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医院对面就是24小时便利店。

言忱买了盒烟出来才发现没火, 站在便利店门口咬着支烟,隔了会儿又把烟放回到烟盒里,重新进去买了打火机。

南宜的气温高到离谱, 这个点儿站在外边,分分钟把人晒化。

言忱寻了个僻静阴凉的地方,不疾不徐地取了支烟咬在嘴里,随后点燃。

青灰色的烟雾在脸前围绕经久不散,她就那么随意坐着, 眼神迷茫。

脑子里乱糟糟的, 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或许是想得东西太多了,一时间集中不了精力。

唐宛如那句话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 和贺雨眠、傅意雪等人之前说得一起涌入脑海中,融杂在一起。

都说她适合舞台。

都记得她曾经梦想站在大舞台上唱歌。

时常有人问她要不要出道。

她面前曾摆过那么多选择, 但实际上她无路可选。

她能遇到一个徐展,就有可能遇到十个、百个徐展, 他们会站出来提醒她的过去, 会把她放在放大镜下扒她的过去, 她注定无所遁形。

那个舞台很好、很耀眼、很吸引人,是她的梦想。

但在某些时刻, 她失去了拥有梦想的资格。

一支烟抽完,言忱把烟蒂弹进了垃圾桶, 又在下边坐了会儿才上去。

她上去以后唐宛如什么都没再说,ipad上也切了电视剧看,看她时也小心翼翼地,言忱给她削了个苹果递过去。

“阿忱。”唐宛如接过苹果, 咬了一小口, “妈妈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 就是看着合适给你提个建议。”

“我知道。”言忱说:“没事,我没有在生气。”

她坐在那儿,表情冷淡,和她说出来的话并不相符。

唐宛如小口咬着苹果,时不时瞟她一眼,“你要是不喜欢,妈妈以后都不说了,你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

“嗯。”言忱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自己的问题,而且这些事或许对唐宛如来说并不算什么。言忱怕她多想,勉强笑了笑,“看电视吧。”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唐宛如却仍旧喜欢盯着她看,还是那副歉疚的表情,她干脆把话题转到电视剧上,“这个男生是不是和女生是一对啊?”

唐宛如看得是偶像剧。

言忱从小到大都没看完过一整部的台偶,唐宛如几乎一部不落地看过,而且如数家珍。

听言忱问剧里的人物关系,唐宛如立马来了精神,“这是个男二,真正的男主是另一家公司的总裁……”

她说起这些来逻辑很清晰,言忱敷衍地点头附和,佯装听懂。

之后两人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剧。

言忱内心毫无波澜,唐宛如一直在说:“好甜好甜,糖分超标了。”

说的时候还要拉一下言忱,“甜不甜?”

言忱面无表情:“甜。”

其实她根本不觉得哪里甜。

不就是男女主拉了一下手,接了个吻吗?

哪里甜了?

弹幕甚至在刷:

[把我杀了给各位助助兴!]

[呜呜呜!我开会员了,就当我给两位的份子钱!]

[好甜好甜我死了。]

[我把民政局搬来了,原地结婚!]

[结婚结婚结婚!给我甜一辈子!]

……

言忱看着这些弹幕在想:偶像剧的终点不就是结婚领证吗?谈恋爱的时候哪对情侣不幸福?不幸福怎么会走进民政局结婚呢?但是结婚以后呢?

所有的婚后剧都是家庭琐碎、鸡飞狗跳,不是拍中高考教育升学,就是拍《回家的诱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偶像剧和家庭伦理剧完全割裂,仿佛是两个世界,哪里会甜?

大抵是她太悲观。

她觉得所有感情看当下就好,至于婚姻和未来,不用去想。

反正谁家都是一地鸡毛,没谁会真的爱谁一辈子。

当下一个说爱一个相信,快乐一时算一时。

之后的事留给之后。

可她看偶像剧时总不可避免想到他们结婚以后也会这样吗?怕是这个霸总婚后没多久就要出轨了吧?这个男人性格这么温柔,说不准哪天就激发了心里的邪恶因子,走上家暴道路。

她总是想些有的没的,看偶像剧会甜才怪。

但这些话,她从不会和唐宛如说。

唐宛如是活在城堡里的公主,哪怕有天曾经驾着马车驶离城堡进入黑暗森林,终有一天也还是回到了城堡里。

她只是出去冒了个险。

>>>

陪唐宛如看完剧以后,陆平风打电话来问晚饭想吃什么,他好让阿姨做了带过去。唐宛如刚做完手术也只能吃点清淡的,就点了两个素菜,言忱想了想,说自己不吃了。

她等陆平风过来以后找沈渊去吃。

唐宛如等她挂了电话才问:“阿忱,你怎么不吃?是减肥吗?你都这么瘦了,经常不吃饭可不行。”

