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娱乐圈里营销号瞎带节奏,是极为常见的事情,毕竟不管多大的影视经纪公司,在圈里都有自己的对家。水晶少女有十人,随着她们人气的高涨和实力的精进,势必也会挤压圈内其他小花的生存空间。

因为资源是有限的,竞争者越多,上位的可行性越小,大家当然会互相拉踩。

过去,水晶少女的坏新闻很难撤下,非凡耀影树大招风,在营销方面能力还不够强。秦菲凡一毛不拔,她都撤不掉自己的黑称热搜,怎么会给女团成员撤新闻?

粉丝们见营销号又开始瞎内涵,刚想骂“非凡耀影倒闭了”,公司不作为,却发现营销号的相关内容被删掉,有人迅速地控制住舆论。

大师姐的小迷妹:ffyy有钱啦?这回动作好快?

媛球:我靠,我咋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营销号被要求删博更可怕吧?秦厂长有如此实力?

五框:不搞营销号你们骂倒闭,搞营销号你们说事情没那么简单,秦厂长也很难做啊[doge]

非凡耀影内部同样对营销号删博感到惊讶,他们是万万没钱去做公关的,老板不让妹子们加倍打工就算好,谁还会花钱营销?公司里的团队心生奇怪,又埋头加紧撰写公告,尽快发文澄清真相。

另一边,总局雷厉风行地撤掉相关营销号内容,处理监控录像,基本上把事情抹干净,只剩下当事人私生男。梁局吹了吹热茶,问道:“那人怎么样?”

“他应该是感觉到什么,喊着妖怪之类的话……”工作人员拿着清单汇报,他又比了比脑袋的部分,为难道,“但我们也不确定他是真看到,还是这里有点问题,因为看对方的家族病史,他亲属也有精神状态不太好的。”

“这还真是巧了,那直接送他去疗养吧,不是合情合理?”梁局喝了口茶,感慨道,“这都不用我们瞎编了。”

局里的“疗养”实际就是监管控制,保证有人不会在外散播消息。疗养的等级也各不相同,例如楚瑞清打倒的养蛊人孙游,享受的是荷枪实弹包围下的疗养。私生男情节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被限制人身自由,但也很难再出去。

“梁局,我们跑去公关娱乐新闻,是不是不太合适啊?”工作人员汇报完,终于忍不住说出困惑,“其实那些谣言跟我们也没关系。”

水晶少女遭到营销号内涵,其实对总局里的人影响不大,实在没必要兴师动众。

“这种谣言讨论的人越多,越容易出纰漏,往往真相就在谣言中被翻出来。”梁局语重心长,网友将视线放在此事上,总局翻车的几率就会加大。

提问的工作人员闻言似懂非懂,若有所思。

梁局态度坚决,又补充道,“而且现在要建设网络强国,我们决不能让互联网成为传播有害信息、造谣生事的平台!”

工作人员看着正义凛然的梁局:“……”可我们单位也不专门管网络舆情啊??

不管如何,总局的强势控评手段给非凡耀影争取到时间,水晶少女官博发文谴责私生行为,并表明涉事人已被相关部门带走,呼吁粉丝们理性追星。辛媛、胡苕等人也转发官博,纷纷进行声援,透露出当时的恐惧。

两辆警车是来抓私生男的,这消息算是打破粉丝们的疑虑,同时激起众人的愤怒。

小樱桃:大半夜男的去砸门?卧槽哪个妹子都会吓哭吧,公司能不能保护好成员??

绿绿:我听人说猴团还做笔录了,私生是在她们那层被抓的……

飞扬君:我的天,猴团没事吧?不过有大师姐就还好?不考虑问一下私生的名字吗[doge]

嘻嘻夏:我本来气得要死,看到这楼又笑了,这人也挺会挑?专门找房间里人最多,且战力最强的?

48242:为啥她们四人一屋?就算酒店也是两人吧?

云云蘑:别问,问就是夜光大富翁[doge]

8423:疑车有据。

因为水晶少女的演唱会在即,私生追到酒店也不是什么好事,粉丝们在最初的愤怒过后,便渐渐压下消息、努力控评,向路人们安利水晶少女“最初之梦”演唱会。

当然,私下有部分人突然发现女团的隐私信息变得很不好买,过往联络的消息贩子基本都不再更新水晶少女行程。即使有人专程去问,对方也支支吾吾、含糊其辞,似乎不敢冒险。久而久之,饭圈暗处有人传出小道消息,说水晶少女里的某在团成员颇具能量,贩卖其隐私资料会摊上大事,搞不好牵连一串。

