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天剑握着饭碗,他刚要开口再问,便见四师叔小贝端着饭菜过来。小贝将清水鱼放在桌上,她又捧来豆花饭,有点苦恼地说道:“你们先吃,我在厨房碰碎个碗。”

李天剑微微凝眉,正低头在看装鱼的盆,他听到四师叔的话,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楚瑞清拿起筷子,宽慰小贝:“先吃饭,等会儿再收拾,门里又不缺一个碗。”

“……”李天剑望着淡定的师父,深感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桌上的饭菜相当家常,有清水鱼、炒竹叶菜、豆花饭和西红柿鸡蛋汤,味道挺好。

李天剑望着装菜的盘子和盆,又看看神色自若的师父和师叔,他终于在饭香中感到一丝麻木。装菜的瓷器们年代不一,既有官窑,也有民窑,如今皆公平地沦为餐具,混搭在同一张木桌上。

李天剑已经察觉一丝蹊跷,他隐隐触摸到真相,弱弱地质疑道:“师父,师祖还能上街买官窑?”

楚瑞清抬眼想了想,答道:“好像有些是别人送的……我也记不清。”谁会天天盯着家里的碗,更何况仓库里还有那么多备用品,具体来路早就忘掉。

李天剑抿了抿唇,他终于没忍心告诉师父,装鱼的盆比倚天剑还贵,师父实在是舍近求远,绕了好大一圈。他想起,自己曾带师父逛别墅藏宝阁,不禁又陷入新的疑惑,莫非师父当时的心情犹如看门里的橱柜?

“师侄多吃点,你还在长身体!”小贝看着沉思的李天剑,她热情地伸勺,想要给他舀豆花,却不小心带翻桌边满溢的茶杯。

李天剑惊道:“小心!”

楚瑞清斜眼,瞥到身边即将发生的事故,她手腕一翻,两根筷子便轻巧地夹住坠落的茶杯,在半空中一兜,稳稳地停住。杯中醇透的茶液竟点滴未洒,只是飘着茶叶的水面颤了颤。

小贝笑道:“幸好大师姐接得稳,不然又砸一个……”

李天剑:“……”

李天剑:四师叔真是闷声做大事,每年能让门里账面直接亏损几千万,甚至上亿。

没过多久,楚瑞清和小贝便谈起团综《闪光时刻》,让李天剑更不好插入锅碗瓢盆和年龄话题。小贝歪头想了想,一一确认道:“房间倒是够用,二师兄也没意见,到时候将阵法关掉就好。”

云岭阁附近依风水布阵,有人做客的时候便会关掉。楚瑞清问道:“最近旁边好像修出新路?”

因为云岭阁位于峨眉侧峰,不属于旅游区范围,常年便只有小径,上下山很麻烦。峨眉弟子们还能偷偷御剑,偶尔拜访的工作人员则相当辛苦,一爬大半天。不过,楚瑞清回来时在空中看到新修的山道,尽管没有主峰的宽敞,但比以前要好不少。

小贝高兴地点头:“是的,不过就是有点陡,快递也可以让挑夫们送上来。”

楚瑞清下山后,小贝作为峨眉派常驻接线员,同样逐步学习许多新奇的事物,跟上山外的潮流,享受到现代化建设的成果。

李天剑老实地旁听片刻,突然小声道:“师父,你要用这些餐具招待团员?”

楚瑞清微微一愣,面露疑惑:“不行吗?”

李天剑硬着头皮道:“我买一套新餐具吧,毕竟是招待客人……”

小贝宛如好脾气的幼儿园老师,笑着赞道:“说得也是,师侄真棒,想得好周到!”

李天剑:“……”为什么感觉到一种哄小孩的语气?

饭后,李天剑起身帮小贝收拾碗筷,却遭对方婉拒。小贝亲和道:“你不用动手,快去修炼吧!”

二少爷:这话怎么听上去如此像“你不用动手,快去写作业吧”?

