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十二章

上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再次现出身影,原虎掌刀凝定在楚剑咽喉一分之处,却没有插进,楚剑则一脸平静的看着原虎,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为何住手?”

楚剑沉声问道,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你都不想杀我,难道还要我来杀你?”

原虎故作惊讶的道,说着咧嘴一笑,收回右手退到一旁:“你别想做得那么伟大,让我背上杀友的恶名。”

楚剑看着原虎嘻嘻哈哈的样子,再难保持严肃,不由苦笑道:“我已答应别人定要取你性命,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不能食言。”

“就是把剑给你的人?”

原虎心里一动,回头看着礁石上的古剑。

“是。否则没人可以指使我。”

楚剑长叹一声,无奈道。

“那人是谁?”

原虎这时心里想的是,果然不止鬼族想要阻止自己前往昆仑,只没想到这人心机如此深沉,竟不亲自出面,反让楚剑前来。

“我已失信于他,就不能再说出此人的身份。方才和你较量十招,你的武艺已到了相当的境界,我就可以放心了。不过我要告诫你一句话,那就是你绝不能完全相信任何人,现在你好比身处一条横置于万丈高崖的独木桥上,只要稍有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谁也救不了你。因此你定要对任何人时刻保有戒心,你明白吗?”

楚剑摇了摇头,随后正色对原虎道。

原虎没有答话,默然片晌疲惫的呼了口气,忽的他一笑转头:“至少你,昊来,行云和燕九我是绝对信任的,我相信你们绝对不会加害于我,不是吗?”

楚剑拿他没法,只好不再说。他回身取回礁石上的古剑,跟着对原虎道:“该说的我已经和你说了,以后全靠你好自为之,动手吧。”

“什么?”

原虎奇怪的反问道,不明白楚剑什么意思。

“我已说过,我答应别人取你性命,自然不能食言。如今不能杀你,便只有为你所杀,你快动手吧,记得将这把剑折断与我同埋一处。”

楚剑淡然道。

“……”

原虎看着楚剑,眉头慢慢拧起,只见他的表情由不解转为惊讶,再由惊讶转为愤怒,片刻之间,原虎已是怒火冲天。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不会死在这儿,你也一样不会,什么狗屁承诺,那人不过是在利用你!记得在海镜初次见你,你为寻剑踏遍四州,当时整个人心灰意冷,懊丧若死,足见此剑对你的重要。难道你的目的,就是找到它以后,再把它折断和你埋在一起吗?如果是这样,你又为何要寻他?”

记忆之中,原虎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愤怒过,他一连声的责问着楚剑,为他的迂腐感到极端生气。

楚剑被原虎的质问弄至哑口无言,他眼里泛起一阵迷茫。自然,看得出他是绝不愿就这么身死剑折,不过因着不能杀死原虎的关系以及一种自我安慰及赎罪似的心理,也就是为了“报答”那人赠剑之恩,因不能完成他的嘱托,唯有以死相谢的想法,他才不住要求原虎杀了自己。

这种“自杀”的思想在楚剑看来似乎很正常,但已把原虎彻彻底底的激怒了。他满脸通红,不住在楚剑身前走来走去,连责问及劝导他的声音也是颤抖的,可见原虎多么激动。原虎不住的骂着:“愚蠢!愚蠢!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想……”

忽的,他停了下来,沉声问楚剑道:“这把剑,本来是你的,还是那人的?”

楚剑一愕,脱口道:“自然是我的,我和它,自诞生那天就在一起……”

言罢深情的抚摸着剑身,一脸依依不舍之态。

“对啊,这不就结了。这本就是你的东西,只因不知什么原因才落到那人手中,你不过是要回自己的物品罢了,又怎么值得你用性命去交换?这样不是太可笑了吗?那个人由始至终提出的都是无理的要求,你为他千里迢迢跑来这儿,已经够对得起他了。楚剑,醒醒吧,你并不想死,而且你也和我一样不能死在这儿,这点你很清楚,不是吗?”

