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尔虞我诈 第十六章

上一章:第十二卷 尔虞我诈 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三卷 龙王脱困 本集简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原虎心中忽的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似乎有个声音不住告诫他赶快逃离这儿,有心乘郑清浪施法的空隙抢先出手,哪知无论他怎么努力,竟无法动弹分毫!

“式鬼道法.降神.有请九天雷神!“浓烟中突的传出郑清浪声线扭曲的大吼,立刻自天空乌云形成的漩涡正中一道艳红似血的雷电直劈而入浓烟中。

顷刻间土台上红光大炽,一条条虬结扭曲的电蛇自浓烟中肆意交缠绽射,在其强大的威势下土台被灼出一条条的深痕,浓烟周围五尺内滴雨不沾,所有的雨水都被笼罩在外的高热给蒸发。紧跟着一道道电流开始顺着浓烟交错蔓延,渐渐的无数电流结做一个高达丈五的人形模样,而笼罩郑清浪的那束浓烟则被这个“电人”裹在胸腹间的位置。在这道惊人的法术影响下,雷暴完全止歇,似乎所有的雷电都被吸引到这个电人的身上,天地间只剩暴雨仍下个不停。

郑清浪所用正是当初在武神道场外杀死唐烈的式鬼道法最高密义“降神”使用降神之术对施术者本身真元有极大伤害,虽威力无可匹敌,但维持时间却很短,而且一旦被强行破解,施术者会有性命之险。在现在身受重伤的状态下强行使用降神之术,看来郑清浪已对原虎恨到极点,不顾一切也要将他杀之而后快。

当初使用降神法被唐烈硬给破了,郑清浪内腑受损经脉全断,要不是仗着法力高强勉强保命恐怕早已身死。后来全靠原虎才将伤势治愈,现在他却再用这招来对付原虎,其间的变化不能不让人大叹世事无常,难以测度。

虽然从未见过降神法,但任何人面对其爆发出的强绝威势也会明白这已非人力所能匹敌。耳中忽的传来咯咯的怪响,究其来源原虎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开始牙关打战。他强行压下心中无边的恐惧看着傲立身前,身裹无数电流的郑清浪,心里却古怪的冒出一丝兴奋,并不住刺激着他已有些麻木的神经。

这种恐惧和兴奋交杂的奇异感受并非第一次在原虎身上出现,海镜齐应贤府袭杀天道杀手;独闯天元宫鏖战两大护法使;傲龙城中面对千万妖兵……这种感觉都曾出现过。也靠着这种不断刺激着他神经的怪异感受,原虎才能压下面对死亡的畏惧,在比自己强大的对手面前爆发出十二分的实力。

就像现在,尽管那个不住提醒他赶快逃跑的声音越来越大,但另一个声音却促使他留在原地:要战胜,要战胜对手!来吧…我不是第一次做这么疯狂的事了,原虎一边自言自语道,一边微微俯身,嘴角竟露出一丝笑意。

“找死!”

见原虎居然一步不退,郑清浪闷喝一声扬手就向原虎打来。他能够在降神于身的情况下保持神志清醒,也当真难得了。

现在郑清浪体外全是雷电缠绕,原虎如何敢招架?他猛的一抽身已急跃而开,跟着轰的一声炸响,在他方才立足处已被郑清浪的“电臂”砸出一个焦黑的深坑,四处飞溅的泥土打得原虎生疼,脸上被划出不少血口。

看着那道半丈长,深达两尺不住冒烟的大坑,原虎不由在心底倒抽一口凉气,乖乖,要是挨得一下哪里还会有命在?根本不给原虎喘息之机,紧跟着郑清浪踏上一步将手一展,数十股噼啪作响的电流尽数向原虎卷来,空气中立刻传来一股浓烈的硫磺气味,被电流蒸发的水汽顷刻将两人间的空间完全笼罩。

原虎还是不敢招架,他一跃而后并布出一道土墙拦在身前,在强劲的电流面前厚厚的土墙立如纸糊般四分五裂,随后来势不止的电流顷刻就追到原虎身边。人急智生,原虎想也不想猛的一个后仰直直躺倒于地,紧跟着电流猛然下击,地面立刻传来一连串爆炸声,滚滚水汽混着泥浆溅起数丈高。

哪知缩回电流后郑清浪才发现地上根本没有原虎的踪影,略一思索他便即明白原虎是乘那一刹潜入土中躲避。经过降神之术的加护,郑清浪的感觉大大加强,几乎没有犹豫,他将凝成自己右臂的所有电流全数聚在一起,随后向身前一插!