李天剑思考片刻,主动开口:“四师叔,我已经二十三了……”

小贝听完点点头,她和蔼又慈祥地看向小小猴:“?”

“……”李天剑面对她的长辈脸不禁沉默,最后他丧失辩解的欲望,自暴自弃道,“算了,没事,四师叔。”

二少爷心想,估计他两百三十岁的时候,四师叔依然这眼神。剑术还能超越,年龄却不行,谁让自己最晚入门。

楚瑞清看向徒弟,说道:“我们先去找师祖,进行拜师礼。”

“好的。”李天剑闻言,不免又紧张起来,将其他事忘于脑后。

楚瑞清带着李天剑向后山走去,直至看到不远处的僻静楼阁。李天剑看了看褪色的房檐,终于忍不住好奇道:“师父,师祖有多少岁?”

楚瑞清骤然愣住,她想了想,随即坦白道:“我也不知道,以前没问过。”

李天剑闻言,他内心像是有小猫爪子在挠,只差脱口而出问师父年龄。他有点犹豫,又怕惹师父不快,耽误拜师礼,最终还是没张嘴。

拜师流程很简单,楚瑞清的师父还在闭关,不可能亲自出面主持。她便在楼阁紧闭的门口前汇报一番,让李天剑在软垫上向师祖磕了个头,喝完拜师茶就算结束。

礼成后,楚瑞清叮嘱道:“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你还要试炼。”

试炼是峨眉弟子入门必须经历的关卡,只有通过才能正式习剑学拳。

李天剑:“师父,试炼会很难么?”

楚瑞清犹豫道:“算不上难,不过因人而异,小贝一次就成功,但阚和失败好几次。”

李天剑觉得自己怎么也比幼稚三师叔强,这才放下心来。他跟师父告别,便回到自己的屋内,躺在床上刷手机,去楚瑞清的超话签到,顺便看看应援群。

云岭阁内格外静谧,像是隐于山林的桃花源。李天剑忽闻窗口传来笃笃的敲击声,他好奇地起身,打开木制窗户,便见窗台上一堆鲜红的果实滚落,不知是谁放在这里。李天剑左右看看,试探道:“二师叔?”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应答。李天剑没看到猴王的踪影,又道:“谢谢猴师叔?”

他话音刚落,便听不远处树丛里传出窸窣的响动。一根长长的猴尾巴从树叶中翘起,转瞬便消失踪影,树丛也再无动静。

李天剑:“……”

李天剑:怪不得师父让叫“猴师叔”,原来二师叔真得只对“猴”有反应,对“二”没有感觉。

第二天,李天剑提着一兜猴家御赐红果果,跟随师父上山。狭窄的山壁间竟有一处深陷的山洞,他光是站在洞口,便能感到寒风扑面,快要被洞里涌出的大风掀翻。

楚瑞清扶了一把差点跌倒的李天剑,说道:“这里是剑冢,你只要能在里面呆一天,就算通过试炼。”

李天剑望着狂风肆虐的洞口,顿时不太有把握,但他还是拿好干粮,勇敢地朝着剑冢踏出第一步。

楚瑞清看着小小猴狂风中的背影,一时陷入沉默。她本不是情绪容易波动的人,此时眸中却染上一丝忧虑,有种第一次送儿子去幼儿园的感觉(?)。

楚瑞清:“天剑。”

李天剑听到师父的声音,有点茫然地回头。他眼眸亮而澄澈,面对楚瑞清时总是毫无防备,甚至有点傻的样子。

楚瑞清见状不由垂眸,神色犹如冰雪初融,难得温和地鼓励道:“加油。”

李天剑撞上师父柔和的眼神,他不知为何感到微赧,应道:“好的,师父。”

楚瑞清目送李天剑进入剑冢,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深处。她其实也不知道李天剑能否通过,剑冢会让人看到最为恐惧的东西,越是心思复杂者,越容易迷失其中。小贝内心纯粹,阚和思虑甚多,两者便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楚瑞清当然知道原生家庭给徒弟心里带来过阴霾,所以拿不准主意。李天剑跟阚和有些相似之处,难保他不会在剑冢里折戟。

剑冢内,李天剑强作镇定地走进洞里,任由狂风袭面。二少爷确定自己撤离师父视线范围后,便突然撒欢,向着深处狂奔而去。他像只兴奋疾跑的小公鸡,只差就地打鸣!