“不是。”言忱说:“我有约了。”

“有约?和谁?”唐宛如没好意思说你在这边还有朋友?但狐疑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的心声,最后只能问:“和斯越吗?”

言忱摇头:“不是,一个朋友。”

唐宛如沉默了会儿,忽然福至心灵,“阿忱,你交男朋友了吧。”

言忱愣怔,她也不知道唐宛如怎么猜出来的,但还是大大方方承认:“是。”

“晚上和他一起吃饭?”

“对。”

“哪儿人啊?”唐宛如问:“是你在北城认识的吗?”

“北望的。”言忱顿了顿,忽然说:“你以前见过。”

唐宛如一愣,想了几秒道:“高中同学?是个子很高、长得好看,然后帮我把菜从菜市场拎到巷子口的那个男孩子?”

“是。”

“我没记错的话,他是你同桌?”

“是。”

“他现在也在北城?”

“嗯。”

言忱什么都没隐瞒,但也什么都没主动说。

唐宛如问什么,她就说什么。

但没问的,一个字都不多说。

唐宛如对沈渊记了这么多年,她也是没想到的。

言忱和沈渊常走在一起,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见过唐宛如的,但有天她看见沈渊帮她妈拎着东西回了家。

她在路上看见都惊了。

之后问沈渊,沈渊就说是乐于助人,正好帮到了她妈。

言忱可没信。

不过一直也没撬出来他的话。

这会儿唐宛如感叹了声,“那会我就觉得他对你有意思,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你们还能遇见啊?”

言忱沉默,没有搭这茬。

“我们离开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就去他家来着?”唐宛如低声问,这声音似是在缅怀过去。

言忱神色忽然一凛,冷冽的目光倒把唐宛如吓了一跳,她赶紧低下头,几秒后又如实回答:“是。”

她很少对唐宛如撒谎,除了某些涉及到唐宛如自己的事情。

所以唐宛如问了这种是非题,她直接就回答了。

唐宛如却又噤了声,不再问。

她记得那天晚上离开前,言忱满怀心事、带着一丝希望地出去,红着眼睛回来,然后拎着行李和她跟陆平风离开。

在离开北望的飞机上,言忱坐在靠窗的位置,借着光亮起来的时候,她看到言忱闭着眼睛在流泪。

她很少见到言忱哭。

小时候的言忱还是个哭包,长大以后却愣是一滴眼泪都不掉。

在和言明德反抗的时候,木棍落在背上都打不弯她的脊梁,她能恶狠狠地跟言明德说:要么你打死我,要么等我弄死你。

她紧紧地把自己护在身后,从未和言明德低过一次头。

从未。

很多时候都是言忱护着当母亲的自己,唐宛如想到这些就心酸地落下泪来,可怜的阿忱,她承受了太多不该她承受的苦难。

“怎么还哭了呢?”言忱给她递了张纸过去,“一会儿陆叔叔来了该以为我欺负你了。”

唐宛如却转过身紧紧地抱住她,“阿忱,你受委屈了。”

言忱愣怔,片刻后又抱住她。

>>>

言忱在8:20接到了沈渊的电话。

“你还在医院吧。”沈渊说:“我已经逛完回来了。”

“你在酒店?”言忱问。

“没有。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言忱下意识走到窗边,这才发现这个病房的窗外风景是另一条转角的街,看不见任何一个正门。

“那你等一会儿。”言忱说:“大概十几分钟。”

“嗯。”沈渊又问:“你带伞了吗?外边好像要下雨。”

言忱看了眼天,白日里的闷热似乎就是为晚上的暴雨做准备,乌云大片大片地遮住了天空,看上去灰蒙蒙的,似是随时会电闪雷鸣。

“没带。”言忱说:“你也没带的话去便利店买两把,南宜的雨下起来很恐怖。”

沈渊应了声好。

挂断电话以后,唐宛如问:“是那个男生打来的吗?”

