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重返海镜 第六章

上一章:第十四卷 重返海镜 第五章 下一章:第十四卷 重返海镜 第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原虎身旁的石炼早已一脸痛苦的蹲跪在地,虽说这里是西岭地界,但现在却完全被青猊控制着。原虎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仍然拒绝的话,青猊会将自己杀了灭口,那时小宝也难逃化身魔胎的命运,而小兰的三魂七魄也将永远消失。

一时间对自己生命的不舍,对小宝,小兰命运的责任以及他必须要坚持的原则在心中天人交战。从没有哪一刻会让原虎感到这么难受,这么难以取舍。他根本不能反抗,只能在是和不是之间做一个选择。这时原虎深深的感到自己在青猊面前是多么的无力,那么,他真有足够的理由屈服吗?

原虎脑海中一会儿出现小宝天真的面孔对着他喊“哥哥”;一会儿又是小兰含情脉脉的静静看着他;跟着他眼前又出现神州尸横遍野,白骨千里的可怕情景。

小宝仍一如往常般让哥哥救救他,小兰则轻轻的问着原虎,你舍得就这么离开我吗?原虎的双眼渐渐迷茫起来,是啊,他怎么能丢下小宝不管?拒绝的话,恐怕家中的母亲将再也见不到他和弟弟。小兰……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你?我已经答应过你,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缓缓的,原虎的嘴唇开始蠕动,念叨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词句。青猊仍保持着迫发强大妖气的态势,他很清楚自己的妖气会给原虎造成怎样的压迫,同样他也相信原虎一定会屈从,虽然比起令他心甘情愿的答应,这未免有失风度,也不甚保险,但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的确,原虎已经动摇了,他心中有无数念头纷至沓来,告诉他答应青猊的要求,这样,他,小宝,小兰都将得救,母亲也不会失去爱子。答应吧…原虎也这么告诉自己,就在他脑中已为这个念头屈服的时候,突然!就如晴空中一道闪电,河湾村的邻居们,婷儿,以及所有他在高阳,海镜和别的地方遇到的普通人们的脸布满他的脑海,跟着在下一刻化做无数骷髅……不!

原虎两眼失神,喉间咯咯的不住作响,他大口喘着气缓缓站起身,努力张开了口……青猊还在等着,等着原虎说出肯定的答复,看来他已经要达到目的了。

“不…我不答应。”

原虎缓缓的,但是坚决的说出这几个字。

一瞬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青猊脸上轻松的神态一扫而空。他立刻现出暴怒的模样,一张颇具魅力的面孔几乎扭曲得不成样子,同时他释放的妖气也成倍增加,几乎将原虎压得昏迷过去。这时的青猊,才真的像一名愤怒的妖!

“你再说一遍!难道你真的想死!”

青猊愤怒的声音有如雷鸣般响起。

原虎终于站定,他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但他的眼睛,却流露出极为坚定的神情,并未因青猊强大的压迫力而有所动摇屈服。他刚要说话,忽觉喉头一甜,已喷出一口鲜血,这一来原虎再支撑不住,又跪倒在地。

青猊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到原虎跟前,他一只手按上原虎头顶:“你还不答应么!”

看他暴怒的模样,令人丝毫不会怀疑他会一举将原虎脑袋抓裂。

此刻原虎就像被万斤巨石压在身上,眼耳口鼻均不受控制的鲜血直流,他从没想过竟有人能仅凭气势就将自己弄至如此田地!看来根本没机会翻身了…原虎心里自嘲的笑笑,经历那么多危险,想不到到头来竟会死在这个地方。

虽然意识模糊,但原虎内心所想自然而然就浮现脸上。青猊惊讶的发现面前这个要死不活的年轻人竟还笑得出来,瞬间心中不由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受。

“大、大人……”

石炼终于挣扎着半蹲起身子,向原虎伸出一只手。

可惜石炼虽有心保护山神,却连自己也顾不了。青猊看也没看他一眼,只轻轻一挥手,石炼就如被一把大锤迎面撞上,胸口立刻凹下一块,整个人中分而断,上半身就那么直挺挺倒贴地面,下身却还保持着蹲跪的姿势。

青猊仍低头凝视着原虎,他稍微收敛身上的气势,让原虎得以稍喘口气:“何苦如此,他人死活与你何干?我知道你很想答应,不要再勉强自己了。”

青猊叹了口气,用很和善的语气这么对原虎劝道。

原虎浑身哆嗦着,他缓缓的,缓缓的抬起头望着青猊,却没有说话。但他眼里的鉴定神色却清晰无误的传达着这样一个信息:不!

青猊双眼刹时青芒大盛,整个人就如扑向猎物前一刻的雄狮,浑身蓄满蓄势待发的强劲力量。他按在原虎头顶的手掌因用力而青筋暴现,看样子随时都会抓下去,但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却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并未有下一步的动作。

渐渐的,青猊盛怒已极的表情竟开始松缓下来,随之他也一点点收回手,看来他的心中正因什么而渐趋冷静。终于,青猊长长的出了口气,随着他这口气,似乎所有的怒气和不甘都随之消散,而青猊终于完全放弃杀死原虎的打算。他将充斥谷底的无匹妖气全数散去,一挥手退后几步。

青猊散去妖气的同时,原虎体内被压制许久的山神气立刻开始运转起来,原虎耳鼻鲜血顿止,脑子也逐渐恢复清明,他呻吟一声,重又站起身。

“石炼,你怎么样?”

