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包厢内只剩下了伴奏声。

没有人在唱歌, 目光都被角落里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吸引。

两人对视良久,言忱缓缓从他手心中把手抽出来。

她的手指冰凉,冷到几乎没有温度, 和他温暖的手不一样。

言忱闭了闭眼,又是一滴眼泪滑落,她抿了抿唇,起身离开包厢,却在走到门口时忽然回头, 她沉声喊:“沈渊, 你出来。”

沈渊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她,此刻跟着起身离开。

几秒后, 傅意雪忽然尖叫,“靠靠靠!”

“怎么了?”傅意川关切地问。

傅意雪一巴掌拍他胳膊上, “你还好意思说?我要被你掐死了!”

傅意川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掐着傅意雪的肩膀,立马收了回来, 怕傅意雪找他算账立马道:“沈哥跟言忱姐那是什么情况?我的天!他俩是在一起了吗?但言忱姐怎么哭了啊?我操!是吵架吧?”

“鬼知道。”傅意雪没好气地说:“要不是我刚刚没回过神, 我上去肯定揍沈渊, 竟然惹我家言宝哭了,要死啊!”

“好了。”岑星低声劝阻, “他们的事儿就交给他们处理吧,弟弟过生日, 还是安心玩。”

傅意雪叹了口气,往岑星旁边一坐,“这哪玩得下去啊。”

“……”

确实也没了玩的兴致。

不过众人也没出去,一直默不作声的宋长遥说:“我还是更倾向于沈哥和言忱姐以前认识。”

“以前?”傅意川好奇, “多以前?他不是说言忱姐来奶茶店那会儿才认识吗?”

“狗屁。”傅意雪立马瞪大眼睛反驳,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先不承认是前女友, 现在又说刚认识,那他还跟言宝纠缠不清做什么?不行。”

傅意雪说着就要起身往出追,结果被岑星拽住了胳膊,“星星,你拦着我干嘛?我要找那个渣男讨个说法。”

“他不是渣男。”知道一点儿内幕的岑星说:“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很复杂,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参与,言忱有分寸。”

“等会儿。”傅意川慢慢回过神来,“前女友?”

傅·人间漏勺·意雪:“……”

“所以沈哥高中时那个女朋友是言忱姐?”宋长遥一语中的。

傅意雪不敢说话,傅意川面露惊恐,最后只有岑星缓缓地点了头。

>>>

而另一边,言忱和沈渊一前一后走在这条繁华的主干道上,不断地路过人群,最后言忱在一条长椅上落座,隔了会儿,沈渊坐在她身侧。

言忱双手撑在长椅上,她低头看着地面,良久才开口道:“那些重要吗?”

沈渊起先没反应过来,几秒后才回答:“重要。”

他要知道他为什么被抛下?

她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要把他抛下?

为什么离开北望不跟他联系?

为什么要在他家门口留下那样的卡片?

……

太多的为什么了,当初她一走了之,他无人可问。

如今重遇,他为什么不能问?

如果不问,就算在一起了这些隔阂就能消失吗?

与其说他想问她当年离开的原因,不如说是他想要更多的信任和安全感。

言忱这人,像雾又像风,他时常感觉抓不住她。

“可我觉得不重要。”言忱说:“沈渊,旧事重提没有意义。”

沈渊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心里咯噔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碎裂,他侧过脸看向言忱,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夹杂着夜晚的风声一起问:“所以呢?”

言忱低下头沉默。

刚好有一对情侣牵手走过。

等离得有些远了,言忱听到女孩儿说:“让你看小姐姐。”

男孩儿传来倒吸凉气的声音,一边挨着疼还在一边哄,“祖宗,我没看她,就是好奇。”

“你还敢好奇?”

“我就是好奇她跟那男的是不是要分手了,两个人都苦大仇深的。”

“……”

他们的声音渐渐消失。

言忱侧抬起头看向沈渊,“你别问了吧。”

“那我们呢?”沈渊问。

“你非要这么咄咄逼人吗?”言忱问得很平静,语气没起伏,眼神无波澜,平静地像是问今晚要吃什么一样。

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越平静,说话声音越低表示她心情越不好。

沈渊就是那个熟悉她的人。

说实话,他有短暂的退却,心想要不算了吧,反正栽都栽了,也不在意。

但他想到李淼说得那些话又重新硬起心肠,有些东西现在不问,一辈子可能都问不出来,等到她下次再一声不吭消失,他又该去哪里找她?

