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渊在医院里和唐宛如也没聊什么。

唐宛如不是个善于攀谈的, 许是怕言忱不高兴,她什么都没多问沈渊,倒是沈渊叮嘱她好好养病, 声音温和,像极了乖巧的晚辈。

他们就在病房里待了十几分钟,看着外边天气逐渐阴沉,言忱和沈渊下了病房,但没想到刚走到医院门口, 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大雨很快洗刷了这座城市。

沈渊一手撑伞, 一手拉着言忱走在雨中,白日里的燥热在此刻荡然无存, 狂风裹挟着每一个孤独的灵魂前行。

纵使是一把双人伞,两人还是不可避免地湿了肩膀。

沈渊进餐厅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服务员煮了壶姜汁可乐, 言忱独自寻了个靠窗位置坐着,这会儿大雨席卷着每一条街道, 路灯下飘着细细密密的雨丝, 昏黄灯光染上迷离雾气, 行人匆匆忙忙在雨里穿行。

直到捧上杯热气腾腾的可乐,言忱的手才暖了些。

言忱一直看着窗外发呆, 沈渊也就没打扰她。

到菜上齐,沈渊才把筷子递给她, “先吃饭。”

两人吃了一顿很安静的饭。

不知是受大雨的影响还是受唐宛如病情的影响,言忱一整晚情绪都很低沉。

从餐厅出来以后,沈渊问她回酒店还是回家?

她说先回家拿点东西再去酒店。

临近11点两人才一起回了酒店,言忱直接进盥洗室洗澡。

她头发有被雨打湿一点, 这会儿看上去湿漉漉的, 更是显得颓丧。

从医院出来以后她就这样了, 大抵是不用面对唐宛如,所以不必故作开心。

沈渊不知道她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也无从问起。

只能等她自己说。

言忱洗完澡出来以后又让沈渊去,她拉了把椅子坐在窗户前,看着大雨化成线在玻璃上蜿蜒。

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就是下午那些事儿。

情绪没隐藏好,也不想隐藏。

她从兜里摸出烟来,把窗户开了半扇,趁沈渊洗澡时点了支烟,雨丝借着打开的窗户顺风飘进来,扫过她的肌肤,带着凉意。

青灰色的烟雾也顺着风向散开,她在放空。

她现在的心情大抵是,原本以为自己对这个话题已经免疫,但当最在意的人提起来时,她竟然还是悲伤难过。

甚至她发现自己有一丝埋怨。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事,她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用了很长的时间让自己认命,但偏偏把她命运带到这条路上的人告诉她,这样认命不行。

各种各样的情绪糅杂在一起,心情自然不可能好。

不过她知道自己,抽支烟睡一觉就好了。

大抵是以前养成的习惯,生活从不会给她空出太多时间来让她悲伤。

>>>

沈渊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闻到了烟味。

和言忱的听觉灵敏差不多,他的味觉异常灵敏,于是一出门就打了个喷嚏。

言忱回头看到他出来下意识捻灭了烟。

“很烦?”沈渊走过去问。

言忱把窗户开得大了些,然后拉着他往里走,“有些事儿。”

“什么事?”沈渊问。

言忱抿唇,盯着沈渊看了会儿,摇摇头道:“不是什么大事。”

反正都是决定不去做的事情。

“你今天跟陆叔叔在外边见过?”言忱直接转了话题。

沈渊点头:“算是。”

他把在电梯里发生的事情简明扼要地和言忱说了一下,忽略了一些让自己社死的场面,顺带还补充道:“下次见你父母,你得提前跟我说。”

“干嘛?”

“准备一下。”

言忱轻笑,“我妈的话没那么多事儿,陆叔叔平常在生意场上可能要注重的东西多一些,下次给他买两瓶酒吧。”

“嗯。”沈渊说:“临走前给他送。”

“都行。”

“你叔叔看上去还蛮好相处的。”沈渊顺水推舟地问:“他平常对你们是不是很好?”

“嗯。他很喜欢我妈,所以连带着对我也好一点,以前还挺严肃的,大概是跟我妈相处久了,这会儿变得幽默了些。”言忱说:“我很感激他。”

如果当初不是他,她们不可能离开北望。

“那陆老师呢?”沈渊问:“你们关系也很好?”

“还可以。”

言忱随意跟他聊了些在南宜发生的事。

直到沈渊报出一串号码,“这是不是你的手机号?”

