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莎微望着面无表情的楚瑞清,她紧张地咽了咽,最终硬着头皮,破罐破摔道:“是又怎么样虽然宿舍走廊里装有摄像头,但是没有收音设备,两人的交谈即使被拍摄下来,也没人会得知对话内容。金莎微没有顾忌,索性壮起胆子,挑眉道:”是你们先排挤我的,不是么金莎微心想,如果不是另外四人执意要改动舞蹈,她又何必做到这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她们先动手,她当然没有客气的理由。她现在是料定楚瑞清没法拿自己怎么样,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即使楚瑞清戳破真相,舞台视频已经录制结束,夏枚根本没地方说理。

楚瑞清见金莎微彻底撕破脸,平静地点评:“你现在的样子倒比平时真实不少金莎微过去的笑容宛如黏在脸上的面具,仿佛一触即碎,让人感到不适。

金莎微闻言,神情一愣,又听楚瑞清接着道:“不过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即便为自己的行为找再合理的借口,都不能逃避”你是女生,又不是本门弟子,我不会用剑,让你先跑十步。“楚瑞清想了想,要是用过去教育阚和的手法,金莎微的小身子骨可能受不住。她过去让阚和三步,现在不用剑让十步,对金莎微足够公平。

金莎微又惊又疑,皱眉道:“你在说什么?”

楚瑞清的眼眸仿佛被寒水浸过,她缓缓地收回纸剑,淡淡道:“如果你有任何不满,现在只要报上名字,对我发起挑战即”但要是输了,惩罰就会加倍。

这就是峨眉派的规矩,他们对任何人感到不满,双方交换名字后,便可以开始比试,以武论道。无论是冲突矛盾,还是观念不同,都用此类方式来解决。阚和早些年还有跟楚瑞清搏一搏的念头,想和大师姐打上几场,近几年他已经躺平任嘲,有时转身就跑。

楚瑞清说完,走廊里便吹起奇怪的风,刮得金莎微脸庞旁边的发丝乱飞。金莎微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她望着站在原地的楚瑞清,拔腿就逃金莎微转身刚踏岀第一步,身后的楚瑞清便开始计数金莎微快到走廊时,正好是第十步,不过她体力太差,十步还没阚和的三步远。楚瑞清还站在宿舍门口,她铁面无私道下一秒,金莎微感觉自己像是被奇怪的艰风扣住,僵立在原地无法行动,同时被人狠狠地抽了一下,引得她惊叫出声这一下绝对抽得毫不留情,打在人身上又辣又疼金莎微愤愤回头,又气又恼道:“楚瑞清,你居然敢打我屁股她可以发誓,四岁后就再没有如此丢脸的时刻,父母都不敢打她屁股金莎微刚说完,她看清楚瑞清的位置,脸色却瞬间煞白。原因很简单,楚瑞清仍在十步之外的宿舍门口,并未在她身后,按道理碰不到她。

楚瑞清神情镇定,她一边朝金莎微的方冋走,一边重新开始计数,慢条斯理道空气中,无形的长鞭随着计数声一次次落下,让向来戴着假笑面具的金莎微叫骂连连。最可气的是,楚瑞清是羞辱式打法,并不是为刻意解气,而是教育小孩般地打屁股,不光是疼痛,更让人自尊扫地金莎微:“打人是犯法的 楚瑞清:”九,十,十 金莎微咬牙道:“我要是告诉导演,你就完了 楚瑞清脸上毫无波澜,继续道:”十五,十六,十七金莎微气得要死,又被打得说不出话,内心省略一千字脏话十八,十九,二十。“楚瑞清平静地计完数,正好走到金莎微面前,随手托了一把额头冒汘的某人。摄像机画面中楚瑞清全桯没碰到对方,反倒像是拉住快栽下楼梯的金莎微。

金莎微脸色发白,恨恨地盯着楚瑞清,又有点顾忌对方的实力,畏惧地向后躲了躲。她脑海中充斥着复仇的念头,却找不到任何有力的办法,只能隐忍地咬紧牙。

楚瑞清像是看穿对方的不服,她轻轻地摸了摸对方惨白的脸,缓缓道:“明明挨打却拿不出证据,没有镜头记录下真相,所以很委屈?”

这就是你对夏枚做的事,你那时可没有换位思考?“楚瑞清早就看穿金莎微的小聪明,平静道,”我在走廊等你时,你心里很得意吧,觉得没人会得知事情经过?”

