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言忱垂在身侧手指微微蜷缩, 几秒后沉声道:“不必了吧。”

说完以后转身回头,不带任何犹豫地往反方向走。

谁知道于清游是什么心思?

他话里的真假也有待商榷。

言忱是个不太有好奇心的人,但在沈渊的事情上说不好奇也不可能。

她确实很想知道当初她离开以后, 他经历了什么。

怎么从原来的吊儿郎当骄横大少爷变成如今不苟言笑的模样,像是入定升天,羽化成仙,清冷矜贵得不似凡人。

但她知道这些事儿或许会让她心软难过。

因为和她当初设想的不一样。

她那时觉得她离开了,沈渊最多难过个三五日, 喊上朋友热闹放纵一番, 必定把她忘了。

毕竟还有即将到来的高考,那段日子一结束, 他或许连她是谁都忘了。

他又不缺女朋友。

“那我随时恭候。”于清游戏谑道:“你有问题可以来问我。”

“好。”

>>>

言忱回家时岑星正在洗漱,傅意雪在房间里打游戏, 隔着一扇门都能听到她在跟队友battle,“我刚连招放了, 你没把他打死结果被反打了, 直接给他经济送起来了, 人家打三个你没压力好嘛!”

她回房间放了吉他,在床上坐了会儿听见卫生间的门响, 她起身去了客厅。

岑星刚好接了杯水出来,刚洗漱完的她是纯素颜, 脸上有一些小雀斑,因为皮肤没那么白,所以看起来不太明显。

确实不是让人一眼惊艳的类型。

言忱忽然想到了孙恪之前的话,于清游更喜欢长得美艳的, 那他和岑星怎么走在一起?

是情侣吗?但之前岑星说过她是单身。

言忱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去, 岑星正好坐在她旁边, “有话要和我说?”

“……”

岑星还是一如既往地聪明。

“是有点儿。”言忱也没瞒着,她思考了一下说:“我遇见于清游了。”

听到这个名字,岑星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在哪里?”

言忱一直都看着她,自然没错过她的慌乱,在心里衡量了下,最终说:“在我新驻唱的酒吧,他是乐队的键盘手。”

岑星松了口气,捧起水杯抿了一小口,“哦。”

之后言忱一直没说话,起身去厨房里倒了杯水,等到回来她才说:“你也认识他啊。”

岑星:“……”

“于……于清游嘛。”岑星磕绊了一下,解释道:“全校谁不认识?咱们学校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后来的高考状元。”

她说话时根本不敢抬起头,声音也有一丝颤抖。

言忱抿了下唇,“哦。”

她没把之前在楼下看到的那一幕点破,都是成年人,给彼此一些隐私和尊重,既然岑星不想让人知道,她就装作不知道。

不过她单刀直入,“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长得帅,有才华,家世好,善良又有风度。”岑星不停地往出蹦形容词,“谦虚、温润,翩翩公子世无双吧。”

言忱:“……”

这好像跟她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

岑星对他的滤镜确实有够厚的。

“那他和沈渊有什么矛盾吗?”言忱问。

岑星笑了,“你跟他俩一个班,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啊?”

“唔。”言忱耸了耸肩,“那会儿不太关心。”

“好吧。他们两个应该没有矛盾吧,沈渊比较爱玩,而且经常跟校外的人一起玩,在学校里待的时间少,于清游比较安静,相比起来没有沈渊那么外放,所以大家更关注沈渊一点儿。”

“哦。”言忱点头,“那他和沈渊熟吗?”

岑星迟疑了几秒,“或许……熟吧?”

“他们两家好像是邻居。”岑星说。

言忱漫不经心地点头,“知道了。”

“是有什么事吗?”岑星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于清游说,可以给我讲讲当年的事情,我在考虑要不要知道。”

“哦。”许是涉及到了于清游,岑星多问了句,“那考虑的结果呢?”

