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渊的房间陈设很简单, 一张2米的双人床,一个床头柜,墙边靠着一排书架, 最上边那层是社科类书籍,其余密密麻麻都是专业类书籍,一本比一本厚。靠窗的位置摆着书桌和椅子,桌面一尘不染,未看完的书籍夹了书签。

床上也只有刚进门的边缘有一丝褶皱, 应当是刚坐过。

言忱进去以后没管他, 等他自己关门。

片刻后,傅意川的头探进来, 刚喊了声“沈哥”,直接被沈渊推出了门, 硬邦邦地说:“没事,你忙你的。”

门随后关上。

这不是言忱第一次来他房间。

当初他们搬家后她和傅意雪来参观过一次, 只是那时东西都堆在地上, 床上也只有空荡荡的木板, 什么都没打扫,看上去很乱。

这会儿相对而言空间要大很多, 尤其他的床单都是浅灰色系,素淡又大方。

言忱也没客气, 径直坐在他刚才坐过的床的边缘地带,边角位置很容易滑下去,所以她用手撑着。

这会儿有了房间灯光的映照,她才能仔细打量他的脸。

左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 五个指印看得十分明显。

言忱眉头皱得极紧, 眼里带着怒气, 她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看得沈渊都别过脸,低声问她:“你喝什么?”

“不喝。”言忱说。

房间里是前所未有的沉寂。

几分钟后,言忱往另一边坐了坐,随后拍拍旁边的位置,“来坐。”

沈渊:“……”

他疑惑地看向她,言忱却什么都没解释。

最终还是没能敌过她灼热的目光,沈渊轻叹口气坐在她旁边,但微不可察地挪动,离她稍远一些。

言忱更仔细地看清楚他受伤的半边脸。

很明显是个女人打得,鼻梁处还有一点儿划伤,应该是长指甲划过伤到的。

“谁啊?”言忱很不爽,语气不善道:“一点人性都没了?”

沈渊:“不讲理的病人家属。”

“那也不能打人啊。”言忱眉头皱得愈发紧,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怒气,“你就没打回去?”

沈渊闻言侧过脸看她,那双眼睛似乎在说——你认真的?

言忱:“……”

她忽然懂了昨晚傅意雪的心情。

什么职业道德,什么绅士风度,遇到这种人就该狠狠地打回去。

最好手上带着针把她扎个体无完肤。

良久,她看向沈渊,“要不你明天带我去医院?”

“嗯?”

“你知道的。”言忱转了转手腕,“我打架没输过。”

沈渊:“……”

他瞪了言忱一眼。

言忱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没必要。”沈渊说;“医院已经解决了。”

“……”

几秒后,言忱盯着沈渊说:“沈渊,这一点都不像你啊。”

沈渊抿唇不语。

寂静空间里,安静到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言忱低声问:“沈渊,你为什么要学医?”

没人回答。

“你那会儿不是最讨厌医生了么?”言忱平静地陈述这件事,“你说你不知道喜欢什么,却知道自己最讨厌什么,后来你怎么去做自己最讨厌的事情了呢?”

因为他爸就是医生,还是有名的外科医生。常年忙到不着家,他妈也很少回来,一回来就吵架,所以他很早就开始了叛逆期,尽管他本人从不承认那只是单纯的独属于青春少年的叛逆。

言忱见他不回答,慢慢伸出手在他伤口处戳了下,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顺带往后边躲了一点儿,言忱又收回手。

“沈渊。”言忱在静谧无声的空间里温声喊他的名字,“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一行?”

又是熟悉的沉默。

言忱低敛下眉眼,在她以为等不到回答时,沈渊忽然说:“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言忱错愕地看向他,几秒后眼里闪动着泪光,她扬起一个笑说:“是因为我吧。”

沈渊没再回答,轻轻别过脸,没看她,算是默认。

她那时和沈渊说,你去学医吧,学医多好啊,没事儿给病人系绷带的时候还能系个蝴蝶结。

沈渊向来嗤之以鼻。

那会儿她时常受伤,沈渊说她一个女孩儿,怎么这么莽,浑身上下都是伤口。

她有一次小臂骨折,打了一个多月的石膏,那一个月书上的笔记比她高中三年的笔记都详细,全是沈渊给她记得,说是怕她傻,听不懂课。

其实她平常也不听。

还有一次,她半月板损伤严重,他让她去做手术,她选择了保守治疗。

他说你怎么这么能受伤?是在练拳击吗?

言忱就笑笑, “差不多吧。”

她太能受伤了。

伤到有一次他竟然问她:“要是我学医,你是不是就能少受点伤?”