“不是咄咄逼人。”沈渊伸手把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别在耳后,有几根头发缠在了他的手指上,他温柔地看向言忱,说话声音也变得柔和,“言忱,你从头到尾没信过我,我现在还能无条件信你吗?”

他用最温柔的神情说着最残忍的话。

当初他一腔赤诚、爱意奉上,但她从未信过他。

所以遇到事就离开,从未把他作为考虑因素。

他现在重遇她,又义无反顾往她身边闯。

但这么多年过去,他总要给自己、也给她一个交代。

不然他那么多年算什么?她那一年又算什么?

“不能。”言忱顿了顿,轻吐出一口气,“就不用了吧。”

说完以后,她起身往路边走,直接打了辆车离开。

但车子启动那瞬间,言忱在后视镜里看到他从长椅上站起来,身影孤寂又萧索,他的目光直直望着车子驶离的方向。

几分钟后,她收到沈渊的消息。

【SY:言忱,你从未信过我。】

言忱握着手机,手指都摁得发疼。

良久后,她倚在车后座闭上眼,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痛但是忍着。

她除了自己,谁都不能信。

-

言忱连着两天跑了四个酒吧,最后选了综合条件较好的蓝夜酒吧。

蓝夜酒吧有自己的乐队,就缺个主唱。

他们乐队名字叫夏日迷踪,有贝斯、键盘、架子鼓和吉他/电吉他,言忱来了以后都可以直接不用带吉他演唱,省了不少事。

言忱在老板的引荐下一一认识这些人,但介绍的时候键盘手不在,老板说:“我们键盘手叫于清游,是兼职,所以他一般会在晚上7点半过来,你们到时候就能见到。”

“好。”言忱听着觉得这名字耳熟,但也没想到是在哪里听过。

乐队里都是男孩儿,原来的主唱也是男生,但后来去参加选秀了,老板一直想帮他们找个合适的主唱也没找到。

几人一块儿聊天,贝斯手涛涛问:“你怎么没去参加选秀?条件这么好,肯定一炮而红。”

“不想去。”言忱反问:“你们怎么不去?”

大家哈哈大笑,“还不是因为长相上不了台面。”

言忱扫了一圈,中肯地评价道:“还行吧。”

这些人都比她年纪稍长些,但也没有啤酒肚,都是属于中规中矩的类型,不过分出挑,但也没有过分丑。

“你可真是会聊天。”打架子鼓的孙恪笑道:“有意思的。”

“是实话。”言忱说:“音乐人要多好看?长得好看就不做音乐了。”

“那你呢?”年纪最大的是吉他手程鹤,“妹妹你是不是没有找过镜子?过分自谦可是炫耀啊。”

“我?”言忱耸了耸肩,“我就一唱歌的,算什么音乐人。”

众人:“……”

短暂的沉默过后,大家又打趣了她一番。

言忱来这边上班第一天,倒是跟乐队众人打好了关系,还互换了微信,他们把她拉进了乐队群里,那个群还有他们原来的主唱在,也就是他们说去参加选秀的那位,他先说的话:【呦呵,来新人了?】

涛涛:【对,长得绝美!唱歌贼好听。】

程鹤;【能给她伴奏我觉得我祖上积德。】

孙恪:【而且妹妹才24,前途无限啊。】

【咸鱼:长得绝美?多美?无图无证据,新人来爆照。】

涛涛&程鹤&孙恪:【……】

【Yc:也就平平无奇。】

【咸鱼:@Yc,妹妹少理这几个老狗比,他们欺负你就告诉我,我回去帮你收拾他们,好好唱歌。】

言忱虽然没和他见过面,但对他印象还不错。

结果——

孙恪:【妹妹?】

程鹤:【韩彧,你确定自己要脸?】

涛涛:【自己多大没点儿逼数?】

言忱跟他们就坐在一块儿,忍不住问:“他多大?”

“21。”孙恪说:“不然他能去参加选秀?30岁过去节目组还得肯要。”

言忱:“……”

那他一口一个妹妹喊得倒挺起劲儿。

但隔了会儿,韩彧在群里发:【@Yc,姐姐你要真绝美的话,千万和游游保持距离!一定!】

言忱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韩彧已经撤回了消息。

然后ID挂着大名的于清游发了条消息【@咸鱼,当我死了?】

【咸鱼:我什么都没说!就开个玩笑。】

【于清游:屁。】

言忱感觉有点问题,所以没再在群里发言,正好面前就有人可以问,她挑了挑眉,“刚刚那是什么意思?”