“目前还没结果。”言忱起身,“早点回去睡觉吧,晚安。”

岑星恍惚,“晚安。”

言忱从岑星这儿问了这么多消息,临回房间,她停下脚步说:“我听同事说于清游专和漂亮女孩谈恋爱,这是真的吗?”

岑星忽地朝她看过来,那双鹿眼瞪得很大,像是被惊着了一样,嘴巴一翁一合,许久才发出声音来,“是……吧。”

言忱佯装无谓,一边开门一边说:“那他有点花心啊,这种男人沾不得。”

算是给岑星提个醒,她应该能听懂吧?

言忱难得的多管闲事了一次,回房间以后还发了会儿呆。

她仔细思考着于清游那句话——还挺感谢你替我搞掉一个竞争对手的。

竞争对手?

沈渊可从没把他当成过竞争对手,成天该玩玩,该学学。

高三那会儿,他成绩都是她给看的,他自己从来不去看“红榜”。

一中有个传统,年级前一百名的成绩会写在大红纸上,教务主任亲自用毛笔写,其余学生的成绩就是打印,几张A4纸,几百个学生在公告栏上占得版面还没前一百的一半大。

因为是用大红纸写,所以被学生们戏谑为“红榜”。

言忱也心大,只看他每门考多少分,从不关注别人,甚至连自己的成绩也不看,但沈渊会看她的。

看了以后总对着她那成绩摇头,“数学86,再有4分就及格了,一道选择题的事儿,你就不能多蒙对一个?”

“下次争取。”

“英语62,你这英语没我一半多,一脚踩在机读卡上都能有三十。”

“那我下次用脚踩。”

“理综,多选题一道不对,你是避雷针吧?就不能只写一个,好歹还给两分,你这ABCD都选上,有个屁的分。”

“下次只选A。”

“还有语文,你作文只打30分吗?平常看那么多小说是……”

通常言忱都会把卷子往回一拿,直接塞进桌兜,然后把他的卷子拿出来平平整整铺在桌面,自己从笔袋里找一根笔,在指间灵活地转几下,随意在本子上划拉几个字,“关注自家,少管我。”

沈渊就会捏她的后脖颈,然后她就伸手反抗,不知怎么,两人的手握在一起,言忱把他手拿下来,在课桌下十指交扣,她低声威胁:“改你的卷子,不然我逃课了。”

沈渊:“……”

最终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言忱很晚才去卫生间洗漱,等上床要睡觉时都快凌晨1点。

她翻了翻手机,然后打开了和沈渊的会话框,仍旧停留在他发的那条【言忱,你从未信过我。】

点开输入法,打了几个字又删掉,说什么好像都不合适。

结果隔了几秒,她发现会话框上边的SY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于是她耐心地等,等到那几个字消失很久,一直都没消息发过来。

估计再也不想和她说话了。

言忱点进他朋友圈,两分钟前他刚发了一条。

【这么晚不睡,在想什么?】

言忱:“???”

没有人点赞他那条朋友圈。

只她可见?

言忱转回和他的聊天页面,一分钟后,他发来:【聊聊?】

>>>

“沈哥,遥遥,喝牛奶吗?”傅意川两步爬下床,从柜子里取出三盒牛奶,给他们直接扔在了床上,“临近毕业也不能这么浪啊,一点了还在修仙,还是多吃点营养品补补,不然容易猝死。”

“喝牛奶并不能防止猝死。”宋长遥把吸管拆下来,咕嘟喝了一口,眉头微皱,“有点腥。”

“有吗?”傅意川也喝了几口,“没什么感觉啊,跟喝水一样。”

“你味觉出问题了。”

“沈哥。”傅意川喊沈渊,“你喝了吗?腥吗?”

