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傅意雪很少见言忱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大开大合,激动又温柔。

平日里言忱总冷着一张脸,她也不是生气或怎样,只是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绪,这是傅意雪和她相处了许久才悟出来的。

所以她时常说言忱是个很温柔的人,只不过很少有人能发现她这份温柔。

今天应当是她第二次在傅意雪面前有这么外放的情绪,第一次是她大学时和摔了她口琴的舍友吵架,差点就动起手来。

后来大学四年,言忱都没跟那位说过一句话。

而言忱情绪外放的点好像都跟一个人有关——她的初恋。

她抿了抿唇,最后安安静静收拾东西,歇下了八卦她初恋的心思。

大学时候就八卦过 ,要有结果早有结果。

-

翌日言忱醒来时傅意雪已经出门上班,房东的远方亲戚回了老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偌大的家里就她一个,还显得有些空荡。

她起来喝了杯水,翻看手机发现有个陌生号码八点多给她发过一条短信:【言忱姐,醒了没?】

应该是傅意川。

这会儿已经九点半,言忱给他回了条短信:【醒了,过去吧。】

这一觉睡得着实有些沉,连傅意雪什么时候走的都没察觉,主要还是因为昨晚傅意雪拿出来的小玩意儿,害得她做了一夜的梦,梦里全是北望和沈渊。

那座城市在十七岁前给她的全是灰暗,但偏偏在她逃离之前有那么一抹明亮的色彩出现,后来还是被她全都抛下,头也不回地离开。

做了太多梦,言忱醒来后喝了两杯水才算勉强清醒。

今天搬傅意雪的东西,她没想着能干净到哪儿去,干脆换了件宽松的衣服,洗完脸后涂了防晒就出门,没有化妆,头发也是随意一扎,没什么正经。

她打车过去的时候,傅意川还没到。

在楼下等了十几分钟,气温开始升高,言忱找了个阴凉地给傅意川打电话,刚响了两声,一辆银灰色的车缓缓在她面前停下,傅意川带着笑意的脸从车窗里探出来,“言忱姐,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没事。”言忱挂断电话收了手机,目光刚好越过傅意川和驾驶位上的人对上,大抵是熬夜熬得有点狠,他眼尾还有一点点红,整个人也带着点儿沧桑感,但不影响他的气质,甚至言忱看出了点儿痞帅。

来的人是傅意川和沈渊。

言忱没和沈渊打招呼,径直上了楼。

傅意雪像只仓鼠一样爱囤东西,遇上双11打折时会疯狂买,所以哪怕她在这里只住了不到一年,昨晚硬是熬夜收拾到了十一点多。

“我去。”傅意川上楼看到卧室里的大包小包和纸箱子忍不住吐槽:“我就知道她肯定不少东西,就这还跟我说一点儿,幸好我没信她的鬼话。”

“你的姐。”言忱难得和他开玩笑,“你应该懂。”

傅意川叹气点头,“也是。”

他认命地撸起袖子,喊仍站在门口的沈渊,“沈哥,来搬。”

沈渊懒洋洋地应了声嗯。

他穿着白色衬衫,最上边的扣子开了两颗,露出好看的锁骨,还有一大片稍有些泛红的肌肤。

头发也稍显凌乱,但他仍旧很轻松地搬起了卧室里最大的纸箱子。

言忱看他走出卧室才收回目光,鼻子微动,她刚刚是闻到了……烟味吧?

是沈渊身上的烟味。

他开始抽烟了?

言忱抿了抿唇,没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寻了个小件也搬着下楼。

走到电梯那儿时发现沈渊还没走,他站在电梯口,目光正斜斜地扫过来,但脚步没动。等她走过来时才说:“你待在这,我去搬。”

言忱皱眉:“嗯?”

