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气氛沉寂许久。

言忱纤长的手指不经意拨动吉他的弦,发出了错乱的几个音。

四目相对,谁也没先避开。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周遭还有那么多人,但此刻好像时间静止了一般。

任谁也能看出两人之间好像有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偏偏最边上理工科的直男们离得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言忱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噤声,就像是看戏到一半没了下文,心里被吊得不上不下,在这满室寂静中开口,“小姐姐,你说要唱什么啊?”

言忱近乎溃乱的思绪才慢慢回拢,她的目光绕过门口来人,投向最角落处的男生们,笑了一下,“唱首粤语歌吧。”

被摁下暂停键的奶茶店这会儿重新被放在时间的齿轮之上,开始慢慢运转。

交谈声渐多,言忱扫过弦之后开始弹前奏。

平和舒缓的前奏流畅又自然,言忱刻意避开门口,余光里倒是看到他跟一同进来的女孩儿往左侧挪了挪,女孩儿想说些什么,最后见他紧抿着唇闭口不言,只好放弃聊天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但他没坐。

他站得笔直挺拔,那双眼睛像是利剑,直直地望过来。

言忱坐在高脚凳上,如同往常一般弹奏,但唱第一句时声音略有些哽咽。

好似是自带的生理反应,在第二句时便被她压了下去。

在南宜待了几年,她的粤语比以往标准许多,唱起来也愈发有味道。

她以前就爱听这首歌,但很少唱。

这会儿唱起来倒别有一番感受。

她纤长的手指拨动吉他的弦,独特的烟嗓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在唱完了那句“未算孤苦也伶仃”后,她的手指搁置在吉他上,有很长时间的停顿,然后在满室寂静中拨动吉他,节奏比之前愈发动人,在那瞬间她抬起头,朝着门口的人笑了下。

唇角微翘,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声音也比之前更高,像是突然从轻音乐换到了摇滚乐。

“明知爱这种男孩子

也许只能如此

……”

她一边笑一边唱,比往日鲜活得多。

前几日在店里唱歌时言忱也笑,但大多是跟人敷衍地笑笑,笑意从不达眼底,笑完很快就投入到表演中。

但今天她的笑里带着挑衅,却有温度。

言忱环视着店里众人,演唱情感充沛。

高潮部分唱过两次,在唱第三次时也接近尾声,她的目光忽然径直落在门口的人身上,和他四目相对。

他的眼睛好似就没眨过,这会儿眼尾泛了红,眼睛里亮晶晶的,蕴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让人看不出喜怒。

言忱也不知怎么想的,她的手指在弦上翻飞,从尖锐的一弦到厚重的六弦,秀了一波技巧,然后在和沈渊的对视中才开始唱,声音愈发沙哑。

“但我会成为你最牵挂的一个女子

朝朝暮暮让你猜想

如何驯服我

……”

吉他尾音停止,一曲终了。

店里众人却沉浸在音乐中久久回不过神来,一室寂静。

而沈渊在寂静中朝她走来,两人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空中交汇,她噙着笑看他,似在挑衅。

当店里响起第一声鼓掌时,沈渊刚好走到言忱对面。

离得近了言忱才看到,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此刻好似有泪光涌动,但他从不是个爱哭的性子,就算那时跟人打架受了极重的伤,也没红过眼。

印象里他唯一眼尾泛红是他们在南京那晚,两人肌肤相抵,他克制又隐忍,在昏黄灯光下吻了吻她的眼睛,最后去冲了个冷水澡。

这会儿隔着吉他,言忱仍旧朝着他笑,眼里又酸又涩。

六年未见,他好像比以前还高了一些,仍旧瘦削,却比以前健壮,身姿挺拔,单站在那儿就让人移不开眼。

原来无论冬夏都穿一身黑的人,此刻穿着白衬衫,外边搭了件浅灰色的风衣,跟今日春雪格外相衬。

言忱手边的吉他被无意识拨动,错乱杂音显得店里愈发寂静。

众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

沈渊停在她面前,在良久的对视后,言忱却率先退却,她的手指拨动吉他,吉他的尾音都在颤,她清凌凌的烟嗓低声唱着:“明知爱这种男孩子,也许只能如此,但我会成为你最牵挂的一个女子,朝朝暮暮让你猜想……”

后半句还未唱完就感觉有风刮过耳侧,随后“咚”的一声,震得言忱弹错了两个音。

她抬起头,正好和沈渊对视。

而她的脸颊左侧,是他横过来的胳膊,健壮有力,甚至她的余光可以看到他大臂的肌肉在跳。

言忱朝他挑了下眉。

他嘴巴微动,但隔了许久,他才发出声来,音色比言忱刚唱完歌的还沙哑几分,他说:“言忱。”

“你成功了。”

他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但只有言忱一个人听到。

-

这场春雪来得急,却比不得12年那场绵延,临近中午便停了。

甚至天上还出了太阳,只不过刮着风,连太阳都是冷的。

言忱仍旧坐在店里弹着吉他唱歌,上午那场闹剧好似没发生过。

实际上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盯着她看,想从她从容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八卦来,但是没有。

她只在沈渊离开之后恍神许久,然后弹了吉他的Em和弦,在扫弦声中说:“认错人了吧。”

之后一首接一首的唱,从五月天的《温柔》唱到《离开地球表面》,烟嗓唱起摇滚乐也有不一样的感受。

那突如其来的插曲对她的表演没有任何影响,奶茶店里人来人往,她再没起过波澜,也再没笑过。

下午的奶茶店客流量比上午还多,大抵有人听了八卦来一探她的真面目,言忱也没避闪,大大方方任由她们看。

她唱歌间奏时还依稀能听到有人在低声议论上午的事。

“你说的是沈渊吗?是那个一向高冷的沈渊?”

