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九章

上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姬散花飞速扑上一把提起周源跃离马身,几在同时他的坐骑变做四截,血肉飞溅中只见两道黑影化做两条黑色旋风紧追而上,沿途所有护卫无不身首异处。

原虎怕周源的护卫误会姬散花也是刺客,忙大声叫道:“周王爷,我是原虎!她是散花楼楼主姬散花,特来相救,王爷千万别慌。”

姬散花轻功之高实在有如闪电,提着周源胖大的身子也奔走如飞,那两个杀手终究慢了一步,被拼命而上的众护卫截住,厮杀起来。这时众人才有机会看到他们的真面目,赫然就是峭和幽合,天道剩下的最后两个地部下品杀手。

原虎知道两人厉害,舍下正对付的几名杀手立刻冲了上去,这时姬散花已提着周源退到场外,上了一棵大树的横枝。放下周源坐好,她这才对周源笑道:“周王爷,刚才情况紧急,奴家多有得罪,还望您老莫怪。”

周源双目放光,上下仔细打量了姬散花曼妙的身材一番,这才哈哈笑道:“见面更胜闻名,姬楼主艳名远播,老头儿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见周源嘴甜,姬散花大乐,直笑得花枝乱颤。这两人悠然坐在枝头调笑,浑不当下面血肉横飞的厮杀场面不存在,让原虎看得大为佩服。

幽合突然与和他并肩作战的峭交错位置,跟着峭自怀中抓起一把薄薄的钢片撒往四周,围攻的侍卫立刻出现大批伤亡。乘这机会幽合一跃而起直扑枝上周源,原虎大叫不好,也紧跟着跃起追了过去。

姬散花伸指一弹,一枚钢钉发出阵刺耳的尖啸射向幽合,同时姬散花再提起周源高高跃起。哪知地上的峭爆喝一声,突的抓起一把钢刀甩向幽合脚下,幽合伸足在刀身一点,再次跃起,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追至姬散花身后。

这时原虎也追到后方,半空中四人分为三组前后急赶,幽合甩出一根钢链缠住周源的脚踝向下一拉,姬散花和周源立刻坠下。幽合借着钢链拉动的反力几乎是紧贴着姬散花和周源追过去。

见姬散花还提着周源暂时无法顾及身后的幽合,原虎大惊,在半空当三人经过自己身边的一瞬间,原虎猛然出手,意图在这一击稍阻幽合之势。

幽合现在占据上风,突觉背后劲风大作,他想也不想转过身一把格开原虎打来这一掌,就在这时,他的鼻子突然问到一股浓烈的香气,近在咫尺!

“奴家教你一个乖,永远不要在七大高手面前转过身子做别的事,记住了吗……”

耳旁陡然传来姬散花温柔无比的声音。

幽合大惊失色,然而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觉颈子一凉。在场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姬散花玉臂一探,就如拿起一件物什似的,轻巧的取下幽合头颅。

“退!”

幽合一死,峭毫不犹豫的大喊一声,率先撤离,而剩下的五名杀手也顷刻破开护卫的围杀,跑个没影。

“别追了!”

落地的周源阻止想要追上去的一众护卫。

天道杀手一退,那五百士兵更是不济,齐应贤眼见再也无法成事,干脆一狠心指挥手下疯狂砍杀意图杀人灭口,这一来反倒是他带来的手下最为卖力。

周源冷冷的看着前面手起刀落,杀个不亦乐乎的齐应贤,慢声细气的说道:“齐将军,还是别杀得太干净了,留下几个活口吧。”

齐应贤一听周源语气不对,心头大震。但他很快就想到自己对界罗立有大功,而且身份不低,只要杀尽这五百兵士,雷行云和原虎未必告得倒他。就如眼前陡现一线生机,他近乎疯狂的大叫:“这些人胆敢谋害钦差,给我杀!一个都不留!”

“齐应贤!给我住手!”

周源突的怒目圆睁,和和气气的脸孔瞬间变得威严无比。这一声大喝就如平地焦雷,所有人心脏都止不住狂跳几下。

在周源怒喝下,还在搏杀的两方士兵都不由自主停下,只剩齐应贤还骑在马上不住的挥舞着长刀。原虎皱了下眉头,一抬脚踢出块小石子将齐应贤坐骑的右眼打瞎,那匹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将齐应贤摔倒在地。

“杀啊,给我杀啊,你们怎么都不听军令?全部该斩!杀…给我杀……”

齐应贤狼狈的爬起,犹在神志不清的不住叫喊着。

周源用怜悯的目光看着齐应贤,随后使了个眼色,两名侍卫走上一左一右将他夹住拖了过来。齐应贤目光涣散,额前的头发被汗水打湿搭拉在额头,就像一个面口袋般任由侍卫拖拽,显然他心里早已绝望。

“齐将军,今天本王遭袭,你有什么好说的?”

周源叹了口气。

“是,是他们,这些龙船会余孽想要行刺王爷,嫁祸给我,王爷快下令把他抓起来!”