言忱一愣,然后点头。

2012年12月31日晚上,她用这个号码给他打过电话。

电话未接通,她就挂断。

然后用了半年的号就销掉了,重新换了一张卡。

没想到他竟然记得。

“当初我找了你好久。”沈渊说:“但你躲得太远了。”

言忱看着他,忽然笑笑,仍旧对此闭口不提。

“沈渊。”言忱躺在床上,临睡前喊他,“那年广播里说,在世界末日前要和喜欢的人说:今晚月色很美。”

“嗯?”

“今晚月色很美。”言忱说:“过了末日就什么时候说都不迟。”

沈渊愣怔几秒把她抱进怀里,“所以你喜欢我?”

言忱情绪不好,转身窝进他怀里,寻了个温暖的庇护,她低声说:“是啊,特别喜欢。”

从小到大,唯一错过了还想抓住的人只有他。

-

言忱在南宜待了不到一周就被唐宛如赶着离开。

她和沈渊一起回北城,回去之前沈渊真买了两瓶好酒,还买了一些营养品,拎着放到了言忱家里。

彼时陆平风还在医院照顾唐宛如。

他就写了个便签:叔叔,这才是第一次上门。

两人回到北城已经是下午,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各奔东西,一个去医院一个去酒吧。

忙碌了两三天后才算把这几天堆积的事情做完。

周日上午言忱刚和唐宛如打完视频电话,傅意雪就敲她的门,“言宝!在家好无聊啊,我们出去玩吧!”

“我真的要憋疯了,你不在的那周我和岑星两个人在家看电视,好无聊的。”傅意雪持续哀嚎,“你带我出去放放风吧!不行你遛遛我也可以。”

言忱打开门,“去哪儿?”

傅意雪思考两秒,“剧本杀。”

言忱:“……”

“那要不逛街?”

“你有钱?”

傅意雪:“……逛街又不要钱!”

买东西才要。

言忱轻笑,“你是那种看上了能不买的人?”

傅意雪:“……”

言忱把她看得很透。

但傅意雪确实快憋疯了,她现在急需出门放松。

最后商量一番,决定先去看电影,中午吃个饭,再玩一场剧本杀,晚上等言忱上班就一起去她酒吧。

>>>

电影仍旧是爱情片,俗套的校园故事。

傅意雪看得津津有味,言忱坐在那儿边看边发呆,只有岑星这个稍微沾点边的人出来以后说;“把小说改了,有些剧情衔接不上,最多7分。”

傅意雪和她讨论了一下原著是什么情节,如何发展,岑星在一旁解答。

言忱话少,在这种场合一向不应和。

以往是只有她和傅意雪,傅意雪说一大堆,她不可能一句话也不说,所以才勉强应上几声,但现在有岑星,温柔又知性,在她的专业领域可以阔阔而谈,言忱偶尔听几耳朵也觉得新鲜,傅意雪作为言情小说骨灰粉更是和她讨论得热火朝天。

这倒省了言忱不少事。

三人中午去吃得火锅。

下午又玩了个情感本,玩到最后傅意雪哭得一塌糊涂,眼妆晕在眼睛周围,看上去有些吓人。

玩完以后正好打车回家,言忱简单收拾了一下,傅意雪直接卸妆重化,等她弄完已经临近七点,到了酒吧刚好要开始。

岑星和傅意雪找了地方坐,言忱去和乐队合歌。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酒吧里仍旧老样子,来听歌的人很多。

到了9点多才是热闹的点儿,言忱在台上一如既往地唱着。

10点多,沈渊、傅意川和宋长遥都来了。

他们五个人坐在一块儿,言忱唱完一首的时候,傅意雪姐弟就充当气氛组。

大概是看她今天有朋友来,老板十点半就让乐队结束,言忱去后台拿了东西就到卡座那儿找他们。

“言忱姐!”傅意川:“你简直太棒了。”

“好看死了。”傅意雪立马抱住言忱,“不行,我得啾一口。”说着就要拉过言忱来亲,结果言忱往后侧,沈渊直接把人拽过去。

傅意雪:“???”

她瞪大眼睛,“不是吧!女孩子的醋你也吃?”

沈渊坐在那儿,慢条斯理地说:“女孩子也很危险。”

傅意雪:“……”

“尤其是主动的女孩子。”

傅意雪:“???”

言忱就坐在他和傅意雪中间。

傅意雪悄悄戳她,“你是不是重色轻友?!”

言忱:“没有。”

傅意雪冷哼一声,“我才不信呢!”

言忱摊开手,“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傅意雪:“你个渣女!”

言忱朝她笑笑。

两人在这边做着小动作,那边于清游也走了过来,“挺热闹啊。介不介意加我一个?”

