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分钟后, 一行七人坐在了包厢里。

这家店是宋长遥家一个亲戚开的,所以专程给了他们一个大包,里边的空间很大, 圆桌旁十几个座位,大家偏偏把最中间的两个位置留给了言忱和沈渊。

傅意雪虽然蹭在言忱身边,但言忱的左边就是沈渊,刚好挨着他受伤的右手。

沈渊右手受伤,吃饭困难, 坐在一旁的言忱只好帮忙夹菜, 但夹到他盘子里,他仍旧吃不到, 在迟疑两秒后,她朝他挑眉, “我喂你?”

沈渊:“……”

他摇头拒绝。

这么多人看着,他确实不太能吃得下去。

言忱没再问他, 先自己大口吃饭。

晚上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她现在是真的很饿, 就着菜吃了大半碗米饭,又喝了一杯水, 这才算结束。

平常吃饭速度极慢的她今晚非常快,就连旁边的傅意雪都惊呆了, “言宝,你今晚是饿惨了啊。”

言忱捧着水杯喝下了最后一口水,“还行。”

“我的乖乖,这哪是还行啊。”傅意雪的饭才刚吃到一半, 她平常都比言忱吃得快, 但今天言忱已经吃完了, 她感叹道:“你这简直就是暴风速度啊。”

“嗯。”言忱应了声,“你吃吧。”

然后在大家还吃饭的时候,言忱伸手把沈渊的餐盘拿过来,用他的餐具夹了一餐盘食物,有菜有米,然后用勺子挖半勺米,再用筷子加一点点菜,刚刚好一小勺,最后直接递在了沈渊嘴边。

她面无表情,沈渊亦是。

但其他人都很震惊。

震惊归震惊,但这会儿没人说话打断。

他们就等着看沈渊会不会吃,傅意川还拿着手机给宋长遥发消息:【你猜沈哥会不会吃?】

宋长遥:【不会。】

以前沈渊卧病在床,高烧39度都会自己爬起来吃饭,还有做实验时间太久,手腕酸到拿不起筷子,他用左手尝试着慢慢吃都不用人喂。

以前傅意川就像言忱这样给他喂过,结果沈渊冷冷地瞥他,“我是废物?”

傅意川:“……”

沈渊的左手其实不是完全不会用。

在经过右手那么多次的酸痛经历后,他早已练就出了用左手拿勺子吃饭的能力,但今天……

傅意川暗戳戳地附和:【肯定不会!】

但下一秒,沈渊忽然张开了嘴。

言忱面无表情地把饭喂进去,就跟一道机械工程似的。

众人:“……”

傅意川低咳一声,小眼神暗戳戳往沈渊身上瞟。

在和沈渊目光对上的那瞬间,他瞪了沈渊一眼,意思是说——重色轻友!

结果沈渊移开了目光。

沈渊是真的不饿,他下午去酒吧前刚好和导师吃过饭,晚上又在那里喝了几杯酒,而且平时也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一般这个点他早已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或者是已经休息。

这会儿吃多了他会消化不良,但言忱勺子递过来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就吃了下去。

一共吃了两口,他朝言忱摇头:“不吃了。”

言忱问:“不饿?”

沈渊摇了摇头,之后闭目养神。

他感觉有些事情好像在朝他预期的轨道背离而去。

比如他看见言忱有危险,第一反应就是替她挡,其实当时他可以直接把言忱往后拉,那个人就会打空,但那是脑子里顾不得想那么多。

好像保护她就是本能反应一样,

哪怕她做错了。

哪怕她当初不辞而别。

他还是放不下。

可真的要再一次拥抱她吗?

沈渊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心里答案已经很明显,无法拥抱。

他这里的坎没有过去,而她那里也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东西。

他们中间隔了太多太多。

-

沈渊晚上回去以后收到了李淼的微信消息,特别长一段,几乎占满了他的屏幕。

【哥,我知道你从小就有主意,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自己都知道,不像我,从小到大都是随波逐流,别人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没你那么聪明,也没你学习好,我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生,不知道你对人生的期望是什么,但我真的也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生就行,有一个爱你的人,早点结婚生子,就很幸福快乐。如果能让我选的话,那个人一定不要是言忱,你在她身上吃得苦头太多了,她不适合你。但我知道你也不会听我的,你一直都喜欢她,我知道,我也承认这个人很有魅力,可我对她喜欢不起来,你当初的样子我都记得,你跟她在一块儿是很快乐,但是呢?她太不稳定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哪天又从北城消失再也不见?你根本控制不了。哎呀,乱七八糟说这么多就是想让你多长个心眼,就算还要跟她在一块,也一定一定把她家里那些事调查清楚,你比我懂,就是怕你突然恋爱脑上头,又不管不顾跟她在一块了。】

【哎,算了,你早点睡吧。】

李淼的消息跟他平时的说话风格完全不一样,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纠结。

沈渊盯着屏幕看了许久,最后单手打字回复道:【你放心,我有分寸。】

李淼发了一连串省略号过来。

沈渊:【?】

李淼:【需要我提醒你吗?】

沈渊:【什么?】

李淼:【七年前言忱追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微笑.jpg】

沈渊恍惚,是吗?

