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楔子②

上一章:第1章 楔子① 下一章:第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电话铃声在沈渊走出包厢那瞬间戛然而止。

刚好卡在陈绮贞的迤逦声线上。

沈渊站在KTV门口,人来人往,热闹喧嚣,他好像跟这些格格不入。

良久,他颤着手回拨了那串号码。

李淼在后边喊他,“沈哥,你一会去哪儿?”

听筒里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两个声音交叠在一起,沈渊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好像是希望落空,又好像从未有过希望。

就像离开的那个人给他的感觉。

若即若离,虚无缥缈。

李淼过来搭他的肩,“哥,都过去了你还想那些干啥?”

“嗯?”沈渊斜睨了他一眼,单手插兜往前走。

“她走就走了呗,地球还能不转了怎么的?”李淼义愤填膺地为他说话,“你这么好一个人,她错过是她可惜。”

沈渊没应答,气氛就那么冷下来。

北城的12月向来干冷,穿着厚重的羽绒服也无法抵挡寒风侵袭。

沈渊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最后竟然又回了废弃工厂的天台。

据说这是02年北望市规模最大的一家工厂,但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一直没人管就成了废弃点,尤其有人说这里出过灵异事件,大人们千叮万嘱不让小孩儿来玩,怕惹上什么不好的东西,所以这边越来越荒凉。

但沈渊向来不信神鬼,这里倒成了放风的好地方。

李淼顺路还去便利店买了一打啤酒,拎上天台时沈渊手里还摩挲着一把口琴,他站在天台的边缘处望向远方,眼里是化不开的墨色。

太多情绪交杂在一起,李淼看不懂他的眼神。

“哥。”李淼喊他,“来喝酒呗。”

沈渊的手指修长,开易拉罐环儿的动作也格外好看,他跟李淼寻了个地方坐,互相碰碰杯,咕嘟喝下一大口。

李淼还笑着聊,“我刚去便利店,老板说马上都世界末日了还不多买点儿。我就让他把酒送我,反正都要末日了,他留着钱有什么用?他立马就不吱声了。”

沈渊轻笑一声,没接话。

“哥。”李淼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你说我们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吗?”

“能吧。”沈渊说。

“但是今年天气真的好诡异,五月份那场雪你还记得不?”李淼想起来还打了个哆嗦,“我短袖都换上了,它直接刮狂风下暴雪,那雪厚得都埋到我小腿,你还记得不?那会儿我去你家……”

他好像想起来什么,没再说下去,沈渊眯着眼回忆,沉声道:“是挺大的。”

那场春雪来得猝不及防,似乎是北望市十年内最大的一场雪。

无论气象专家怎么解释,冷锋过境或寒流来袭,大家都更觉得像是末日预警,玛雅人的预言不停在每个人心里生根发芽。

沈渊一罐啤酒喝完,随意捏扁易拉罐扔在一旁。

他站在天台上拿起口琴,只试了试音,打破了之前寂寥。

临近11点,往年都在凌晨才绽放的烟花此刻忽然在天空中盛开,从远处看像是流星划过天际。

噼里啪啦的响声不绝于耳,沈渊吹响口琴。

口琴声悠扬,和鞭炮声糅杂在一起,李淼听了很久才慢慢跟着哼出来。

[也许未来你会找到懂你疼你更好的人

下段旅程 你一定要更幸福丰盛

……]

“哥!”李淼听着音乐想哭,直接扯着嗓子喊他,“你怕世界末日吗?”

那边的口琴声错了个尾音,缓慢停下。

沈渊坐回原位又开了罐啤酒,易拉罐的环儿套在他小手指上,像是在发呆。

李淼还以为他没听清,又扯着嗓子问了一遍:“哥,你怕不怕世界末日?”

“末日啊。”沈渊瞟了他一眼,缓慢摇头。

他想,末日不是早就来过了吗。

就在那场春雪落下时。

“你说。”良久,沈渊忽然开口问:“她可能去南宜吗?”