“我听说他大一入学那年就以高票当选为医学院的高岭之花,之后那称谓就没易过主。”

“他大学五年都没谈过恋爱,跟所有女孩都保持着客气礼貌的关系,大家都说沈渊那种男人就是来让人见识人类物种差异性的,他才不可能下凡谈恋爱呢。”

“不是,你们说沈渊跟这小姐姐真的有关系吗?”

“谁知道呢,小姐姐说是认错人了,但我看那个样子不太像啊。两个人一看就有故事。”

“什么故事?”

“……”

讨论又戛然而止。

谁都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故事。

言忱专心致志唱歌,不再管那些纷扰喧嚣。

一直到下午七点,她唱完最后一首将麦拨到一边,把吉他倚在桌上,“今天结束了。”

她从高脚凳上跳下来,慢条斯理地将吉他放入包里,跟平日一样。

终于有人忍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尖着嗓子问:“小姐姐跟我们校草认识吗?”

“校草?”言忱头都没抬,声音没有丝毫起伏,“是上午来过的那个男生吗?”

“对!”女生说完又把头埋下去,根本不敢让人看见。

言忱却背起吉他往二楼走,在上楼梯时扫视了一圈,很轻易就看到问话的人是谁,她朝那个方向轻笑了下,显得漫不经心,“他认错人了。”

楼下一阵唏嘘。

隔了几秒,角落处有个男生忽然大喊:“那小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言忱愣怔片刻然后迈步往楼上走,朝后扬了扬手,语调懒洋洋的,“单身很久了。”

“要不要加个微信啊?”还有男生试图搭讪。

言忱头都没回,“不谈恋爱。”

男生急了,声音都比之前大,“就交个朋友!”

言忱却仍旧是那副懒洋洋的姿态,“不缺朋友。”

众人:“……”

言忱来这唱歌三天了,一直都能听到有人怂恿着朋友来要她的微信,但几乎没人真的到她面前来,毕竟公众场合,那么多人看着,还没出社会的大学生们脸皮薄,抹不开面儿,跟她以前驻唱酒吧里那些老油子们不一样。

言忱这几天的经历还算愉快,如果没有在今天重遇沈渊的话。

不对,遇见他也算是件愉快的事儿。

这六年里,她想过很多种重逢的方式,觉得最浪漫大抵不过像Eason歌里写得那般: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最后在某个咖啡馆的拐角,两人的视线不经意在空中交汇,无论是谁先开口,但总会有个人抬起手打招呼,说一声好久不见。

这大抵是言忱觉得最体面,也是最浪漫的一种重遇。

只是当初她离开的方式注定了她无法拥有这么浪漫的重逢,如果没猜错的话,今天沈渊那一拳是想挥向她的吧,气极恨极,最终也只是伤了自己的手。

那一声,她听着都有点疼。

言忱坐在二楼等老板娘,顺带眺望远处的风景。

傍晚的川大人头攒动,昏黄路灯在一瞬间亮起,和天际暗色交叠在一起,显得今日春雪也漂亮得不像话。

这场春雪下得还算厚,这会儿有人在楼下打雪仗。

有情侣、有好友,形形色色的人走过去,又有人络绎不绝走来。

“在想什么?”刚忙完的老板娘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他不在。”

言忱下意识回:“没看他。”

老板娘轻笑一声,在她对面坐下,“上午那是男朋友?”

“不是。”言忱摇头,不太想跟人提起这些事,直接换了话题,“工资直接转我微信吧。”

老板娘给她转了一千过去,温声问:“不来了?”

言忱沉默,她的手指摩挲过手机屏幕,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对面路上,只见那儿立着一道挺拔的身影,他单手插在风衣兜里,风把他略有些长的头发吹乱,不断有路过的女生看着他窃窃私语,他却岿然不动。

忽然,他仰起头看向二楼,正好和言忱认真的目光对上。

只一瞬,言忱便别过脸,她捧着面前的水杯轻抿了一口,低声回老板娘,“我再唱两天,按照第一天的工资给就行。”

作者有话说:

心疼几秒沈哥。

猜猜他们相遇后的第一句言宝会说什么呢?

大家晚安,明天见。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热门: 冰与火之歌13:群龙的狂舞(上) 拯救残疾男主[快穿] 夙夜宫声 爵迹·风津道 斩天诀 仙女下凡在六零 为了活命我身兼数职 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九州·缥缈录2·苍云古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