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言忱手机再次没电关机。

她站在阳台, 窗外大雪纷飞,为了让自己更冷静些,她开了半扇窗户。

朔风夹杂着白雪吹进来, 落在她掌心里,只一颗雪粒子都无法融化,只因她手心的温度更低一些。

沈渊的话句句扎在了她心口。

她不知道吗?没想过吗?

她想过,也知道,所以一直没敢。

现在也不过是抱了一丝侥幸在做。

但被沈渊这样直白地提醒, 她感觉心里像是被针扎一样, 密密麻麻的疼,疼得她快要喘不上气来。

她闭了闭眼, 开始思考这个决定的对错。

那冷静又刻意的一字一句,让她无法静下心来思考。

“我去。”吴珊珊刚推开阳台门就被冻得打了个哆嗦, 宿舍里边有暖气,她就穿着个露脐吊带, 这会儿出来被冷风一吹, 整个人都清醒了, 她又关上阳台门问言忱:“你打完电话没?”

言忱这才回神,立马关上窗户, 把手机揣兜里,“打完了。”

吴珊珊回房间里随意套了件外套, 这才走到阳台上收衣服,一边收还一边问:“跟男朋友吵架了 ?”

言忱仍背对着她看漫天大雪飞舞,闻言点头,“嗯。”

入住三天, 她和吴珊珊也算彼此熟悉。

不得不说, 在同一个空间里相处确实很有助于培养感情。她和吴珊珊因为住同一个宿舍, 两人不止在宿舍里一块儿,去录音棚和平常活动也都是结伴而行,对方也不是属于话多的人,但在做音乐方面两人都有共同见解。

她前几天跟沈渊打电话 ,吴珊珊知道。

“那你冷静一会儿。”吴珊珊说:“早点回来睡觉,明天早上7点还要去试衣服。”

言忱应了声嗯。

她在阳台上站了许久,等到白雪覆盖地面,天光渐亮。

回房间时吴珊珊已经熟睡,但给她留了一盏床头灯。

她把手机充上电,等了会儿才开机,开机之后看到了傅意雪和岑星她们发来的消息,她一一回过。

已经凌晨四点多,无人回复。

她点开和沈渊的聊天界面,他发消息的时候还停留在昨天上午,一条又一条地发:你去哪儿了?

【找不到你。】

【想你。】

【回我消息。】

还发了好几个卖萌大哭的表情包。

只是之后的消息就变成了:【言忱,别不辞而别行吗?】

【你答应过我的,不会再悄无声息离开。】

【能不能回消息,接电话,你这样让人很担心。】

【我联系不上你啊。】

消息就停在这里,大概发了有三四十条。

言忱戳着屏幕键盘,在会话框里写了删,删了写,最终什么都没发。

她需要冷静一下。

-

言忱几乎一夜没睡。

凌晨5点才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像在播放PPT,一帧又一帧的画面闪过。

有沈渊、有她、有高中、有天台、有那些破败不堪的记忆。

等到这些画面闪现结束,房间里的灯已经亮起,吴珊珊拍了拍她的肩膀,“起吧,要迟到了 。”

言忱睁开眼,感觉眼里有湿意,伸手一摸才发现已经流了泪。

今天不需要拍摄,所以言忱随意换了套衣服,洗了把脸就跟吴珊珊出了门。

节目组各种各样的事情很多,而且30个选手,等待就很耗费心神和体力。

言忱出门时带了手机,八点多傅意雪给她发了消息:【言宝,你们没分吧?】

言忱:【……没。】

吵是吵了,但谁也没说分手。

都已经是成年人,也知道这段复合来之不易,所以没谁提分手,只是各自冷静一下。

傅意雪:【那就好,吓死我了,我昨晚做梦都是你俩分手了。】

言忱:【……盼我点好。】

傅意雪:【主要是沈渊昨天太吓人了,我第一次听到他用那种语气说话,冷得要结冰。】

言忱:【没事。】

傅意雪:【你多大心啊?这都能说没事?我弟说沈渊已经联系不上了。】

言忱:【……】

傅意雪:【你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吧,不然……我总觉得这事儿过不去。】

言忱:【知道了。】

这边刚和傅意雪聊完,岑星就发了消息来,也是让她和沈渊好好聊聊,怕她性格太倔,两人闹得太僵导致分手。

言忱也是回复知道了。

知道了,但还没想好怎么做。

她一夜没睡,再加上有心事,工作状态很不好,一天浑浑噩噩地过去。

之后是进录音棚录各自准备的歌,录完以后可以休息一天,但言忱被排在很后面,估计要等晚上十点多才能开始录。

原本还想出去一趟,看来又没了机会。

言忱晚上回去坐在那儿盯手机,还是吴珊珊洗漱完以后才跟她说:“吵架还没和好?”