李淼那边正听他妈发来的语音,浓重的北望口音,跟李淼如出一辙的大嗓门,“兔崽子几点了还不回家?小心你爸回来抽你。”

听完语音他揉了揉耳朵,立马回一句:知道了,马上回。

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沈渊说了话,他立马问:“哥,你刚刚说什么?”

沈渊摇摇头。

南宜北望,两千公里。

会是她吗?

沈渊没再想,站起来拍了拍裤子,“走吧,回家了。”

“这就走了啊?”李淼说:“我们还没跨年呢!你得跟我一起等世界末日!”

“没来!”沈渊把屏幕对准他,上边的时间刚好是00:00,他忽然笑了下,“恭喜你平安度过末日,迎来2013。”

烟花不停在空中炸开。

日历本上的最后一页被无情撕掉,2012年在此刻划下句号。

李淼愣了两秒,然后朝着炸开的烟花声嘶力竭大喊:“祝我哥今年金榜题名!如愿以偿!”

沈渊没许愿,从容地走过每一级陡峭的台阶。

李淼喝了许多酒,下楼的时候都轻飘飘的,但他走在后边嘴仍旧没停,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最后在落地那刻忽然问:“哥,你今年打算考哪儿啊?”

沈渊脚步顿住,沉默良久才回答:“平川大学吧。”

一马平川,没有波折。

“哥!”李淼一路跑出去,笑着喊他,“下雪了!”

2013年的第一天,北望市下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

“你没事到这来干嘛?”陆斯越撑着基石,一把跃上天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寻短见。”

言忱回头看,只见他穿着黑色棉服,手里还拎着一件,大抵是来给她送外套的,她笑了下,“谢谢。”

她不常笑,假笑得很勉强,陆斯越把棉服隔空扔给她,“谢你陆叔叔吧。”

言忱平淡地应了声嗯,又恢复了冷淡模样。

天台上风很大,尤其刚下过雨,空气愈发湿冷。

言忱站在那儿,从兜里摸出口琴,先夹在嘴里试了试音,然后捂着吹了起来,刚好是晚上在车里放的那首《情人》。

她吹乐器的时候像变了个人,眼里有温度。

陆斯越本来打算送完外套就回去,但这会儿从侧面看她,倒觉得可以再待会儿,反正回房间里也是一个人无聊。

她吹完了一整首,然后放下来用纸擦拭口琴。

“你会的乐器不少啊。”陆斯越说。

言忱点头,“还行。”

“那你考哪儿定了吗?”

言忱愣怔几秒,然后摇头,“过几天再看看。”

“统考不是都过了?”

“我参加校考。”

言忱耽误了一年高考,之后陆平风把她学籍转到这边来,又学了艺术,今年得准备两轮考试。

两个人就那么站着吹风,隔了会儿,陆斯越说:“不再吹一个?”

言忱诧异看他,四目相对,言忱无奈,她没忍住怼,“你当我街头卖艺?”

陆斯越:“也得有人听。”

言忱:“……”

她没理他,但两分钟后她还是拿起口琴又吹了一首。

悠扬的口琴声融进夜色之中,吹完以后小区楼下还传来了鼓掌的声音,有人扯着嗓子夸:“吹得不错。”

言忱往后退了几步,不想让人看见吹得人是谁。

她收了口琴,走到角落翻翻找找,翻出两罐啤酒来,扔给陆斯越一罐。

“可以啊你。” 陆斯越把冰凉的易拉罐在手心里翻了几下,“这么快就把这儿弄成你地盘了,还藏酒,成年了么就喝酒?”

