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五分钟后, 傅意川弱弱地问:“能开灯了吗?”

“开。”沈渊回答。

傅意川松了口气,还好,不用被暗杀。

灯再次亮起, 这是一个暗色调的房间,墙壁上都贴着黑红交错的画报,用暗红色笔刷写着:Find Me。

房间里的各项陈设处处都透着诡异,尤其门把手上还有血迹。

不过没人关注这个房间里的陈设,众人目光都在沈渊和言忱十指相扣的手上, 但看又不敢光明正大地看, 就偷悄悄瞟一眼,缩回目光, 又偷悄悄瞟一眼,就像做贼一样。

反倒是两个当事人大大方方地随他们看, 只不过也没有要给他们解释的意思,就任由他们猜测。

言忱的胆量是灯控的。

有灯的时候她对这些东西都不害怕, 于是和沈渊开始到处找线索, 两人相握的手确实有些碍事, 思考一秒之后她松开了沈渊的手。

沈渊:“?”

“找线索。”言忱说:“一会儿NPC要来催进度了。”

沈渊:“……”

“你以前玩过?”沈渊问。

密室逃脱是这一两年才风靡起来的游戏,全靠综艺带起来的热度。

沈渊和傅意川他们来过两回, 挑的都是解密本,恐怖指数一般。令他诧异的是言忱竟然会玩过, 毕竟她怕黑怕密闭空间,怎么会主动来玩这种东西?

“没有。”言忱说:“给一些密室配过BGM。”

顺带看了下他们密室的监控,她对这种新的游戏方式还挺感兴趣,只是一直没想过来玩。

今天也是因为有沈渊, 她才走进来的。

他们第一关浪费了太多时间, 所以真人NPC过来催了进度, 还给了线索。

有线索之后,沈渊和宋长遥沉迷解密,很快就解了出来。

他们用了四十分钟才成功进到下一个房间,之后有了经验,一进房间先找灯,然后找去下一关的方式,看是需要密码还是钥匙。

傅意雪就是大型猎犬,搜起东西来飞快,简直就是拆家式搜索,沈渊、宋长遥和傅意川擅长解题,后边那几关过得还算顺利。

五星恐怖的副本解密难度相应会低一些。

等到去了第七个房间,傅意雪已经捂着心口说:“言宝,我今晚要跟你睡,一个人睡我会做噩梦的。”

难倒是不难,但一路黑灯瞎火、真人NPC、贴脸杀都来了好几次,傅意雪感觉自己受到了重创。

结果话一出口,傅意川想都没想地回答:“你跟言忱姐睡,问过沈哥意见了吗?”

吗?

这话很有灵性。

房间里忽然沉寂,啪地一下陷入黑暗。

傅意川动作都僵了,他立马找补,“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具体也没说那个意思是什么意思,反正随意猜测。

傅意雪则在黑暗中紧紧抱住一条胳膊,“他俩应该……不会这么快……吧?”

最后一个字尾音扬得极高,就好像谁说是,那谁就不守规矩一样。

在黑暗中,沈渊说:“看她。”

言忱:“……”

她捏了下他的手指,无奈道:“你们想多了。”

>>>

从密室出来以后一起去吃饭。

这一路上傅意雪朝着言忱挤眉弄眼,就差没明着让她交代一下是怎么回事。

但进了包厢,落座之后,沈渊也和大家说了这个消息。

众人在密室里已经惊讶过一波了,经过这么长时间早已缓过神来,没什么吃惊的,只是在思考开玩笑的尺度。

还是傅意雪轻哼一声,“得好好对我家言宝啊,不然我就提刀去找你。”

“杀人犯法。”言忱低声说。

傅意雪瞪大眼睛,“言宝,这就开始了吗?你已经不站在你亲爱的闺蜜这边了吗?能不能给我一点点爱?”