“就没说过话。”言忱说。

吴姗姗:“冷战?”

“可能算。”

言忱没想好怎么和沈渊说,沈渊也再没跟她说话。

“那你要出去一趟吗?”吴珊珊说:“这种事情还是解决了比较好,我看你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

言忱无奈,“想出去,但明天录音,我的位置很靠后。”

“我在第二。”吴珊珊说:“咱俩换一下,你先录。”

言忱也没和她客气,“谢谢。”

晚上十点多,言忱发消息给傅意川,问他沈渊回宿舍了没?

傅意川说没有,已经很多天没见过沈渊,而且从昨晚开始,沈渊的微信都不回了,他打了个电话问,结果得来的答案是:还活着,但不想出门。

言忱:“……”

她想跟沈渊当面谈谈。

最后,还是给沈渊发了条消息:【明天上午11点,水榭阁见。】

沈渊那头一直没回复,零点的时候发了个孤零零的句号过来。

这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别扭。

-

言忱和吴珊珊换了顺序,录完以后上午9点多,她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就离开。

这会儿还没有严格管控她们行踪,只不过在基地打车根本打不到,正好有个工作人员要去北城,顺带把她捎过去。

路上堵车,10点半的时候还在路上堵着,她掐了下定位,大概还得一个小时才能过去,她发微信给沈渊解释:【路上很慢,估计要迟半个小时。】

沈渊仍旧只回一个句号,表示他知道了。

言忱:“……”

到达水榭阁时已经11点半。

她戴着鸭舌帽,进去以后径直往二楼走,脚还没踏上楼梯就听见有人喊了声:“言忱?”

她回头,是于清游。

他大概和朋友来聚餐,身边跟着七八个人。

朋友们都打趣他,“熟人啊。”

于清游却说:“你们先去,我等会儿。”

自从被她那杯酒泼过之后,于清游就没再跟她说过话,这会儿突然喊她又不知道有什么事。

言忱静观其变,但看了眼表,离她所说的11点半已经超了3分钟。

隔了会儿于清游才走过来,开口就不友好,“听说你又玩消失?”

言忱皱眉,“跟你有关系?”

“这倒是没有。”于清游朝她笑,“不过沈渊找岑星都找到我这里来了。”

言忱闭口不言,只听他说。

“没什么大事。”于清游仍旧是笑,但这笑在言忱看来不怀好意,“你怎么那么紧张?”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言忱面无表情地说,说完就往楼上走。

但她一边走,于清游就在她身后那级台阶上,不疾不徐地跟着她上楼,刚才他朋友也是去了二楼,此刻他上去也不奇怪,但他跟在她身后,言忱怎么都不舒服。

在迈到最上边那级台阶时,于清游忽然低声说:“听说你要进娱乐圈?”

言忱脚步一顿,手紧紧抓住了身侧的木质扶手,眉头微皱,回头紧紧盯着于清游看,带着怒气。

“别这么看我。”于清游轻笑:“好歹也是同事,你参加节目的事儿大家都知道。”

言忱瞬间警惕,声音很冷,“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于清游说:“就是好奇。你进娱乐圈,都不跟沈渊说?”

言忱硬邦邦地回答:“与你无关。”

于清游没少在她这儿吃亏。

但他也没打算和她长聊,只是笑了笑,笑得有几分轻蔑,“同学、同事一场,好心提醒你一句。”

言忱警惕地看着他。

于清游却拍了下她的肩膀,凑近了低声说:“那里扒人可有一套,你家住哪里,身份证号,想扒什么就能扒什么。”

言忱:“……”

他说完以后就去了右边走廊的包厢。

喊住她就是为了给她添堵。

不得不说,这堵添得很到位。

言忱整颗心都沉了下去。

她都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心态走进那间包厢的,进去以后看到坐在桌前的沈渊,眼睛忽然就红了。

沈渊自然也看见了她。

许久未见,她瘦了。

戴着褐色的鸭舌帽,这会儿看上去倒像是明星。

不过……她怎么看起来要哭?

沈渊下意识就要站起来,但只动了一下又坐好。

被二次抛下的人是他,怎么搞得像是她受了天大委屈一样?

