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言忱回去的时候,那对情侣正在房间里打游戏,依稀能听见从手机里传出来的“Frist Blood”声。

她回房间放下吉他,摁开灯之后就往飘窗那儿走,随意拎了个地垫坐在窗边,俯瞰楼下风景。

五月的北城昼夜温差大,她出门的时候只穿了件卫衣,回来的时候风很大,冻得她鼻子有点儿红,这会儿到了室内才算好些。

她手腕上戴着沈渊还回来的发圈,随手把头发扎起来,然后曲起腿,脑袋搭在膝盖上发呆。

沈渊把发圈递还给她的时候又问她:“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她只耸肩笑笑,“有什么好解释?”

然后把发圈缠回手腕,转身离开。

他沉默地看她走进地铁站,终是什么话都没说。

六年过去,他好像比以前更加沉默。

要是那会儿她说这话,肯定被他弹额头,尔后吊儿郎当地笑着说她:“你可真傲。”

或者捏她后脖颈,看她眯着眼散发危险气息,在她临近爆发边缘时又松开,然后轻嗤一声,“言忱,你什么时候能好好说话?”

但现在他什么都没说,只沉默地望着她走。

他想听什么解释呢?

迫不得已?被逼无奈?

当年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她不信他不知道。

那他还想问什么呢?

言忱确实没什么好解释的。

走就是走了,切断所有联系的选择也是她做的,没人逼她。

她只是做了个正常人都会做的选择而已。

他想听的,是她永远不想提的。

言忱在飘窗上坐了会儿,思绪逐渐溃散,一会儿是过去一会儿是现在,回忆和现实交杂,搅得人头疼。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她才后知后觉昨晚那种状态是感冒了,因为她给傅意雪发语音的时候发现有了鼻音,不算重,但对她的工作来说是挺致命的打击。

傅意雪说柜子里有感冒药,她抠了两颗就水喝掉,又从行李箱里找出件厚外套才背着吉他出了门。

-

仍旧是去熟悉的奶茶店。

但言忱从地铁站往川大西门走的时候,途径昨晚沈渊站的那棵树附近,她不自觉多停了会儿,甚至还数了下它的年轮,但枯皱的树皮看上去有些年头,自然也数不清楚。

到达奶茶店时还没什么人,老板娘听了她的声音后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坐着歇一会儿,还关切地问她能不能唱,她捧着水杯轻抿了口,“没什么事儿。”

温暖的店里慢慢有人来,言忱先没唱,只是弹吉他。

她的吉他玩得很熟练,单拎出来秀技术也能让人惊艳,只是她更喜欢弹唱这种形式,特别适合她放空以后进情绪,跟这首歌产生灵魂上的共鸣。

她先弹了两首,等到有人点歌以后她才开始唱。

点歌的是个小姐姐,说要给她刚失恋的闺蜜点一首《失恋无罪》。

A-Lin的歌音很高,尤其副歌部分和转音,这首歌原本就不在言忱舒适的音域内,再加上感冒,她只能说试试。

降了Key唱都唱得很勉强。

很快就有人听出来,“小姐姐是不是感冒了?”

言忱刚好唱完副歌最后的那个转音,她点了下头,“有点。”

不过没有停下来演奏,最后勉强地唱完了一整首。

那个点歌的小姐姐一直等在旁边,等她结束以后给她递过来一杯热水,“小姐姐辛苦了。”

“我的工作。”言忱接过水,“谢谢。”

之后许是体谅她,大家都说只弹吉他就行。

言忱倒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以往她在酒吧驻唱,感冒了连唱三四个小时也不是没有过。没人会去体谅你的辛苦,因为大家都很辛苦,既然挣这份钱那就把本职工作做好,言忱从未有过抱怨。