涛涛戳戳孙恪,孙恪又看向程鹤,最终程鹤笑道:“是玩笑,不过也是给你提个醒,于清游啊,哪儿都好,就是换女朋友勤快了点儿。”

“而且他女朋友都是个顶个的漂亮。”有了程鹤开头,孙恪也说:“所以妹妹你小心点,他这人吧,确实也有点花心,最近又是空窗期,说不准,是吧?”

隐晦又隐晦,但还是说明白了。

言忱点点头,“成吧。”

“不过我要是于清游。”涛涛啧了声,“家里有钱长得帅,名牌大学毕业,还会乐器,我肯定也挑漂亮女朋友,而且专找女明星。”

“狗屁。”孙恪拿出手机,“我现在就给弟妹打电话。”

“别啊,我的哥,你这么做我今晚还活不活了。”涛涛立马抢过孙恪的手机,“我就是调侃一下,于清游的条件是真的好,那么多女生前仆后继地跟他谈恋爱也不是没有道理。”

“还行吧。”身后忽然有人出声,是很清澈的声音,言忱回过头看,和于清游的眼神对上。

好像……有点眼熟?

言忱眉头微皱,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但他却对着言忱看了又看。

涛涛用胳膊肘撞了下孙恪,用口型示意道——看吧,下手了。

孙恪扶额——这也太离谱了。

几秒后,言忱朝他伸出手,“你好……”

“言忱。”于清游在她自我介绍还没结束时就喊出了她的名字,言忱疑惑,“你认得我?”

“你不认得我?”于清游往前凑,搬了把高脚凳加入他们的聊天,“高三8班于清游。”

言忱:“……”

老同学啊。

怪不得这名字耳熟,人也眼熟。

那会儿常出现在成绩排行榜前几的风云人物,不过她更关注沈渊的名次,一扫到他多少分就完事了,她连自己的成绩都不看。

反正高考是跟全国的考生比,又不是跟他们学校的人比,看不看有什么要紧?

大概于清游的名字就跟沈渊常绑在一块儿,所以她有点印象。

“真忘了还是假忘了?”于清游瞟她一眼,“你不会只记得沈渊吧?”

言忱:“……”

不巧,还真是。

她低咳一声,“想起来了。”

“那就好。”于清游轻笑,“我当你只记得你同桌呢。”

这话怎么听有些酸,言忱没搭话。

隔了会儿于清游问:“你是这儿的新主唱?”

言忱点头:“是。”

“合作愉快。”于清游轻飘飘地说,也没和她进行老同学的寒暄,也没多余问候,就像跟初次见面但建立合作关系的陌生人一样,言忱愣怔两秒,也客气又礼貌地回他:“合作愉快。”

于清游本来已经往舞台上的键盘处走,听到她这么说忽然回过头,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变了啊。”

言忱:“……”

这种对方好像很了解她,但她对对方一无所知的感觉并不好受。

她保持沉默。

等到他去了舞台上,孙恪才回过神,“你们以前认识?”

言忱点头:“高中同学。”

就是她没什么印象了。

说不准沈渊还记得,但她又不可能去问沈渊。

从那天之后,他们已经五天没联系了。

傅意雪在她面前都小心翼翼地不敢提起这个名字,傅意川来过她家几次,但她都在房间里写歌,看见了也就打个招呼,不会问什么越界的话,只是傅意川这人老实,有什么话都藏不住,那小眼神都明晃晃地写着好奇。

但言忱都没回应。

她把所有的情绪都藏起来,没和任何人说。

有天晚上傅意雪跑她房间里说:“要不你跟我吐吐苦水或者哭一顿吧。”

言忱却笑笑,“我没事。”

她确实没什么事儿。

除了那天晚上做了噩梦以外就恢复了正常,有事的大抵是沈渊。

他那个性子闷,但气性大,估计那天她走以后要气炸了吧。

“言忱。”程鹤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演出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言忱点头,“好。”

