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五章

上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四章 下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万没想到还有别人在,所有人无不色变,原虎低声道:“是姬楼主么?”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屋里已多了一个人,正是昨晚去引走赵青阳的姬散花,不用说,她能找到这儿,定是杜鹃在路上留下什么暗号了。姬散花打量松了口气的诸人,微笑道:“你们昨晚栽得挺惨啊。”

此言一出,人人脸现尴尬。燕九不满的哼了一声:“你还不是一样。”

姬散花是名震天下的七大高手,也只有燕九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敢跟她叫板,原虎赶紧出来打圆场:“我们刚才的话,姬楼主一定都听到了吧,如果姬楼主肯帮忙,那就好了。”

做这种事,他是大行家,确实要有把握得多。

“这个自然,我姬散花还从没栽得这么莫名其妙,今晚一定要向他们好好讨回。”

姬散花眼中怒色一闪而过,点头应道。

“那就这么办,石炼你晚上在齐府外接应,随时听我命令,大家做好准备晚上就出发。”

原虎说道。昨晚虽败个一塌糊涂,但原虎丝毫没有气馁,而是在第一时间做好反击的准备,颇有大将风度,宋山等均刮目相看,大为佩服。

这一天,海镜城中到处是士兵挨家挨户的盘查,大有将海镜翻个底朝天的架势。海镜居民因界罗军队占领,已吃了不少苦头,再这么一闹,都是怨声载道。宋山这处地方果然隐秘,前前后后来了三拨士兵搜查,都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白天就在众人期待和紧张中过去,乘着休息时,原虎等已将齐府地图牢牢记在脑中。等到两更时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队人马悄悄潜出藏身处。

“你们一定要小心,现在城中到处是士兵,一旦感觉不妙就立刻脱身,绝不能恋战。”

临分手之时,原虎对燕九等人嘱咐道。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那么容易被逮住。”

吴宗之拍胸保证道。

“就是,你们顾好自己吧。”

燕九也大言不惭的道。

“走了,我的大英雄。”

杜鹃一把揪住燕九耳朵,将他拉开。

众人都看得好笑,看来短短几天,燕九已彻底被杜鹃给制得服服帖帖。原虎拿出几张符纸交给胡铃:“这是我向姬楼主要来的法符,你带着,危急时说不定有用。千万要跟大家一起行动,我就感激不尽了。”

胡铃见原虎特意给她法符,本来甚为高兴,但一听最后几句话,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她一把抓过符纸放入怀中,一言不发跟着燕九等离开。

“山神,我告诉你,不能这么对女孩子的,看,惹她生气了吧。等哪天有空,让奴家教你几手,保证管用。”

姬散花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

原虎脸上一红,他也不便解释,唯有岔开道:“时候不早,我们快走吧。”

秘密奔行,一行四人不多时已到达齐应贤的宅邸,比起原来,新造的齐府更加雄伟阔大,显然齐应贤这一年多来也捞了不少油水。顺着齐府外墙绕了一圈,他们很快找到宋山提供的齐府地图所标示的地方,从这里进去是齐府堆积垃圾杂物的角落,平时少有人来,正是潜入的最佳地点。

悄悄翻入,四人何等样人,全没发出一点声息,迅速确认方位以后,他们就向齐府深处行去,府中戒备很严,到处都是明岗暗哨,不过在姬散花这个做这种勾当的大行家的带领下,四人始终有惊无险,顺利行进。

这时他们身处齐府南侧靠近中心的一处小庭院中,庭院四周是构造精美的木制回廊,院中遍植花草,四人就隐身草丛树影间。

“齐应贤的住处在左面,但他平日见客办公的书房却要从北边去,我们该走哪条路?”

原虎蹲在地上,悄声对众人说明形势。

“两边都不能错过,咱们分为两组,分头探查好了。”

雷行云低声道。

就在这时,回廊一头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四人不敢再说,全都屏息静气,藏好身形。只见一道亮光慢慢向这处移来,却是一个男仆提着盏灯笼,在他身后跟着两个婢女,一人端着一个大铜盆,另一人则托着一个装满小瓷瓶的盘子。

随着三人走近,一阵混杂着药香和一股燥热味道的古怪气味传来。等到三个仆人去远,原虎正要说话,却听姬散花低声道:“治冻伤的。”

“什么?”