“我这是站在你这边才提醒你的。”

傅意雪:“……”

傅意川揶揄道:“那以后我是叫言忱姐呢?还是叫嫂子呢?”

言忱:“嗯?”

她毫不犹豫地选了前者,“又没结婚,关系得撇清。”

“差不多了。”傅意川说着朝沈渊抛媚眼:“那今天这顿……”

“收起你恶心的眼神。”沈渊说:“我请。”

傅意川:“……”

他决定看在饭的份上原谅沈渊一秒。

这顿饭吃得和平常也没什么差别。

沈渊和言忱关系的变化并没影响到其他人的生活,就连他们两个其实也在恍惚当中。

不过手还是要牵,抱还是要抱。

沈渊不去医院值班的时候就送她去酒吧,然后在酒吧里坐着看她演出。

等她演出完就牵着她去美食街吃饭,两人再在温柔的晚风中十指相扣散步,走一段路后打车回家。

以前不怎么联系的微信也用了起来。

只不过好像没太多聊的,回去以后就很晚了,沈渊让她早点睡觉,她还在玩小游戏,干脆沈渊下载了手游王者荣耀,并且邀请言忱入坑。

言忱见傅意雪玩过,她点了下载就转到微信上说:【简化版LOL?你们端游玩家不是一向看不起这个吗?】

沈渊那会儿经常跑出去上网就是玩LOL,他的号以前打进过国服,还收到过职业战队的邀请,让他去青训。

但那会儿的电子竞技地位远没有现在高,沈渊玩游戏纯属发泄情绪,他对电子竞技没有信仰,单纯拿它当游戏来玩,这种心态打不了职业,于是他果断拒绝,但他每次还能在匹配到职业选手的时候虐两把,不过也是极偶尔的情况,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被职业玩家虐菜。

言忱陪他去过网吧,晚上11点就开始犯困,他的电脑上还是人物混战,她的电脑屏幕上已经开着音乐软件快要进入休眠,她戴着耳机在网吧里睡觉。

他后来就很少去网吧玩,就算玩也不会过夜。

【SY:没有看不起。】

【SY:就是单纯嫌它简单。】

言忱:“……”

“那你还让我玩?”言忱发了条语音过去。

沈渊也发语音过来,声音懒懒的,“体会一下带妹的快乐。”

言忱:“……”

她欣然同意。

晚上十二点,两人开始过新手教程。

弄完新手教程后言忱给他发消息:【明天我再开始练号。】

沈渊:【把你号给我。】

言忱:【???】

沈渊:【我给你练。】

言忱:【你不睡觉?】

沈渊:【明天给你练。】

言忱:【那你的号呢?】

沈渊:【我有两个手机。】

言忱:【……】

懂了,八爪鱼。

言忱没多想,直接把自己的账号和密码给了他。

然后……

她的微信号就被顶下去了。

言忱:“……”

两分钟后,她再上自己的微信,发现只有两个大写字母的人变成了置顶。

“……”

言忱给他发消息:【你早点睡。】

沈渊:【知道了。】

言忱看着屏幕,顺手戳进去改了个备注:男朋友。

两秒后又觉得不恰当,于是再次改为:傲娇鬼。

五秒后再次戳进去,改为:别扭怪。

好了,这次大功告成。

经过三次改变,言忱对这个备注很满意。

于是别扭怪发来消息:【这周一你是不是休息?】

【Yc:是。】

【别扭怪:那我周一调班。】

【Yc:嗯?】

【别扭怪:一起出去看电影吧。】

吧。

看电影吧。

言忱盯着屏幕忽然翘起嘴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以后忽然摁住嘴角,抿了抿唇,故作高冷地回他:【嗯。】

两秒后,沈渊给她发了张截图过来。

是他们的聊天记录。

【别扭怪:是单字精吧。】

言忱打了几个字想反驳,又撤掉。

然后她把上边那几条消息都撤掉,连着回复道:

【对的,我休息,只休一天。】

【你调班要做什么?调班不好吧。】

【好的,我们要看什么电影?我想看喜剧。】

沈渊那头发来一连串的省略号。

【Yc:怎么了?是我这样的回复不礼貌吗?】

【别扭怪:……】

【Yc:你为什么一直发省略号,是对我无语了吗?】

【别扭怪:…………】

【Yc:如果你不说话的话,我就睡觉了哦。】

哦。

了哦。

沈渊发了张摸摸头的表情过来。

【Yc:乖巧.jpg】

【别扭怪:做你自己。微笑.jpg】

言忱:“……”

没再和他闹,言忱给他发语音说:“好啦,睡觉,晚安。”

沈渊那头也发来一条语音,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几分缱绻,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更浓,他大抵是捂着听筒低声说得,气音还在,就像附在你耳边低声呢喃一般,他说:“晚安,阿忱。”

一条只有两秒的语音,言忱戳开听了一遍,又戳了下。

他的声音在耳边无限回荡。

他说:“晚安,阿忱。”

这世上再没人喊她阿忱可以喊得这样缱绻。

-

周一是个晴天。

言忱难得对着衣柜发愁。

她柜子里都是黑白色调的衣服,没有一条裙子,也没有任何其他暖色调的衣服,但她想着重逢后的第一次约会应当要穿好看一点,这时如果有一条裙子就会好些,尽管她平常从不穿那玩意儿。

无奈,她只能敲响了傅意雪的房门。

一听她是在搭约会装,傅意雪立马大方地打开自己衣柜,“宝贝随意挑,我还有几条压箱底的裙子。”

说着把自己的JK拿了出来。

言忱:“……”

倒也不必这么隆重。

她直接pass掉了这个选项,但在傅意雪的柜子里挑了一圈,不是萌妹风格就是辣妹风格,没有适合她的。

但具体要说什么风格适合她,她觉得还是牛仔裤和T恤。

傅意雪直接戳着她脑袋说:“宝啊,你信我,你穿我这件压箱底的裙子肯定好看,你腿绝美,出去跟他约会肯定能收获无数人的目光。”

言忱:“……”

“我还是换牛仔裤吧。”言忱转头要走,结果被傅意雪拉住,她连撒娇带强迫,“你相信我的眼光,你就穿来试一下,要是不好看我们再换掉嘛。”

“你就穿上给我看看呗。”傅意雪的软磨硬泡大法使出来,言忱无奈缴械投降,“先说好,我只在家试一下,不会穿出去的。”

傅意雪推着她进房间,“你先试了再说。”

岑星刚好起床,她也跟傅意雪待在客厅等着。

言忱是第一次穿JK群,蓝白格子超短裙,白色衬衫浅蓝色短款领带。

她直接穿上就出来了。

傅意雪无奈扶额,“宝,衬衫是要别进裙子里的。”

言忱腿长,相应地,腰就没那么长,但她腰细。

傅意雪的这身JK穿在她身上还有些肥大,尤其是裙子,只能到她胯那儿,达不到最佳效果。

即便如此,她那双纤长笔直白皙的腿也足以让人艳羡。

傅意雪回房间拿了个收腰神器,缀有珍珠的曲别针收紧腰身,完美地显露出她腰部的线条。

言忱:“……”

她站在落地镜前,一脸不可思议。

在这一刻,她怀疑自己的审美出现了偏差。

傅意雪和岑星都说好看,她却觉得还是牛仔裤更顺眼些。

她腿上有一些陈年旧伤,不太好看。

但傅意雪却狂吹她的腿是塞纳河畔的春水,看一眼就陶醉,说得言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且傅意雪给她拍板定下,“就穿这一身。”

“扎个丸子头吧。”岑星也给意见,“松散的丸子头和黑色皮鞋会让这一身很有活力。”

言忱:“……”

她扎丸子头都是随手来,真到了要弄的时候反倒不会了,还是手巧的岑星帮忙扎的。

一早上她感觉自己就像个木偶娃娃,被傅意雪和岑星一起摆弄,两人给她化了全妆,弄了头发。

言忱:“……”

镜子里的她根本不像她。

傅意雪感叹道:“肯定能让沈渊惊讶得合不拢嘴。”

言忱:“……是会被吓死吧。”

不过已经弄完,她就没再纠结。

平常短裤也穿,所以穿这种短裙也没压力,只是觉得跟她平常的风格相差太大,沈渊会不会又笑她?