沈渊坐在那儿等。

言忱倚在门上,寻了个支撑,隔了会儿才平复好心情坐到沈渊对面。

包厢是和式风格,原木色的桌子看着很有美感,言忱以前常和贺雨眠约在这里,倒是第一次和沈渊来。

沈渊等她来了以后才点菜。

点菜过程中两人也没有交流。

直到服务员出去,两人面对面,谁也没有说话。

结果仍是沈渊先开口:“叫我来就是吃饭?”

一开口就有了针锋相对的潜质。

言忱却没有顺着他的语气说,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地回答:“不是。”

她是来解决问题的。

“我报名了《金曲之星》。”言忱说:“9月份报的,但报名之后等待了很长时间,具体联系在11月份,那时你爸出事,我好几次想跟你说但一直没找到机会。”

“是。”言忱怕他又说什么伤人的话,于是主动承认,“我是在很多次见面的时候都能跟你说,但你的状态能接受吗?我想着迟一点跟你说,没有不信你,也没有打算瞒着你。”

这是她酝酿了一晚上的解释。

她来回修改措辞,在便签里改了数次,最平静的、也是最不容易让两人吵起来的解释。

她尽量让自己平静,但刚才遇到于清游还是影响了她的情绪,这会儿说话语气也还是硬邦邦的,不过表情自认还是诚恳。

沈渊却看着她,“所以为什么你都住到那边的酒店了,你还没跟我说?”

“你期末,再加上你爸、医院,那么多事,你又忙不过来。”

“但你的事比较重要啊。”沈渊说:“那些事情可以稍微搁置一下,但你现在已经参加了节目,到时候你要让我到哪找你?直接在电视上找吗?”

“没有,我会在节目正式录制前和你说的。”

“可那时候我完全没有发表意见的机会。”沈渊轻嗤,“你只是通知我,在这么大的事情上,从来没想过和我商量。”

言忱:“……”

这是真的。

她十岁就是自己做决定了。

她所有事,全部都是自己扛着。

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帮她扛,她可以对自己的人生做出规划,没有人管她。

她不需要同任何人商量,因为不会有结果。

所以在这件事情要发生之时,她依照往常一样独立思考,独立做出决定。如沈渊所说,她没想过跟沈渊商量,她能做的也只是通知,就连通知都迟了。

像是捏到了她的软肋,沈渊步步逼近,“言忱,所以我算什么呢?我认栽,我在这段感情里无数次后退,你不道歉我来低头,谁让我爱你呢。你不辞而别,一走六年,只要你回头,我就在这里等着。我没等来你的解释,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我以为能让你依赖我,能让你信任我,但现在呢?你还是这样,你从来,从来就没信过我。”

言忱捏着杯子,手指泛了白,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她盯着沈渊看,声音颤抖:“所以?”

“你真的没想过进入那个节目会发生什么吗?”沈渊说:“当初为什么离开北望,你忘了吗?你离开北望以后,那些人说你是什你知道吗?关于你的流言在那个夏天从未停过,所有人都以为那些是真的。重逢以后你和我闭口不提当年,我只想从你嘴里听到事实,或者不是事实也行,你骗骗我都可以,但是呢?”

沈渊和她的动作如出一辙,两人紧紧望着对方,眼里都有晶莹闪动。

“你没骗我。我后来想,这些事情对你伤害太大了,好不容易过去,那就让它过去,我不问。”沈渊哽着声音说:“可现在你在做什么?那些你不愿意跟我提起的事,在你进入那个圈子以后可能会被扒出来,你会被一次、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到时候你百口莫辩。以你的性格是不是又要一个人躲起来哭,你能跟一个人吵架打架,你能隔着网络跟那么多人打吗?所以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言忱的眼泪落下来。

在沈渊说话的时候,她都没眨过眼。

他的话就像一把刀子往她的心上扎,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扎在了最深处。

他一句句的反问,言忱都想回答他。

她不知道吗?她知道。

她不过是抱了一丝侥幸在做这件事。

她没办法放弃音乐,也不想放弃沈渊,更不想就这么认命。

所以她抱着侥幸去做,她根本不想大火,就像贺雨眠说得,她从酒吧转成歌手,签公司跑音乐节,她不用有那么多粉丝,只要能从地下转型就好。

但现在,所有人都在提醒她,她不可以。

是啊,不可以。

但她又做错了什么呢?

