我好像不能去。”

她出来的时候和贺雨眠保证过,不可以被拍到。

本来就是封闭期间,这要是被拍到她去酒吧,估计又是一波大事。

李淼也有点懊恼,“早知道我就挂不营业的牌子了,想着人多热闹点。”

“没事。”沈渊温声说:“你们去玩,我带她回家。”

李淼:“回你家???”

“不是。”沈渊说:“回租的地方,晚点还要送她回去。”

众人:“……”

傅意雪最有眼色,“家里钥匙言宝有,放心,你们不说话我们不回家,两边都是你们的。”

说完还朝言忱疯狂眨眼。

言忱:“……”

-

出了包厢搭乘电梯,直接到地下车库。

言忱仍旧是口罩帽子一个不少,被围在最中间。

车库里很暗,来往的人很少。

沈渊、李淼和宋长遥都开了车来,这会儿兵分两路,李淼和宋长遥载着他们去酒吧,沈渊和言忱开车回家。

等到车子开出车库,言忱忽然轻笑,“怎么感觉李淼还是看我不爽。”

“他就那样。”沈渊说:“过段时间就好了。”

言忱笑了下,也没真放在心上。

车子驶过熟悉的街道,对于久未接触外面世界的言忱来说还有点新鲜。

她脑袋倚在车窗上看着街景,夜晚的北城一如既往地漂亮。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楼下。

沈渊先下车看了眼,周围没人,他才开了副驾的门让言忱下车。

言忱跟他上楼时还说:“也就是答应了贺老师不能被拍到也不能被偶遇,不然我肯定不要这么鬼鬼祟祟。就算以后出道,我也要跟以前一样上街。”

这种做什么都心惊胆战的日子不适合她。

不过这会儿基本没人,他们很顺利地进了家。

去的是言忱房间。

她许久没回来,还有些想念这个小房间,房间里的陈设和她离开时一样,没人进来过。

她进了房间走到窗边,许久没从楼上俯瞰北城的灯光,不过她也只看了一眼,随后转过身。

沈渊跟在她身后进房间,关上门,站在那儿看她的背影。

又是熟悉的四目相对。

言忱嘴角勾起一抹笑,歪了下脑袋带着几分俏皮,朝着他张开双臂,“好久不见。”

沈渊的目光定格在她身上,眼神温柔,眼里有光。

“你都不想来抱抱我吗?”言忱稍仰起头看他,嘴角笑意不减。

沈渊不疾不徐地走过去,然后俯身拥住她,双臂收紧,凑在她耳边低声说:“想啊。”

一直都想。

每天都想。

每时每刻都想。

想她在那里压力大不大,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因为写不出歌而烦躁。

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言忱胳膊也收紧,她抱着沈渊仿佛在汲取力量。

过了会儿,也不知是谁主动,两人闭上双眼吻在一起。

所有的话都不如这个吻来得真切。

言忱微微踮着脚尖,沈渊弯腰低头。

从小心翼翼地试探到轻咬对方的唇,太久没见,所有的想念都发泄在了这个吻里。

言忱被沈渊抱到飘窗上,低头就能触碰到沈渊的唇。片刻的喘息后,他们再一次吻在一起。

他的手仍搭在她的腰间,没有更进一步,只是想通过这个吻证明彼此的存在。

吻得难舍难分。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

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些,又在片刻后脑袋互相抵着。

房间里安静地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带着几分急切。

“我有点想你。”言忱低声说,声音缱绻。

她的脑袋顺势落在沈渊肩膀上,抱着他腰的手收紧几分。

沈渊轻笑,“才有点儿?”

言忱没说话,在他脖颈间轻咬了一口。

沈渊倒吸一口冷气,“痛。”

“活该。”言忱说:“得寸进尺。”

沈渊在她腰间捏了一下,一点儿肉都没捏到,原本还想逗弄她几句,结果出口就变成了,“又瘦了。”

言忱:“……”

“吃不好。”言忱说:“我能怎么办?”

“我去给你做饭?”

言忱趴在他肩膀上笑,“说得好像你会一样。”

“前些天学了点儿。”沈渊说:“我妈教的,学了一道你最喜欢的可乐鸡翅。”

“这么厉害啊。”

“我去你们那儿应聘厨师。”

“好啊。”

隔了会儿,沈渊又捏了捏她的腰,不再是玩笑口吻,“总不好好吃饭怎么行?”

言忱的声音有几分倦意,“我尽力了。”

那边的饭确实不合她胃口,还不能点外卖。

也就贺雨眠来录节目的时候会给她开个小灶,但平常她都是勉强着自己吃的。

不止她一个人瘦了,几乎所有选手都瘦了。

用吴珊珊的话,那饭喂猪,猪都得犹豫两秒。

“给你带的零食呢?”沈渊问。

言忱身子软下来,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沈渊身上,慵懒又倦怠,“没看节目吗?都被收了。”

“我还以为是做节目效果。”沈渊说:“那我后面几次送的零食呢?”

“后面你还送过?”言忱挑眉。

沈渊:“……”

他专门开车两个小时去送的,结果言忱都不知道?

“估计被节目组收了。”言忱说:“我没见到过。”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热门: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别来无恙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貔貅幼崽三岁半[穿书] 温柔的某某某 相遇 村夫俗妇 冬泳 ZOO 骄纵成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