好像是的。

他跟言忱高一下学期就在一个班了。

那会儿刚分完文理科,言忱的成绩在他们班吊车尾,而他也不怎么样,反正每次考试都懒得答,考得差不多点就可以。

他对她最深的印象可能就是——非主流。

全校上千个女生,只有她一个人染了紫色头发。

一开始是不太明显的紫,后来高二快结束时,她染了一头特张扬的紫发,淡紫色,在教室里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她。

也因为这头发色,她被喊去了教务处。

而他那天因为逃课去网吧被拉到了教务处,让他写检讨。

于是两个写检讨的人在教务处命运般地遇见,他又因为一时好心把笔借给她,结果她拿着笔在手里转了两圈,忽然含着笑逗他,“帅哥长得挺好看啊,哪个班的?”

沈渊:“……”

同班一年多,言忱大概只认识他们班班长。

她一向特立独行,逃课比沈渊都厉害,老师们一开始还管她,之后也就放弃了,反正她的成绩会经常卡在最后边,虽然不来但从来不会影响课堂秩序,也算是老师们比较喜欢的那一类学生。

后来熟了以后,他问过她为什么逃课,她说去思考人生了。

在这种问题上,她向来没个正形,也从不会正经回答他。

那会儿的言忱对沈渊来说就是一团谜,看她永远朦胧。

这会儿愈发是。

他看不懂她。

所以那会儿言忱忽然问他要不要当她男朋友时,他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可真有意思。

他一直都没把她的话放心上,直到她把他一直在找的Beyond的绝版黑胶放在他桌上,她手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笑着看他,“这么难找的东西我都帮你找到了,真的不考虑当我男朋友吗?”

那时很多人追沈渊,因为他长得好,看似是天之骄子,但又带着点儿普通人容易接近的痞气,是青春期女孩儿最喜欢的类型,但沈渊从未对哪个女孩儿另眼相看过。

言忱是第一个。

不是因为那盘放在他桌上的绝版黑胶,而是她给他唱片以后的笑,明艳得让人心乱,那时沈渊听到自己的心在扑通狂跳。

她几乎给他搜集到了Beyond的全套系列,还有五月天的黑胶和磁带,只要他偶尔说过一次的,她都记在心上。

那时沈渊问她:“你对所有喜欢的男生都这样么?”

言忱反问:“哪样?”

沈渊说:“不择手段。”

言忱忽然凑近他,趁他不注意挠了挠他的下巴,惹得他那一片肌肤都起了鸡皮疙瘩,下意识往后退,结果她又在他腰上掐了一把,趁着他没放狠话之前说:“这才不是不择手段,这是让喜欢的人开心。”

“……”

沈渊一直都觉得她肯定撩过很多男生,但她说:“喜欢一个人呢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单纯喜欢而已。我要是对很多男生都像你这样,那我每天岂不是要累死?哄你一个人已经很累了。”

沈渊:“……”

她歪理很多,他说不过。

后来是怎么就变熟的呢?是怎么看起来让大家都觉得他们都在一起了呢?又是怎么完全沦陷到觉得她一定是属于自己的呢?

他记不清了。

所有的节点都没有,好像一切都是在一件又一件日常琐碎的小事中自然而然改变的。

沈渊想着不自觉叹了口气,就听傅意川问:“沈哥你在想言忱姐吗?”

沈渊:“……”

宿舍里熄了灯,黑压压的,沈渊没有回答。

傅意川自顾自地说:“沈哥,你是不是喜欢言忱姐?”

沈渊:“……”

“我感觉言忱姐也喜欢你。”傅意川说:“要不你们试试?”

沈渊翻了个身,“睡你的觉。”

“你没睡啊?”傅意川惊讶地说:“我以为你睡着了,那你要不要跟言忱姐试试啊?我感觉你俩挺般配的。”

一向在这种事情上默不作声的宋长遥也低声附和:“我也觉得。”

“哪里般配?”沈渊问。

傅意川:“哪儿都般配好吗?帅哥跟美女站在一起,光看着就养眼。”

沈渊不想听这种肤浅的回答,于是寄希望于宋长遥。

“你们两个站在一起。”宋长遥想了想说:“就是有一种别人融不进去的气场。”

-

言忱第二天没去工作。

第三天起了个大早,超市买了新鲜的骨头,专程买了炖汤的大棒骨,然后发微信问她妈该怎么炖骨头汤。

她还是最喜欢她妈熬得骨头汤的味道。

唐宛如生物钟一向准时,早上五点半就会和陆平风一起去公园散步,所以看见言忱的消息以后就给她拨了电话。

熬大棒骨需要用大锅,言忱专门买了一口锅用来熬汤,唐宛如开着视频远程指导她做,见她做得笨手笨脚的,忍不住心疼道:“你要是想吃就回来,妈妈给你做,小心烫着手。”