言忱点头。

“他这会儿在医院楼下?”

“是。”

唐宛如欲言又止,欲言又又止,几次之后,言忱问:“你是不是想见他?”

唐宛如立马点头,但又怕言忱不高兴,低声说:“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妈妈不见也可以的。”

“他要是不方便,也不用上来。”唐宛如说:“我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好奇。而且你也知道,我这个身体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

“停。”言忱的手机在手里转了一圈,“别说这些丧气话,我就喊他上来。”

“不说不说。”唐宛如立马改了口,“妈妈身体好着呢,能活到九十岁,给你们带小朋友都没问题。”

言忱:“……”

不是。

婚还没结呢?哪来的小朋友?

不对,恋爱才刚谈,怎么可能要结婚?

言忱懒得纠正她,把电话给沈渊回拨过去。

她也没客气,单刀直入:“你买好伞了吗?买好的话就上来吧,住院部912,全国医院的架构应该都差不多,你能找过来吧?”

沈渊:“……能吧?”

“不能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下去接你。”

沈渊:“……”

他一脸懵,但在言忱挂电话前紧急问了句:“我上去干嘛?”

言忱抿唇,看了唐宛如一眼,“我妈想见见你。”

沈渊:“……”

-

沈渊从24小时便利店出来,挂断电话以后仍旧在风中凌乱。

这风刮得越来越大,颇有疾风暴雨之势。

他看着那通只有1分20秒的通话记录出神。

这么快就要见家长?

虽然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她妈,这会儿还见过了陆斯越,但这种场景下她说句我妈想见你,就感觉处处都透着诡异。

而且他这算是第一次上门了吧?还是探望病人,怎么都得穿得隆重点,买个果篮,拎点营养品上去。

沈渊来之前也做好了见她家里人的准备,但今早言忱那话让他觉得,言忱不太想让他见,他也就歇了心思。

毕竟是重组家庭,谁知道里边是什么情况?

言忱肯定有她的理由。

但没想到变故来得如此之快。

他站在便利店门口思考了两分钟,转身回去买东西,幸好是医院附近的便利店,卖的东西还算齐全,他买了果篮和一箱牛奶,还觉得不够,但又不知道再买些什么。

便利店里又不可能卖燕窝。

沈渊结账时五味杂陈。

真的要拎着不到两百块钱的东西上去吗?

有点丢人了吧。

要不不上去了?

好像不行。她都说是她妈妈想见一下他,肯定是她妈妈知道了他在楼下,这才邀请他上去,这会儿他临阵逃脱,那也太没担当了。

沈渊又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白T短裤,好像有点太随意了。

这真的不是见家长的造型。

他在便利店门口不断徘徊,直到店员问:“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沈渊:“……”

能帮我英雄赴死吗?

最后在店员恳切的眼神中,沈渊拎着那点儿东西进了医院。

他还是第一次来南宜的医院。

南宜医院的神经内科很出名,在全国医院中名列前茅,沈渊大学有同学跟着导师来这边学习过。

对于一个常年在医院里工作的人来说,从这么多栋楼里找住院部是很简单的事情,沈渊很轻松就找到了。

他上了电梯,两只手都没空着,正打算放下东西来摁电梯,结果外边跑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男人,拎着保温盒,一身休闲装,进来以后摁了九楼,倒省了沈渊的事儿。

他盯着男人看了会儿,总觉得眼熟。

不过他没来过南宜,肯定不是熟人。

男人却对打量的目光很敏感,回过头来看他笑了笑,“小伙子来探望亲人啊?”

沈渊正随着电梯的上升,心里越来越紧张,“算是。”

未来的岳母,也算亲人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男人笑着说:“你们现在年轻人说话怎么都这么似是而非呢?我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儿子,说话也总爱搞这一套。”

沈渊抿唇:“见个未来长辈。”

“???”

“去见女朋友的妈妈。”沈渊说。

男人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那你这买的有点少吧。听叔一句劝,追女孩儿啊不能吝啬,尤其你这是第一次上门吧,女孩儿妈妈在医院,你都不多买点营养品,人女孩儿能放心跟你啊?”