言忱仔细思考后回答:“那只能是就医快一点。”

沈渊:“……”

后来这话题也就不了了之。

其实他们那会儿很少聊未来聊期待。绎婳

最多也就聊聊去什么大学,要去哪座城市。

他们之间更多是无聊的插科打诨,或是坐在一起唱唱歌。

没能有太多的相处时间,却成了最难忘的记忆。

言忱盯着沈渊目不转睛地看,眼睛疲累到掉下一滴泪,她看着那半边脸上的巴掌□□里又酸又涩。

沈渊缓缓回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言忱的泪刚好掉下来,嘴角却翘着。

却是一个很苦涩的笑。

言忱冰凉的手指轻轻抚过他受伤的侧脸,她哽着声音喊:“沈渊。”

“嗯?”他平淡的尾音都带着不高兴。

今天一天都没高兴过。

言忱说:“你好爱我啊。”

说完以后不等沈渊反应便吻向他的脸。

轻轻地、慢慢地、柔柔地吻在他受伤的地方,柔软的唇像是羽毛轻刷过肌肤,沈渊的眼睫轻轻抖了下。

她眼睛半闭,微凉的手落在他颈间,凑得他更近一些,短暂的分开后又吻过去,这一次直接吻在他唇上。

沈渊却往后退了半步,避开她的碰触。

他低头看向她,“所以呢?”

他很爱她,在她走后选择了她喜欢的大学、职业,没忘记过她,所以呢?

她呢?

沈渊轻轻舔了下唇,“言忱,你说清楚。”

言忱没说话,她只是又吻上去。

这一次的力道比上次重,沈渊还想推开她问个答案,只听言忱低声说:“你要是再推开,我就不亲你了。”

沈渊落在她腰上的手下意识一缩,忽然闭上眼把她往怀里一带,加深了这个吻,却在吻她时轻轻咬了她。

言忱的手顺势捏他脖颈后的软肉,而他也咬她,似是惩罚。

>>>

久别重逢后的吻难舍难分,像是要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最后言忱抱着他劲瘦的腰,脑袋落在他肩膀处轻轻喘丨息。

沈渊的胸膛起伏仍很明显,反应也很明显。

尤其两人都坐着,他只能别过脸让身体降温,但言忱就在他怀里,还抱得他极紧,反应只有越来越强烈的份儿。

他无奈叹气,顺手在言忱头发上摸了下,像是摸一只他很久以前养的猫,在顺着她的毛给她顺气儿,生怕她随时炸毛。

房间内安静许久。

沈渊等到身体反应没那么强烈后才喊她,“言忱。”

“嗯?”

“你……”

言忱只听他开了个头便打断,“沈渊,你是不是还没做过?”

沈渊:“……”

“这么多年,还是个处……”她稍一抬头,热气吐在他耳际,压低了声音说:“男?”

沈渊:“……”

他不是打算说这个话题的啊。

“那你这些年都是靠什么解决生理需求的?”言忱仍旧压低声音问,惹得沈渊耳朵那一片肌肤酥酥麻麻的,他把她的脑袋推开一些。

“你不会想知道。”沈渊无奈回答:“有些东西,你不必知道。”

“单纯好奇。”言忱说。

“听说男生都是右手,是吗?”

沈渊:“……”

他松开她,“言忱,别问这些事。”

“你们学医的还会在意这些?”言忱笑了下,“我当所有人的身体在你们眼里都是骨架,这些问题也不过是正常的生理范畴。”

“你问。”沈渊顿了下,“我就很在意。”

言忱的手臂忽然收紧,脑袋埋在他心口的位置,“沈渊,你心跳好快啊。”

房间里的气氛逐渐暧昧。

沈渊却在这份暧昧中开口,“言忱,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言忱抬头看他,忽然重重吐出一口气,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终于做了决定,“是把以前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喜欢续起来的关系。”

是,她做决定了。

她这一生除了沈渊,谁都不会爱。

她现在在变好,所以可以去拥抱他的。

那时不辞而别让他悲伤难过,所以现在可以去弥补一些。

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他。

独一无二、仅此一份的喜欢。

她只想和他接吻,想和他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就在她以为这些年里她已经失去了悲伤的能力以后,她看见他受伤还是会难过想哭。

她看见他就很有安全感,因为知道这个人无论怎样都站在她这一边。

隔了这么多年,他沉默、可靠、温和,他成为了她当初理想中的样子,但她想要的只有他而已。

无论是年少时恣意张扬的他还是如今成熟的他,只是沈渊这个人而已。

就像他回应她的喜欢一样,无论言忱是当初坐在天台上弹着破木吉他的言忱,还是如今站在酒吧里驻唱的言忱,他喜欢的也只是言忱。

言忱纠结多日,终于做了决定。

她会试着好好去爱这个值得她爱的人。

“言忱。”沈渊的手悬在空中,虚抱着她,“那你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走吗?”

言忱的身子一僵。

“沈渊,这很重要吗?”

“重要。”沈渊说:“你可以信我。”

“可旧事重提,没有意义。”

“这有意义。”沈渊轻叹了一口气,他打开他的手机屏幕,给言忱看他的屏保,“还记得这句话吗?当初我在家门口捡到它。”

屏保是一张卡片,字迹龙飞凤舞:[既然不能永远相爱,那我要你永生难忘。]

“我说过你可以相信我。”沈渊艰难晦涩地开口,“那时的事学校里传言很多,你们家那边流言也很多,但我比流言更早认识你,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相信流言,我只相信你。”

“但扪心自问,言忱,你信过我吗?”