这突如其来的善意倒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连弹几首之后,言忱从兜里摸出把口琴。

这也算意外之喜,本来没打算穿这件外套,因为感冒才把它拎出来穿,结果兜里放着那把口琴。

她擦过口琴之后便开始吹,音感和吉他又不一样。

奶茶店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今天来八卦她的人变少了许多,大抵见沈渊两天没出现,大家也逐渐接受“认错人了”这个设定,所以对她更多是赞赏。

看看她的脸,听听她的歌。

没什么特别的。

到了下午四点多,言忱着实提不起什么力气来,她弹过几首后跟老板娘打了个招呼,去店里寻了个角落里的空桌子坐着休息。

店里也没药,言忱就捧着杯热水坐着发呆。

过了会儿傅意雪发消息来:【你结束了没?】

言忱:【差不多。】

傅意雪:【等着!我马上就爬过去!】

言忱:【哦。】

她回完消息就把手机倒扣着放在桌上,闭上眼睛假寐。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有道视线强烈地注视着她,于是她缓慢睁开眼,眼前出现了一张略有些眼熟的脸,正紧张地盯着她看,见她突然睁开眼还吓得往后退了些,椅子划过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言忱这才认出来,这是昨晚那个男生,应该是叫真……诚?

她昨晚心思都放在了沈渊身上,再加上他语速快、风大,好像就听见是这个名字。不过——

他来干嘛?

言忱拎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在店里舒缓的音乐声中开口:“有事?”

话一出口才发觉,鼻音更重了。

明明是地道北方人,却总会在阴晴不定的五月里栽个没完。

印象里她总是在五月生病。

言忱问完便在等他回答,但等了又等却只等到对方红着一张脸,颤颤巍巍地把一个纸盒子递过来,“小姐姐,吃……吃药。”

言忱:“嗯?”

“听说你感冒了。”对方吞了下口水,总算不磕绊,“我去校医院买了药,你吃一点。”

他个子挺高,头发不算长,是很清爽的、带有少年感的男孩子,这会儿没穿工字背心儿,换上了白T和牛仔裤,看上去年纪还小。

言忱没拿他的药,反倒问:“你几岁?”

“20。”郑晨立马道:“我是体育系篮球专业的,昨天那些都是我们队一起打篮球的。”

言忱眯着眼看他,大抵是因为都瘦,他的下颌线和沈渊还有几分像,所以她多看了会儿,最后仍是把药推回去,“我不谈恋爱,别在我这儿下功夫了。”

郑晨愣怔两秒,手摸了摸脑袋,略有些手足无措,但又把药给她推过去,“不管谈不谈,你先把药吃了吧。”

言忱盯着他看,带着鼻音的话听起来愈发冷淡,“药收了,你走吧。”

郑晨:“……”

他不太情愿地站起来,“那小姐姐你注意休息。对了……”

言忱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加追求者微信的习惯,所以别提,谢谢。”

她整个人都清清冷冷的,说话也不拖泥带水,提前把郑晨想说的话给说了,倒是让郑晨没有话说,一米八多的人站在那愣怔了会儿,最后硬憋出一个:“哦。”

他失落地离开奶茶店。

言忱没看他,手心握着杯子继续闭上眼假寐。

不一会儿,耳边传来很别致的“啧啧”声,她一听就知道是傅意雪。

“言宝你这是宝刀未老啊。”傅意雪坐在她对面, “都毕业快一年了还能撩到20岁的弟弟,不考虑姐弟恋吗?多香啊!”

言忱轻嗤一声,眼皮微掀,勉强睁开眼,“想谈自己努力。”

直到完全睁眼,她才看见傅意雪身边还带着傅意川,于是和他微微颔首,算作打了招呼。

傅意雪仍接着刚才的话题,“我这不是还没机会吗?弟弟不来撩我,我也没办法。”

“山不来就你。”言忱慢悠悠地喝着手里那杯水,愣是喝出了岁月静好的感觉,“你去就山。”

傅意雪切了声,“我才不要。”

距离上次短暂的半小时会谈也已经过了近一周,傅意雪有一肚子的话想跟言忱说,但只开了个头就被言忱打断,“我饿了,先吃饭行吗?”