原虎一拍手,再次劝解楚剑道。

楚剑默默摩挲着剑身,认真考虑着原虎的话,半晌,他抬起头道:“如果就这么走了,我总觉得过意不去,毕竟,剑是从他那儿得到的……”

原虎想不到楚剑竟仍是这么顽固不化,正待破口大骂,却听楚剑又道:“不过,我也并非没为此剑付出什么。我已帮他做了两件极困难的事,想来已经足够了。你说得对,我绝不能就在这儿死去。”

“这么说,你相通了?”

听到楚剑的话,原虎惊喜交加的叫道。

“你这一张口变得这么厉害,我怎么能不相通。不愧久和各族领头的打交道,我看你是越来越油滑了,山神大人。”

楚剑一脸苦笑的答道。

“嘿嘿,原来你知道了。”

原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自己真的这么会说吗?

“从在海镜第一次看你出手,我就猜到你的身份了。这年余我在神州各处奔波,也时常注意你的消息,因此才会叫你小心不要轻易信人。你啊,现在对很多人来说,可是个危险人物呢。”

楚剑感慨的拍拍原虎肩膀。

“早就不知有多少人想杀我,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倒是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原虎自信的拍拍胸口,跟着问楚剑道。

“我既是为剑而出,现在找到了它,自然就要回去了。”

楚剑转头望向茫茫大海,看他模样,心神早已飞向遥远的家乡。

“嗯,本还想留你多呆上一阵,咱们好好叙叙旧。不过想想我自己都没时间,还怎么留你?只好祝你一路顺风了。”

原虎自嘲似的一笑。

“是啊,你我均是身不由己之人。不过现在我已经解脱了……”

楚剑说着一摆手中长剑:“你我相交其实只有数日,然而彼此知心,胜过多年。每次你有危险之事,我总是匆匆离去,反是你每每帮我大忙,嘿……”

原虎伸手打断楚剑:“才说大家相交贵在知心,怎么又说这么见外的话?”

楚剑嘿然一笑,跟着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只见他的五指慢慢陷入胸口的肌肤内,然后向外一扯。奇事发生了,就像自面团里拉出一股面一样,楚剑抓着自己一团肌肉慢慢向外拉升,在这同时,他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似乎失血过多一般。缓缓的,楚剑越拉越长,最后他猛一用力,已把那团肌肉扯了下来。

楚剑不住喘息着,看来这么做很是伤他的元气。过得片刻,他将那团黑黝黝,似肉似铁的东西在手里一搓,打开手掌时,已握着一把毫不起眼的连鞘匕首。

“我是什么人,想必你也猜出来了。我这就要回南瞻部州,咱们恐怕再也不会再见,这把匕首是我身上之物,削金断玉不过轻而易举,留给你做个纪念,以后若有人拿着这把匕首来南瞻部州,我自会鼎力相助。”

楚剑说着递上匕首。

原虎默然接过,一时间一言不发,心里满是离愁别绪,楚剑洒脱的道:“咱们是朋友,隔上千万里,几百年,也还是朋友。你又何苦在乎这一时聚散?好了,走了。”

说着摆摆手,径直大步离开。

“楚剑……”

原虎忽的反应过来,大声叫道。

楚剑一下回身,似是等着原虎说话、原虎向他扬了扬匕首:“一路保重。对了,楚剑不是你的真名吧?你究竟叫什么?”

“在下干将,这是我的妻子,莫邪。”

楚剑笑着扬了扬手中古剑,跟着转身走入一大片礁石的阴影中,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楚剑离去之后,原虎独自坐于海边静静沉思,脑海中波涛起伏。直到东天发白,他才拍拍身上沙土站起身来,大步向连海城走去。

再次到达敖铭府时,天已大白。昨晚他与楚剑在海滩一战,在座诸人无不是少有高手,自然都感知到,见原虎面色不豫,也没人去多事问他。

“山神回来,咱们这就出发吧。”

见到原虎,敖铭招呼一声走了上来。

“六太子,已经准备好了吗?”

