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似是怕言忱跑了, 他抱得极紧,紧到言忱快喘不过气来。

过了会儿,言忱冷声道:“这是蓄意报复吧。”

沈渊:“???”

“……”

沈渊这才松开。

言忱动了动有点被勒疼的肩膀, 然后把一直拎着的鸭血粉丝汤给他递过去。

沈渊愣怔,先没反应过来,几秒后看着她笑,然后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一把,惹得言忱瞪他, 但谁都没说话。

沈渊想去牵言忱的手, 却发现她已经冷漠地双手揣兜,眼神淡漠。

“吃午饭了吗?”沈渊问。

言忱摇头。

“一起去食堂?”沈渊问:“还是你想吃别的?”

没等言忱回答, 沈渊就说:“学校外新开了一家川菜馆,要不要试一下?”

言忱:“随意。”

沈渊说完就要走, 但言忱仍站在原地,目光望着他出来的方向。

沈渊顺着她的视线回头, 看到了一动不动的李思涵。

“……”

把她忘了。

沈渊朝李思涵挥了下手, “师妹, 我先走了。”

李思涵鼓了鼓腮帮子,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 一路小跑过来,刘海儿都被风吹乱了, 最后紧张地停在两人面前,微微颔首打招呼,“师兄,姐姐。”

言忱:“???”

几秒后, 李思涵拍了下脑门, “我这么叫是不是有点不恰当, 但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你别误会哈,不过我知道你是师兄的女朋友。”

“可能,很快就不是了。”言忱面无表情地说。

沈渊和李思涵同时看她,同款错愕。

“言忱。”沈渊说:“好好说话。”

言忱斜睨了他一眼,沈渊也盯着她看,眼里满是温情,甚至有一丝悲伤。

言忱:“……”

她向来吃软不吃硬。

沈渊知道她这点儿,但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所以吵起来时总不管不顾。

大抵是长大了,也成熟了,所以现在知道顺着言忱的软肋来。

“还没分。”言忱改了措辞,“还是女朋友。”

“你好。”李思涵朝她伸出手,“我是李思涵,医学院大三。”

“略有耳闻。”言忱虚虚地伸手一握,“言忱。”

这场景怎么看都有些尴尬。

就像是两个女生在为一个男生争风吃醋、针锋相对,但其实并没有。

李思涵虽然喜欢过沈渊,但在知道他有女朋友以后就歇了心思。哪怕他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李思涵也能看得出来他不喜欢自己,只不过毕竟那会儿他没谈恋爱,她还想借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光争取一下,但现在人家谈了,她不可能再去横插一脚。

只是……毕竟喜欢过。

而且以后又不是不见面。

“我跟师兄是图书馆偶遇。”李思涵解释道:“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长长久久。”

她说完以后脸都红了,对着言忱很真诚地说:“以后可以让师兄带你去我家吃饭。”

“哦。”言忱不太适应这样的热情,但还是应了声,“好。”

“那我先走啦。”李思涵朝他们挥挥手,“师兄再见。”

当她看着言忱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几秒试探着说:“师嫂?”

言忱:“……”

“下次有机会再见。”李思涵说完就一溜烟跑了,比兔子还快。

言忱懵了几秒才说:“你这个师妹,有点可爱啊。”

沈渊笑道:“她就这样,一根筋,人比较单纯。”

言忱稍仰起头看他,堪称死亡凝视。

沈渊顿时噤声。

-

川菜馆里有包厢,沈渊和言忱进了包厢以后先找服务员要了个碗。

沈渊坐在那儿解开鸭血粉丝汤的袋子,打包盒里的汤不多,满满的鸭血,看得出来言忱故意的。

不过沈渊还是安静地吃完。

他从小到大都不爱吃这个东西,几乎是屏着呼吸吃完的,一块鸭血没剩,吃完以后喝了瓶牛奶才把这味道压下去。

等他吃完,言忱点的菜也已经上齐。

红彤彤的颜色看上去就很有食欲,辛辣的味道飘满了包厢,轻易就勾起了人的味蕾。

但沈渊吃完了一整盒鸭血粉丝汤,还喝了个牛奶,这会儿什么都吃不下去,只能看着言忱吃。

言忱太久没吃辣,再加上在酒店的饭菜不合口味,她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

这会儿也没客气,直接吃了起来。

这一餐吃得很安静,等到吃完,她拿了张纸擦掉嘴边的油渍,把碗往中间一推,这才看向沈渊。

四目相对。

沈渊率先开口,“说什么都行,不能说分手。”

说着把那盒空了的打包盒推过去,“已经全吃完了。”