傅意雪:“……”

她委屈巴巴地答应:“好吧。”

-

言忱跟老板娘打了声招呼才和两人一同离开,出了店才觉得今天这件儿外套穿得不亏,因为天又阴了下来。

傅意雪昨天就订好了吃烤肉的桌,三人直奔那家店,路上傅意雪挽着言忱,不停在说她这段时间出差的见闻,言忱偶尔附和几句,像极了当初上学时的状态。

尽管感冒,她还是能察觉到傅意川的异常,一路上他的目光总往她身上扫,带着几分探究意味,一开始言忱还说不上来,直到两人目光忽然对上,而傅意川心虚地扫向别处时她才知道这是什么眼神。

是前几天那些女孩到奶茶店里想探知八卦的眼神。

他没问,言忱也不可能主动说,便忽略掉他的求知欲。

傅意雪要的是个包厢,她一落座喊傅意川往边儿坐,然后问他:“你问过没?你舍友来不来?”

傅意川戳手机,“问着呢。遥遥还在店里,沈哥今天去医院跟手术了,不知道结束没。”

“你们男生都这么不积极吗?美女请吃饭都不来,活该单身!”傅意雪义正言辞地谴责完还啧了声,“你个母单!”

傅意川顿时瞪大眼,“傅意雪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阻挡了我早恋的步伐,我现在孩子都能喊你姑了。”

傅意雪毫不客气拽他耳朵,“你还敢提早恋的事儿,信不信我现在就给爸妈打电话?”

傅意川:“……”

他握住傅意雪那只手,没认输,“多大的人了还告状,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而且我这专业是被谁欺负着学的?傅意雪你有没有良心,还拧我耳朵!要拧掉了!”

傅意雪松了手,朝他翻了个白眼,“我是你姐!不要总喊我名字行不行?”

“就早半个小时你也好意思?”

“早一秒也是你姐!”

他们姐弟两个肆无忌惮地吵吵闹闹,言忱没感受过这种家人之间的亲昵氛围,再加上身体不舒服,就坐在一旁看。

傅意雪和她弟吵完了才想起来问言忱,“那个弟弟是谁啊?我看着长得挺帅的,你就没半点想法?”

傅意川在一旁插嘴,“你管管好自己吧!”

傅意雪瞪他:“闭嘴!我问我家言宝呢,我这不是得探听好她的口风才能帮她介绍合适的嘛。”

傅意川:“……”

“对了。”傅意雪忽然问:“你那两个舍友现在还没女朋友吧?”

傅意川:“……”

他单手扶额,颇感无奈“他们一会儿过来,你自己问他们。”

傅意雪:“那多不好意思。”

“言宝。”傅意雪晃了下言忱的胳膊,“你喜不喜欢那种长得帅但是话少的男生?我弟他有个舍友就那样儿的。”

言忱正发着呆,用仅剩不多的耐心随意回道:“那你让他学学说话再来谈恋爱,话都不会说,谁跟他谈?”

包厢内忽然有片刻沉寂。

就连傅意雪也尬在那儿,背后说人坏话被逮住吓得她耳朵尖儿都红了。

言忱却没感觉,她现在感知有点滞后,等她意识到不对劲想回头时就听到熟悉的清冷声线传来,“谁说谈恋爱得会说话?”

言忱稍偏过头,刚好和他的目光对上。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藏着她看不懂的情绪,他很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一双大长腿随意搭着,慵懒又散漫地接了刚才的话:“会做就行。”

作者有话说:

言忱:哦?

——什么意思?

沈渊:字面意思。

打起来!打起来!

感谢在2021-06-16 16:46:26~2021-06-16 21:40: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箍箍子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农香满园 和前男友一起穿到23年后 念你入骨 无上圣王 苏丹的禁宫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 彩霞满天 手把手教你套路男神 想撩我的都被气死了 猎户娘子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