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冷死了。”贺雨眠的小助理从落地北城后就一直缩着脖子跺脚, “咱们才走几天,北城怎么降温这么严重?”

贺雨眠坐进房车里摘下墨镜,露出那张精致的脸, 神情温和,“回来前不是查过气温?”

“查是查过,但没想到这么冷。”小助理吸了吸鼻子,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以后上车关门,双手拢紧朝手心哈了口气, “这让我感觉快要入冬了。”

“还早。”贺雨眠从后座拿起Ipad, 朝司机说:“走吧。”

车子驶离机场。

此时还不到8点,天已经全黑了。

小助理拿着行程表跟贺雨眠核对, “明早6点出发去录综艺节目,下午5点去录音棚, 晚上7点要发预售微博,9点19要帮韩老师新歌转发微博。”

“知道了。”贺雨眠头都没抬, “今天呢?”

“8点有个饭局。”

贺雨眠瞟了眼手机, 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 “谁的?”

说完不等小助理回答,漫不经心道:“不管是谁的都推了吧, 或者让铭哥去一趟。”

“那您去哪儿?”小助理问。

“见个人。”贺雨眠和司机说:“把我送到水榭阁。”

车子抵达水榭阁之后,小助理给贺雨眠递了风衣过去, “哥,那您小心,别被拍了。”

“嗯,知道。”

-

言忱比贺雨眠先到, 她七点就在水榭阁里等着了。

一直等到七点半, 贺雨眠才推开门进来。

屋里温度要比外边高得多, 言忱见他进来,拿起对面的杯子给他倒了杯热水。

“北城最近降温很多啊。”贺雨眠捧起杯子抿了口,看向言忱轻笑道:“难得,最近没瘦。”

“一直都没瘦。”言忱说。

她把菜单递给贺雨眠,“点菜吧,今天我请。”

“嗯?”贺雨眠挑眉,“有什么喜事?”

“交男朋友了算不算?”

贺雨眠一惊,菜单直接被推远,“什么时候的事儿?”

“一个多月了。”言忱说:“前段时间看你忙,就没说。”

“怕不是这样吧。”贺雨眠无奈摇头,“行吧,我承认,那件事确实是我逼得太紧,我跟你道歉。”

贺雨眠向来敢作敢当。

他看着言忱长大,确实不想看她浪费一身才华,在酒吧里碌碌无为过完这一生,甚至在逼她的时候说了重话,所以才惹得言忱这段时间不敢、也不想和他联系。

但前几天想通了以后,也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他再怎么样也只是贺雨眠,而不是言忱。

言忱的人生应当由言忱来做主。

“之前是我太想当然。”贺雨眠温声说:“以后不会了。”

“我知道您是为我好。”

两人闲聊了会儿,就是聊了聊各自的近况,又聊了聊言忱的男朋友。

贺雨眠问起来,言忱便说:“你以前也知道。”

“我认识?”贺雨眠问。

言忱点头,“算是认识。”

谁知贺雨眠猜来猜去,都说了些言忱不太熟的音乐人。

言忱笑了笑,“他不是做音乐的,是医学生。”

“还在读书?”

“是啊。”言忱笑了笑,“当初我和您提过他啊,高中的时候。”

高中……

“不会是当初让你写情歌,你没有灵感所以去追的那个男孩子吧?”

“是他。”言忱说:“一直没想到还能再遇见。”

贺雨眠笑着摇头,“也是缘分。”

情歌一直都是大势所趋,却是言忱的短板。

言忱那段时间接了个定制歌,为一个走甜美路线的歌手写爱情歌,没有一点恋爱经验的她根本写不出来,耗了半个月,临近交歌时,贺雨眠给她出主意,可以注意一下学校里的男生,找个暗恋对象。

谁知没两天言忱就告诉他,有点灵感了。

之后她写出来的歌特别小清新,歌手那边很满意。

那首歌发行后,风靡大街小巷,不论谁都能哼上几句。

贺雨眠问她写歌秘诀,她就说关注了个很有个性、长得很帅的男孩子,最近在追。

他惊讶于她的行动力,同时也劝她不要早恋。

言忱说她有分寸。

后来他再问起的时候,言忱说那就是块木头。

再后来言忱离开北望,闭口不提那男孩。

没想到这会儿倒成了男女朋友。

贺雨眠感慨命运和缘分,还叮嘱言忱:“有时间可以把他带出来一起吃饭。”

“好。”

“我倒是想看看比范琦轩还帅10倍的男人长什么样。”

言忱一愣,随后笑道:“这您还记得啊。”

范琦轩是个男演员,颜值很高,一直在演偶像剧,把花季少女们迷得死去活来。

当时贺雨眠在电话里问她喜欢的那个男孩儿长相如何,而她隔壁桌一直在吹捧范琦轩,吹了近半小时,听得言忱耳朵都快起茧子,干脆随口来了句,“也就比范琦轩帅10倍吧。”

没想到贺雨眠还记得。

“记得。”贺雨眠说:“你提起他来,嘴角还不自觉上扬。”

言忱伸手压了下嘴角,“有吗?”

