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部电影前期宣传很到位, 放出来的片段也让人满含期待,但到电影院里看却大失所望。

几乎都是靠夸张的表演手法和演员扮丑来突出笑点,实则并不好笑, 剧情杂乱,导致观众没有任何期待值。

甚至有人中途立场。

言忱和沈渊都不是会半途而废的人。

两个人的强迫症会让他们在这里待到结束,但偏偏两人笑点过高,放映厅内还能偶尔有几声笑,他们两个却一直面无表情。

直到沈渊决定放过自己。

他把对电影的注意力放到了言忱身上。

身侧的女孩儿扎着丸子头, 额前有几缕细碎的头发, 刚到眉毛,她坐在那儿神色认真, 像在看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沈渊看得心念一动,手指忽然伸过去, 勾了勾她的小手指。

言忱偏过头:“嗯?”

“要不要走?”沈渊凑在她耳边低声问。

言忱抿唇,犹豫思考挣扎最终无奈叹气, “看完吧。”

沈渊:“……”

言忱在这方面的强迫症比他还严重。

沈渊拉着她的手没再松开。

来看喜剧的情侣很少, 后排的情侣专座几乎都空着, 放映厅内光很暗,很适合做点儿什么。

前排有一对情侣, 女孩的头靠在男孩儿肩膀,小鸟依人。

而沈渊看向言忱, 她两条长腿随意搭着,胳膊撑在扶手上,认真又专注地盯着大屏幕,尽管大屏幕上那个演员的脸还没他好看。

沈渊百无聊赖拿起了身侧的爆米花, 咬得嘎嘣响, 不过有一说一, 爆米花很甜,于是在言忱看他时,他两根手指捻着一颗爆米花递过去。

言忱:“……”

她一口吃下。

之后沈渊像是找到了打发时间的方法,不停投喂她。

言忱吃了几口后看他,凑过去低声说:“你做什么?”

“打发时间。”沈渊如实回答。

言忱:“……”

大荧幕上的主角正在哈哈大笑,放映厅内却一片寂静,这个笑点又Get失败。

言忱想放弃,但又不知道去做什么,只好拍拍他的手,“再看会。”

沈渊知道她是不想吃甜食了,所以放弃投喂,只不过手上刚好还有一颗,他递到言忱嘴边,怕她不吃所以低声诱哄道:“最后一颗。”

言忱确实不太爱吃甜食。

她到南宜之后这个毛病愈甚,南宜是典型的南方沿海城市,吃早点要吃甜的,喝汤要喝甜的,各类菜品也是甜食居多,甜品更是数不胜数。

大抵是叛逆心理作祟,她逐渐厌恶吃甜食。

这会儿吃了几颗爆米花都有些难受,但看沈渊递过来,眼神又很诚挚,拒绝好像不太好,所以犹豫两秒还是勉为其难地张嘴。

他的手指轻轻擦过她柔软的唇,言忱生怕多吃一点儿,舌尖儿触到爆米花后就紧急闭合嘴巴,结果把他的指尖儿含在了嘴里。

这大抵是一个很暧昧的姿势。

言忱的耳朵尖儿在瞬间发烫,她感受到奇异的触感,立马松开嘴巴。

沈渊却错愕到没有拿出手指,两秒后,他才蜷缩了下手指,在收回手之时,带着湿意的手指揩过她嘴角,轻轻拂过她晶莹的唇瓣,他也下意识舔了下唇。

之后慢慢缩回手。

言忱的唇瓣发麻。

虽然已经复合,但他们最近的距离接触就是牵手和拥抱。

接吻都是之前言忱冲动时的事儿,正式复合以后都没有过。

像这种简单但很旖旎的触碰,两人更是没有过。

以前那会儿两人没去过电影院。

2011年的北望市就一家电影院,票卖得死贵,排挡的影片还少,开了不久就换成了游戏厅。

她们常在教室里、天台上,最暧昧到极致的碰触是酒店里,但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或是言忱心念一动。

在教室里言忱很少放肆,她最多就在桌下勾勾他的手指。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晚自习上到一半,高三这栋教学楼忽然停电,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中,她脸侧却传来温热的触感。

她侧过脸看,沈渊正转着笔,一脸带笑地看着她。

他给她写了个纸条扔过来——很软。

言忱:“……”

高三那个停了电的晚自习被言忱从记忆中拉出来,好像一时间时光倒退,空间翻转,他仍旧是坐在她身侧的男同学。

言忱的脸很热。

按理来说她应当不是会被随意撩拨一下就脸红的人。

以前大学时有男生站在她面前低声念情诗,对方面红耳赤,她风轻云淡地站在对面,听完一整首都面无表情。

她在这方面的承受能力应当是很强。

但……沈渊不是别人。

言忱坐直身子继续看无聊的喜剧电影,心情刚平复了几秒,沈渊忽然凑到她耳边问:“爆米花甜吗?”