两人挨得近了,言忱闻得更真切,他身上就是有股没散去的烟味。

沈渊没再和她说话,转身往房间走,但言忱下意识拉住了他的手腕。

他手腕很热,跟言忱那一年四季都冰凉的手温度不一样。

“还有事?”他微微偏过头,清冷声线此刻显得格外冷漠。

言忱摇头,同时松开手,但在松手那刻手指下意识摩挲过他腕间的肌肤,好似有道疤痕。

“你去吧。”言忱声音比他还淡漠,“东西我看着。”

沈渊大步流星往前走,走了两步忽然停下,他右手的大拇指摩挲过言忱刚刚摩挲的肌肤,语调慵懒又散漫,“我是长得不错,人也很好。”

言忱:“?”

“还有很多人馋我身子。”沈渊的手懒洋洋地垂下来,修长的手指像是在弹钢琴一样在空气中弹了几下,说出口的话显得格外轻佻,“但我不是个随便的人。言小姐要是想做点什么,先领个号码排队。”

言忱:“……”

-

之后是傅意川和沈渊一直在搬,言忱负责在电梯口看东西,等弄得差不多了,几人就下去一趟。

来回两趟就把傅意雪那些东西都搬到了楼下,他们两人把东西往车上搬,言忱上楼去扫尾,大致把房间打扫了一下,然后锁门下楼。

等她下来时,楼下只剩沈渊一个人。

他倚在车边,单手插兜,嘴里咬着烟,脑袋侧过去看向小区入口的方向,整个人懒懒散散的,看着有几分颓废感。

风把青灰色的烟雾吹向空中,他的脸隔着烟雾显得有些模糊。

很摄人心魄的侧颜杀。

天气预报报着北城今日有雨,这会儿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了太阳,看着好似随时会下雨。

她站在台阶上看他抽烟。

搬东西的时候他把衬衫袖子撸起来一截,领口的两颗扣子没系上去,这会儿被风吹着开得愈发大,脸上面无表情,好似在想什么人生大事。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弹了弹尾部的烟灰,咬着烟吞吐的动作熟稔。

“沈渊。”言忱喊他。

他回过头,伸手挥了挥眼前的烟雾,轻飘飘地应了声嗯,但尾音在上扬。

“嗓子好了啊。”言忱没往他那边看,拉开车门把最后一点儿东西放进去,直接转了下一个问题,“傅意川呢?”

“回去改论文了。”沈渊那支烟已经抽完,他蹲在地上把烟头儿摁灭,然后弹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转身走到了驾驶位,“上车。”

言忱犹豫几秒,坐在了副驾。

在狭小的空间里,他身上烟味愈发明显,勾得言忱都想抽一支。

但她什么都没说,只闭上眼假寐。

在车里这种密闭空间,言忱也不知道该跟阔别多年的他说点儿什么,很明显,沈渊也不太想和她说话。

沉默在车内蔓延。

一直等到出了小区,在路口等红灯时,沈渊曲起手指敲了敲方向盘,就是一个很闲散的动作,然后在绿灯亮起那瞬间,他踩下油门往前开,顺带低声开口:“我嗓子一直没问题。”

言忱:“……”

一直紧闭着的眼睛忽地睁开。

言忱盯着他侧脸看了又看,许久才轻笑道:“挺会骗人的。”

她信了那么多年,还为此戒了个烟。

言忱在遇见他之前就抽烟了。

她写东西需要灵感,经常熬夜,烟能提神,所以很早就碰了那东西。

沈渊是不抽烟的,尽管他爱玩,时常逃课去网吧打游戏,好多次周一被教导主任拎到国旗下罚站,但他不怎么碰烟酒,说是不喜欢那个味道。

记得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抽烟时,他咳嗽到脸都红了,还让她离他远点儿。

那姿态懒洋洋的,那时还没那么熟,她正追在他后边跑,成天问他要不要当自己男朋友试试,而那天他说:“当个屁的男朋友。老子要成你男朋友,迟早得死在你手里。”

言忱轻笑:“我那么可怕?”