“早成了。”言忱说:“我们那边读书迟,我马上就19岁了。”

“要是让你陆叔叔看见还以为我带坏小孩儿。”陆斯越拉开易拉罐,声音轻佻,言忱却接着他的话说:“其实是小孩儿带坏你。”

她倒是个能开玩笑的性子,只是平常很少跟人开玩笑。

别说玩笑,就连话都很少。

陆斯越刚见到她那会儿还以为她不会说话,直到她问他:“听说你在川大上学?”他才知道原来这妹妹不是哑巴。

临近零点,这座城市的上空开始绽放烟花。

不知是谁还买了带字的烟花,一个又一个字在空中轮番炸开,连起来是:祝愿祖国繁荣昌盛。

倒是很有心,看得人也心潮澎湃。

言忱很快就喝完了一罐啤酒,甚至还打了个酒嗝。她喝酒比陆平风还容易上脸,不过一罐啤酒,她的脸颊像打了腮红,连耳朵都红得滴血,感觉发热,原先的冷白皮不知所踪,便是连手背都映着一层粉。

她从口袋重新拿出口琴,吹出来的音调很好听,却是陆斯越从未听过的,陆斯越问,“什么歌?”

言忱:“瞎吹。”

在噼啪响的鞭炮声中,陆斯越忽然问:“你电话怎么关机?欠费了?”

“没有。”言忱摇头,“想关就关了。”

她想起没敢打通的那通电话,怎么就信了电台主持人的鬼话。

说完那些话又能怎么样呢?

所以她直接关了机。

“明天营业厅开门吗?”言忱问。

陆斯越:“节假日,你说呢?”

言忱哦了声,没和他争辩,但陆斯越却说:“3号就开了,你要办新卡?”

言忱点头。

之后谁都没说话,气氛就那么安静下来。

直到世纪广场的大摆钟被敲响,午夜零点的钟声在这座城市响起,言忱仰起头看天上,烟花不停绽放,她问陆斯越:“平川大学好吗?”

“还行。”陆斯越说得风轻云淡,“你想来?”

言忱却没回答。

她想,一马平川,没有波折。

“想来的话就报名。”陆斯越说:“只不过文化课分数线高,到时候让你陆叔叔找个老师补补。”

言忱摇摇头,“再说吧。”

陆斯越还想说什么,言忱却忽然跳起来,“快看!有流星!”

他仰起头,言忱却往前跑了几步,喝过酒的她身上好像比平日里跳脱,她对着流星大喊:“沈渊,你一定要考上平川大学啊。”

她的烟嗓和突然绽开的烟花声交杂在一起,陆斯越只听到“考上”两个字,还当是她在许高考愿望。

言忱却仰起头看了很久,直到烟花全部绽放完毕,她仍旧望着黯淡的天空。

“恭喜啊。”陆斯越凭空和她举了举杯,“平安度过世界末日。”

言忱别过脸看他,忽然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但眼里好像有泪,隔了很远,陆斯越看不清她眼里的情绪。

“你刚刚许了什么愿?”陆斯越问。

言忱收敛笑意,抿唇低声说:“一个很重要的愿望。”

她拿出口琴,轻车熟路地吹起了曲子。

陆斯越跟着她的旋律轻轻吟唱出声,忽然发现她是从这首歌的中间截断吹的,她掠过高潮,直接吹了那句——

[也许未来你会找到懂你疼你更好的人

下段旅程 你一定要更幸福丰盛

……]

“下雨了。”陆斯越喊了声,言忱那飘散的思绪才回拢。

这会儿的雨又下起来,比十点那阵要大得多,豆大的珠子落在人脸上,砸得人脸疼。

陆斯越难得开玩笑调侃,“末日没来,13年的雨倒是先来了。”

2013年的第一天,南宜市下了一场大雨。

言忱狼狈地从天台下来那刻还在想之前对着流星许过的愿望。

世界没有迎来末日,愿望一定会成真的吧。

所以沈渊啊,你那么厉害,一定要考上平川大学。

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去我想去的风景里看看。

作者有话说:

沈渊:谢邀,不去。

请问,有被虐到吗?

(我是个甜文作者,自己顶锅盖走)

容烟说想去月榜看看风景,所以你们有营养液吗?

还有听说评论要15字才更好看!

这章评论还有小红包!

感谢陪伴!

推荐热门小说反骨,本站提供反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反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章 楔子① 下一章:第3章
热门: 幸运草 玄学大师是影后 茵为爱(成茵的奋斗) 我见风雪 重生炮灰农村媳 星峰传说 影帝 七种武器2:碧玉刀·多情环 召唤师今天要当人吗?[综英美]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