她跟在程鹤身后走向舞台,一边走还一边想,她真不是故意气沈渊,有时话赶话就到那了。

她也不是个轻易低头的人。

沈渊或许知道她的吧。

也或许不知道。

晚上第一次演出大家就配合得很好,言忱的乐感好,很容易跟上他们的拍子,结束以后老板请他们去吃饭。

这里的氛围很好,大家人都不错,互相调侃随意开玩笑,不过从不越界,很有分寸感,言忱在这里待的还算自得。

不过饭吃到一半,于清游就走了,说是有事。

晚上言忱是被程鹤送回去的,他说大晚上女孩子打车不安全,车上还有孙恪在,涛涛作为乐队里唯一有家世的男人,早早回了家。

反正这个团队给足了言忱安全感。

这还是第一次在工作环境中感受到温暖。

她下车以后和两人挥手告别,但孙恪忽然摁下车窗,脑袋伸出窗外,“那是不是清游啊?”

言忱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路灯下是于清游和岑星。

两人面对面站着,又隔了一些距离,于清游双手插兜略显冷酷,岑星在他面前被衬的很娇小,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言忱看了眼便收回目光,“是他。”

“我操。”孙恪眯着眼睛看得更认真仔细,“这不是他喜欢的款啊。”

“他一般喜欢什么样儿的?”因为和岑星关系还不错,言忱多嘴问了句。

孙恪想都不想地说:“你这种一眼看上去就很惊艳的,那个妹妹太普通了,他向来看不上这种小家碧玉型的。”

言忱抿唇:“好吧。”

“也可能是燕窝鱼翅吃多了,想换换口味。”孙恪叹了口气,“反正他条件好,追多少女生都能追到。”

说完又看了看言忱,言忱朝他耸耸肩,“要能追到,高中就追到了。”

孙恪:“……”

他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言忱高中那会儿确实对什么都不太关心,甚至她连他高一高二坐过的同桌都忘了,她在学校特立独行,逃课是家常便饭,学校里有人说她是小太妹,跟她坐的那些同桌都有点怕她,后来她就一个人坐,高三又特意跟沈渊坐在了一起。

所以于清游有句话还说对了,她高中三年当真只记得了她同桌。

只不过这个同桌特指沈渊。

言忱倒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于清游是个什么样的人用不着她来告诉岑星,都是成年人,对各自的感情还是要泾渭分明一些。

于是言忱装作没看见往回走,但刚走了一段路就碰上了已经送完岑星的于清游,两人擦肩而过,言忱都没和他打招呼,可他忽然停下喊了声:“言忱。”

“嗯?”

“你离开北望去哪了?”于清游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问。

言忱也回过头,四目相对,她回答:“南宜。”

“那你知道沈渊找过你吗?”

言忱抿唇,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在她印象里,他好像也不是沈渊的朋友,她记得沈渊没有本班的朋友,几乎都是些外班的,关系最好的还是李淼。

那他现在是为沈渊出头?

看起来也不太像。

于清游见她不答,又问道:“你知道沈渊高考就考了451分吗?”

言忱缓缓点头,“怎么了?”

“没怎么。”于清游轻笑一声,“还挺感谢你替我搞掉一个竞争对手的。”

言忱:“嗯?”

于清游却没给她解释,当初沈渊五月的状态烂到极致,高考掉链子,最终从万人瞩目的位置掉下来,他那一年拿了学校的状元。

不过后来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可值得高兴。

风头仍旧是沈渊的。

他那会儿也不知道在跟谁暗自较劲儿,都是些很幼稚的心理。

不过,他此刻看着言忱,忽然露出个很玩味的笑,“你想不想知道,当初你离开以后,沈渊过得怎么样?”

作者有话说:

副cp出现:于清游X岑星,BE。(涉及不会太多,到时候应该可能在番外)

请坚定相信,言忱和沈渊唯爱彼此,1V1 HE锁死!

如果不懂为什么我说这故事刚刚开始的小可爱可以去看看本文的立意,一句话总结就是——破镜重圆不是为了重蹈覆辙,所以会有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反正这一本我把它定义为一个需要细水长流慢慢讲的故事。

言忱是个很别扭的人,而沈渊的别扭是因为言忱的别扭,他俩就得互相锁死!

大家新的一天早啊!

感谢在2021-07-02 17:15:55~2021-07-02 22:24: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容与 6瓶;芯芯的小说库、沐阳水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有趣的灵魂一千多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天逆玄典 狐狸贩糖 反派大佬都爱我[快穿] 砸锅卖铁去上学 我终于抢救了他们的脑子 挚吻 继承位面餐厅后我暴富了[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