“没喝。”沈渊说。

“喝呗,又没给你下毒。”傅意川躺在床上拿ipad看LPL比赛,一边和他说话还在一边吐槽:“操,这一波打得,乌鸡鲅鱼。”

沈渊敷衍地应了一声,然后继续戳手机。

【SY:你工作找好了?】

这几天一直都没跟言忱联系,一来是那天闹得不太愉快,二来他这几天忙,代教老师手头的手术多,他跟着进手术室,一进就是十几个小时,剩下的时间补觉都不够,连轴转了四天,老师让他回学校休息两天再去,他回来补了一天觉,傍晚那会儿醒的,这会儿自然不困。

晚上还和傅意川他们看了会儿球,看着看着傅意川忽然就转了话题,猝不及防地把那天的话题拎起来说:“沈哥,你和言忱姐真有过一段啊?”

沈渊:“啊?”

他都懵了两秒。

结果傅意川的话就跟连珠炮似的,“我真忍不住了,那天我就想问,但是看你情绪不好,今天球赛形势一片大好,你肯定心情还不错。所以你要不要坦白一下,言忱姐真是你那个死了的前女友?”

沈渊:“……”

几秒后,沈渊点头,“是前女友,但还活着。”

傅意川:“……”

“人家好好的,你干嘛说人家死了啊?”傅意川白了他一眼,“看不出来啊沈哥,你谈恋爱这么没品?”

沈渊:“……”

“或许你知道南疆的巫术吗?”沈渊一本正经地说:“传闻可以起死人肉白骨,所以她应该属于诈尸。”

傅意川面露惊恐地往后退了半步。

沈渊也不再跟他们一起看球,自己回了床上躺着。

结果五秒后傅意川大吼一声,“靠!南疆那他妈是蛊术!”

宋长遥在一旁说:“据医学研究表明,巫术和蛊书都属于文学作品杜撰,不具有任何科学依据。”

沈渊在床上笑,傅意川站在地上怀疑人生。

但后来傅意川又问他,“那你和言忱姐复合了吗?”

“没有。”

“谁不同意?”

沈渊沉默,最后只默默叹气,“还有些问题没解决。”

“没解决就去解决啊。”傅意川说:“你坐在这儿问题就会自动解决了吗?”

沈渊:“……”

他皱眉,“是一些很难解决的问题。”

“那就要更加努力解决,不然像言忱姐那么漂亮的,你一个迟疑说不准就被人追走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沈渊:“……”

最终傅意川被他踹了一脚,滚下了他的床。

夜深人静以后躺在床上看聊天记录,最后那句还是他发的。

她没回应。

她在躲避。

她什么都不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沈渊对她真是没辙。

犹犹豫豫,最后盯着屏幕上那句“对方正在输入”许久,发了条只她可见的朋友圈,最后还是叹气戳开会话框给她发了消息,而她秒回:【聊。】

虽然傅意川经常不靠谱,但他有句话说的很对,有问题得去解决。

待着不动并不能解决问题。

道理知道,但付诸实践有点难。

尤其中间梗了那么多情绪,明明是她的问题,她什么都不说,最后还得他拉下脸去找她,一次不够还得又一次?

他不要面子吗?

算了。

沈渊叹了口气,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她较这劲干嘛?

正想着,消息就发了过来。

【Yc:找到了。】

沈渊正想下一句问些什么,结果言忱发过来:【你呢?工作还顺利吗?】

沈渊看着屏幕忽然笑了,然后一秒收敛。

什么啊,不就问他一句,这就够了?

不过有来有回,总比他一个人气着好。

【SY:嗯,刚跟完手术。你还在驻唱?】

【Yc:是,在蓝夜。】

【SY:格居广场那边?】

【Yc:对,你有时间可以来。】

【SY:好。】

两个人这聊天像极了刚认识时候在没话找话,但几分钟后言忱发来:【你还记得于清游吗?】

沈渊眉头微皱,于清游?