贺雨眠点头,“眼里也有光,是真的喜欢吧。”

言忱不太爱和人谈论感情话题,立马跳过,“吃饭吧。”

两人吃了一顿安静的饭。

吃完之后,言忱从包里拿出填好的报名表递过去,“我记得你说10号,应该还来得及。”

贺雨眠震惊于她填了报名表,把报名表拿到手里看了好几遍,不是敷衍着填的,而是把她过往的作品和经历都认真写了出来,基本上看到这份表,节目组就不会让她不过,遑论这份表还是从他手里递过去的。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要参加这个节目了。

但是什么改变了她?

贺雨眠温声问:“怎么突然改变主意?”

言忱盯着窗外,温柔的夜色透过玻璃折射进来暗黄色的光影,她声线一如既往地清冷,“想试着能不能从过去跳出来。”

搏一搏,或许有一线生机呢。

毕竟还没到穷途末路。

再不济,她还有沈渊。

“想好了?”贺雨眠郑重其事地问。

言忱点头,“是。”

那天阿哲的事情给她敲响了警钟,又接连遇到沈医生。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推着她往前走。

那就走一步试试吧。

万一不是万丈悬崖,而是柳暗花明呢?

她不想只让沈渊一个人努力靠近,她也可以适当地走过去。

拿到她报名表的贺雨眠心情大好,从饭店出来以后问她接下来要去做什么,言忱说回酒吧工作。

看贺雨眠很悠闲,于是朝他挑眉,“要不要去我工作的地方看看?”

“好啊。”贺雨眠一口答应。

-

贺雨眠是第一次到蓝夜酒吧来,平常他很少出席应酬,私生活检点。

除非遇到推不掉的局,无奈跟着去玩一会儿,去的地方私密性都很高,一点不怕被偶遇或是被拍,但来这种地方,他就得全副武装,不然被媒体拍到,又是第二天的热搜头条。

言忱把他带到酒吧以后就去后台放包,然后拿了吉他上台。

程鹤又被迫弹电吉他。

几人的配合一如既往流畅。

今天言忱心情不错,上来就是一首摇滚乐,酒吧内气氛被点燃。

她来得迟,所以多演了会儿,11点才结束。

她跟程鹤等人打了招呼就去吧台找贺雨眠。

“很久没见你唱歌。”贺雨眠真心实意地夸赞她:“又进步了。”

言忱莞尔,“难道还会退步吗?”

她朝阿哲打了个响指,“给我来两杯甘蓝星河。”

最近她很喜欢这款酒,阿哲常给她调。

秘密往往是能拉近两人关系的,自从在阳台聊过以后,她跟阿哲无意间更亲近几分。

就像她选择往前走一步的时候也发消息问了阿哲,旁敲侧击地给他提醒,让他去判断是放弃还是继续,是选择职业还是喜欢的人,阿哲说他的情况比较特殊,女朋友父亲是从根源上歧视他,而不是想让他换工作。

言忱听完之后只说,她打算努努力。

反正从那天以后,她没在酒吧附近见过阿哲的女朋友。

以前酒吧里人少的时候,阿哲调完一杯酒还会拿起手机回条消息,现在基本一晚上都不会拿出手机来。

不过世间下雪,各人有各人的隐晦和皎洁。

谁也无法帮谁走这一路。

言忱点到为止,没再和他聊过。

贺雨眠喝到甘蓝星河时眼前一亮,“味道很好。”

“嗯。”言忱说:“我也喜欢。”

两人坐在那儿喝酒,酒吧里氛围很好。

程鹤他们相继过来跟言忱打招呼离开,看见捂得严严实实的贺雨眠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孙恪调侃:“言妹换男朋友了啊。”

话一出口就被程鹤从后边拍了一巴掌。

“是我老师。”言忱说:“别误会,我男朋友还没来。”

贺雨眠干脆摘下口罩,大大方方地介绍,“你们好,我是贺雨眠。”

“卧槽槽槽。”孙恪蹦得贼高,掐着程鹤的胳膊说:“我没做梦吧!这这这他妈是贺雨眠?”

“声音小点。”程鹤提醒道:“你一会儿想被人围观啊。”

孙恪立马变得娇羞,走上前说:“贺老师,我是您的粉丝,能……能握个手吗?”

贺雨眠和他握手,孙恪那只手都在颤抖,活像是痉挛。

贺雨眠介绍完后又戴上了口罩,言忱喝完了手头那杯酒站起来,“好啦,以后有机会再出去玩,今天就先走了。”

程鹤点头:“好。”

孙恪眼睛一亮,“还能一起玩?”

