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会儿坐在奶茶店里的几乎都是同龄人,《认错》这首歌在每个人的青春期里都盛行过。

言忱也不例外。

她虽然不会把这种歌放在歌单里,但初中那会儿只要走在街上,尤其路过KTV和网吧时,总能听到这歌在放着。

而在她印象里,沈渊是从来是不会听这类型歌的。他更喜欢乐队的慢摇滚风格,能从他歌单里扒拉出伍佰和郑钧,也不会看到许嵩。

这会儿为了为难她,倒真是有心了。

言忱在原地坐了会儿,身子才慢慢摆正。

老板娘是个会体贴人的,低声和言忱说:“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这单就不做了。”

直接点十遍《认错》,摆明了就是在侮辱人。老板娘虽然喜欢钱,但取之有道,她干不出这种践踏他人人格的事情。

但言忱眯着眼看向沈渊,轻笑了声,“我唱。”

语气没半分不悦。

她重新拎起吉他,在麦前试好音,没有一句废话,直接弹起前奏,毫无负担地唱了起来,“那天午后,我站在你家门口。”

她的烟嗓和这首歌结合得很好,比原版听上去还多几分落寞。

只是她唱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沈渊。

今天天气回温,他没穿外套,浅灰色卫衣搭了条黑色裤子,显得腿修长。

他就站在柜台前,目光径直落在她身上,比之前那些女生想要窥探她身上八卦秘密的眼神还要炽烈。

言忱对工作向来不敷衍,一个字儿都没改,一个音都没错地唱完了半首。

她指间吉他仍旧在弹,沈渊也一直看她。

直到第二段再次开始,老板娘已经做出来七杯奶茶,她问沈渊:“打包还是现在喝?”

沈渊抿唇看向那边的言忱,她仍眼带笑意,但唱出来的曲调哀婉缠绵,听出了几分心碎的感觉,这大抵就是烟嗓的魅力。

老板娘见他没反应,又重复了一遍,“请问您是打包还是现在喝?”

沈渊回头,他扫过桌上那一排奶茶,“送给来店里的人吧。”

老板娘:“???”

言忱那边声音更低,“全是我的错,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情感充沛到特别像哽咽声。

听不下去了。

沈渊随意拎起一杯奶茶往外走,老板娘立马喊他,“帅哥,还没付钱。”

他回头问:“多少?”

“一千二百八。”

沈渊毫不犹豫扫了码,然后盯着柜台上那一排奶茶,他手指戳向最边上那杯,“这杯留给她。”

没指名道姓,只用了个代称,老板娘懵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指着在那儿唱歌的言忱问:“她?”

沈渊微不可察地点头。

言忱那边在back第三遍主歌,情感爆发力更强,特别容易把人代入她的情绪中。

沈渊却已疾步走到门口,最终在她落下来的尾音中说:“剩下九首换了吧,随意唱。”

终究还是没法听完。

-

“沈渊绝对跟这小姐姐有什么!我就不信他是闲的。他们马上答辩,他不去查重跑奶茶店来晃,说跟小姐姐没什么事我都不信。”

“得了吧,你现在还喝着人家奶茶呢,管人家有什么事。”

“听说昨天沈渊在他们院群里冒泡了。一千多人的大群,大家都讨论疯了,完全忘记沈渊还在,就杂七杂八的说了一堆,结果他来了一句:认错人而已。”

“然后呢然后呢?”

“没啥然后,我听我医学院的朋友说,沈渊还澄清说自己单身,然后大家就不敢在群里讨论了,怕被正主逮到。”

“……”

言忱坐在店里靠窗的位置上,手边放着沈渊点给她的奶茶。

还是熟悉的草莓味。

临近中午,她有点消极怠工的意思,老板娘也体谅她,就让她歇一会儿。

她在这个位置坐了近一个小时,后边那桌的女生们疯狂讨论了四十多分钟。起初她刚坐过来的时候,她们还不太敢讨论,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言忱便识趣地戴上了耳机。