齐应贤猛地抬起头,对着原虎和雷行云不住大叫。

雷行云不屑的冷哼一声,原虎则自怀中拿出几封姬散花偷得的书信交给周源。周源摊开信纸看了一遍,随后一把将其甩在齐应贤脸上。

“齐将军,这可和你向皇上报告的不符啊。”

周源讽刺对齐应贤道。

齐应贤拿起信纸瞥了一眼,立刻,就如全身的生气都被抽走一般,一跤跌坐地上,随后疯狂的大笑起来:“好好好,我也无话可说。想我齐应贤为界罗潜入傲来,忍辱负重几十年,终于夺得海镜,没想到落得如此下场。”

“哼,这些等着回国和皇上亲自说吧,来人,给我押起来。”

周源吩咐道。

两名侍卫就要上前抓起齐应贤,突然齐应贤敏捷的翻身而起,一把抽出一名侍卫的佩刀后退几步,随后不住挥舞阻止其他人上前。

“齐将军,大丈夫敢作敢为,不要太难看。”

周源威严的沉声道。

“周王爷啊周王爷,我是绝不会做阶下囚的,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齐应贤厉声道,跟着他望向原虎:“本人在海镜二十余年,一向呼风唤雨,无往不利,哪知老天出了个你,竟使我落得如此下场。我齐应贤自认做事从不后悔,但却悔不该当初小看了你,让你活着离开海镜。如今报应到了,我也无话可说。好,你很好,我知道你想置我于死地,如今就成全你吧。”

齐应贤将刀架在自己颈中,犹豫了一下又对周源道:“我求周王爷能恳求皇上,放过我的亲族。若能答应,齐某感激不尽。”

“你也知自己犯下的是诛灭九族的大罪,何必多说。”

周源缓缓摇了摇头。

齐应贤立刻面如死灰,手一抖几乎连刀也握不稳。原虎乘机微微踏上一步,想就此夺下齐应贤的刀,突感衣袖一紧,却是雷行云拉住用眼色示意别动。

“齐某活该,可怜我的妻儿……”

齐应贤一声长叹,举刀一划,自刎而死。

“为何阻我?”

原虎小声的问雷行云道。虽一直恨不得杀了齐应贤,但他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死去,原虎也不禁感慨不已。

“让他死了也好,纵能活得一时,也不过受辱罢了。”

雷行云小声道。

“能不能请王爷……”

原虎想起诛九族的话,迟疑的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用的。”

雷行云知道原虎想说什么,摇头道。

原虎便不再说什么,是啊,这并不是他该管能管的事,只望界罗皇帝能大发慈悲吧。齐应贤一死,不知是谁先起头抛下兵刃,一时间还活着的齐应贤手下士兵全都器械投降,乖乖聚到一起被周源侍卫看管起来。

“为他收尸,找口上等棺木好好安葬。”

周源又吩咐道。

就在一众侍卫打扫战场时,姬散花悄悄找到原虎:“现在海镜的事已全部了解,奴家也得走了。你自己以后可得好自为之。”

“楼主这就要离开了么?”

原虎愕然道,这次在海镜要不是有姬散花帮助,他刺杀李七和扳倒齐应贤绝不会这么顺利。

“这个当然,奴家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嘛,山神舍不得?”

姬散花娇嗔道。

“咳咳……当然不是,那么姬楼主慢走。”

原虎尴尬的干咳一声道。

“别忘了你还欠着不少佣金,这笔账奴家迟早会来要还的。”

姬散花又笑道。

原虎一听大喜,姬散花这么说,就等于是告诉他以后还会见面。如今己方与天界和龙族的斗争日趋白热化,多一个盟友就多一分把握,更何况是七大高手之一的姬散花,原虎喜道:“这个自然,还望姬楼主早点来拿。”

“嘻嘻,山神嘴真甜,那么奴家就告辞了。”

姬散花遥遥向杜鹃招了下手。

那边得知杜鹃要走,燕九满脸舍不得,拉住她却又哼哼唧唧不知说什么好。看到姬散花招手,杜鹃凑近燕九耳边道:“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

“这个当然,你不想想现在还有谁能伤我……你,咱们什么时候能再见?”

燕九大力拍胸吹牛道。他顿了顿,又依依不舍的问杜鹃。

“嘻,不会很久的,我走了,可别在外找姑娘哟。”

杜鹃笑着追上姬散花。

一直目送着杜鹃曼妙的身影消失在重重屋瓦后,燕九都舍不得收回目光。他现在的模样,就像一个小孩突然失去心爱之物,满脸不舍,但却没人笑话他。

“好了,咱们还有很多事做,你就别伤心了。”

雷行云决定好好安慰下徒儿。

“师父……”

燕九愣愣的看着屋外道。

“什么?”

“你一定也很想小郡主了吧?”

“你、你这家伙。”

雷行云难得的红了红脸,举拳向燕九头顶敲去。

一直到姬散花离开,周源才有空对原虎道:“这次多亏山神识破齐应贤奸计,救了我一命,老夫在此谢过了。”

“不,周王爷能来就太好了,不过齐大帅他……”

原虎黯然道。

“务北竟会死在海镜,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周源说着吩咐手下牵来几匹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边走边说吧。”

留下一些士兵清理战场,剩下的人保护着周源继续向海镜城而去。在路上,原虎和雷行云简单的将这些日子以来海镜所发生的变故对周源讲了一遍,想不到其中竟有这么多曲折,周源也连连感慨。

“现在齐大帅已死,齐应贤和李七虽然伏诛,但界罗恐怕又会有一场大乱,那么劝服皇帝休兵一事恐怕就……”

原虎不无担心的对周缘道。

“嗯,我也是想到此点,所以在朝中接到务北身死的消息,就亲自前来调查。如今朝中大多数大臣都力主开战,皇上也颇为意动,我本以为有务北和我一起上书,能让皇上回心转意,想不到务北已经…唉!”

提起此事周源就极为懊恼。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十章
热门: 港黑一枝花 术士的幸福生活 淑女飘飘拳 重生之福气绵绵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英灵变身系统2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谁教白马踏梦船 睡在汽车里的女孩 忧郁先生想过平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