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交流过后,范彤哭笑不得。她发现楚瑞清真得很严格,同时脑回路与众不同,完全不将宗初曼的挑事放在眼里。不过说实话,按照峨眉派大弟子的战斗力,宗初曼真要正面PK,怕不是会被打死?

范彤好奇道:“那你觉得宗初曼怎么样?”

楚瑞清淡淡道:“撒谎成性,韧性不佳,前途有限。”

人的性格对一生有极强的影响力,不论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最后都是在无数因素的诱导下做出选择。宗初曼心性已定,没有沉淀,肯定走不长远。

范彤看她老气横秋地给出评价,不免感到好笑:“那陈思佳呢?”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楚瑞清默然,她实在不好评价宛如衣食父母的室友。

范彤见状放松下来,她觉得楚瑞清可以跟人好好相处,只是分对象而已。她想起自己的目的,轻声道:“你在这里也生活两三天,大概明白初梦少女团的情况,有兴趣签约吗?”

“虽然现在公司还小,但我们也陆续接触到很多好资源,处于上升期。我们觉得你有成为偶像的潜质,而且练习进步也很快。”范彤好歹是大公司出来的经纪人,说话很有分寸,可谓扬长避短,跟每天嘴上挂着“我团已糊”的陈思佳截然不同。

楚瑞清最近逐渐接触女团文化,她终于发出灵魂质问,疑惑道:“偶像是什么?”

虽然陈思佳解释过这个问题,但她说得含含糊糊、模棱两可,偶像似乎是在台上又唱又跳的艺人,然而跟歌手、舞者又有区别。

楚瑞清至今没弄明白偶像的概念,既然是跟唱跳有关,为什么还要看粉丝?有人唱跳不佳,为什么反能被更多人喜欢?偶像的进阶路线究竟是什么?

陈思佳说得越多,楚瑞清越迷糊,完全不知道偶像在做什么。

范彤比陈思佳要有阅历,心平气和道:“从宏观上来说,偶像是为人崇拜的对象,在某个领域有杰出成就的人,都可以成为大众的偶像。”

“当然,我们行业里的偶像是狭义概念,大多数指从事演艺事业的艺人,这只是他们的工作。既然是工作,水平自然参差不齐,有人仅仅糊口,有人却能做到巅峰、成为经典。”

范彤思索片刻,迟疑地打了个比方:“这就好像你习武,有人只为强身健体,有人却能成为大师?”

楚瑞清了然地点点头,大致理解偶像的概念。

范彤看她明白过来,期盼道:“那你有兴趣做偶像么?”

楚瑞清眨眨眼,反问道:“如果按照剑术水平,我已经算是偶像?”她觉得自己的剑术能排当世前三,完全符合在某领域有杰出成就的标准。

范彤一时发懵:“……”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范彤感觉逻辑不太对,她是觉得楚瑞清适合做女团偶像,总不能怂恿对方去奥运会搞击剑??

她强行将主线拽回,循循善诱道:“那你可以将这当做工作,也算是赚钱营生的手段?”

楚瑞清想起在陈思佳处累积的欠款,问道:“签约才能赚钱么?”她本来想月底将补贴交给室友,但情况跟她想得有点出入。

范彤点头道:“是的,公司只会给员工发钱。”

范彤看楚瑞清面露犹豫,好脾气道:“你可以回去继续考虑,其实你要是暂时没事,工作也是成长的好渠道,能帮你更快地认识外界。”

范彤觉得楚瑞清就像是深山里的能人异士,对现代社会一无所知。她稍微闲谈一番,才得知楚瑞清过去的日子都在习武,极少会下山。说实话,虽然楚瑞清有离奇的本事,但在如今的社会很难找工作,女团偶像算是容易跨越阶级的一条路。

她有预感,楚瑞清要是愿意干这行,绝对有大红的潜质,这总比做保镖、武术老师要好?

楚瑞清没有马上答应,她心里还惦记着古剑,毕竟这是她下山的初衷。范彤也没强求,反正签约要有证件,一切都要等联系上楚瑞清的亲人,才能再做定夺。

范彤规劝完楚瑞清,又跟医务室的宗初曼面谈一番。她这回的态度严厉不少,先是敲打对方恶意撞人的行为,同时提及正在接触的选秀节目。

“如果你是现在的状态,我觉得很难入选,你不会真以为自己的粉丝很多吧?”范彤的语气慢条斯理,却轻描淡写地点出残酷现实,“外面的世界非常大,你们甚至还没踏进娱乐圈的门。”

初梦少女团的人气成员微博粉丝量还不及网红,说到底就是草台班子,成员薪水很低。范彤既然来到这里,自然也是想真做点事。但她心里清楚,团里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出头,能捧红一个就感天动地,出来两个算鸿运当头。