【SY:记得,他怎么了?】

【Yc:我遇见他了,是酒吧乐队的键盘手。】

【SY:离他远点儿,不是什么好人。】

【Yc:你们很熟?】

【SY:一般。】

沈渊和于清游是邻居,从小就认识,但关系还真不怎么样。

那家伙向来看不惯他,他也一样。

不过没什么对错,就是性格不一样,两家家长也认识,经常把他俩拿来对比,从成绩到身高,尤其过年那会儿,弄得都不高兴,但于清游闷,不说,他就不一样了,总要跟他爸吵上几句。

上小学不在一个班,上初中以后他们几乎就没见过面,是后来上了高中意外发现被安排在了一个班,倒是一起打过几次篮球,那家伙总阴阳怪气的,他懒得猜也懒得理,最后就不了了之。

只不过他听李淼说,那家伙上大学以后换女朋友特别勤,从不管家世人品,只挑长相漂亮的。

言忱这样的,在他面前很危险。

离远点儿总没错。

【Yc:知道了。】

-

翌日言忱去酒吧时才下午5点,但难得的,于清游也在。

看见她来了,程鹤他们都主动打招呼,她一一问过好。

唯独于清游,他坐在吧台前,转过头看着言忱和众人打招呼,手里轻轻晃着一杯蓝色的烈焰风雪,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内含深意。

言忱不知道他要干嘛,干脆直接略过了他。

他也没说话,一口饮尽手里的酒,“干活了。”

昨天程鹤已经跟言忱打过招呼,今天要提前来练习晚上演出的曲目,俗称彩排,平常彩排于清游都不在,偶尔是老板来替。

但今天他在,大家嬉笑着一起上了舞台,各司其职。

言忱一时间没有吉他还有些不习惯,总觉着没安全感。

不过幸好演唱的曲目都是她比较了解的,甚至有些是她作词作曲的歌,恍惚发现离她开始写歌已经过去好多年。

几人都跟着曲谱走,言忱又是个让人安心的主唱,配合起来还算默契,连着彩排了近一个小时,老板给拎了水来,众人这才休息。

休息间隙大家就开开玩笑,聊聊八卦,气氛融洽。

于清游很少参与玩笑,但时不时也插一嘴,言忱就安静地听着。

孙恪说他最近喜欢上一女孩儿,想追但不知道怎么下手,于是找大家征集意见,结果大家齐刷刷地看向言忱。

言忱:“???”

“你是女生。”孙恪问:“你们女生都喜欢什么啊?”

言忱抿唇思考了会儿,一本正经地回答:“不知道。”

孙恪笑道:“你逗我玩呢?这么漂亮肯定不少人追,他们一般都送什么?”

说起这个,言忱可就有话聊了。

“情书、包、钱、口红、玩偶、演唱会门票、唱片、磁带。”言忱说:“我都收到过。”

“那你最喜欢什么?”

“都不喜欢。”

“……”

这天聊死了。

“东西其实还好。”言忱实话实说,“但我一想到送的人,我连碰都不想碰。”

孙恪:“……”

大家哈哈大笑。

坐在一旁的于清游轻笑,“女生只喜欢她们喜欢的人送的礼物。”

言忱想了想,“是这样。”

所以那会儿沈渊给她桌兜里放个糖,她也觉着挺高兴。

别人送的,怎么都没兴趣。

>>>

晚上演出开始,言忱很尽情地投入。

这边的工作时间比谜语Club短,11点就结束,等到结束以后,言忱把麦拿开下了台,二楼有他们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只有于清游在,他在开柜拿包。

言忱没和他打招呼,直接开柜拿自己的东西。

她划开手机,有岑星给她发来的微信消息,一连三条。

【沈渊的所有事都是于清游和我说的,所以你想要更了解他之前的事情,你可以去问于清游,他应该都知道。】

【沈渊真的很喜欢你,你也放不下他对吧?我希望你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别错过了。】

【对不起,我昨天撒谎了,我和他认识。但我们关系比较复杂,所以请让我保留一点秘密。】

言忱盯着屏幕看了又看,最终在于清游临出门时喊住他,“忙吗?”

于清游回头:“嗯?”

“请你吃个饭。”言忱说:“顺便聊聊……沈渊的事儿。”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炮灰男配沉迷赚钱之后 六朝纪事 不疯魔不成活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天涯客 婚后三十六个月 寻迹师 琉璃般若花 末日游乐场 我在古代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