粉头二少爷只能靠疯跑,缓解内心的激动:师父头一回叫我名字,还说了加油啊啊啊——我是被师父喊过名字的人!我死了!!

李天剑竟然一鼓作气跑过黑暗的窄道,窥到洞内的一丝光亮,他不由停下脚步。微光中,无数长剑横七竖八地立在石壁上,宛如寂静无人的古战场。剑冢内部并无狂风,反而显得静谧而凄凉,万千古剑沉睡至此,等待唤醒自己的主人。

李天剑看到石壁上密密麻麻的古剑,便代表他一脚踏入剑冢的幻境,即将面临内心最恐惧的东西。他对此还一无所知,仍兴奋地沉浸在师父刚才的鼓励中,完全没升起害怕的情绪。

李天剑在剑冢里转了一圈,索性找了个平坦的石头坐下。他突然听见手机铃声,掏出来一看,竟是管家打来的。

电话中,管家的声音颤抖而沉重:“二少爷,大少爷出车祸了,现在正在急救……”

李天剑:“……”

李天剑面露不耐:“你们骗我回去,能不能编个靠谱的理由?我正试炼呢,没空瞎扯淡!”

管家慌乱道:“是真的,二少爷……”

李天剑出言安慰:“放心吧,祸害遗千年,他死不了!”说不定等他长生,大祸害李恒翘都没翘辫子,可以直接改名李不翘。

李天剑说完,便干脆地挂断电话,同时反省自己太不庄重,考场上还打电话。

剑冢的幻境发现此招失效,立马又出一计,让李天剑重温病痛之苦。二少爷突然发觉浑身无力,熟悉的寒气钻入身体,他不禁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剧烈咳嗽起来。他摸了摸头,这才发现小蜈蚣被落在屋内,估计是因此他才难受。

李天剑暗骂自己疏忽,但他好歹忍受过二十三年的痛苦,此时心态倒也放平,自暴自弃地躺在石块上,让自己好受点。

二少爷觉得浑身冷热交替,颇像过去卧病在床。他不禁胡思乱想,要是自己没走出去,让师父看到一具尸体怎么办?

李天剑想象楚瑞清面无表情收尸的景象,他竟吓得从石块上坐起,瞬间忘却病痛。

二少爷:绝不能让师父做如此不雅的事情,师父名贵的手不能收尸,我的尸体也不行!

剑冢幻境哪见过病人突然惊起,只以为李天剑看破伎俩,便撤去幻觉中的病痛。李天剑忽然发现自己腰不酸腿不痛,又能起来小跑步,不禁感到奇怪。他有点无聊,干脆拿出手机,浑然不知剑冢正在观察自己。

李天剑打开微博,看到空白的页面不禁疑惑,他又点开群聊,发现也显示连接中。

他抬头检查手机4G,竟是无信号状态!

李天剑如遭雷劈,惊恐地看着此幕,不敢置信地重新开机。他明明刚才还通话过,怎么会没信号?二少爷并不知道,剑冢内一直没信号,管家的电话只是幻境,是用亲人考验他。

现代人最大的恐惧莫过于手机断网,身边又无其他电子设备,而且要持续二十四小时!