坊间秘闻就是越传越神乎的东西,楚瑞清作为秘闻中的“某成员”,并不知道自己又被立新人设,拥有在帝都颇具能量的身世背景。人似乎总能给各种事情找出解释,他们不相信离奇的真相,更沉浸在自我编造的假消息中。

李天剑最近很烦恼,因为他发现和师父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这是无法避免的。楚瑞清忙着演唱会排练,李天剑则忙着总局听课。两人原本是相约每周末学剑,但由于各自的行程忙碌,很难聚到一起。

李天剑觉得总局课程打破他对学习的认知,他简直没见过如此龟毛的课堂,不但进屋要点名,下课还要点名,上课期间随机抽学号提问,令人防不胜防。最可怕的是,老师居然能认脸,他可以分清每个人,想要让别人帮点到都不行!

阚和打着帮楚瑞清修古玉的旗号逃走,丝毫不准备履行身为峨眉派担保人的义务。

李天剑思索再三,还是犹豫地编辑起消息,痛心地发送给楚瑞清。

南明离火剑:师父,对不起,我这周有点事情,可能没法学剑[泪][心碎]

楚瑞清:没事,正好我要上课。

李天剑本以为是女团舞蹈课,但等他周末抵达总局,看到徘徊在门口的楚瑞清,瞬间诧异不已:“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楚瑞清看到抱着教材的小徒弟,也是微微一愣:“有人通知我过来上课。”

李天剑万分惊讶,脱口而出道:“怎么会,我明明都帮你销完了……”

他的话戛然而止,然而楚瑞清还是反应过来:“以前是你销的?”她还感到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违章过。

李天剑不小心说漏嘴,但他又从楚瑞清的话里品出其他含义,试探道:“……师父,难道你又违章了?”

二少爷:完蛋,自己上课的速度比不上师父违章的速度。

楚瑞清:“没有,稍微用了点剑气,说让我下回注意,但要过来学习。”

李天剑似有所悟,他见过楚瑞清无形剑气的厉害,便解释道:“因为普通人无法理解御剑和剑气的事情,所以有明文规定,违规者会有惩罚。”

楚瑞清看他说得头头是道,好奇道:“你似乎很清楚?”

李天剑:“……嗯,毕竟我上课有两月了。”他已经从开始的一惊一乍,变得波澜不惊、心如止水。

李天剑帮楚瑞清办理完示范学习班手续,又替她选了课,便领着对方前往教室。李天剑一边看课表,一边分析道:“师父的课程跟我有点不一样,你有好多法律课程,我的都是空防教育,不过必修课在一起。”

李天剑想了想,估计因为他是违章御剑,楚瑞清是使用剑气,所以课程侧重点不一样。

楚瑞清闻言,开始咨询颇有经验的小小猴:“必修课都是什么?”

李天剑抿了抿嘴唇,硬着头皮道:“就是马哲、毛概、中国近代史纲要、思修法律什么的……”

李天剑头一回看到这些课程,严重怀疑总局直接照抄当代大学生必修课课表,心中简直无力吐槽。

楚瑞清从未听过课程名,不禁面露疑惑:“?”

李天剑尴尬道:“师父可能会觉得没意思,其实只要呆在课堂上就好……”

李天剑带着楚瑞清进入教室,屋里的人并不多,看上去稀稀拉拉。两人找了张空置的桌子坐下。楚瑞清环顾一圈,若有所思道:“他们好像都不是普通人?”

李天剑将教材摆上桌,有条不紊地汇报道:“对,第一排那人是被闪电劈中,莫名拥有看到未来的能力,但能力仅限于得知中午吃什么,倒数第二排的人可以空手生火,但火苗只能维持三十秒……总之,都不是什么有用的能力!”

李天剑刚来时,简直如同发现新大陆,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多能人异士,他终于接触到跟过去完全不同的世界。然而,他得知更多真相后,便丧气不已,这些超能力根本没有用!

除了选择恐惧症,谁会需要“知道每天中午吃什么”的超能力?

李天剑过去还担心,是不是峨眉派太跳了,不然梁局为什么老盯着他们?现在他总算明白,梁局时刻关注他们,是因为其他能人异士根本闹不出大事。难道有人光是知道今天中午吃什么,就能毁灭地球吗?

即使是在峨眉派内部,也不是人人都有实力,例如菜鸡三师叔。李天剑通过跟师叔们的交往,发觉有真本事的似乎只有师父,阚和也就比普通人强点。他思及此,忍不住偷偷打量楚瑞清平静的侧脸。

楚瑞清正在翻教材,察觉李天剑的视线,不禁扭头问道:“怎么了?”

李天剑鼓起勇气,小心翼翼道:“师父那么强,没想过做点别的吗?”