两人的“君子协定”还是第一次使用。

具体的使用细则还未商榷,等同于买东西时外包装袋上印着的那句:一切以实物为准。

所以此刻决定权还在言忱手上。

“没其他要说的吗?”言忱懒洋洋地问。

沈渊盯着她看,良久起身走到她身后,俯身抱住她。

“不知道说什么。”沈渊说:“倒是很想抱你。”

言忱的身子一僵,片刻后才放松。

“沈渊。”言忱忽然低声说:“这不像你。”

以前的沈渊哪会这样啊。

他应当要等很久才会跟她别别扭扭地说话,哪会像现在,不过一天就主动求和。

沈渊却凑在她耳边轻笑,“言忱,这也不像你啊。”

以前的言忱肯定不会来赴这场约。

她会在那天离开之后就删除拉黑沈渊的一切联系方式,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两人同时沉默。

沉默过后,沈渊抬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我为昨天的过激言论道歉。”

言忱回头看他。

他在她身后站得挺拔,时隔六年,他身上更添成熟的魅力。

眉眼比当初要温和许多,说话时带着浅浅笑意,眼神真挚,“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那些事情我仍旧会问,但不会选择用那么偏激的话去逼你,所以我为我过激的言论道歉。”

言忱垂在桌下的手指微微蜷缩,她盯着他看,很想佯装无谓,甚至是调侃地说:沈渊竟然都会道歉了。

但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向来不善言辞。

在感情方面尤其如此,哪怕以前主动追的沈渊,但那时年少,不仅在一个班还是同桌,每天的日常都能随意聊,和现在不一样。

此刻就是在剖析她的感情,甚至沈渊是在剖析她这个人。

她有些无措。

“我不是在气你参加比赛。”沈渊说:“我生气的是所有人都知道,但你瞒着我。阿忱,在你面前,我时常感觉自己不被需要,我永远是可有可无的。”

说话时,沈渊为了和她平视甚至单膝跪地,他的语气温柔又虔诚,“你可以独立、勇敢,在你的舞台上大放异彩。但我希望,你在我这里是不一样的。”

言忱的心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样,她挥拳就打了沈渊一下,眼尾泛了红,那张时常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带着几分委屈,“那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沈渊:“……能。”

“你知不知道你说话很伤人。”言忱说。

沈渊点头:“知道。”

言忱的声音带着哭腔,“我昨天差点就拉黑你了。”

沈渊:“……”

他就知道。

“那你为什么没拉黑?”沈渊问。

言忱顿了几秒,倾身抱住他,“怕你这只狗期末考不好。”

沈渊:“……”

当年她离开北望,沈渊高考考砸,用了一年时间复读。

他们用了六年才重遇。

这六年里,言忱常会想起沈渊。

人生有多少六年?有多少时间能用来蹉跎?

言忱的手指戳在屏幕上时,只一瞬便收回了手。

她没舍得。

在离开北望以后,她独来独往,哪怕读大学也只跟傅意雪亲近了一些。

但所有的亲近都有限度。

她不会跟傅意雪谈起北望,谈起过往,谈起她那些灰暗的过去。

她仍旧寡言少语,没什么表情,只有跟沈渊重逢后的她真正开心地笑过。

只有跟沈渊在一起时,她感觉自己像个人。

是一个有感情的,会哭会笑,会难过会快乐的人。

跟他吵架时会流泪,被他逗了会大笑,他是情绪的开关。

言忱以为自己早已学会了收敛情绪,但没想到遇到沈渊,她情绪仍是无法全部收敛。

他在自己这贫瘠的生命里留下太绚烂的色彩。

如果未曾重遇,那她可以一直身处灰暗,但已经拥有了怎么又舍得失去?

所以沈渊给台阶,她就下了。

“忘记告诉你。”沈渊说:“我们期末都是交论文和实验数据,考试很少。”

言忱:“……”

“我现在拉黑还来得及么?”

沈渊一把摁住她的手,“来不及。”

“这比赛我上网查了。”沈渊坐在她身侧,顺势换了话题,“网上讨论度挺高的。”

“嗯。”言忱说:“选手里有不少发过歌,而且有热歌的音乐人。”

“男女比例呢?”

言忱皱眉,“关心这个做什么?”

沈渊:“随口一问。”

言忱:“……”

“不管男女,都是音乐人。”言忱说:“我是去参加比赛的,不是去相亲的。”

沈渊:“……哦。”

“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录?”沈渊问。

言忱:“1月份,具体的不清楚,等通知。”

“那什么时候上线?”

“不知道。”

“录多长时间?”

“不知道。”

“……”

沈渊一连几个问题,言忱都是同样的答案,问得沈渊都快自闭了。

他伸手戳了下言忱的脑袋,“什么都不知道就去参加节目,到时候把你卖了。”

“参加节目做好音乐就行了。”言忱说:“知道那么多做什么?这些事情是工作人员负责,大家各司其职。”

沈渊:“……”

“真的做好决定了?”沈渊问。

言忱点头,“我问过贺老师,应该没关系。”

“贺老师?”沈渊思考两秒,“贺雨眠?”