炽白得有如一段水晶样的电束毫不费力的没如土中,地面一阵动荡,跟着鼓起一个半丈见方的土包。土包就像充气的皮球般猛的向上一顶,跟着立刻回缩,连带着四周数尺见方的地面也跟着向下一沉。轰!一声震天炸响中一股土浪高高扬起,紧跟着一道黑影自土浪中退出摔落地上,不是原虎是谁?

几下翻滚消去身上的劲道,原虎立刻站起,方才那一击威势虽大,却没对他照成什么伤害。不过连潜入地底数丈深也被郑清浪轻易逼出,自己究竟还能凭什么战胜?他一面加速回复损耗的山神气,一面急思对策。

郑清浪很快收回凝成一束的右臂高扬半空,跟着对准原虎一甩。粗大的电流鞭子般向原虎抽来,原虎还是只有避开一途,就在人刚起步的刹那,忽听背后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呼,他这才想起重伤至丝毫不能动弹的女魅就在自己身后!

不能躲!原虎这个念头刚刚才起,他已收回脚步沉腰一蹲,随后举起双手架在自己头顶!电鞭倏至结结实实的抽在原虎身上,一刹那他几乎有整个人都要散架的错觉,猛烈的电流传遍身体每一寸地方,他的衣衫甚至燃烧起来。

呃啊!惨叫一声原虎炮弹般飞弹向后,滚得几下便趴在女魅身边一动不动。“愚蠢!”

对原虎的行为,郑清浪报以一声不屑的冷哼。满以为这么一下必能让原虎送命,哪知却见他挣扎几下竟又爬起身来。

这个人是否是铁打的?郑清浪心里不禁生出这样的疑问。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原虎为何能在数次雷击下还生蹦乱跳,因为只听啪的一声,已碎为几块的避雷珠自原虎胸口落下。

“哼,老夫真是大意,想不到你竟带得有避雷珠。不过现在,我看你还能用什么避!”

郑清浪说着缓缓走近几步,再次高高扬起自己手中的电鞭。

同时他分出一条电流迅快的在一旁的阵法上划得几下,已将女魅刻意弄错的符纹纠正过来。只听阵法中再传出一阵异响,霎时光芒大盛,看来真正的阵法已被郑清浪开启,现在他只等杀了原虎和女魅就能立刻回到神州。

面对郑清浪高举头顶的电鞭,原虎只感心中气馁已极。避雷珠已碎,他决计再无法挡此一击,就算能再活片刻,可根本连郑清浪的身也近不了,简直完全没有胜算。难道自己和七大高手的实力真的差得这么多,连还手也有所不能么?

忽的他只感手中被悄悄塞入一个硬物,跟着耳旁传来女魅的低语:“抓住机会,只要能伤到那团烟雾中郑清浪的本体,就能强行破去降神之法。”

原虎低头一瞧,这才发现女魅竟又塞给自己一颗避雷珠,难怪她重伤后却丝毫没受雷暴的影响,原来身上也带了一颗。避雷珠在手,原虎再次燃起信心,反正也要死,干脆拼了!想着他立刻在脑中拟出反击策略,只见原虎悄悄在腰间摸出一颗种子握在掌心并用山神气保护起来,跟着半立起身,作出出击的姿势。

看到原虎的动作,郑清浪丝毫不觉惊讶,凭着一路上和原虎同行对他的了解,他很清楚原虎遇强愈强的韧性。特别越是到最后关头,越是不能对他掉以轻心,由他和黄泉在员峤山一战就可见一斑。不过现在郑清浪却完全不担心,因为他想不出原虎有任何反击的机会,这不过是不甘失败的垂死挣扎罢了。

电鞭扬至顶稍略微一顿,跟着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劈而下。同一时刻原虎也动了,只见他左手抓住女魅的手猛的向旁一扯,已将她甩了出去,而他则顺势借着这股力道弹身而起向郑清浪扑去。