楚瑞清:“比如?”

李天剑垂眸道:“建功立业?我其实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可惜……”

李天剑觉得师父无所不能、才貌双全,有种迫切希望对方扬名天下的感觉。只要有人指责楚瑞清,他便会气得跳脚,觉得他们有眼不识泰山。

楚瑞清平和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比我强的人还有很多。”

李天剑当即反驳,义正言辞道:“怎么会?三师叔的剑术都比不上师父的一根头发!”

二少爷决不允许任何人踩楚瑞清,即使是她本人踩也不行!

楚瑞清:“……”

楚瑞清:“我说的强不是仅指剑术,而是别的东西,就像有人善于唱歌,有人善于跳舞,各有各的强项。”

李天剑:“但师傅和普通人又不一样……”

楚瑞清沉吟良久,缓缓道:“以前我也这么觉得,但我师父告诉我,我们不过是活得长的普通人。”

李天剑:“……”师祖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简直堪称史诗级骗局!

李天剑嘀咕道:“普通人哪里能御剑,哪里能使用剑气……”

楚瑞清心平气和道:“但普通人能造出飞机,甚至造出大炮。”

李天剑不禁哑然。

楚瑞清:“其实我过去跟随师父云游,也曾碰到过有根骨却不肯入门的人……”

“怎么会?”李天剑相当讶异,随即压低声音道,“入门不就能长生不老?”

楚瑞清眼眸微深,平静道:“因为对方追求的是现世的幸福,并不需要长生不老,更不愿斩断尘缘。无限的光阴等同于没有归途,百年后无人会记得你。即使你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归根到底,我们也是普通人,不过是跟旁人选了不同的路而已。”

人是群体动物,即使再享受孤独,偶尔也会失落,尤其是看不到终点的时候。云岭阁本质上也是将没有归途的人们聚在一起,组建成“没有归途人(猴)联盟”。因此,即使楚瑞清剑术超群,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这就像水晶少女的成员们性格和专长各不相同,她们有属于自己的闪光点,这又有什么可比较的?

李天剑似懂非懂,他思考片刻,最后总结提炼出此番对话的核心思想:师父真是个谦逊的人。

二少爷:师父已经那么强,她还如此谦虚,真是太优秀了,让人自愧不如。

马哲老师终于晃晃悠悠地进门,他将保温杯放在讲台上,开始悠哉地开始漫长的讲课。李天剑本来害怕楚瑞清不感兴趣,小心观察她的神色,没想到她听课时相当专注,还在时不时地记笔记。

楚瑞清居然沉浸在马哲课堂上,还跟老师积极探讨问题。因为大部分人在课上昏昏欲睡,后期简直发展成楚瑞清和老师的直接交流。

课后,李天剑震惊不已,试探道:“师父,你对课程很感兴趣?”

二少爷:如果只是为学分的话,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楚瑞清点点头,眼神中满是真挚:“不是很有意思吗?”

李天剑沉默片刻,诧异道:“可师父是御剑的?不会感到哪里不对吗?”

李天剑内心有点纠结,御剑之人怎么能信唯物论,而且她还长生不老,这不合常理啊?

楚瑞清颇有逻辑道:“世上有的现象暂时无法用科学解释,但并不代表不存在,只是有待人类去继续研究。”

李天剑:“……”很好,很唯物。

李天剑恍然大悟,楚瑞清之所以没有建功立业的理想,似乎是由于她对现在的社会主流思想很满意?原来他过去替师上课,其实是阻挡楚瑞清追求真知的脚步?

李天剑的心情颇为微妙,不过他超强的粉丝滤镜很快便过滤掉这些,开心地跟师父共进午餐,并展开下午的学习。两人今后每周都要上课,成功从师徒混成同学,偶尔会在课间谈论剑术。

楚瑞清临走前,她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前两次你帮我销掉违章,罚款是多少?”

齐警官当时说违规有惩罚,那前两次应该也是有罚款的。

李天剑当即一僵,他眼神飘移,磕磕绊绊道:“其实也没有太多……”

楚瑞清抿了抿唇,李天剑见状不敢撒谎,只能硬着头皮说出数字。虽然他不用师父还钱,但此时又不好搪塞,谁让他没胆对楚瑞清撒谎?

楚瑞清闻言一愣:“这么多?我还你。”

李天剑赶忙摆手:“不用,真的不用!”