宗初曼神情复杂,她当然知道范彤说得没错。范彤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宗初曼敢跟马老师对着干,却不会得罪强势的经纪人。如果她能登上节目,便是走上更大的舞台。

宗初曼考虑到长期利益,暂且没有再惹事,最近老实不少。

范彤做事很靠谱,没过多久竟真找到峨眉山云岭阁的人,相隔两地的楚瑞清和师妹终于取得联系,一时颇为感慨。

小贝担忧道:“大师姐,你在外面还好吧?怎么现在都没回来?”她本以为师姐一天就能回山,没想到突然音讯全无,让人心慌不已。

楚瑞清十分无奈:“纸剑损坏,我现在没法御剑,阚和呢?让他下山给我送纸剑。”

师妹小贝的身体特殊,没有办法离开峨眉山,二师弟又是猴,更不可能送东西。

小贝支支吾吾,为难道:“三师兄昨天卜卦完,突然急匆匆出门,不知去哪里啦……”

楚瑞清:“……”

楚瑞清不禁陷入反思,当年怎么没把阚和直接打死?关键时刻掉链子,要这三师弟有什么用?

“但三师兄还是很担心大师姐的,前天还专门测算古剑的位置!”小贝赶忙补救,想要挽回脆弱的同门之情,她试探道,“不然我让猴群把东西送下山?应该也可以?”

楚瑞清已经算没生活常识,她都觉得猴群大规模逃出峨眉山不太可以。

最后还是现代人范彤出主意,让小贝将楚瑞清的行李邮寄过来,这才解了燃眉之急。小贝尽职尽责地将楚瑞清的用品收好,她塞入无数手叠纸剑,还翻出压箱许久的证件,最后打包邮给大师姐,达成“人生首次寄快递”成就。

宿舍内,陈思佳望着敞开的箱子,不禁满目茫然:“你家里寄来的是什么?”

快递箱一打开,映入眼帘的便是无数纸剑,下面是整齐的洁白古装,最搞笑的是底部压着一层新鲜蔬果。总而言之,这完全不像少女偶像的行李,包裹构成很复杂?

楚瑞清将东西全清出来,终于找到关键所在,取出衣物中的锦囊。她打开锦囊,翻找出纸条,开始认真阅读上面的文字。这是阚和卜卦后的内容,也被小贝邮寄过来,上面有古剑的方位。

楚瑞清强压心中雀跃,询问陈思佳:“这里有罗盘吗?或者可以指方位的东西?”

陈思佳想了想,她掏出手机,试探道:“导航地图?”

科技改变生活,峨眉派大弟子和室友最后靠电子导航,找到卜卦纸条上的位置。拍卖大楼门户紧闭,两人徘徊在人烟稀少的大门口,一时有点茫然。

门卫大叔皱眉道:“你们是干嘛的?”

陈思佳好奇道:“您好,这什么时候开门?”

大叔没好气地摆摆手:“早着呢,别添乱!”

两人吃了闭门羹,陈思佳干脆上网搜索建筑名称,她望向楚瑞清,迟疑道:“你的东西真在这里?”

楚瑞清点点头,她一直觉得古剑就在附近没离开,只是没法确定具体地点。古剑极度狡猾,肯定会躲在难找的地方。卜卦结果能进行准确定位,这座建筑也确实离宿舍楼不远,而且外观并不显眼。

陈思佳浏览着手机网页内容,不由眉头微紧:“但这是某家古董拍卖会的大楼,而且下半年才有活动……你要找什么?”

楚瑞清:“一把古剑,没有剑鞘。”

陈思佳低头翻了翻,给她看网页图片:“是这把剑么?”

楚瑞清眼神一亮,当即道:“是!”

陈思佳面无表情:“这把剑网上估价400万。”

楚瑞清:“?”

陈思佳看她还不明白,平和道:“你家给你打钱没?或者未来有拆迁可能?”

快递没法邮寄现金,小贝又不可能给大师姐银行汇款,峨眉山怎么会拆迁?

楚瑞清:“没打钱,不拆迁。”

陈思佳用充满母爱的眼神望着她,怜悯道:“孩子,你这辈子跟它无缘了。”

普通人怎么可能赚到400万,陈思佳只能残忍地帮助室友认清现实。

楚瑞清:“???”

一文钱难倒好汉,楚瑞清万万没想到,狡猾的古剑居然如此阴损,竟用这种方式逃避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热门: 我见贵妃多妩媚 清寥记 假面自白 他与月光为邻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她的中尉先生 镜中蔷薇 宫花红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太上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