原虎勉强打起精神问道。

“船已泊在码头,一应器具饮水食物都安置妥当。此船是目下连海城能找到的最好的船,极耐风浪,加上郑清浪先生亲自掌舵,定能顺利到达员峤山。”

一面带领众人向码头走去,敖铭一面介绍道。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城南码头处,远远的原虎就看到一艘巨型帆船静静停靠那儿。此船比之周围所有木船均大上不少,漆上油漆的船身在阳光下散发出黑黝黝的光泽,帆杆极高,可以想见呆会儿扬帆之时定是巍为壮观,不过最为引人注目的,则是镶嵌在船首那条栩栩如生的青色巨龙。

“近来天气恶劣,却也为那些亡命的海盗带来不少便利,不少前来避风的商船都遭了劫。你们虽不会畏惧他们,但若被缠上恐怕也会生出不必要麻烦,因此我叫人装上这具代表我们龙族的船首像,相信再没什么人敢来招惹。”

见众人不约而同都看着船首那只青龙,敖铭笑着解释道。

这时一名水手打扮的壮汉走了过来,对敖铭恭敬施礼道:“太子,一切都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了。”

原虎细细观察,发现这名水手身周隐隐泛起一股青红之气,虽面目与常人无二,但双眼炯炯有神,偏偏眼珠却不会转动,显然是水族变化的。再往船上一看,竟见整船都散发出这种气息,浓浓烈烈,直冲起数丈之高。

胡成等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互相交换一个疑惑的眼神,自是不解为何整船水手都是水族所化。敖铭将那壮汉拉过,对众人介绍道:“苗涛是我的部下,这次就由他为你们领航。没办法,东海汛期非同小可,一个不小心就会有性命之险,我自不能叫普通人族水手前去送死。他们水族长于东海之中,对海中各处了如指掌,现在也只有他们,能将你们平安送达员峤山。”

敖铭心思细腻至此,特别是他爱护那些普通水手的举动,让原虎大感钦佩。这时胡铃忽的在后面道:“你们龙族掌管整个东海,只需要施法让这次汛期停止几天,待我们到了员峤山再恢复就成,又何须这么麻烦?”

听了胡铃的话,敖铭先是一笑,跟着正色道:“姑娘此言差矣。先不说我们龙族没有这个能力,纵然有,也不敢违背天地自然的规律,作出这等事来。东海虽为我们所管,但却并不能任由我族为所欲为,我族能够行云布雨,也只是遵照天命,职责所在,尚且不敢稍有改动。而这海汛自天地之初便自存在,万亿年来生生不息,带动它的乃是天地造化运行的自然力量,已非我们所能窥及。”

敖铭这一番话说得严肃无比,自然带有一股让人不敢辩驳的力量。胡成闻言点了点头,对胡铃道:“六太子所言极是,上到天庭,下至九幽,虽都有移山填海,夺天地造化的绝大力量,然而比起宇宙自然之威,仍是微不足道。就如身为山神的原兄,在西岭内可说唯他独尊,却也不能违抗这最基本的自然之力。”

敖铭与胡成的话给了原虎很大的启示,一直以来,世人都以为神仙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又哪里知道,神仙不过也是凡人修习而成,而他们修行时所凭依的,就是那些自天地生成之初就存在的自然之力。神仙们平日飞升,翻云覆雨,也不过是对这些力量的运用罢了。龙族掌水,山神掌山,道理也在这儿。

见提议不成,胡铃不以为然的道:“好了,既然这样,我们坐船过去就是。”

敖铭呵呵笑道:“胡姑娘不必气恼。我虽不能停止这次海汛,然而却可以为这艘船施一点小小法术,保证再大的风浪也奈何它不得。再有水族随行领航,只要不迷失方向,你们一定能够顺利到达员峤山。”

“哦!果真如此那真是太好了。”

听敖铭这么说,胡成惊喜的叫道。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十三章
热门: 乡村大国手 乡村满艳 娱乐玩童 有耻之徒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一世清欢现代篇 乡村诱惑 BOSS穿成炮灰后[快穿] 只要998老攻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