言忱稍一扭脸,唇直接落在了他的侧脸。

她往后退了一些,隔开点儿距离,结果沈渊的手指落在她刚刚亲过的地方,然后慢慢地落在唇上。

他的唇形很好看,不是很薄的那种,唇峰很润。在昏暗的放映厅内,格外有诱惑力。

言忱忽然下意识咽了下口水。

“……”

也倒不是想接吻的意思。

她闭了闭眼,心思乱成一团儿,脑海中一会儿是高三那个停电的晚自习,一会儿是还未到来的、有可能发生的场景。

——他会慢慢凑过来,温柔地吻她。

言忱在思考是回应还是拒绝。

据说电影院都有摄像头,她不喜欢在公共场合做一些私密的事情,最好连拥抱都不要。

但他一时情动,她如果冷漠拒绝,好像……不太好?

在她思考时,沈渊凑过来说:“我想尝尝。”

“嗯?”言忱疑惑。

沈渊的手托在她后脑勺,在她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地一个吻。

一触即分。

言忱:“……”

他根本没给言忱推开他的机会,自己就坐得很板正。

几秒后,言忱还在恍神,小包里手机微震。

【醋精:你看前边。】

言忱往前看,就是大荧幕,主角正在和配角吵一场很没有营养的架,一点都不好笑。

【Yc:怎么了?】

【醋精:看到了什么?】

言忱怕自己看漏了什么,于是又抬起头认真地扫了一圈。

【Yc:男主即将和女主在一起?】

【醋精:……】

言忱看到他发来的省略号就知道自己猜偏了,侧过脸看他的表情。

他低着头,刚好被手机屏幕的光照亮了脸,表情很复杂,无奈中带着疑虑,言忱看不懂。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隐藏彩蛋?

她正要戳手机问,结果就听见旁边一声叹息,“笨蛋呐。”

言忱:“???”

还未来得及质疑,一条胳膊顺着她的肩膀探过来,然后那只温暖又熟悉的手落在她脑袋上,顺势一摁,她直接倚在沈渊肩膀上。

言忱:“……”

沈渊无奈,“你看别人的女朋友多软。”

言忱抿唇不语,心跳略快。

“不是别人的女朋友好。”他又怕她误会,低声说:“你在我这里是最好的,但是……”

他顿了顿才道:“阿忱,我想让你依赖我。”

-

那场无聊的喜剧电影散场之后,进入放映厅的观众把演员、导演、编剧都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他们恰烂钱、拍烂片,脸都不要了。

言忱忽然意识到喜剧电影的另一个用处——出气。

拍好了让人解压,拍不好让人出气。

她把这话给沈渊讲时,沈渊笑笑,“很有道理。”

两人从电影院出来,言忱腿上盖得那件衣服被沈渊收起来。

她的JK回头率极高,不光有男生盯着看,女孩子也有很多看得,但看得方式比较含蓄,偷摸摸地看一眼。

言忱倒不觉得什么,沈渊却忽然提议,“去逛街买衣服吧。”

言忱:“???”

言忱拒绝。

她不太喜欢逛街,但沈渊却在思考片刻后说:“买情侣装?”

言忱:“……”

他为了让她换掉这身JK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但言忱也没有多喜欢这衣服,考虑片刻后还是同意。

电影院楼下就是商场。

3、4楼都是女装,2楼是男装,卖情侣装的地方很少。

沈渊对逛街也不是很热衷,但他今天竟然一家一家店地走过,硬是从几十家店里搭配出同色系的情侣装。

都是休闲风格。

不过言忱的还是超短裤,甚至比那身JK裙的长度更短。

之后沈渊倒没再说什么,他拎着东西带言忱去吃饭。

约会也和平日的氛围差不多。

两人性格使然,谁也不爱麻烦,况且都这么熟了,言忱不忸怩,沈渊负责照顾好她。

分工合作,玩得愉快。

吃过饭后两人又去玩了剧本杀,两人去玩了一个情感本,拿到的角色也正好是情侣,结果随着谜团的揭开,两人是互相想杀了对方的怨侣。

一个剧本玩了三个多小时,言忱和沈渊都算是资深玩家,入戏很深。

结束以后言忱仍心有余悸。

她和沈渊牵手压马路时,低声凑过去说:“我有一瞬间真的以为你要杀我。”

沈渊听完之后忽然捏紧了她的手。

“怎么了?”言忱问。

沈渊离她更近些,想说些什么又没说。

欲言又止最能勾起人的好奇心。

言忱却能耐心地等他说。

几分钟后,沈渊问:“你现在还写歌吗?”

“写的。”

他盯着她看,忽然轻叹一口气,直接将她揽在怀里,她可以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他沉声道:“以后写完歌还可以来找我。”

言忱先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可以和你聊聊天。”沈渊说:“也可以抱你。”

言忱:“啊?”

