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北城三院。

言忱帮岑星挂了妇科的号, 随后两人拿着号去三楼走廊里等。

医院里的人来往匆匆,岑星却一直低着头,心情沉闷。

言忱拍了拍她的背, “别担心。”

她向来不会做安慰人的事,这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经历过,也猜不到岑星是怎么想的,只能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来安慰。

清早岑星给她看过了,验孕棒上两条杠。

岑星窝在沙发上坐了三个多小时, 从凌晨四点多坐到近八点, 一直都是这幅表情。

她没哭,也没有大的情绪波动, 但言忱能感觉到她很紧张。

半小时后,终于叫到了岑星的号, 言忱陪她一起进去。

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戴着口罩, 但那双眼睛看上去很和蔼, 先看了眼言忱, 又看了眼岑星,“是谁查?”

“我。”岑星说。

“躺下, 把上衣掀起来。”医生坐在仪器前,“查什么?怀孕?”

岑星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嗯。”

冰凉的仪器在岑星的小腹上游走, 岑星脸色很难看,额头都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小汗珠,唇上一丝血色都没有。

“别紧张。”医生温声说:“这不是还没查出来吗?最近一次来月经什么时候?”

“50天前。”岑星回答。

“最近会吐吗?”

“前天和昨天都吐了。”

“有过敏史吗?”

“没有。”

……

漫长的检测之后,医生收了仪器, 在电脑键盘上不断敲打着。

岑星看向言忱, 言忱握了握她的手, 蹲在她身侧说:“没关系的。”

“星星。”言忱温声和她说:“别紧张,这不是什么大事。”

岑星反手紧握住她的手,手心里满是汗渍。

不远处的打印机响起,检查结果出来。

岑星已经擦掉小腹上的药膏,这会儿和言忱凑在一起看结果,上边都是些专业名词,她们也看不太懂,但诊断意见那一栏写着:早孕。

“你怀孕了。”医生转过椅子看向她们,“5周多一点,有时间约个详细孕检,查一下胎儿的情况。”

“如果要打掉呢?”岑星紧紧攥着报告单,尽量冷静地问医生。

医生愣怔两秒,“目前早期,可以药流,对身体伤害相对来说小一点,但要到正规医院来做。不过在做决定前建议你和孩子父亲商量一下。”

“知道了。”岑星穿鞋下床,但在脚落地的那一刻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还是言忱扶了一把才稳住。

两人出去以后,走廊里等待的人更多了。

言忱扶着岑星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周围的嘈杂都进不到她们的耳朵里。

良久,岑星说:“我要打掉他。”

“好。”

言忱没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也没问为什么要打,她只是说:“今天你状态不好,回去调整一下,明天再来吧。正好是周五,做完以后你可以休息几天,我陪着你。”

岑星歪了歪脑袋,靠在她肩膀上,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来。

她哽着声音和言忱说:“我好像做错了。”

“人活着。”言忱笑了下,揽着她的肩膀低声说:“不就是在一次次试错吗?星星,这不是什么大事。”

岑星抿唇,“你说我要告诉他吗?”

“谁?”言忱问:“于清游?”

岑星:“……”

“嗯。”岑星闭上眼睛,“我该听他的答案吗?”

“可以听。”言忱说:“这个看你自己,是想得到你期待的答案还是想让自己死心,都可以。”

她不知道岑星和于清游之间是怎么回事,一切全凭猜测。

岑星拿出手机,戳开和于清游的对话框。

两人上一次的聊天停留在昨晚,她和他说晚安,而他没回。

他们两人之间,一直主动的是她。

自从加了他微信以后,她几乎每天都和他说一句晚安,而他有时回有时不回,一切全看他的心情。

岑星戳开键盘,颇为艰难地打字:【在忙吗?】

于清游隔了会儿回过来:【有事?】

岑星:【我们可以见一面吗?】

于清游:【现在?】

岑星:【嗯,我在医院。】

打这句话的时候,她紧紧握着手机。

言忱握住她的手,“没事的,星星,勇敢一点。”

岑星点头。

于清游:【医院?你生病了?】

岑星:【嗯。】

于清游:【什么病?严重吗?今天我奶奶生日,要回北望。】

岑星:【……哦。】

于清游:【算了,你在哪个医院?地址发过来。】

岑星想了想,【不用了,我不严重,你回北望吧。】

说完以后直接把手机关机。

她坐在长椅上平复了一会儿心情 ,转头问言忱:“要吃火锅吗?”

言忱点头:“可以吃。”

>>>

她们到火锅店时刚11点,火锅店刚开始营业。

岑星的状态看起来恢复了一些,她点了很多菜,然后朝着言忱笑笑,“今天过后,我们两个就有秘密了。”

“嗯。”言忱说:“我不会和别人说。”

“这话听起来真耳熟。”岑星摁了摁耳朵,“好像听过很多次。”

“我只说过这一次。”言忱也和她开玩笑,“谁知道你跟多少人说过小秘密呢。”

“朋友不多,遍地都是。”

气氛轻松了些。

言忱问:“你决定不告诉他?”