原虎一时没听明白,奇怪的问道,“那盆中装的是调制好的火鼠血,是用来治疗冻伤的。”

姬散花对他解释道。

“嗯。那么我和石炼一路去探查齐应贤住的地方,姬楼主就和行云去他的书房吧。大家一定要小心,一有不对立刻离开。”

原虎不在意的应了一声,继续道。

“等等,姬楼主,你的意思是不是李七可能躲在齐府?”

雷行云突然道。

他这么一说,原虎也醒悟过来,不由暗骂自己大意。方才两个婢女端的是治疗严重冻伤的药品,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可能是给李七用的呢?

“行云说得对,我们快跟去看看。”

四人无声无息的跟上前面三人。

一仆二婢走得很快,顺着回廊转过一座池塘,折而向西,正好走的是去往齐应贤住处相反的方向。大约一柱香的工夫,他们来到一座独立的小院外,男仆走上前低声道:“诸位大爷,吩咐的东西已备好送来了。”

只见小院的门打开,却不见有人出来,内里一个声音道:“放下吧。”

婢女将托盘和铜盆放在地上,微微躬身就退了下去,三人走后,一个蒙面男子闪出半个身子,将托盘和铜盆拿了进去,小院大门又再紧闭。

伏在远处的四人大为兴奋,虽只是一瞬间,但所有人都认出那名蒙面男子正是天道杀手,那么李七无疑就在那个小院内。

“现在怎么办?”

没想到竟能把李七给找到,雷行云语气中大见兴奋。

“既然昨晚没能成功,咱们今晚就再给李七一个惊喜好了,你们说怎么样?”

原虎看了看姬散花和雷行云,小声道。如果今晚能杀了李七,对齐应贤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没了天道相助,他根本不敢这么肆无忌惮。

“正有此意,姬楼主觉得怎样?”

雷行云转头看向姬散花。

“两位都这么说了,奴家自然照办。”

姬散花点点头道。

“那好,咱们就上吧。”

雷行云跃跃欲试的缓缓抽出天火宝刀。

“等等,姬楼主,你一个人,能否调查齐应贤的住处和书房?”

原虎突然道。

“可以啊,怎么了?”

姬散花略显惊讶的转过头。

“那么这里交给我们,姬楼主尽量找出齐应贤作乱的证据。”

原虎对她道。

见雷行云奇怪的看着他,原虎解释道:“如果能杀了李七固然很好,但我们这次的主要目的却是找出齐应贤作乱的证据,洗脱我们的冤屈。”

原虎的考虑很周全,虽然有姬散花帮忙,杀死李七会更有把握,不过一旦闹起来,却再不能乘此机会找出齐应贤作乱的证据了。姬散花是偷东西的大行家,她亲自出马,必定会有所斩获,而且就算只有原虎等三人,突然袭击下,成功的机会仍然很大,因此原虎才决定分两头行事。

明白他的意思,姬散花微一退后,就消失在树影中。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小院四周没有人后,三人这才自藏身处起身,向院子摸去。

天道杀手擅长的就是偷袭暗算,因此三人不敢从正面侵入,而是绕了很大一个圈子,来到院子后方。围墙后就是主厢房,内中透出灯光,却无法探知究竟有什么人在里面。向石炼和雷行云使个眼色,着他们在原地等候,原虎缩身入地。

就如在水中缓缓游动般,原虎悄无声息的来到房子地面下。由他这里看出去,厅房中两个蒙面的天道杀手正蹲在地上摆弄婢女送来的药物,一旁坐着明风看着他们,而厅房左侧布帘低垂,黑灯瞎火看不真切。

“怎样,药调制好了吗?”

突然,布帘揭开,鞘走出问道。

“快好了,首领伤势怎么样?”

明风站起,习惯性警惕的望望左右。

“很稳定,今晚换过药,应该能好大半了。”

鞘说着走上查看调制的药物。

暗道李七真的在里面,正是天助我也。原虎慢慢离开房屋范围,钻出地面,石炼和雷行云立刻迎上:“怎么样,人在里面吗?”