“你别陷在情绪里出不来。”

沈渊的声音顺着晚风吹来的方向落到言忱耳朵里,她忽然一滴泪落下来,尔后仰起头说:“我现在好多啦。”

他还记得她的问题。

贺雨眠说她是难得一见的音乐天才,她创作的词和曲,生命力无人能敌。

很多人来找她写歌,说她是鬼才少女。

太多太多的人夸赞她的才华,但谁都不知道,她每次写完歌都会沉浸在情绪中出不来。

她把自己的情绪融进了歌里,所以她的音乐有很强的共情力。

有时共情力强是才华,但很痛苦。

贺雨眠说羡慕她这种与生俱来的才华,但她时常想说,这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能力,这些令人艳羡的共情力,不过是痛苦的凝聚。

在一个个无法入眠的深夜里,在一次次绝望的呐喊里,在一声声带血的嘶吼里,在一场场残忍的争斗里,甚至是一个又一个冷漠的眼神里。

如果可以选择,她并不想要这种共情力。

这很痛苦。

“阿忱。”沈渊抱着她,温柔地说:“你可以相信我、拥抱我、依赖我。”

言忱的脑袋埋在他肩窝里,闷声说:“你好烦。”

她声音哽咽。

沈渊摸了摸她的头,“留在我身边。”

“烦死了。”言忱脑袋轻轻撞他的肩膀,“煽情的话还要说多久?”

“就这一次。”沈渊说:“以后你可以靠在我肩膀上,别逞强。”

“知道了。”

言忱说完就从他怀里挣开,自顾自地往前走。

她鼻尖儿还红着,眼尾也泛了红,眼睛里水盈盈的,却不想让人看见。

她一直前行,但忽然停下脚步,“沈渊,你以后别矫情了。”

沈渊:“……”

沈渊无奈摇头,盯着她看。

“以后我就留在你身边。”言忱的声音有些哑,“再也不走了。”

沈渊疾走几步拉着她的手,不甘示弱地说:“还说我矫情,你不还是哭了?”

“是风大。”言忱狡辩。

沈渊轻笑,带着几分刻意的恭维 ,“对,是风大。”

言忱:“……”

言忱抬脚轻轻在他小腿上踹了下。

沈渊却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言忱,你就是死鸭子嘴硬。”

“嗯?”言忱不服,“我嘴硬?”

沈渊点头。

“你不是尝过了吗?”言忱瞪他,“是硬的吗?”

沈渊思考几秒,毫不犹豫俯身朝她吻去,牙齿轻咬她的唇瓣,舌尖儿也绕了一圈,言忱想撤离,他却步步紧逼。

这路无人经过,但毕竟是外边,沈渊没放肆,他只浅尝辄止。

“尝过了。”沈渊一本正经地说。

言忱:“……”

“是甜的。”沈渊拉着她的手都紧了些,明知她性格却还是故意说:“但还没尝出是软是硬。”

言忱:“……”

任凭沈渊拉得她紧,她还是挣脱开来。

然后对着沈渊翻了个白眼,“你-没-救-了!”

沈渊:“嗯?”

言忱头也不回往前走,“没有下一次!”

沈渊立马追上去,“那现在继续?”

言忱:“……”

滚啊。

言忱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沈渊的脸皮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厚了?

她虎着脸在前边走,沈渊就晃晃悠悠在后边跟着。

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长,吹过来的晚风也变得温柔。

沈渊忽然好想让时间停在这一刻。

有些女孩像水,柔软温和,但有些女孩像锋利的野草,一靠近就会被划破肌肤,流血结痂是常有的事儿。

或许世人都爱水,但沈渊偏爱这野草。

生命力顽强,春风吹又生。

-

晚上各自回家。

言忱回家前都没回应沈渊的晚安,直接残酷地关了门。

沈渊回去时傅意川正在打游戏,忙里偷闲问他约会体验如何,他只回答:“是单身狗体会不到的快乐。”

傅意川:“……”

隔了会儿,他在客厅哀嚎,“沈哥你不做人啊!”

沈渊在房间里轻笑一声,心情好逗傅意川也是好玩的。

回去以后洗漱完也比平常早一些,沈渊10点就躺在床上了,他的旧手机上正挂着言忱的王者号,已经进入了选英雄界面。

他正要把自己手机也切到游戏界面,微信里忽然跳出条新消息。

是从Q移过来以后就没说过话的高中班级群。

【班长:大家最近在北城的人是不是很多?要不要出来聚一次?】

作者有话说:

抱歉啦,这两天家里有事,所以更新时间没那么稳定。

明天早上的更新放在上午10:00吧,之后就一切正常了。

大家晚安呀。

ps:之后的剧情里,糖和刀不定时掉落,没有预警哈。

(因为我也不知道哪个点会虐到你们的小心脏,哪个点会让你们感受到甜,我已经跟着大纲把他两的人生走了太多次了,所以你们要自行感受一下。嘿嘿)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东京塔 崽他爹每天都在装穷 月神[全息] 好事近 天幕神捕 老子是癞蛤蟆 韩娱之前辈请自重 黑锅:我和罪犯玩命的日子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白话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