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形体课欢乐时光过后,练习生们皆大汗淋漓,陆续回屋休息。楚瑞清沐浴结束,回到自己床位,她偷偷取出藏好小木盒,打算投喂小蜈蚣。

刘筱白睡在上铺,察觉楚瑞清小动作,不禁好奇道:“你盒子里装得什么呀?”

大家长期住在同一宿舍,都发现楚瑞清东西不多,几乎两只手就能数得清。小木盒可以说是其中最神秘,至今无人看到里面内容。楚瑞清每次都避着人打开,反倒搞得众人越发心痒,想知道藏着什么东西。

楚瑞清想起陈思佳警告,敷衍道:“没什么……”她不敢说出真相,唯恐又引起大范围骚乱,山下人似乎很讨厌蜈蚣等生物。

刘筱白还想探究,陈思佳语重心长道:“我劝你最好别看,这可是潘多拉宝盒。”

陈思佳想起医院事情,仍然后悔不已,她当初就是好奇心过甚想看看,却差点被楚瑞清手心里蜈蚣吓个半死。

众人休整结束,逐一躺在床上,她们本想关灯睡觉,却又兴奋地没法合眼。女孩们索性在黑暗中闲聊起来,像一群叽叽喳喳小鸟。

“明天就是首轮排名公布,说不定我以后就没资格睡这张床……”刘筱白忧心忡忡地说道,“排名公布完,我们宿舍还能聚齐吗?”

“你一定要睡前说如此丧话题?”陈思佳吐槽道。

明天,《偶像新秀》便会公布第一轮投票排名,前65名练习生可以留下,其余人则会离开节目。如果说等级测评是看得见、摸得着考核,投票排名便是玄学考试,谁都不知道自己观众缘和人气如何。

“不过要是被淘汰,就能回家看我妈,我还挺想她。”

“其实时间很快,一轮剩65人,二轮剩25人,没多久就都能回家……”

……

“楚老师,你家里人看节目没?”

众人七嘴八舌地聊了一阵,才发现楚瑞清自始至终没说话,有人便主动cue她。

楚瑞清坦诚道:“没有。”

“你爸妈不关注吗?我姥姥都在学看视频?”

楚瑞清答道:“我没有父母,山上信号不好,应该看不了。”她下山前,门里连wifi都没有,师妹小贝应该是没法观看线上节目。

楚瑞清语气平静,周围人闻言却突然噤声,刚才搭话人抱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父母……”

楚瑞清:“?”

楚瑞清发现对方误会,解释道:“我们门里弟子都没有父母,从小生活在一起只有师兄弟。”

刘筱白更感惊奇:“为什么?这是收徒规矩?”难道楚瑞清师父是个好心人,只收无父无母孤儿?

“不。”楚瑞清平静道,“因为大道独行,没人能陪你走到最后。”

虽然门里只有楚瑞清在认真修剑,其他师弟师妹都是半瓶水,但他们寿命仍比世俗人(猴)要久得多。他们入门时,便会跟过去亲人朋友斩断联系、不再相见。即使偶尔有人藕断丝连、书信来往,十年后也会发现沧海桑田,更别说二十年、三十年……

彼此相忘是最好方式,否则便是无尽告别。家人们逐渐老去,而你却容颜不改,双方思想认知离得越来越远,相聚也只剩无言。

楚瑞清入门时年纪尚小,倒没有太过伤感,倒是阚和当时闹得天翻地覆、死去活来,每天吵着要回家。阚和还一直跟家人联系,要不是后来他家里闹着要上山找长生不死药,恐怕双方至今没断。

楚瑞清话不知为何有点伤感,让屋里热闹气氛平静下来。众人又闲谈几句,便各自闭眼休息,等待明天到来。

——楚老大身世有点惨?怪不得上回是跟师妹通话。

——对不起,大家都很正经,为什么我却觉得大道独行有点中二2333

——没人能陪你走到最后,只有中国共产党风雨兼程为人民,不离不弃,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前面大哥,你怎么回事??

第二天录影棚内,练习生们身穿制服,重回初次舞台现场。棚里仍然搭建着金字塔状座位,每个座位上标明数字,等待对应排名练习生坐上。

陈思佳长叹道:“只要别太快回去就行,好歹让我再苟一轮……”

楚瑞清虚心求教:“如果现在回去,工资会受影响么?”

陈思佳:“???”

陈思佳:“大哥,现在你该想这些吗??”

楚瑞清镇定道:“这不是快到月底。”她作为贫困人口,至今还没领到工资,多少有点郁闷。

——难道垃圾公司公然欠薪??我为崽崽花钱去哪啦!?