言忱刚吃完早饭,沈渊就敲响了她家的门。

傅意雪特别有仪式感地把她交到沈渊手里,认真叮嘱道:“要好好照顾我家言宝,把她安全带回来啊。”

沈渊:“好。”

他说话时只淡淡扫过言忱,又很快移开目光。

傅意雪发现沈渊也穿了白衬衫,而言忱虽然穿得是活力四射的JK,但她的表情很御姐,一点都不软妹。

傅意雪看着他俩远去的背影啧了声,“这就是双A组合啊。”

岑星不知什么时候凑到她身边低声说:“以前在我们学校,言忱比沈渊还A。”

傅意雪:“!!!”

>>>

言忱和沈渊走在电梯里,他牵着她的手但没有回头。

言忱仍在忐忑这身衣服,怎么就想不开听了傅意雪的意见呢?

她不应该穿JK的,显得多正式。

那会儿他们第一次约会去的是游乐园,她好像就穿了条素淡的牛仔裤,白色T恤,两人玩完水上项目,言忱的白T湿透露出了内衣颜色,把她尴尬了一天,之后有一天都没去学校。

今天怎么突然就隆重了呢?

直到下了楼,沈渊才回头细细打量她。

妆比平时要浓一些,这衣服穿在她身上还算合身,就是那腿……

沈渊收回视线,拉着她继续走。

言忱:“……”

这什么意思?

好看还是不好看啊?

沈渊开车去的电影院,路上言忱还问他唱片店这会儿谁在管?

他说放假时就闭店,只在网络销售。

她还问了些有的没的,总之就是没话找话。

但她没话找话也有限度,毕竟不善言辞。

聊了几句后就彻底放弃,直接开了他车里的音乐。

一路到电影院,距离开场还有15分钟,沈渊说下趟楼,言忱便在影院外的座位上等。

等到电影快开场,沈渊才来,他一只手拎着纸袋,一只手拿着爆米花和可乐。

言忱疑惑,但也没问。

后排是情侣专座,沈渊买的是倒数第三排。

言忱坐在里边,人们陆陆续续进场。

而沈渊把手里的爆米花和可乐安置好以后就从纸袋里拿出一件外套。

言忱:“???”

他直接盖在了言忱腿上。

言忱:“???”

盖完以后还像是欣赏佳作一样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言忱:“……”

她掀开那衣服,顶着满头的问号不可置信地问沈渊:“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沈渊说。

言忱:“我腿是不好看吗?你专门给我遮起来?”

她一副无语表情,心想早知道就不听傅意雪的了,都是损招。

结果沈渊凑在她身边低声说:“相反,你腿太漂亮了。”

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向他俩,正好有对情侣路过,女生掐了男生一把,“她腿好看还是我腿好看?”

言忱:“……”

她默默又把衣服扯过来点。

沈渊给她严严实实地盖好,衣服刚好垂到脚踝,一本正经地说:“我主要是怕你腿着凉。”

言忱:“……”

我他妈信了你的邪!

于是言忱趁着电影开场的时间,她拿出手机把沈渊的备注改为:醋精。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朕又向贵妃求饶了 酋长别打脸 这万种风情 出道吧!审神者[综] 盛芳 老婆的量词是一只 爱豆对家他总撩我 莫言中短篇小说散文选 黄泉杂货店 凤舞江山:火爆狼妃太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