他弹了弹她的手指,“自己什么样儿不知道?而且,老子闻不得这烟味,嗓子有病,闻多了会死。”

言忱转头就把烟给掐了,“以后不抽了。”

他仍旧没同意当她男朋友。

只不过后来被他发现她偷悄悄抽烟或是被他闻到身上有烟味时,他总臭着一张脸,转头吊儿郎当地说:“就知道有些话不能信。”

她总要凑过去哄很久,哄累了以后就随意扔只笔在他桌上,“差不多得了,爱理不理。”

等第二天来学校,她桌兜里总会多点小东西。

要么是奶糖,要么是小玩具,反正都是沈渊“顺手”买的。

言忱想起以前的事儿,不由得发笑,隔了会儿,她温声问:“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沈渊瞟她一眼,“忘了。”

“总不会是因为我吧?”言忱说:“在我走以后?”依譁

沈渊:“……”

良久的沉寂过后,沈渊轻嗤道:“多年不见,你说话还是这样。”

言忱:“嗯?”

“不讲逻辑,没有道理。”沈渊语气散漫,“还以自我为中心,胡乱臆测。”

言忱:“……”

-

把傅意雪东西全搬到楼上也是一项大工程,言忱本来想一起搬,但刚搬了个箱子就被沈渊抢走,他让她在楼下看东西,而他一个人往上搬。

来来回回几次,他身上出了汗,衬衫后边有一块是湿的。

用了近一个小时,傅意雪的东西才搬完,而且最后快搬完时还下了雨,沈渊的衬衫从肩膀湿到了后背。

他们在楼上待着,言忱给他倒了杯水,又给他拿了毛巾,看他上衣湿透紧紧贴着肌肤,隐隐还能看到腹肌。

“好看?”沈渊斜睨她一眼,把紧在裤子里的衬衫下摆抽出来,平添几分勾人意味。

言忱转身回房间,“身材不错。”

隔了会儿,言忱从房间里出来。

外面的雨下得大了,站在窗边的孤影显得落寞。

言忱走过去把压箱底的衣服给他,而他一直没接,仔细辨认许久后才说:“这是我那件?”

言忱点头。

这是他们去南京看演唱会那年,沈渊买的周边T恤。

黑色的,上边还印着五月天的Q版头像,当时沈渊收拾东西的时候忘记塞行李箱,是言忱给带回来的,但之后一直忘记给他,不知不觉留了这么多年。

留到了他不再喜欢五月天的这年。

见他一直不接,言忱还以为他在闹情绪,朝他晃了晃手臂,“拿着,我只有这一件,将就着穿。”

沈渊迟疑着接过,“卫生间在哪儿?”

言忱给他指了个方向。

他进去以后言忱站在窗边开了窗户,下着雨的空气比平常清新,就是有雨滴溅进来。

手机微震,是酒吧老板发来的消息,通知她周三下午过去,正式入职。

她回了个好,身后传来了输密码的滴滴声,有人推门进来。

言忱回头,开门的人拉着行李箱,穿着白紫相间的碎花裙,气质很温柔,看见她时还有几分错愕。

言忱猜测她就是房东的那个远方亲戚,也是她们未来的合租对象,于是她试探着打招呼,“你好。”

对方愣怔几秒后诧异道:“言忱?”

言忱点头,她想房东办事还挺靠谱,提前给她们做了介绍。

“你好。”女孩儿把行李箱往里边拖了一点,“我是岑星。”

她的自我介绍刚结束,卫生间的门就打开来,沈渊拎着还有点滴水的白衬衫出来,语气不善道:“这衣服买小了。”

“当初你自己试的刚好。”言忱瞟了他一眼,只见T恤紧紧地套在他身上,胳膊肌肉都被束到了一起,看着确实不得劲儿。

沈渊皱眉:“我没试过。”

他之前试的是另一件,这件嫌麻烦就直接拿了,结果刚刚才看到是最小号。

“沈渊?”岑星站在门口,惊讶地嘴都快合不拢,喊完沈渊的名字后刚好和沈渊投过来的好奇眼神对上,她的目光扫过言忱又扫过沈渊,屏了一口气说:“你们两个还在一起啊?”

言忱&沈渊:“?”

咚。

门口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众人齐齐望去。

只见傅意雪带回来的外卖洒了一地,她瞪大眼睛表情痴呆,傻站在门口吞了口口水,隔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一句脏话,“我艹。”

作者有话说:

铛铛铛铛!零点入v啦!