沈渊:“……”

他也不想的。

他刚刚甚至动了让李淼给快递几根野山参的想法。

时间紧迫,附近连个像样的超市都没有。

将就吧。

男人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做事儿呐,越来越不讲究了。”

沈渊:“……”

“临时来的。”沈渊说:“之前没想到,附近买不上。”

“你上医院探望病人,还能想不到这些?”男人摇了摇头,“那就说明啊,你这个人不太靠谱。反正我要是家长,我肯定觉着你这人不可靠,要是我女婿以后第一次上门就拎这点儿东西,我得给他棍棒打出去。”

沈渊:“……”

更紧张了。

“没事儿。”沈渊说:“我不上您家的门。”

男人嘿嘿一笑,“主要是我女儿啊太漂亮了,谁要是娶走我家女儿,那不得供起来?可能是我这个当爸的啊,护女心切。”

九楼到了,电梯门打开。

沈渊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话都不想多说。

本来他就挺紧张的,第一次上手术台都没这么紧张过。

结果还出来个人跟他一直说,说得他都想下楼重新买了东西再来。

主要是他以前也见过言忱妈妈,印象里是很温柔的一个女人。

跟他妈的精明干练不一样,言忱妈妈更像是江南水乡养出来的女孩儿,一双时刻都带着笑的眼睛,说话也很温和。

言忱是真的一点儿都没随她妈的温婉。

沈渊在放鸽子和买少了东西选择后者。

放鸽子的印象更糟糕。

所以他现在看这男人很糟心。

他又不是拎着这么点儿东西去他家,至于吗?

他向来讨厌这种到哪儿都能说教几句的人,尤其是中年男人,因为他爸沈长河就是这类型的典型代表。

等到男人出去以后,他才迈步出去。

男人拐了个弯,不知去了哪一间。

沈渊开始找门牌号,但有好心的护士给他指了路。

他拐了一个弯才找到912,门紧闭着,他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才敲了门。

两声之后,门打开。

言忱站在门口,侧过身让他进来,看到他买的东西以后微不可察地皱眉,“你怎么还买了东西?”

“过来看阿姨总不能什么都不带吧。”沈渊轻笑着进门,言忱把他手里东西接过放在地上,“我妈这里什么都不缺啊,你买了也没人吃,而且果篮都是智商税,你会交这种?”

她说完以后一回头,就看见沈渊正和陆平风对视着。

四目相对,气氛尴尬。

沈渊的表情变幻莫测,陆平风亦然。

言忱拍了下沈渊,“你在想什么呢?”

按照一般定律,他应该跟陆平风和唐宛如打招呼了啊。

但沈渊一动不动,像个雕塑,眼里无光。

沈渊:“……”

他此刻在思考乘坐宇宙飞船逃离地球好,还是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好。

言忱也发现了两人的奇怪,看了看沈渊,又看了看陆平风,“你们认识?”

两人忽然异口同声,声音极高,“不认识。”

言忱:“……”

“那我介绍一下吧。”言忱说:“那是我妈,那位是陆叔叔,我妈妈的丈夫。这位……”

她顿了下看向沈渊,沈渊立马心领神会,他微微鞠躬,“叔叔阿姨好,我是沈渊,言忱的……”

一时不知该说是朋友还是男朋友。

他望向言忱,两秒后,言忱直接握住他的手,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笃定地说:“这我男朋友。”

陆平风的表情裂了。

他看着沈渊时发现沈渊也在看他。

他尴尬地别过脸。

唐宛如却笑笑,“小沈来坐吧,这么冒昧地让阿忱把你喊上来,也是因为许久未见了,想看看你。”

“嗯,阿姨。”沈渊坐在病床边笑着说:“好久不见。”

“你们以前就认识?”陆平风更震惊。

唐宛如点头,“小沈是北望的,跟阿忱是高中同学。”

陆平风:“……早恋?”

“没。”

“是。”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前者是沈渊,后者是言忱。

说完以后两人对视一眼,言忱说:“18岁以后谈的,不算早恋吧?”

陆平风:“……”

是听了会心梗的程度。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师祖他不爱女主爱替身[穿书] 七零娇宠小咸鱼 替身与白眼狼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我的棺材通地府 超A星 何必珍珠慰寂寥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天命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