“在,就在左边的内房。这样,石炼,你从地底攻过去,行云,你从上面,我去厅房牵制他手下的杀手,务必要在第一击就重伤李七。”

原虎布置道。

点点头表示明白,雷行云提着天火一步一步挨近左面的内房,生怕李七听到动静,而石炼则沉入地底。原虎深深吸口气定下有些紧张的心情,对着雷行云做出撮手一斩的动作,同时暗自向地底的石炼示意动手。

啪啦!率先从左面的内房中传出打翻家具的声音,石炼已抢先动手,紧跟着雷行云一跃上了房顶,手中天火宝刀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劈而下。首先惊觉的是厅房中的杀手们,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入内救援,原虎已穿窗而入,人还没落地,霎时整个厅房地面就如雨后春笋般横七竖八的冒起无数土刺。

万没想到会突遭袭击,明风等眼中均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原虎乘着众杀手手忙脚乱之机一步突进至一名杀手的身前,两掌抵住他的小腹山神劲全力吐出。只听咯巴一声脆响,那名杀手整个腰部几乎折到脚跟倒飞而出,却是脊骨已被原虎一击打断。跟着从李七修养的内房传来一连串交斗呵斥之声。

明风刹时明白对方是冲着首领来的,他顾不上参与围攻原虎,转身就向内房冲去。哪知人刚到门前还没来得及撩开布帘,一把黑沉沉的大刀带着灼热的火劲直劈而出,明风大惊,一个倒翻避开,但肩膀仍挨了一刀,鲜血长流。

这时在其他房间休息的杀手被惊动,纷纷抢了过来,只见院中七八道黑影鬼魅般向受袭厢房移来。由于天道杀手从不信任任何人,这次李七无奈到齐应贤府上养伤,选的是最偏僻的一处地方,而齐应贤为了不惹恼李七,也吩咐周围的人严禁过来此处,因此这一时半会儿还未惊动齐府的卫兵。

原虎几个闪身避开鞘的纠缠,摸出两粒种子撒到屋子前,顷刻间大蓬藤蔓沿着墙壁蔓延生长,将门窗全部封死。这些藤蔓都有极强的黏液,屋外杀手只冲进三人,其余的都被阻在门外不得进入。

“哼!”

突从里屋传出一声闷哼,看来李七已在石炼和雷行云夹攻下受了伤。

厅房中的众杀手无不大惊,他们有心抢去救援,却被雷行云牢牢守着房门不能靠近,而原虎也全速在狭小的厅房中游走,不断用石刺土针等物牵制着他们。故天道杀手人数虽众,一时间两边却成了僵持之局。

明白这样的局势坚持不了多久,原虎陡然爆喝一声:“速战速决!”

同时他人倏的倒撞入一名杀手怀中,屈起的背脊全力一挺,那名杀手惨叫一声被撞向墙壁,随后粘在附在外面的藤蔓上,再也动弹不得。

“呃啊!”

只听内里传出雷行云一声大喝,刹时红光大盛,就如里屋亮起无数火把一般,那道布帘竟然轰的一声燃烧起来。

哗啦!隔着里屋和厅房的墙壁破开,两个抱成一团的人影滚了出来,随后各自分开。只见一人是石炼,他全身衣衫几乎被割成横七竖八一条一条的,肌肤上不少灰白色的伤痕,显然是李七的杰作;而另一人全身缠满绷带,身形高瘦,露在绷带外的皮肤带着青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药味,不是李七是谁。

李七站起身又是几个踉跄,他右边胸口一道长长刀痕,伤口边缘和绷带都成焦黑色,煞是触目惊心。在他周围的天道杀手立刻围上将他护住。

自达到凌空虚度的至高境界以后,李七志得意满,满以为天下再无对手。哪知先有在海镜地宫差点莫名其妙送了性命,今晚竟然有被人偷袭,平生还从未吃过这样的大亏。他露在绷带外的双眼犹如困兽般,发出摄人的凶光。

一瞥眼间见到原虎,再看看封住屋子的怪异藤蔓,李七刹时想起一年多前海镜那个夜晚,已然明白一切。他盯着原虎森然道:“原来是你!”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四章 下一章:第十五卷 明枪暗箭 第六章
热门: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一个无情的剑客 刺客意志[快穿]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温暖的弦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穿书] 人设不能崩 穿成炮灰攻之后 十年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