也就是说12个小时后就能看到更新惹!而且是两万字超多更新!

v后都是日更,而且会日九,喜欢的小伙伴点个作者收藏呀!作者围脖@容烟啊,欢迎勾搭。

来自慢热作者最后的倔强!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故事。

预收《全世界你最可爱》和同类型文《借我一梦》求个收藏啦!

《全世界你最可爱》文案:

方宇航和佟真住在同一条巷子,同年同月同日生,自幼就定了娃娃亲。

[小时候]

方宇航指着佟真和他妈说:我才不要娶这只猪呢!

佟真扔下手里的麦芽糖,哇的一声哭着跑远,方宇航当天的午饭是竹笋炒肉,哭的声音响彻整条小巷。

[高中时]

方宇航在楼下等佟真上学。

她迟到了十五分钟,下楼时方宇航指着她的脸,磕磕绊绊道:“你……你这脸涂的跟……跟猴屁股一样!”

“还有你……你的嘴!”

上去就给她用校服袖子擦妆,佟真一把推开,一个月都没理他。

但那天,方宇航站在原地,耳朵红了。

[毕业后]

佟真终于谈了恋爱,却惨遭渣男劈腿。

在大雪纷飞的深夜,她拿了罐啤酒哭得不能自已,方宇航为难道:“要不我将就将就,把你娶了吧。”

佟真:“滚!”

谁知后来,方宇航的乐队在体育场开万人演唱会,他站在台上大喊佟真的名字,“佟真,要不你委屈委屈嫁给我吧。”

▲青梅竹马/慢热/日常/相爱相杀/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的爱情

▲男主如文案,嘴贱又骚包

▲中二乐队贝斯手&人美心善插画师

《借我一梦》文案:

【一】

祁蒙是出了名的混不吝。

他跟亲爹打架,和学校对赌,站在高楼之上也能以一敌十,大家都喊他“祁魔”。

不知从哪天开始,传闻中的“祁魔”成为了年纪第一周妤的跟班。

周妤长得漂亮性格温柔,最爱穿白裙子,笑起来的时候有一个浅浅的梨涡,堪称翻版小仙女。

众人都感叹:好好的花就被疯狗啃了。

但祁蒙只记得,那天在阴暗小巷里,大家都避着他走,只有周妤朝他伸出手,笑着和他说,“别害怕,起来。”

只这一句,他甘愿拔下满身倒刺,对她俯首称臣。

他曾说,周妤是他的天使。

但没想到,后来在拥抱时,他的天使从背后给了他温柔一刀。

当天,他用湿巾仔细擦拭她的手指,在她耳畔痴笑道:“阿妤,别脏了你的手。”

那年夏天,染着血迹的白裙子成为祁蒙最后的记忆。

【二】

多年以后,悬疑大神作者祁蒙首写言情书籍,扉页的第一句话是:我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爱了你很久很久。

据传,这本IP的女主是名不见经传的周妤。

大家扒了她一圈儿,发现性格冷漠疏离,不苟言笑,除了那张脸以外一点儿都不符合书里的形象,于是网上骂声四起。

第一天,没回应。

第二天,依旧没有。

第三天傍晚,祁蒙那快要长草的微博连发N条:本人出演,哪儿不符合?

——书是你写还是我写?

——好不容易求她演,求了三天才成功,闹什么?

——骂我可以,骂她……我真的会把你写死。

——我还会把你告到倾家荡产。

后来,书粉扒出来,在祁蒙的书里都有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她们都很像周妤。

#你是我穷极一生都做不完的梦#

【阅读指南】

★高中校园+都市/1V1/双C

★十八线女明星&新晋悬疑大神作家

★男主真痴汉,这辈子只对女主好。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热门: 梁家五少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嫁给病娇恶狼冲喜 师尊又死哪儿去了 姝女有仙泉/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抢回来了 唐门高手在异世 娇宠白月光 破云2吞海 你是神明的馈赠 生而为王[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