但她没开音乐。

于是后桌就开始肆无忌惮讨论。

她就听一乐。

她好像从小就没那么多好奇心,没什么特别想了解的欲望。

甚至也不太了解她们这些奇奇怪怪的表达欲,她遇到过最有表达欲的人就是傅意雪,小到今天遇见两只蚊子,大到微博热搜第一,她都要跟你事无巨细地分享,从食堂到宿舍的路上,她的嘴永远不会停。

而她向来是倾听者。

后桌仍旧在聊着沈渊的事儿。

只不过从他和小姐姐的感情聊到了他在川大的经历上。

大一刚入学就被学校里赫赫有名的校花学姐倒追,结果脾气差得要死,直截了当就把学姐给拒了。

军训那会儿拉练跑十公里,他永远第一个到达终点,最后军训汇演时他站在前排当举棋手,在太阳下暴晒过二十天的颜值依旧吊打其他院系举旗手,成为医学院的门面。

入学没多久就狂刷了学校的表白墙,总有人在不同地点拍到他,食堂、操场、教学楼,甚至是校外的小吃街,好多人问这人是谁?想认识一下。上得次数多了,各个院系都知道医学院有一个长得很帅的学弟,有时还有外系的学姐们来蹭他们班的课上,但这人油盐不进,无心恋爱。

那段时间倒是促成了不少医学院和其他院系的恋爱佳话,唯有他,一直单身。

不过他也就火了一阵,等到军训结束,学长学姐们对新生的兴趣下去之后,他自然成为了“过去式”。

偏偏医学院穿白大褂上实验课,每次他们上完课去食堂时,沈渊总会被偷拍,而他的颜值是走在路上偶遇后,你一定会停下来回头再看两眼的程度,所以他的热度经久不下,尤其在期末考试前,他跟舍友去图书馆复习,看书时专注认真,侧颜堪称绝杀。

恰好那段时间川大在拍110周年校庆的宣传片,拍摄素材里有图书馆,然后他入了镜,那个完美的侧颜杀被完整保留下来,唯美又浪漫,像极了偶像剧男主走进现实,而校庆宣传片在各个班级的晚自习里放了一周,几乎没人不记得那个镜头。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就成了川大的门面,也是医学院出了名的高岭之花。

后桌的女生聊起来时,就说他好像莫名其妙征服了所有人,然后理所当然成为了众星捧月的存在。

“那他脾气呢?你不是说他脾气差到气走校花?但我看他好像还行啊,之前一个活动上遇见,他挺绅士的。”

“大一那会儿我们在学生会,每次搬桌椅他都没偷过懒,而且看有女孩子体力不支,他立马就会帮忙,还让女孩子歇着。”

“是吗?我咋感觉你们说得和我这两天看见的不是一个人啊。你们没看见他看那小姐姐的眼神?我的天呐,我感觉要把她扒皮抽筋一样。”

“所以我们猜测两人之间有点什么嘛。”

“我觉得最大可能就是他对小姐姐爱而不得。”

后边那四个字被刻意压低,显得特别神秘。

言忱却不经意笑出声来,这笑声惊扰到了后桌,一瞬间大家噤若寒蝉。

言忱摘下耳机塞回包里,站起身回头看了眼,在一众女生略带惊恐的眼神中精准找到了刚才说话的那女孩,朝她挑了下眉,“想象力很好。”

仍旧是不变的烟嗓,只不过离开麦听起来没那么有距离感。

女孩儿愣怔两秒,忽然眨了眨眼:“谢……谢?”

言忱转身回到唱歌的位置。

她照常工作,那些讨论对她来说不过是随耳听过,以前带着恶意的评价听多了,这些好像都不算事。

就是顺带听了听沈渊的近况。

下午很快过去。

奶茶店里人来人往,她今天的工作状态更松散一些,人多时弹一弹,人少了就歇着喝杯奶茶,玩会儿手机。

但几乎没有人少的时候。

这段时间正好是学生们松散的时间,没有期末考的压迫,作业也少,所以听说了八卦以后,跑来围观的人一波又一波。

只是都不敢太明目张胆。

言忱就在这样的“围观”中度过了一下午。

天色将晚,川大的路灯悉数亮起,言忱在完成了一段吉他独奏之后打算结束今天的表演,但在收吉他时奶茶店进来七八个男孩儿,穿着工字背心儿,短裤,手里还捧着篮球,见言忱正在收吉他,有人惋惜了声,“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

“小姐姐,你这是要走了吗?”其中最高的男孩子问。

言忱点头,“结束了。”

一堆男孩儿在那互相埋怨起来,说是因为谁才来迟了。

言忱刚把吉他放进包里,就听有人说:“小姐姐,我有个朋友特别想听你唱歌,能再唱一首吗?一会儿太晚的话我们送你回去。”

他说得格外真诚,言忱放吉他的手一顿,回头扫视一圈,“哪个?”