楚瑞清凝眉,不容置疑道:“不行。”

李天剑面对预料之中的局面,有点纠结地挠挠头。他试图举出熟悉的例子,硬着头皮道:“师父,这其实就像偶像和粉丝一样,大家为偶像花钱,就会感到快乐,并不需要什么回报。”

“我帮师父交罚款,我也会感到开心,这都不行吗?”李天剑眼眸透亮,他可怜兮兮地张口,仿佛在谴责楚瑞清还要没收自己最后的乐趣。

楚瑞清:“……”

大师姐对粉丝们狂热的爱束手无策,所以面对示弱的小小猴也无可奈何。

楚瑞清发自真心地疑惑:“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李天剑掷地有声道:“每个人的梦想都不同,我们就想做(偶像的)提款机!”

楚瑞清:“……”

无法理解饭圈的楚瑞清一时竟无言以对,她看着态度坚决的徒弟,决定私下自己攒好钱,然后一次性交给对方。

楚瑞清在练习间隙抽空上课,可以说是连轴转。她和成员也终于迎来水晶少女首场演唱会“最初之梦”,首站位于帝都。因为演唱会票价昂贵,大家都不知道上座率如何,此时颇为紧张。

水晶少女们排好队列,她们站在升降台上,还没有升起,已经听到外面粉丝高亢的呼声。夏枚颤颤巍巍道:“完蛋,我有点怕,要是没有我的应援色咋办?”

夏枚的应援色是绿色,但她是综艺挂,上过的节目却都还没播出,最近人气有点下滑。

陈思佳安抚道:“没事,你可以多看看紫色,那是你爸应援色,子承父业,四舍五入勉强算你的。”

楚瑞清:“……”

夏枚又被调侃,当即气得跳脚。

楚瑞清的应援色是紫色,陈思佳的应援色则是橙色,刘筱白是蓝色。应援色是一种演唱会文化,每个偶像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偶像表演时,粉丝就会在台下打call,并制造对应颜色的应援海。偶像的人气越高,应援海越大。

水晶少女有十人,那就是有十种应援色,人气低迷的成员自然应援海很小,现场会形成悬殊对比。

刘筱白笑道:“然后一登台,发现全是紫海!”

夏枚:“那我反而放心啦,证明粉丝一视同仁!”

楚瑞清看她们又在打趣自己,默默地投去视线。她无语的表情倒让成员们笑得更开心,完全没有威慑力。

伴随着激昂的倒计时音乐,升降台终于缓缓升起,水晶少女们在烟雾中看清汪洋的粉海,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粉色不是任何人的应援色,而是水晶少女的官方应援色!

各家应援会没有马上举起自家灯牌,而是统一用粉海迎接团歌,场面颇为震撼。这对日常撕逼的偶像团体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几乎跟世仇和解差不多。

成员们都呆愣在原地,楚瑞清望着粉海,她久久无法回神,直到听到熟悉的旋律,这才加倍投入到歌舞之中,绽放出笑容。水晶少女们唱响《钻石花》,台下竟回荡着响亮的call声,远超同期偶像团体的团歌!

李天剑为完成此等名场面,简直绞尽脑汁,跟九家应援会纠缠不知多少回合。呱唧和蛋蛋都劝过,她们认为没有必要,但李天剑心里清楚,粉海会比紫海更令师父高兴。

虽然楚瑞清在言语上从不表达,但李天剑心里很明白,师父很珍惜水晶少女,很珍惜成员间的感情。楚瑞清是水晶少女最大的团粉,否则她不会如此郑重地对待五年之约,甚至不会在非凡耀影坚持到现在。

既然她如此珍惜,那他们也该珍惜她所珍惜的。

其他应援会刚开始不愿答应,毕竟团体应援是团粉的事,许多人都是唯粉。李天剑只能先拉拢关系好的应援会,如陈思佳家、夏枚家等,然后逐渐形成包围圈,最后完成十家一统。

其中的艰难困苦,完全可以著书立说。李天剑要是生在春秋战国,他有此等本领,估计也能成为统一周边小国的帝王,毕竟饭圈撕逼完全不逊于当时。

画面里,汪洋的粉海搭配震天的call声,竟让看直播的观众们也热血沸腾!

——团魂炸裂!水晶少女牛逼!

——卧槽绝了,这简直是国内饭圈的粉色奇迹?选秀出道团还有团粉??

——楚老师今天的笑容是真心的呢,看起来很开心[doge]

——然而辛媛陈思佳都感动得要哭了,别人哭你却笑,与众不同楚瑞清?

——必须得笑,否则演唱会DVD里表情太难看,楚老师深谋远虑[doge]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独占娇妻 他从火光中走来 潮声 桃桃乌龙 嫁给冷血男主后我变欧了[穿书]/嫁给杀器后我变欧了[穿书] 七周恋爱体验[娱乐圈] 我在地府的火锅店持证上岗了 相看两相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