遇上那样的人,她的人生又做错了什么呢?

她没擦眼泪,只平静地看着沈渊,几秒后问道:“所以呢?你也觉得那些事都是真的对吗?”

“我就是个杀人犯。”言忱说这话的时候嘴皮子都在哆嗦,“我杀了我的亲生父亲,对吗?”

沈渊的手握拳,看她的眼泪很想去帮她擦掉,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他跟言忱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肯定走不远的。

言忱把他排除在外,他走不进去她的内心世界。

所以,不破不立。

沈渊说:“不管你有没有做,别人都会以为你做了。”

“所以呢?”言忱冷笑,“我要为别人的以为赔上我这一生吗?他们的以为就那么重要吗?”

“我相信你没做,但不代表别人也信。”

“但我做了。”言忱闭了闭眼,“那年的事情是真的,我杀了他。”

沈渊一时错愕。

言忱却忍不住声嘶力竭,“可是那样的畜生,为什么不能死?”

“难道就因为他跟我有血缘关系吗?”言忱声音哽到快要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重男轻女,因为我妈生了我,他就开始嫌弃我妈。他做生意破产,我妈陪他一起过苦日子,我们一家人搬进破旧的青瓦巷,那年我不过5岁,因为贪玩下河湿了一件衣服,他把我吊起来打。因为生活不顺,他抽烟酗酒赌博,他把家里的生活费赌完,我妈把一生都押在了他身上,但他一次又一次地打我妈。高三那会儿,你看到我身上所有的伤口,不是我跟别人打架弄得,就是我跟他打出来的,包括我那年胳膊骨折,因为他问我要钱,我没有给,他用很粗的木棍打我,打到了骨折。”

“我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我真的信过他,但结果就是家里着了火,他在家都没救我,那年是我妈把我从火场里救出来的。我到底该相信谁?我能信谁?”

“那年他死了,我和我妈才解脱。”言忱低吼出声:“生活在炼狱里的不是她们,她们有什么资格说我杀人犯?”

“更何况,我没有把他推下去,那年在天台我没有推他,是他自己喝多了酒不小心踩到了他自己放在那儿的木棍,脚一滑从天台滑下去的,但我拉住他了。”

言忱的眼睛红得像是在滴血,那年的记忆疯狂涌入脑海,那个红霞弥漫的傍晚,那个废旧的天台,言明德狠狠拽着她的手,面露惊恐,在死亡面前,他拼命认错,“我是你爸爸啊,你快拉我上去。”

得益于平常和他打架练出来的体力,言忱咬紧牙关还能坚持,但是她趴在那里,托着天台的手心都磨出了血,她看着那双惊恐的眼睛,最后心念一动,她松开了手。

言明德就那样,从高楼之上垂直降落。

当时唐宛如在她身后疯狂尖叫,言忱差点自己也一跃而下。

因为这样的生活没有意思。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难道有些人生来就是受折磨的吗?

最后是一阵风起,沈渊送她的那条带着铃铛的手链簌簌作响,她才忽然清醒。

当时她已经小半个身子探到了天台外,离死一线之隔。

言忱平静地说完当年的事情,看向沈渊:“现在知道了吧?我做了,我就是个坏人。”

“没有……”沈渊想说些什么,但听到的真相太过震撼,话一时卡住。

言忱却朝他笑,笑得绝望,“是我错了,当时我就不该冲动跟你在一起。破镜重圆就是重蹈覆辙,我们就不应该在一起。镜子破了就是破了,破镜就他妈该碎掉扔进火里,而不是粘起来,就算是粘起来又怎么样?看见的不还是两道影子吗?”

“不……”

“沈渊。”言忱仰起头,哭腔已经无法遮掩,“就这样吧。”

就这样,从此结束。

她不应该跟谁在一起,这辈子都不适合。

她就该在那些幽暗里待着,享受她的孤独和寂寥,然后在一个寂静无人的地方安静死去。

她起身离开,沈渊却喊住她,“言忱,你看过《小王子》吗?”

言忱拉门的手一顿。

沈渊说:“如果你要跟人制造羁绊,那你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

言忱犹豫片刻,随后拉开门,“我不要。”

作者有话说:

我哭得不行了。

我要出去吃个饭,零点还有一更。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热门: 女王乔安 诛仙2·轮回 风流乡村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与你沉沦[娱乐圈] 分手信 治愈那个小可怜[快穿] 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 在情敌面前A变O后我怀孕了 顾影帝,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