——不过楚老师确实超级朴素,私服也平价白菜,全靠颜值在撑_(:з)∠)_

——严重怀疑楚瑞清不进厂打工,就会饿死街头,好歹节目包食宿。

——别看有人面上大佬,实际上却是为生活奔波社畜2333

绚丽灯光过后,路霖握着麦克风登场,开始公布排名:“首先是第六十五名练习生,她获得票数是六位数……”

场上众人发出惊呼,陈思佳也相当讶异,嘀咕道:“最后一名居然就是十万级……”

《偶像新秀》显然越来越火,本届最后一名票数比上届还高,要知道向来是男团票数更能打。现在票数大幅上升,只能说明节目国民度越来越高,观众基数变大。这代表舞台加票对排名影响越来越小,毕竟前十名票数会是断层级效果,很难被几千票撼动。

路霖逐一公布着成绩,被喊中名字练习生不少痛哭流涕,而察觉自己落选人则神情郁郁、精神不振。陈思佳有点紧张,名字越往后代表名次越高,但她又怕自己是彻底落选,排在65名之后,不由坐立难安。

楚瑞清倒是面无表情,要不是她偶尔还在眨眼,简直让观众觉得是定格画面。

——楚瑞清此刻还在想,公司到底有没有打钱发工资[doge]

——楚:路霖,你下来,换个会rap练习生来念。

——我现在和楚表情一样,心里想是:这是谁?这又是谁?这特么都是谁?

楚瑞清确实认不出多少人,除了她宿舍里同伴,跟经常合作练习生,剩下人全靠名牌。刘筱白等人好歹是TOP水平,又有一定镜头量,名次比较靠前,基本上都顺利晋级。

路霖公布名次时总要拖长调,加上每人还有发言,过程相当冗长。练习生们经过漫长等待,终于可以迎来前十名。楚瑞清认识人开始陆续上台,夏枚排名第九,胡苕排名第七,陈思佳排名第六。

路霖望着手卡,露出意味深长笑容,感慨道:“历史总是分外相似,又要公布第一名……”

下一秒,大屏幕上弹出楚瑞清和辛媛对切画面,竟重现《钻石花》时景象。

“有请我们两位候选人上台!”路霖看向楚瑞清和辛媛,将她们引向舞台上升降台。两人要在此等待排名公布,第一名所在升降台将会升起。

楚瑞清和辛媛以前竞争过center,现在又同为第一名候选,可谓极其有缘。虽然辛媛在首期节目播出后黑粉无数,但她靠自己努力逐渐翻身,加上正统偶像少女感,慢慢吸引大批粉丝。楚瑞清和辛媛粉丝群体实际并不重合,两人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属于不同偶像风格。

名次公布前,节目惯例会让主持人故弄玄虚,路霖采访道:“辛媛,你觉得这回能拿第一么?”

辛媛握着麦克风笑笑,她认真地看向镜头,官方道:“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都感谢所有为我投票粉丝们。”

路霖点点头,又看向不远处楚瑞清,问道:“楚瑞清,你觉得自己能拿第一吗?”

楚瑞清:“不能。”

路霖看她如此笃定,不禁诧异道:“为什么?”

楚瑞清指指他手里手卡,坦然道:“因为上面写着我第二。”

“???”路霖下意识地低头看看手卡,随即震惊道,“你怎么能偷看!?”

路霖确实早知结果,但他跟楚瑞清相隔甚远,便没有刻意隐藏手卡,毕竟上面字相当微小,没道理能被人看到。

楚瑞清面对指责,无奈地解释:“我没有偷看,只是恰巧一扫。”她确实是无心之失,谁让路霖完全没藏,她凭借超强视力,想不看到都难。手卡内容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谁还能提前闭眼?

路霖:“……”

路霖无语良久,诚心发问:“……你让我怎么接着主持??”

楚瑞清话简直让节目营造出紧张气氛整段垮掉,后台里导演已脸色发青,看上去快要自闭昏厥。

楚瑞清沉默片刻,她像是也发觉不太好接,试探地建议:“……再录一条?”她假装没看到,路霖也别再提问,就像无事发生过?

路霖神色冷漠,吐槽道:“你做节目导演梦还没破啊?”这话是在调侃楚瑞清和导演闲聊,她曾说觉得导演工作挺闲。

台下练习生们简直笑出声来,弹幕里也热闹非凡。

——她没有偷看,明明是光明正大地看[doge]

——本该十分钟名次公布被两秒终结,不愧是导演组头号宿敌[doge]

——感谢楚老师为我节省几分钟流量,路霖语速可真磨叽。

——楚:花里胡哨,耽误下班。

——导演,你再不投票毒奶楚老师,她就要毒死你节目啦!!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当累成为了那位先生 芍药客栈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 彩云飞 小保安的艳遇 穿成影帝的小娇妻[穿书] 琉璃屋 异世之王者无双 叶落淮南 剑道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