岑星思考之后点头,“这本来就是个错误,他没必要知道。”

“那你和他……是男女朋友吗?”

岑星摇头,“不算是。”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

但他们两个的关系又太复杂,岑星很难跟人解释清楚。

“这是我的另一个秘密。”岑星说:“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

言忱:“好。”

两人又随意聊了些,火锅店的大屏里正在放电视剧。

吃到一半又变成了广告。

广告结束后是最近大热的综艺节目,一个近景直接切到了贺雨眠的脸上,岑星看着大屏幕,拿着筷子的手顿住,感慨似地说:“这个人是吃了防腐剂吧。”

“嗯?”言忱顺着她视线看,刚好看见贺雨眠那张脸,不过已经一闪而过,“你说谁?”

“贺雨眠啊。”岑星涮了片肉,“他出道的时候就长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我都长大了,他还没老。”

言忱笑笑,“他很养生,不过跟他长了张娃娃脸也有关系吧。”

“是真的娃娃脸。”岑星说:“他好像三十五了吧。”

“三十四。”言忱挑眉问:“你喜欢他?”

“大学的时候追过星。”岑星说:“去看过他的演唱会 ,后来工作了就没那么多时间去追现场,偶尔网上投个票。”

“那……”言忱想了想,决定还是想让她高兴一下,“你要不要他的签名照?还有签名专辑,以及他的签名周边。”

岑星:“……你有?”

言忱:“我可以有。”

她手头确实有一点,但不多,都是贺雨眠以前给她的。

但她可以问贺雨眠要。

她不太知道怎么安慰人,但这样应该是可以给岑星一点慰藉的吧?

岑星眼睛一亮,“原价出吗?”

“我送你啊。”言忱说:“开开心心的。”

岑星懂了她的意思,一手撑着脑袋盯着她看,然后笑了。

她笑起来很温柔,隐约能看到一个梨涡。

是让人很舒服的笑。

“谢谢啊。”岑星说:“我没事的。”

言忱给她夹了片肉,“我知道,等你好了以后,带你跟贺雨眠唱歌怎么样?”

“你真的认识他?”

言忱点头:“是。”

路过的女孩儿听到言忱这么说,走了几步之后低声和朋友吐槽,“完蛋了,又疯一个。”

“现在什么人都能碰瓷贺雨眠了吗?”

“我真的,半个字都不信她。”

……

言忱听到以后轻笑,她只和岑星说:“所以你要赶快做手术,然后好起来。”

岑星点头。

“不就是从身体里取一个小肿瘤嘛。”言忱说:“前段时间我妈也从身体里切了一点儿东西,现在恢复的也很好。”

“知道。”

岑星一下放松了很多。

-

回家以后,言忱从房间里找到了贺雨眠的周边和专辑给岑星送过去。

都是签名版。

言忱问她,“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岑星受宠若惊,“你还有什么?”

“我这里都没了。”言忱说:“小雪有段时间也喜欢他,从我这儿薅了不少羊毛走,所以只剩这么多了。”

“那足够了。”岑星说:“现在这些东西都有市无价,粉丝们拿来珍藏的。”

言忱笑了笑,“那就好。”

她回到房间以后,思虑再三给贺雨眠打了个电话。

对方很快接起来,第一句话就是:“想通了?”

言忱:“……”

“哥。”言忱换了更亲昵的称谓,“你能帮我个忙吗?”

贺雨眠有种不详的预感,警惕地问:“什么忙?”

“给我写个to签呗。”言忱说:“你新专辑是不是已经做好了还没发行,给我一张?”

贺雨眠:“……”

原本还有所期待的贺雨眠此刻期待彻底落空,他无奈叹气,“你就是为这事儿?”

“对啊。”言忱说:“不然呢?”

贺雨眠:“我以为你想通了,要参加比赛。”

言忱:“……是我有个朋友喜欢你。”

贺雨眠:“……”

“to签内容我一会儿给你发微信!”言忱飞快地说:“谢谢哥,改天我请你吃饭唱歌吧。”

贺雨眠:“……”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在微信上给贺雨眠发了消息:【TO:岑星,希望你天天快乐,万事胜意。】

贺雨眠:【我给你发十张TO签,你把报名表写了。】

言忱:【……】

言忱:【你发一张TO签,我给你写两首歌吧。】

贺雨眠:【我难道不是原创音乐人吗?】

言忱无语,不知道怎么回。

但过了会儿,贺雨眠发了条语音来,“你竟然交到了这么多朋友。”

“下次等我回北城,请你朋友们吃饭吧。”贺雨眠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阿忱,不参加就不参加了,你没必要避着我。比起让你的才华显露人前,我还是更希望你快乐。”

“如果这样你能快乐,我尊重你的选择。”

作者有话说:

岑星X于清游在正文里篇幅不多,会出番外写。

这对是坚决be的。

但记得言忱X沈渊锁死he。

言忱:宇宙好闺蜜。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二分之一不死[无限] 女配沉迷事业[快穿] 穿书后我把残疾大佬宠上天 心有千千结 我的老师是神算 (综漫同人)然而史莱姆又做错了什么 硬汉老爸是粉红色[年代] 白朗 娇经 面包树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