几秒后,众人齐齐指向最边缘处的男孩儿,然后男孩儿的脸忽然红透,摆着手磕磕巴巴地说:“不……不是,我……我没……”

磕绊许久也没说出什么来。

言忱看着好笑,又把吉他从包里拎出来,她坐回原位,“想听什么?”

“随便!”众人见她这么好说话,立马夸道:“小姐姐人美心善。”

言忱没再说话,直接弹起了吉他。

奶茶店对面是一盏昏黄路灯,路灯下还立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他站在那儿眺望,言忱的目光隔着窗户和他对上。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一曲结束,那帮男孩儿鼓掌声特大,捧场极了。

言忱的情绪被他们调动,表情轻松了一些。

她收好吉他,跟老板娘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临出门时一个男孩儿喊住她,“小姐姐,我们送你。”

“不用了。”言忱说:“这路我熟。”

她推开门,忽然一阵风吹过,把她本就松垮扎着的发圈吹落在地,紫色头发随风扬起,她弯腰去捡发圈儿,有人却先她一步弯下腰,精准无误地把发圈勾在他修长的手指上。

言忱愣了两秒,侧过身去看,和他目光在空中交汇。

谁都没说话。

言忱就任由头发乱着,她往校外地铁站的方向走,那人就在不远处跟着。

但她走了一段距离,就听见后边有人气喘吁吁地喊,“小姐姐!”

言忱没当是在喊她,但追过来的人是练体育的,腿长体力好,没几步就追上了她,在言忱错愕的目光中飞快地说:“小姐姐,我挺喜欢你的,这是我微信号,你记得加我。对了,我叫郑晨。”

说完以后还没等言忱反应过来,直接往言忱的卫衣兜里塞了张纸条,似是怕听到拒绝,说完就往回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叮嘱,“小姐姐路上小心啊。”

言忱:“……”

“回去以后可以微信上告诉我!”

言忱:“……”

她站在原地发懵。

这是第一次有人以这种说直白也谈不上直白,说委婉也谈不上委婉的方式来告白。

她伸手从卫衣兜里拿出那张纸条,还没来得及打开看就被人抢过去。

言忱抬起头盯着沈渊看,对视许久,最终她扯出一抹笑,无奈摇头,然后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外走。

去地铁站的这段路不长,路上人也少。

言忱一路往前走,沈渊就在后边跟着。

等能看到地铁站口的时候,言忱忽然停下,她回过头望向不远处的沈渊,而沈渊也望向她。

像是长达一个世纪的对峙。

她背着吉他,头发被风吹乱。

他手上缠着她的发圈,拿了别的男孩儿给她的微信号。

时隔六年,他们在这样的安静的夜色中对视许久。

言忱轻呼了口气,正打算打破这寂静,却听到沈渊先她一步开口,“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风把这声音搅得支离破碎,言忱竟听出了几分委屈。

她眯了眯眼,嘴角扬起,烟嗓跟夜色融为一体,慵懒又散漫,“好久不见?”

沈渊盯着她,唇抿成一条线。

在他再次开口之前,言忱朝他伸出手,“还有,发圈还我。”

作者有话说:

沈渊:???

言忱:干嘛?

沈渊:我让你解释啊!解释了我就原谅你。

言忱:我不。

沈渊:……

啊啊啊啊气死了!

言宝真的好会气人哈哈哈哈。

明晚九点再见,大家晚安。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最初不过你好 攻略极品 有一种爱情叫学霸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三部) 所有主角都对我唯命是从 憨包子与小丫头 穿成暴君的干女儿 大佬今天做人了吗[穿书]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魔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