果然是找死!郑清浪闷哼一声将甩出的电鞭略往后一缩已向原虎后背抽来,同时他左手分出数股电流结成张网向猛冲而至的原虎迎面罩去。面对前后皆至的攻击原虎不闪不避,只见他狂喝一声身形陡然加速直撞入电网中心。让郑清浪不能置信的事发生了,强劲的电流丝毫没能阻挡原虎前冲的势子,虽然他的脸上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但确确实实,他硬是冲破了电网的阻挡来到自己身前。

虽然至此郑清浪仍不相信原虎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但他却本能的感到一丝心寒,此刻脑中一个念头越发清晰起来:绝不能让原虎贴近!将电网收回尽数布在身前,同时郑清浪加快后方电鞭回缩的速度。

原虎倏的立定,随后他不顾在自己身体周围疯狂肆虐的电蛇火花,深吸口气举起右手对准笼罩着郑清浪,被保护在丈高“电人”胸腹间的那团烟雾一拳斜上击出。啪!几乎在同时,粗达半尺的电鞭终于抽中原虎毫无防备的背脊,只见原虎浑身猛的一震,霎时眼耳口鼻中鲜血飞溅,不过他的右拳还是狠狠打了出去。

背后传来一阵又一阵锥心的剧痛,原虎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背部的肌肤全被电鞭撕裂,郑清浪并未收回电鞭,而是将其缠在原虎身上,想就这么将他化为焦炭。怀中的避雷珠再次发出即将碎裂的咯咯轻响,原虎努力振起神智将山神气尽数逼到右手上,试图在最短时间内冲破挡在郑清浪身前的那张厚厚电网。

这是一场生死都只隔一线的相持,无论哪一方率先坚持不住,都必将落败。尽管有避雷珠的保护,但长时间被如此大量的强劲电流冲击,原虎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非常的变化。他的手臂逐渐开始起泡,背部被电鞭撕裂的伤口更是已被烧焦炭化,伤口触目惊心,心跳快得几乎要冲破胸膛,原虎只觉自己呼吸困难,身体每一条肌肉都在抽搐,耳内全是巨大的轰鸣声,整个人已渐渐快失去意识。

若非从臂端传来的一点点深进的感觉还支撑着他,原虎几乎就想这么被杀死算了,至少不用再受如此之大的痛苦。啪啦!怀中的避雷珠终于碎裂,立刻一股比刚才强劲数倍的电劲如绝堤之水般一股脑疯狂涌入原虎体内。紧跟着只觉右手一轻,他终于穿透电网触到了郑清浪的身体。

郑清浪知道自己已必胜无疑,他甚至能感到原虎身体快要裂开的哀鸣,这时的原虎根本无法再对自己造成任何有效伤害。猛的加大电劲的冲击,原虎身体内外同时爆发出一股绝强的电流狂飚,他随即在这股狂飙下被弹出数丈开外。

郑清浪终于胜了,因此他根本没注意到抛飞半空的原虎焦黑的脸上现出的一丝怪异笑容,也没看到原虎被弹离时悄悄勾了勾右手的食指。郑清浪这时也快到强弩之末了,不顾身上的重伤强行使用降神之术,他的法力几乎已经透支,如果再不能击败原虎的话,他自己就会首先坚持不住,崩溃在法术中。

先杀了他,此子实在太过可怕!如果留他性命,不知将来还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恶果。察觉到原虎居然还没身死,郑清浪收回准备散去降神术的法诀,想先杀掉原虎再说,这么一下犹豫,立刻使他犯上致命的错误。

忽的察觉衣角上似乎有什么动了一下,郑清浪不经意低头看了看,这一看立刻让他魂飞魄散。只见在他右边衣襟上,一小截表面长着无数小圆球的怪异绿藤正不断抽叶生长,片刻间已覆盖他大半衣襟。是原虎!郑清浪立刻明白过来,难怪他要拼命触及自己的身体,原来就是为了放入这刻种子,烟雾保护着郑清浪不受体外电流的影响,却也恰好让这颗种子有足够的空间生长。

“好、好小子!”

郑清浪一声狂叫,跟着那团烟雾之内便猛的炸了开来。

爆炸一起,本来在他体外纠缠一起的无数电流突然四射崩散,整个土台都笼罩在这些疯狂乱窜的电流中,郑清浪凄厉的狂呼响彻半空,降神术终于被破了!