“是他。”

“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啊。”沈渊说:“你高中能买到那些唱片都是因为贺雨眠吧。”

“是。”言忱痛快承认,“不过不是买的,是等价交换。”

她用三首曲子才换来一张Beyond的绝版唱片。

还有沈渊喜欢的五月天,都废了她不少曲子。

两人闲聊了许久。

但触及言忱过往的那些事,沈渊没再提。

倒是趁着言忱犯困时,沈渊忽然问:“你参加节目是不是因为我?”

言忱:“嗯?”

“我爸前段时间在医院看到你了。”沈渊说:“所以我合理怀疑你是因为我才参加比赛。”

言忱:“……”

“你爸认识我?”

“当时不认识。”沈渊说:“但昨天认识了。”

言忱:“……”

沈渊又追问,言忱糊弄着回答:“算是。”

“那能跟我说说,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吗?”沈渊说:“我爸说那年在医院也看到了你。”

言忱:“……”

“你们家人记性都这么好吗?”言忱不解,“不过一面之缘,都已经过去六年了。”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漂亮?”沈渊把她散落下来的头发别在耳后,“记忆深刻。”

“哦。”两秒后,言忱反应过来,“你终于承认我漂亮了。”

沈渊:“……”

高中那会儿,沈渊毫无疑问是天之骄子。

哪怕他时不时逃课,但成绩总是名列前茅,长相卓越,家庭条件好,不少女生都给他递过情书,但他一个都没看上。

而言忱留给所有人的印象只有四个字——独立独行。

她是所有人公认的漂亮。

但在沈渊那儿,他常说:“他们都眼瞎了吧。”

“没事儿可以挂个眼科,哪儿好看?”

“高三的学生,看卷子看久了看见猪大概都觉得是天仙。”

那会儿,他那张嘴里一句夸人的话都没有。

跟现在天壤之别。

不经意被挖了老底,沈渊笑笑,“我爸说你好看,我又没说。”

言忱斜睨他一眼,“那么多人都说我好看,只有你一个人说不好看,你自己去挂个眼科吧。”

沈渊:“我没说不好看啊。”

言忱:“嗯?”

沈渊:“你这种程度已经超出好看的范畴了。”

言忱:“……”

“那是?”言忱挑眉,试探着问。

沈渊思考两秒,“美若天仙。”

言忱:“……”

这人什么时候变得油嘴滑舌了?

>>>

两人在包厢里聊了许久,心结总算是解开。

之后没什么事,沈渊说带她去逛逛学校,虽然她已经逛过许多次,但这次和沈渊手牵手逛,还是有不同感受。

冬日暖阳落在身上,晒得人暖洋洋的。

平川大学的景色一如既往,只是北方的冬季都一个样,枯枝落叶是主旋律。

路上行人不多,但两人还是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不过大家也就看几眼,聊聊八卦,随后跟他们错过。

走了一段路,沈渊忽然拿出手机,“要不要拍几张照?”

言忱:“嗯?”

“比赛是全封闭的。”沈渊说:“到时候要有很长时间见不到你,所以拍几张照,让你睹物思人。”

言忱:“……嗯?”

她仍是没什么表情。

沈渊只好说:“是我想睹物思人。”

言忱这才点头,“勉强同意。”

沈渊:“……”

两人都不是爱拍照的人。

自拍的时候拿得是死亡角度,拍出来的照片不太好看,但勉强能看。

最后干脆改换策略,言忱喊沈渊,“拍影子吧。”

此刻阳光洒落,地面上人影被拉长,看上去很唯美。

沈渊听她的意见拍影子,但在摁下快门那一瞬间,言忱踮起脚尖在他侧脸亲了一下,镜头刚好捕捉到。

沈渊扭过脸看她,“怎么还偷袭?”

“不可以?”言忱挑了下眉,恣意又张扬,在阳光下格外好看。

沈渊有一瞬间的恍神,他一本正经地说:“可以多来几下。”

言忱:“……”

一路晃荡到傍晚,贺雨眠给言忱打来电话,问需不需要把她送回基地。

言忱瞟了眼沈渊,沈渊对她做口型——我送你。

“不用了。”言忱拒绝贺雨眠,“到时候我自己回。”

“好。”贺雨眠叮嘱道:“路上小心。”

“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言忱问:“你怎么送?”

沈渊从兜里拿出车钥匙,“我妈把她车给我开了。”

言忱:“……”

“你为什么没买车?”沈渊忽然想起来问,“你又不是没钱。”

言忱:“……我没驾照。”

沈渊:“???”