他的目光绕过沈渊,最后落在岑星身上。

岑星抿唇,下意识靠傅意雪紧了些。

傅意雪这才注意到于清游,“你是刚才那个键盘手吧?”

于清游双手插兜,表情很酷,“是。”

“你同事。”傅意雪碰了碰言忱,“你说了算。”

言忱看向岑星,目光相对。

言忱说:“来吧,一起玩。”

她向来很少管闲事,但岑星给她的印象太好,所以这会儿她难得多嘴,“星星那儿还有位置,你坐她旁边吧。”

于清游耸了下肩,“好。”

就好像言忱那天看到的都是错觉一样。

于清游和岑星在公开场合表现得像是从不认识。

两人哪怕坐在一起,中间也隔开了距离。

沈渊忽然开玩笑似地说:“你们那的位置是留给我的吗?”

于清游:“……”

“你要是想,也可以过来。”于清游笑着说。

“我还是挨着女朋友吧。”沈渊意有所指,“男人嘛,总要有点担当。”

于清游盯着他看,又看向岑星,和岑星说:“你不认识我?”

岑星抿唇:“认识。”

傅意雪震惊:“你俩认识啊?”

岑星沉默,于清游说:“嗯,我们还是一个高中的。”

“我和那两位。”于清游指了指沈渊和言忱,“高中一个班。”

众人:“……”

大抵是听出他语气不善,傅意雪只讪讪道:“这世界可真小。”

之后没谁再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沉下来。

傅意川招呼着大家碰杯喝了酒。

闲得无聊的傅意川从酒桌下边找到一副真心话大冒险的卡牌,他扫过在场众人,“要不玩这个?”

大家都没意见。

于是傅意川直接喝空一瓶酒,拿着空酒瓶在桌上旋转。

第一轮停在了宋长遥那儿,他运气好,抽出了一张真心话。

“在场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没有。”

游戏继续。

第二轮转到了岑星,她抽到的是大冒险,要亲右手边的人脸颊。

她的右手边是于清游。

傅意川觉着这惩罚好像有点过了,打算给岑星放水,“星姐,你要不重抽一张?”

岑星伸手打算重抽,结果于清游吊儿郎当地说:“这还带反悔的?”

岑星的手悬在空中,手指微微蜷缩。

她抿唇,只听于清游说:“又不是没亲过,还在意?”

众人吃惊。

岑星回头看他,干脆收回卡牌,直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气氛又有点沉。

众人目光都落在岑星身上,沈渊直接开转,结果瓶子晃晃悠悠停在了言忱那儿,然后沈渊手指一摆弄,瓶口又往左移了点儿,刚好指向他自己。

大家注意力立马被转移。

“我去,还带这么玩的。”

“沈哥,你直接给言忱姐放了个太平洋啊。”

“这瓶子停在你们这里,我建议两个人都来抽一张,热闹热闹。”

“就是!抽!”

基本上都是傅意雪姐弟在说,宋长遥感受到气氛的沉寂,为了帮岑星摆脱尴尬,也破天荒地说了几句。

在他们的揶揄中,沈渊朝傅意川伸过手拿牌,“我抽两张。”

于是大家又一阵唏嘘。

沈渊抽到了一张真心话,一张大冒险。

大冒险内容是发短信给初恋说:你现在过得好吗?

沈渊把牌放下,瞟了眼坐在右边的言忱,指了指她说:“这是我初恋,你们看她现在过得好吗?”

众人:“……”

这操作好骚啊

傅意川气愤地把卡牌扔出去,“这什么玩意儿,一点不刺激。”

顺带还被喂了一嘴狗粮。

傅意雪读了那张真心话卡牌上的内容,“请用世界第一xxx的句式来形容你男/女朋友。”

傅意雪说完都自己回答,“你女朋友得是世界第一冷脸王。”

言忱:“……”

沈渊看着言忱那张冷脸,忽然笑了笑,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认真笃定地说:“我女朋友,世界第一甜妹。”

众人:“……”

作者有话说:

大家:你有事吗?

——你瞎了吗?

沈渊:谢邀,人没瞎,你们不懂冷脸王的温柔。

众人:是我们瞎了。

今日第二更在今晚零点,早睡的小可爱可以等明天早上看。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杀死玛丽苏 一觉醒来我被人鱼养了 太子穿成本宫的猫 山河盛宴 十八味的甜 勾瘾 寒门少君 位面之纨绔生涯 蒸汽朋克之城[基建] 极纵无双之正室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