李天剑不禁慌乱起来,他真没想到会突然断网。毕竟云岭阁里4G流畅,完全没有深山老林的感觉。二少爷苦恼不已,他今天还没打投签到,更没检查应援会官博文案,幸好他明智地将演唱会应援会议推后。

二少爷一边在心中默哀超话断签,一边用备忘录开始写应援方案。水晶少女首场演唱会的时间还没公布,但现场应援和call声对偶像至关重要。李天剑绝不能让师父输在应援上,认真地开始策划方案。

李天剑全神贯注地编辑文案,忘我地沉浸在追星应援中,终于激怒剑冢幻境。

冥冥中,万千阴森可怖的声音骤然响起,在山壁间带起回响,甚至夹杂着古战场上人的惨叫和战马悲鸣。

“下来吧,下来吧……”

“去死,去死……”

“好多血,好多血……”

剑冢内像是环绕音混响,无数低沉惨烈的声音由远及近,向正中间的李天剑翻涌而来,震得他双耳快聋。洞内的气温甚至都降低几度,山壁内的古剑们颤动起来,像是要从石头中飞起。

认真工作的李天剑被贸然打断,下意识地暴躁起来。他竟跟在别墅里一样,怒不可遏地骂道:“闭嘴!你又不是游乐园鬼屋,瞎嚎什么劲?”

“能不能有点试炼圣地的样子,别自己给自己掉价!?”李天剑恨铁不成钢道,“我从没见过如此幼稚的剑冢!你太让我失望了!”

当然,二少爷不会说,除了小说里,他也没见过别的剑冢。

“……”

剑冢内,各类充满怨气的声音瞬间消失,古剑们也老实地缩在石头里,周围安静下来。剑冢幻境不知是被二少爷骂怂,还是为自己的幼稚感到羞愧,总之不再出声打扰,走上贤淑路线。

李天剑获得清净,立刻埋头继续搞文案。他在洞内居然不觉得饿,不吃不喝、没日没夜地整理应援会事务,还给手机连上充电宝。李天剑心无旁骛,直至脖颈酸痛,才惊觉已过二十四小时!

李天剑收拾好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剑冢,出去便看到站在山壁上的楚瑞清。她仍穿着昨天的衣服,面无表情地伫立在崖上,像一棵挺拔冷峻的松。

李天剑总觉得,身着门内练功服的师父过于清冷,像是遗世独立的仙人,有种让人不敢靠近的疏离。但她看到出来的李天剑,神色却和缓起来,宛如寒泉的双眸也照进阳光的暖温。

楚瑞清见李天剑通过试炼,便放心下来,她从山崖上飘然跃下,朝着神色懵懂的徒弟走去。

李天剑看着神色如常的楚瑞清,哑声道:“师父,你是刚到来接我,还是……守了一天?”

楚瑞清撞上他关切而自责的眼神,她缓缓地岔开话题,温和道:“回去吧。”

李天剑见师父如往日般言简意赅,却没有正面回答,便确信她守候一天。他心中泛起既酸又甜的情绪,不禁想起网友们对楚瑞清的评价:楚老师对旁人的关心总在无声处。

她不会激烈而张扬地表达感情,却会在每个关键时刻出现,默默地陪你度过。虽然她常不出声,但遇到事情时总是最可靠的,且事后从不夸耀功劳。

即使她帮助过别人,也从不要求对方的感谢,比如《偶秀》里学舞的练习生;但她接受过别人的帮助,便一定会想到回报,力求没有亏欠。

李天剑回忆起师父首次带他御剑,他们离开祁红霜别墅前,她说得也是这句“回去吧”。他不禁抿抿唇,强压幸福上扬的嘴角,追上楚瑞清的步伐。

李天剑通过试炼,算是了却此次上山的大事,同样让另外两位师叔相当开心。除了阚和,李天剑和其他师叔们相处愉快、其乐融融。

小贝为表庆祝,不但送给李天剑一打纸剑,还叠出小纸猴、小纸兔、小纸树、小纸李天剑等手工品,供小小猴把玩。虽然李天剑严重怀疑四师叔认为他三岁,但他还是礼貌而周全地收下礼物,深表感谢。

猴师叔则更直接,各色珍奇果子堆满李天剑的窗台。他估计大半月都吃不完,可能长辈的爱就是永远怕你饿。

试炼后,李天剑明显发现练剑有变化,身体中像是流淌着一股无形的气,跟过去朦胧的感觉完全不同。他早就背完剑诀,开始兴奋地挥舞起纸剑,每天模仿楚瑞清早功时的动作,勤恳地投入学习。

假期快要结束,楚瑞清觉得徒弟感受得差不多,便问道:“你在山上习惯吗?”