正说着话,锅盖上的蒸汽水滴在了言忱的手背上,烫得她一个瑟缩,倒吸了一口凉气。

“快去用冷水冲一下,要不然就要起泡。”唐宛如着急地说:“家里有烫伤膏没?没有的话先抹一点牙膏。”

“我没事。”言忱开了水龙头,泊泊水流流过被烫伤的地方,总算是缓解了疼痛,锅里还在咕嘟咕嘟地焯着骨头,她稍微冲了冲就关掉。

唐宛如叹气道:“阿忱,要不妈妈过去吧?就住几天,也可以不住你那里的,和你陆叔叔住酒店,正好你陆叔叔也看看斯越。”

言忱闻言摇头,“不用了,我和哥商量过,我们下个月就回去。”

在唐宛如和陆平风面前,她一直都喊陆斯越是哥。

显得关系好一点。

“这样啊。”唐宛如难掩失落,“那你出去买骨头汤喝吧,是不是没有钱了?妈妈这里还有,给你打一点。”

“不用。”言忱说:“我有。只是……”

她顿了顿,后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只是单纯地因为愧疚,又想让沈渊早点好,所以想到了熬骨头汤的方法。

不是说吃哪儿补哪儿吗?

言忱不好意思跟唐宛如说这些。

说了以后肯定会拉扯出那天晚上打架的事情,要是唐宛如知道她这么大了还打架,估计要着急得立马买机票飞过来。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就让唐宛如误会吧。

言忱按照唐宛如说得步骤做,也不算很复杂。

就是一开始上手时很困难,后边加佐料时她已经变得自如。

从小到大唐宛如都没让她进过厨房,所以她除了煮面外什么都不会做,之前那么长时间的独居生活基本上都是靠外卖度过。

来了北城以后,傅意雪和岑星偶尔会在家里做饭,她能蹭一点儿。

她从来没想过下厨这件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真是……世事难料。

他要不是因为她才受的伤,她才懒得这么上心。

言忱第一次熬得骨头汤还算可以,反正她给傅意雪和岑星尝都说不错。

她对自己辛苦做出来的食物有滤镜,所以尝不出来,但傅意雪喝完以后给她竖大拇指,“言宝你好有天赋!第一次做就做得这么好!我太爱了!我这是找到一个什么宝藏闺蜜!”

她一边喝一边还不让吹言忱的彩虹屁,这让言忱很受用,于是把剩下的骨头汤全倒进了保温桶里。

傅意雪:“???”

言忱辛苦熬了一早上,傅意雪只得到一小碗,再想要第二碗的时候,言忱说:“大清早的喝太油腻不好,你吃个骨头吧。”

傅意雪:“……”

“所以剩下的都是沈渊的对吗?”傅意雪悲痛欲绝地问。

言忱点头,“他胳膊受伤了,需要补。”

“早知道那天我就扑上去了!”

言忱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那你指不定怎么折腾我。”

傅意雪大喊冤枉,“我能怎么折腾你?反正绝对想不到让你做饭这种方式,仙女该在天上,不该在厨房!”

言忱:“……”

她勉强又给傅意雪舀了一勺,然后拎着保温桶离开。

出门前问过傅意川,对方说沈渊今天去了医院。

他的见习还未结束,甚至暑假也要一直留在这里,手受伤以后歇了一天,今天早早就去医院值班了,跟着老师一起多积攒经验。

所以言忱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她还是去的南门,进去以后往上次那个方向走,但还没进楼就看到了沈渊。

他穿着白大褂,右胳膊上石膏还没拆,身侧是比他矮一头的李思涵。

李思涵怀里抱着一个保温桶,跟在他身侧走着,言忱听到她低声说:“学长,我妈妈一早上的心血,你真的不喝吗?”

“骨头汤是大补的,喝了你能早点好。”李思涵顿了顿说:“要是你担心没法喝的话,我……。”

“左手也挺好用的。”言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站在门口轻飘飘地开口,“反正用勺子可以很利索。”

在沈渊和李思涵看过来的时候,言忱朝着他们晃了晃手里的保温桶,“沈渊,喝汤。”

沈渊忽然脊背一凉,这简单的一句话,他愣是听出了“大郎,喝药”的感觉。

一定是之前傅意川在宿舍翻来覆去看《水浒传》,一看就要说这句经典台词,导致他有了这样的错觉。

但一旦接受了某种设定,他看着言忱手里的保温桶,总觉得有毒。

偏偏言忱还笑着,“我亲手熬的。”

沈渊:“……”

完了,一定有毒。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深情眼 爱你我就骚扰你(求爱大作战) 论惩罚花心前任的最佳方式 乡村小酒神 求败 穿成反派们的小仙女 南音(下) 公子倾城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女魔头在线崩书[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