原虎没有来得及追究青猊怎么会放过自己,而是先向呈九十度断折在地的石炼走过去。

石炼毕竟是石炼,青猊一击对他伤害虽大,但妖气散去,他惊人的韧性立刻表现出来。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石炼折断的腰部自行愈合完整,也站起身。

两人并不因为青猊没有动手而认为他会放过他们,原虎拍拍石炼肩膀以示宽慰,随后就转过头望向青猊,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青猊忽的一笑,他走至小宝身边,伸手在小宝头顶摸索一阵,只见他的掌中白光骤闪,等敛去之后,青猊已拿着一个青黄杂色的晶球模样的东西。

“这就是那个高阳太守之女的魂魄,你只要找一个稍会式鬼法术的人,就能令她复原。”

青猊说着一把将这个青黄色的小球扔了过来。

原虎连忙接住,这才发现这个小球是一团凝而不散的法力所结,并非真的是实体。他万没想到前一刻还要杀死自己的青猊突然间会这么做,一时间不禁愕然。

“你弟弟体内魔胎无法清除,但我已将它封闭,只要没有强到足以引发它的外力压迫,魔胎将永不会苏醒。他一日后自会醒来,你可以放心。”

原虎心中疑问还未解开,青猊竟又作出一个让他大为吃惊的举动。

“你又想怎么样?”

原虎看了青猊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们走吧,你若执意不肯,我纵然杀了你又有何益?哼!想我青猊纵横四州数千年,如今落到如此田地,竟会拿一个小孩性命威胁他人,当真可笑,哈哈哈哈……”

青猊傲然答道,说到后来不由自嘲的大笑起来。

原虎这才知道最后一刻青猊仍是放不下心中最后一丝骄傲,这才放过自己和小宝。看到青猊英雄末路的模样,原虎心中感慨,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青猊又再挥了挥手:“快走快走,莫要等我改变主意。”

原虎伸衣袖抹了抹脸上血迹,犹豫一下还是走上抱起小宝,他走至悬崖边,忽的又回过头:“天界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样,难道要我再躲上一千年不成?你放心,纵然没有魔胎和你相助,以如今天界的力量,想要杀我,哼哼,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青猊冷笑一声道。

原虎默然片晌,又低声道:“我弟弟体内魔胎,当真无法可解?”

青猊愣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顿了顿,他又说道:“是我害了这孩子。不过他长大必是有福之人,说不定会有什么奇遇能化解魔胎也不一定……”

原虎知道青猊是在安慰自己,但自知道青猊的身份志向之后,他虽恼此人对小宝所为,却也无法恨他。原虎看着青猊傲然挺立的身躯流露出的那一丝隐隐的颓然之气,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众叛亲离的妖皇,现在妖皇,是否也是同样模样呢?

原虎张了张嘴,但终于还是没说什么,他足下一弹拔身而起,跟着在岩壁上轻点几下,便出了山谷。在上面焦急等候的乾明与陶定见原虎终于抱着小宝上来,无不松了一口大气。

乾明很快迎了上来:“小宝没事吧?咦,你的脸怎么了?”

他先关切的看了看小宝,忽的一脸惊讶的望着原虎留有血痕的脸说道。

“没什么…刚才你什么也没察觉到吗?”

原虎摇摇头示意没事,又问道。

“什么也没有啊,怎么,是那家伙?”

乾明茫然道,跟着便有些激动起来。

“不,有点小误会,但我没事。”

原虎生怕乾明再去找青猊的麻烦,连忙对他道。同时惊讶于青猊对妖气的控制竟那么精妙,在下方他差点被凝练的妖气给逼死,而不过数十丈远的这里,就连乾明陶定这样的高手也浑无所觉。

“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他!”

乾明对青猊杀师一事仍是耿耿于怀。

“你们没事就好。我还有些事要办,必须立刻离开。”

陶定这时也走上来,他怜惜的摸了摸小宝额头,跟着警惕的看着一旁的归藏等人道。

原虎知道陶定终究还是没忘自己天界中人的职责,要回高阳向上面报告青猊的事。他无法阻止,毕竟各为其主,陶定的行为完全无可厚非。

陶定刚要回身,忽的又回过头对原虎道:“无论那青猊在下面对你说了什么,你最好从此以后忘了这个人,也永远不要再提此事,切记!”

这才大步离开。

原虎知道对青猊这样的威胁,天界恐怕会立刻采取行动,陶定这么说其实是为自己好,毕竟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也实在不能再卷入青猊的事中了。望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原虎忽然觉得,陶定,其实也是个很无奈的人……

后面微微一声响,青猊也上了山顶。乾明见到仇人分外眼红,虽知此时不能动手,但他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极明显的敌意,双手更下意识的结出法印。

青猊仔细端详着乾明,忽的他说了一句令原虎和乾明都极为不解的话:“小和尚,如果我没有看错,咱们很快就会见面,那时你大概就能如愿吧。”

也不等乾明反应过来,青猊一言不发打个手势,带着归藏等人便向相反方向走去。石炼这时沉声对原虎道:“大人,是否要派山鬼截击他们?”

“不,让他们走吧。”

原虎感慨的轻轻一叹。他忽然有一个很强烈的预感,今后恐怕再也不会见到这四个人了……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四卷 重返海镜 第五章 下一章:第十四卷 重返海镜 第七章
热门: 阴阳艳医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 做个职场坏女人:北京公关小姐 乡村女教师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都市超级医生 大晋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