她没考,嫌麻烦。

最重要的是她不喜欢开车。

从小到大她经历了太多不喜欢的事,后来她就养成了不为难自己的习惯,不喜欢就不去做,所以她一直都没考驾照。

“行吧。”深知她性子的沈渊说:“我当你司机。”

“以后来我公司上班。”言忱表情正经地开玩笑,“一月三千,五险一金。”

沈渊点头,“可以,顺便还能混个老板当。”

言忱纠正他,“我是老板。”

“那我就是老板娘。”沈渊说:“没什么区别。”

言忱:“……”

晚上沈渊带言忱最后放飞自我,去吃了火锅。

言忱吃得特别饱,在回去之前还去了超市,沈渊给她又挑了很多零食,言忱盯准了泡面。

买完她需要的,沈渊又拿了一堆,言忱不解:“你要买?”

“不是。”沈渊说:“给你舍友。”

言忱:“……”

不得不说,沈渊想得比较周到。

言忱在人情世故方面缺乏一些,沈渊刚好能把这些补足。

印象里他还是那个懒得打理人际关系,不怎么社交的任性男孩儿,但一晃眼他就成长了。

似乎只有她还停留在原地。

她仍特立独行,不懂人情世故。

沈渊结完账发现她站在原地发呆,拉着购物车去牵她的手,低声问:“想什么呢?”

言忱看向他的侧脸,忽然发现这个人比印象中温柔了许多。

她的手指顺着他的指缝滑进去,刚好十指相扣,“在想你好像变了。”

“这很正常。”沈渊说:“如果我不改变,我们还可能在一起吗?”

言忱被他拉着走,错愕地看着他,“只是因为我吗?”

“不全是。”沈渊回头朝她笑了下,“好啦,别想太多,好好比赛。”

“我就是好奇。”言忱说:“你为什么会变了呢?”

“因为我喜欢的人一直没怎么变。”沈渊说:“仍旧是坏脾气、性子倔、敏感又脆弱,所以我就要变,不然我总在不经意间伤害她,还有推远她。”

言忱抿唇沉默。

这事儿沈渊其实想得很清楚。

如果你还是过去的你,我也还是过去的我,那我们在一起必定是过去的我们。

过去好吗?

不差。

但未来可以更好。

言忱就是那样的性格,她过往的人生让她学会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让她孤傲又决绝。

让她不敢轻易敞开心扉。

那沈渊就多往前走几步。

在爱情这件事上,面子没有爱人重要。

尤其他爱了言忱很多年。

还是那句话,爱情就是一物降一物,爱得最深的人最先投降认输。

他认输。

但言忱也在变啊。

她在慢慢朝他靠近,试着努力和他在一起。

单凭这一点,沈渊就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多。

言忱出神之际,沈渊已经开了副驾的车门,让她上车。

沈渊大一就拿了驾照,所以开车很稳。

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言忱忽然说:“我有在试着相信你,但是沈渊,我需要时间。”

“我知道。”沈渊说:“我之前那么逼你,只不过想知道个结果,毕竟那是我的六年,甚至是我最重要的人生节点。”

本应该高考第一年就能走重本,结果又复读了一年。

“你可以永远相信我。”沈渊飞快地看了眼她,然后又专心开车,“不相信也没关系,言忱,我想清楚了。”

“什么?”

“没谁会像我一样,在原地等你六年。”沈渊说:“所以,以后我都在原地等你,无论你走多远,都记得回头。”

言忱看向他,他的侧脸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

良久,言忱苦涩地笑,“你傻不傻啊。”

沈渊:“这没办法,谁让我女朋友性格别扭呢。”

言忱:“……”

车内安静许久。

“阿忱。”沈渊喊她,“昨天有句话你说错了。”

“什么?”

“破镜重圆不一定是重蹈覆辙。”沈渊的声音放得很轻,但语气笃定,“不改变才会重蹈覆辙,但包容和理解不会。”

言忱恍惚片刻。

“碎了的镜子粘起来看到的是两道影子,但没碎的镜子看到的也是两道影子。这和镜子没关系,和人有关。”沈渊那清冷的声线染着几分烟火气,但说话时平静又温和,“那天我看到一句话在说破镜重圆。破镜重圆的前提有两个,第一足够爱,第二愿意改,不然永远都不要重圆。”

言忱目光直直地望向他,眼泪忽然掉下来,“所以你成了愿意改的那个吗?”

“你也在改啊。”沈渊立马扯了几张纸递过去,“我开车呢,你别影响我。眼泪收回去,等我停车了再哭。”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热门: 穿你的衬衣入睡 [综武侠]带着房子来穿越 组织部长2 中国微经典:伊人寂寞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 我和病弱反派跑路了 天芳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奶油味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