李天剑放下纸剑,他生怕师叔们听见自己不适应,又涌现出令人窒息的长辈爱,忙道:“很习惯!”

楚瑞清点点头:“好,那你就留在门里练习,不会的发消息问我,或者请教二师弟也行。”

李天剑:“!!?”

李天剑:“为什么要发消息?”

楚瑞清面色平静,理所当然道:“我要下山工作。”

李天剑立马道:“我突然觉得不习惯,还是要跟师父下山才行……”

二少爷:开玩笑,师父回去营业,当然得跟着应援!

两人临走前,李天剑还缜密地检查一圈云岭阁,不但将藏有无数古董的仓库封存,还抹消门里不少超自然的疑点,为师父的团综做准备。他甚至将川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亮金牌子挂出来,又遗憾没有党员示范点的牌子,这样能显得更接地气。

总之,李天剑要唯物科学、符合社会主流地粉饰师门,不能留下任何纰漏。

京西别墅门口,管家望着风尘仆仆的李天剑,他见怪不怪,低声道:“二少爷,您又回来了?正好厨师还没辞退。”

管家面对二少爷的频繁自打脸,已经习以为常、波澜不惊,反正二少爷当初放下的狠话,最后都会自己打破,说着再也不见,回来得比谁都痛快。

李天剑浑然不知管家心中吐槽,说道:“哦?那让他做个豆花饭,再来个冰粉。”

管家:“……”士别几日,口味突然川蜀化?

李天剑仰倒在沙发上,他舒服地长叹一声,突然又想起什么:“对了,李恒翘死透没?你不是说他出车祸?”

管家:“???”

管家: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如此盼着亲哥哥嗝屁?自己什么时候造谣过大少爷被车撞,二少爷梦做得还挺好?

另一边,楚瑞清从峨眉山归来,跟工作人员们确认完团综时间,便投入到时尚杂志拍摄中。

化妆室内,造型师正努力地游说楚瑞清,给她展示各色时尚画报,他们苦口婆心道:“真得很好看,你要相信我们的专业度!”

楚瑞清望着杂志上模特的金黄卷发,不禁陷入沉默:“……”

楚瑞清不忍心告诉造型师,她更相信对方种玉米的专业度。毕竟以大师姐老旧的审美来看,模特的发型像是一簇张狂的玉米须,肆无忌惮地飞扬。

陈思佳翻着画报,公正地评价道:“其实这发型真挺潮,我都有点想染……”

楚瑞清沉默片刻,诚恳道:“我可能不懂你们所谓时尚。”

陈思佳闻言,她笑着拍了拍刘筱白,又看向楚瑞清:“那就让时尚达人来为你解答,什么是时尚?”

刘筱白本是模特公司的艺人,但由于唱功出色,便参加《偶像新秀》出道。她平时在穿搭上得心应手,算是“欢乐一家猴”里最潮的猴。陈思佳想让刘筱白现场教学,开解一下古板的楚瑞清,推动造型工作的进行。

刘筱白望着虚心请教的楚瑞清,认真道:“时尚就是丑。”

陈思佳:“???”

刘筱白振振有词:“但这种丑能让你看习惯,就改名叫时尚。”

楚瑞清闻言,果断道:“我不染。”

陈思佳:“……”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 犹记惊鸿照影 琉璃屋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豪门小仙女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 骄阳似我(上) 全校只有我是人 绾青丝 高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