一团鲜红的物体忽的自烟雾中弹出,仔细一看竟然是郑清浪。只见他皮肤上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渗着鲜血,口鼻中更是血流如注,整个人有如在血池中滚过一般,才一落地他便挣扎而起,向那道阵法跌跌撞撞的跑去。

到了这个地步他竟还能行动!郑清浪百多年的修为果然不是盖的,不过这一次比在武神道场伤重数倍,就算郑清浪还能活命,恐怕没有数年修养也别想恢复过来,且法力恐怕只能剩到一半。见郑清浪还想逃走,原虎拼命挣扎起身,顺手把落在一旁的短剑抓在手里,便几步一趴的向郑清浪追了过去。

此刻看二人连路也没法好好走的狼狈模样,谁还敢相信一个是堂堂人族七大高手,另一个则是神州三大山脉之一的山神?

郑清浪离得较近,所以先一步到了阵法旁,不过看他竟然用了整整半柱香的工夫才越过这几丈距离,就知他伤到何种地步了。先趴在地上喘息几口,郑清浪伸手在阵法上抹了抹,立刻那团光球开始缓缓收缩,他这才向里爬去。

郑清浪爬了几步忽觉脚上一紧,却是原虎努力追上抓住了自己的脚踝。他狠狠扭动几下无法挣脱,干脆回转身用另一只脚狠狠蹬着原虎,一边气喘吁吁的道:“小、小子,干么这么拼命,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

“把、把凤血交出来。”

原虎也拼命喘着气,一边随着郑清浪的腿爬了过去。

两人就如街边的地痞般扭做一团,原虎几经努力终于把盛着凤血的银瓶自郑清浪怀中掏了出来,跟着两人抓着瓶子不住争抢。究竟还是郑清浪剩的力气多一些,挣扎中他逐渐退入了光球中,光球越来越小,眼看就要带着郑清浪一起消失,原虎一狠心抽出短剑对着郑清浪抓住瓶子的手一划。

可惜他终究太过体弱,手一偏却从银瓶正中划过,将郑清浪的半个手掌给切了下来,瓶子却也中分而断。郑清浪惨叫一声,另一只手飞快伸出将还盛着一半凤血的下半截瓶子抢入光球中,跟着光球一闪已消失不见。

原虎眼睁睁看着掉落地上的另外半瓶凤血逐渐渗入泥土中,心中一片冰凉,怎么办?这下该如何是好?想不到辛苦一场,还险些搭上性命,他终究还是没能将凤血给抢回。逐渐减小的雨水终于将最后一丝血迹也冲刷不见,呆愣在原地的原虎这才无奈的苦笑一下,又继续挣扎着爬回女魅身边。

接过原虎递上的半个空瓶,女魅却没怎么失望:“能抢回一半也好。”

“可是所有的血都已经渗进了土里……”

原虎提醒她道。

“这个不是问题,可以很轻易的再将它吸出来,谁说覆水不能再收?哈哈…咳咳咳……”

见总算抢回一半凤血,女魅心情出奇的好,一边大咳一边笑道。

听她这么说,原虎总算放下心,这时身体内外剧烈的痛楚让他连一分钟也无法忍受,一个翻身,他摊开四肢仰躺在女魅身边,便再也不肯动了。

“哈哈哈……”

不知怎么,女魅竟仍然笑个不停。

“才抢回半瓶,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原虎皱眉苦笑道,现在就连说话,身体也是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不…我只是在想,如果郑清浪知道我告诉他凤血一年只能喝三十分之一的话是假的的话,他会有什么表情。”

女魅犹自边咳边笑。

“……”

原虎霎时也觉荒谬无比,双方你骗我,我骗你,最后一起落得这么悲惨的下场,郑清浪还是中了最大的一个谎言。

有机会,这么说还有机会抢回另一半凤血……原虎心里忽的生出这个想法。随即他痛苦的摇了摇脑袋,还没吃够苦头么?人都已经只剩小半条命了,居然又开始想怎么去抢回另一半凤血,难道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亡命之徒?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原虎睁大失神的双眼望着乌云翻滚的天空,整个人的心神却已飘回神州,恍惚间他来到狐妖族德叔府上,看到小兰正静静坐于庭院中那株擎天绿柳下,向自己不住微笑…微笑……

“天!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虎耳中最后听到的,是胡成的惊呼声。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二卷 尔虞我诈 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三卷 龙王脱困 本集简介
热门: 许你晴空万里 英灵变身系统2 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山楂树之恋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纯真年代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 我多有钱你真的无法想象 一目余生 一念,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