既然敢利用歪门邪道谋利,就该知道自己也会中招。

金莎微无非是断定两人没被收声,只要别人不知道,她就是安全的。她哪里能想到,楚瑞清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金莎微气急败 你、你真以为我不敢找导演和选管楚瑞清无波无澜:“无所谓,你可以随便去找,告诉他们你被人打屁股,同时解释下被打的原因。如果你说不清楚,我不介意帮忙。”

峨眉大师姐行事坦坦荡荡,打了就是打了,只要金莎微敢告状,她肯定不会否认,还能拉着其他人评评理。

金莎微作为少女偶像,哪有脸告诉别人自己被打屁股,更别提露岀臀部验伤。她看着楚瑞清镇定自若的样子,差点当场气晕,这人早有计划,真是好毒的心思楚瑞清对金莎微愤怒的视线熟视无睹,她补充道:“这不过是你做错事的教训,但你可没还获得当事人原谅。”

金莎微闻言警惕起来,不由眼神闪烁:“你什么意思楚瑞清:”去向夏枚道歉。

夏枚还没看到舞台视频,极有可能还不知道此事。

金莎微冷笑:“我要是不去呢?”她又不傻,其他地方可有收音设备,这跟自爆有什么两样楚瑞清凉凉道:“那你以后最好别落单,否则我见一次打次金莎微:”!!?“竟然残暴如斯 金莎微很快便发现,楚瑞清并不是在开玩笑。她莫名被打,夲就憋了一肚子火,刚开始还硬撑着不道歉,但很快就被峨眉大弟子蹲到没脾气。楚瑞清犹如王者峡谷的刺客李白,只要发现金莎微,立刻持剑切她一次,简直无一失手金莎微原来还暴躁愤怒,后来便被切到卑微麻木,满肚子火愣是被楚瑞清的传统教育直接打散,每天只感到神经衰弱。大家在紧密的录制中排练本就很累,还要防备有人突然冲出来把你摁着打屁股,换谁坚持几天都顶不住。

没过多久,金莎微便撑不下去,主动向夏枚致歉。当然,金莎微专门寻找没有摄像机的场合提起,至于当事人夏枚原谅与否、会不会在以后的采访中透露,便是夏枚自己的选择,楚瑞清无权插手。

得知真相的夏枚回到宿舍依旧开朗乐观,没有向旁人说起此事,但她却开始跟金莎微保持距离,两人隐有决裂架势,或明或暗交锋几次。楚瑞清看破却没说穿,毕竟这是夏枚成长中必经的磨难,大师姐可以出手相助,但夏枚也该有自保和反击的能力。

峨眉山上的大猴会适当地保护小猴,但小猴不可能一辈子躺在大猴的臂弯里,总要试着自己攀树。当然,如果有人真得伤害到小猴,也免不了被成群结队的大猴锤爆。

夏枚是有综艺感的人,她对节目的剪辑套路烂熟于心。如果她是舞台播出后得知此事,恐怕还没法有力反击,但只要这期节目还没播出,她就能在采访中埋设无数矛盾。语言是一门艺术,夏枚在节目中欲言又止、丟下线索,很快便点燃观众的好奇心,让他们发现独镜被挡的真相。

有人甚至专门去一帧一帧地扒《最后的黎明》排练,证明金莎微是故意挡镜头,并截图进行排练和舞台版对比。夏枚和金莎微两家粉丝更是掀起骂战,掐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好在路人观众们的眼睛雪亮,为夏枚主持公道。

三轮排名公布时,金莎微的人气一落干丈,掉出前十六名的位置,可谓大快人心。

楚瑞清的排名则下降至第二,辛媛重归第一,两家票数咬得很紧。从三轮排名开始,《偶像新秀》的投票规则也发生变化,每个用户只能为一名选手投票,不再是能投十人的方式,联票彻底丧失作用。

楚瑞清作为万家墙头,自然会受到影响,过去有路人粉分票给她,现在大家都专注自家,部分票源便流失新娱传媒办公室内,助理前来汇报节目进展,报告辛媛重回第一的消息。李恒翘闻言,神色稍微和缓,又道:“对了,你们查得怎么样助理欲言又止:”都按您吩咐查了,但是 李恒翘没看出对方难色,果断道:“那就拿来给我看看。

助理看李总坚持,只得硬着头皮递上报告,心道又要被大骂一顿李恒翘派人去查楚瑞清的身世,实际上是想去扒对方黑历史。上升期的少女偶像最吃人设,李恒翘要是想搞垮楚瑞清,爆黑料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他接过助理的报告,越看眉头越紧,问道:“毕业院校?”

“没查到…

“入团前交友情况?”

“没查到

“过去的旧照

“没查到…

李恒翘看着空空荡荡的报告,冷声道:“那能说一说,你查到什么吗?”

助理赶忙汇报道:“她今年十八岁,老家是川蜀峨眉,入团后室友是陈思佳,无父无母,疑似跟师兄弟生活在一起李恒翘眉头直跳,忍无可忍道:”这还用你们查?这是个观众都知道吧?”

李恒翘简直快被助理气死,他要是想知道如此鸡毛蒜皮的事情,直接上街抓楚瑞清的脑残粉(比如他弟)问就好,估计粉丝能说得比助理头头是道,他还用得着专门雇狗仔或私家侦探助理极度委屈,却无法抱怨,谁让楚瑞清像是橫空岀世,过去犹如人间蒸发?他们调查也要讲基本法,总不能找出不存在的东西。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天鼓 吸血鬼王:恋人苏醒 山村桃源记 刹那星光 来我怀里躲躲 遇见最好的你 大龟甲师(下)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娱乐圈] 厮磨 九阙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