“有机会。”言忱笑道。

大概等她从酒吧离开那天。

乐队的这几个人都对她不错,到时候可以去玩,留点美好的记忆。

她第一次有这么愉快的工作经历。

她在这边聊着,余光却瞟到了于清游。

就在她的右边45度方向,于清游手里晃着杯酒,邪倚在墙上,对面是个穿着吊带裙,身材火辣的女人,两人看上去相谈甚欢,并且傲人的36D已经贴在了于清游的胳膊上。

于清游并未拒绝。

言忱盯着那边看得认真,隔了这么远,她也能感受到两人之间那暧昧旖旎的气氛。

呵。

倒是有意思。

她喊阿哲,“再帮我来一杯玫瑰之春吧。”

<玫瑰之春>别名又叫<渣男之酒>,入口醇香,越品越辣。

她回头坐在了高脚凳上,又没有了走的意思。

众人喊她她也不应,看她直愣愣地盯着一个方向,干脆也都顺着那方向看过去。

“我去。”孙恪啧了声,“于清游今晚又有着落了吧。”

“他的口味还是一如既往啊。”连程鹤都忍不住感慨。

最边上的涛涛探头看了眼,“嘶,于清游下一任女朋友到位了。”

“他前段时间不是跟那个妹妹走一块吗?”孙恪摇了摇头,“果然我的直觉准啊,那妹妹就不是他的菜,他还是喜欢这种热辣的女人。”

“难道他劈腿?”涛涛好奇。

孙恪和程鹤摇头,异口同声道:“谁知道呢?”

言忱冷笑一声,阿哲把调好的酒放吧台。

她回头拿起来抿了口,不愧是众人封的<渣男之酒>,后劲儿果然大,又苦又辣,像极了渣男。

那边的暧昧戏还在上演。

言忱也没再听孙恪他们讨论,晃着酒杯往那边走,临走前和贺雨眠说:“你要是忙就先回,不用等我,一会儿我男朋友会来。”

贺雨眠问:“你要去做什么?”

言忱回头,嘴角微勾,这笑有点邪魅,“去请同事喝杯酒。”

她走过去时,36D女生刚好凑到于清游耳边低语,“你看起来很有魅力。”

于清游笑了下,“是吗?”

言忱翻了个白眼。

她径直走过去,正好于清游抬起头来,看见是她打了声招呼,“言忱。”

言忱朝他点头,站在了他和36D中间,朝他举了下杯。

于清游和她碰杯,随后拿起酒杯轻抿了口,动作优雅,确实很能蛊惑人。

言忱看了眼那个女人,长得还可以,就是一眼看上去动过的地方太多了,鼻子还有点不太自然,但总体来说能打80分以上。

跟她的妖艳相比,岑星确实普通许多。

但岑星相处起来舒服。

不过言忱向来护短,而且不讲道理。

她晃了晃手里那杯酒,眼皮微掀问于清游:“今晚打算去哪儿?”

于清游皱眉,“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不过……告诉你也没事。”

言忱安静地听他说。

“一男一女。”于清游轻笑,“你觉得能去哪?”

“酒店吧。”女生声音很嗲,“我和我家亲爱的,一见钟情了呢。”

言忱点了点头,拉长了声音,“哦~”

“那祝你们今晚愉快。”言忱露出个微笑,“于清游,我请你喝酒。”

于清游疑惑,但还没等他说话,言忱手里那杯酒直接泼了上去,正中面门。

于清游的发梢、脸上,全是红色酒液,正缓慢地流着。

“你他妈疯了!”于清游大声吼道:“言忱,你有病吧!”

“还行。”言忱勾着唇笑了下,“手不稳,不小心抖了,明天我去医院挂个号看看。”

嘴上虽那么说,但话里话外都没半分歉意。

于清游抹了把脸,“我他妈哪儿得罪你了?”

“哪儿都没有。”言忱仍旧标准微笑,“单纯看你不爽。”

于清游:“……”

“你这个疯子。”于清游咬牙切齿,“你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言忱挑了下眉,“哦?”

言忱刚想说要不然试试,结果胳膊忽然被人拽了一下,直接就被往后拽了一步,一道宽厚的背影挡在她身前。

沈渊穿着黑色风衣,衣服上还有清淡的栀子花香味,应当是前天跟她一起去买的洗衣液的味道。

他手掌下移,握住了言忱的手,温热的体温传来,言忱仰头看过去,刚好能看到他的侧脸。

他目光直视于清游,声音冷漠:“你动她一下试试?”

作者有话说:

虽然这桥段好老旧,但我疯狂心动!

今天没有二更啦!

明天努力有二更,爱你们。mua!

更新时间在中午12点吧!

世间下雪,各人有各人的隐晦和皎洁。——源自网络。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蔷薇那么美[娱乐圈] 外星人要统治世界 穿书之女配不逆袭 乡村直播间 独家宠爱 农女有田有点闲 [综英美]最终攻略成就 致朝与暮 穆斯林的葬礼 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