言忱沉默。

“如果你不信我。”沈渊看她,“以后遇到事的时候,你是不是还会一声不响的消失?”

言忱否认:“不会的。”

“言忱。”沈渊说:“我在等你态度的意思是,我希望你对我诚实。”

“……”

气氛太过沉重。

言忱一时间有些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良久之后,她松开了抱着他的手,“沈渊,旧事重提真的没有意义。”

沈渊没说话,只定定地看着她。

言忱闭了闭眼,“我知道了。”

她起身,直接往外走。

-

这几日言忱和沈渊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沈渊仍去酒吧接言忱回来,但两人谁都没和对方说话。

哪怕在家里也是,有时傅意雪窜个局一起吃饭,他俩都保持沉默,傅意雪都被尴尬到。

两人之间好像就是在对峙一样,看谁先低头。

在这事上沈渊似乎寸步不让,但言忱愈发决绝,她走路都跟沈渊隔开距离。

一直到周日,傅意雪说想去玩密室。

正好六个人能组队刷一个副本,言忱本来想在家待着,但耐不住傅意雪软磨硬泡,傅意雪都学聪明了,一点儿不说是去和沈渊培养感情,只说让言忱陪陪这个胆小如鼠但又想玩恐怖密室的她。

几人一起去北城最大、据说也是最恐怖的实景密室,在店员的推荐下选了五星的恐怖本。

傅意雪低声嘟囔,“为了姐妹的幸福我可真是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实景密室最大的特点就是沉浸式体验,她们进去的第一个房间就没有灯。

等到门一关,岑星下意识拉住傅意雪的手,结果傅意雪还紧紧拽着她弟,走在人群最后边的是言忱和沈渊。

房间里的收音机在黑暗中介绍了故事背景。

阴森森的房间,带着诡异的声音,还有一些刺鼻的消毒水气体,几个在医院呆习惯了的男生倒是不怕,就几个女生有些怕。

房间里时不时闪着幽暗的光。

言忱站在最角落的位置,她闭着眼颤声说:“先找灯。”

“灯灯灯。”傅意川吓得磕绊,“灯在哪儿啊?”

“言宝,你找个人拉好啊。”傅意雪哀嚎道:“你最怕黑了!我的天呐,为什么第一关就这么可怕?”

言忱:“知道。”

沈渊的夜视能力很好。

他离言忱最近,所以能看到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而且怕黑。

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靠近他向他寻求帮助,甚至还在下意识远离他。

沈渊看着她于心不忍,只好走过去拉她的手腕,结果被她挣开。

言忱在和他置气。

沈渊心里堵着一口气,明明是她的错,为什么她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而且这种地方,她明明怕,怎么就不能示弱一下?

哪怕她软一些说:“你别问了,我不想说,我以后不会再离开。”

他都算这事儿过去了。

偏她一提起来就一副防备姿态,直接把他排除在外。

沈渊无奈叹气,硬狠着心没管她,探起来到高处找灯。

结果在四周墙壁处来回摸索,什么都没摸索到,反倒是侧边的柜子里忽然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直接朝最安静的言忱探过去,沈渊看到的时候已经迟了,他喊了声:“小心!”

心字刚出口,那只手已经探在了言忱脸上,言忱吓得往后退,没有尖叫出声,但她的腿就像缝纫机一样在抖。

真人NPC又去吓傅意雪和岑星。

那边传来刺耳的尖叫声,在黑暗之中,沈渊无奈叹了口气,他走近言忱。

结果言忱低声说:“不用管我。”

沈渊盯着她的脸,闭着的眼睛不像寻常充满戒备,紧抿的唇泄露了她的紧张,她额头都是小汗珠,于是在那边的尖叫声中,他叹口气把她揽进怀里。

言忱想要挣脱,沈渊却抱紧她,在她耳边低声说:“我同意把以前的爱续起来。”

他说的是爱。

比喜欢还沉重。

他投降了。

明知是美丽陷阱,他还是义无反顾要跳。

言忱的身子一僵,原本还在挣扎的身体忽然放松,她的脑袋靠在沈渊身上汲取温暖。

沈渊拍了拍她的背,“我在,别怕。”

言忱在他肩膀处咬了口,像是报复他这些日子的犹豫,沈渊却直接抓紧她的手,十指相扣。

“这回是真的。”沈渊说:“女朋友。”

“嗯。”

忽然,房间里的灯亮起。

众人松了口气,然后看到门口处抱在一起的两人。

“……”

啪。

刚找到灯的傅意川又把灯关了。

作者有话说:

众人: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小情侣花式虐狗get

今天万字更新啦~明天早上见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天尊重生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 女配驯夫记[穿书] 狼镝 乔佳音夜凌琛 难哄 南江十七夏 全星际都是我爸爸粉 大佬总勾我撩他[快穿] 一觉醒来我被人鱼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