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九章

上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汉正在卖弄口舌,突然发现自己摊上所有灵兽无不露出惊恐万状的模样,有的缩做一团瑟瑟发抖;有的则不住张牙舞爪,吱叫出生。要不是所有灵兽均被下了禁制难以行动,恐怕这个小摊早已翻了天。

这一切,自然是它们面前不怀好意的顶级灵兽暴雪貂的杰作。暴雪貂奢吃各类灵兽,当日在西岭就是被一只蚇光给引出受擒,跟着原虎以后还未开过荤,今天骤然见到这么多美食,哪里还忍得住。而那些可怜的灵兽在暴雪貂面前本能的感受到大有生命危险,不闹做一团才怪。

那大汉犹未明白怎么回事,他看了看暴雪貂,惊喜的道:“啊,这是什么灵兽?我还从未见过,客官可有意出让?价格咱们好说。”

原虎怕它真的惹出什么事来,一边道:“这个不卖。”

便准备抓起暴雪貂离开。

哪知暴雪貂轻轻跃到一旁,仍然紧盯着那些灵兽,根本没走的意思。这时那大汉咬咬牙,又道:“这么着吧,我用一个少见的灵兽和你交换如何?这东西是我几月前从一个西牛贺州的商人那儿购得,一直舍不得卖,今天只好拿出来了。”

说着他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瓶中一团微微绿芒不住撞来撞去。大汉得意道:“这个东西来历可就大了,客官可曾听说灵兽蚇光?我这个……”

大汉刚把瓶子拿出来,原虎就心叫不妙,连忙大喝一声:“小心!”

哪知仍是晚了,只见暴雪貂猛的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将大汉手中瓶子撞落摔碎。跟着在蚇光飞起的刹那,轻轻跃起准确的将它一口吞下,然后满意的哼叫一声,再打个饱嗝,这才重又跃回胡铃肩上舒服趴着。……一瞬间场上静至无声,然后那大汉嚎叫一声,捶胸顿足道:“我、我的蚇光啊~看你这东西干的好事,别走,赶快赔我!”

说着他不由分说拉住了原虎。

“多少钱,你别激动,我赔就是。”

原虎自知理亏,连忙说道,跟着狠狠瞪了一眼趴在胡铃肩头闭目养神,似乎根本不关它事的暴雪貂。

“谁要你的钱了,我这东西不卖。把你那知灵兽赔给我,否则你今天休想离开。”

大汉死死拽住原虎的衣服,一边干嚎一边嚷道。

“谁叫你什么不好拿,偏偏拿出那么个东西,放在暴雪貂面前不是自寻死路么!”

一边在心里埋怨,原虎一边好言相劝,赔尽了小心。

突然惹出这么个乱子,原虎真想把这家伙卖了得了。不过他知道暴雪貂的脾气和本事,真卖了它,也没人能降服,到时连海城恐怕会天下大乱。然而那大汉似乎也是铁了心非暴雪貂不要,就这么两方僵持着,一时难以解决。

大汉夹七夹八不肯干休,胡薇面色一沉终于忍不住,她冷哼一声就准备走上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就在这时忽听一把清越傲然的声音说道:“这里怎么回事?为何这么吵闹?”

围观的人群一听此声,立刻一阵骚动,连那大汉也停止了吵闹。跟着人群自动分开,只见一名身着青色锦袍,长身玉立,面如冠玉的英俊青年缓缓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跟有一队衣着光鲜的随从,显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双方打个照面,那青年微微一愣,胡成已抱拳道:“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六太子,不知近来族长可好?”

那青年轻轻咳了一声,淡然道:“原来是胡成兄,家父很好,多劳有问。哦?这次贵族来的朋友们不少嘛,你们到这极东之地,究竟所为何事?”

一边胡薇在原虎耳畔悄声解释,原虎一听之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名青年竟然是当今东海龙族龙王敖政的第六个儿子,六太子敖铭。听闻龙族与极东关系不错,不过连龙族的六太子都在这儿出现,仍是一件让人很惊讶的事。

看来敖铭在极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四周围观群众显然都认得他,看他的目光充满敬畏和崇拜。感觉到原虎在打量他,敖政亦转过头来:“这位是?”

原虎抱拳行礼,朗声道:“在下西岭原虎,与敖晶公主也曾有过一面之缘。”

敖铭仔细打量了原虎一番,目光随后落在石炼身上,轻咦一声,显已看出什么来。不过他面色如常,并没做什么表示,只问那大汉道:“怎么了?”

“回、回太子殿下,是这么回事……”

想不到敖政竟会屈尊问自己这个平头百姓,大汉霎时露出受宠若惊的模样,连忙将事情原委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唔……这也难怪,你可知那是什么灵兽?西岭雪山之上有名的暴雪貂你也不认识,还敢把蚇光拿出来招摇,今日它没吃尽你所有灵兽,你就该谢天谢地了。这样吧,我这儿有一条‘青灵豚’,比你蚇光价值只高不低,你拿去,就不要再纠缠不休了。”

敖铭说着把手一招,已握着一只淡青色发着微光的奇形灵兽。

“这,这怎么敢当?多谢六太子,多谢六太子。”

大汉千恩万谢的接过青灵豚,嘴里不住唠唠叨叨。这青灵豚乃海中灵兽,极为少见,它最大的特点是极喜收集各种发光的物体,连海城附近沉船颇多,随便一只青灵豚在数月内就能找到不少宝贝。大汉白得一只,让他怎能不喜翻了天。

从未想过龙族中人竟会这么平易近人,原虎大感吃惊。这时围观的人群一边羡慕大汉的好运,也不忘不住称赞敖铭的好心。原虎听了一会儿总算听出个大概,敢情自来到连海城,敖铭不像别的龙族使者那么深居简出,反而极喜外出,加之曾帮助过不少百姓,他在连海城的口碑已快追上皇叔郑清浪。

原来真的是凡事都有例外啊,龙族也会有这样的人。原虎正在感慨的当儿,胡成已向敖铭道过谢,看来两人之间颇有些渊源,见敖铭就要离开,原虎心里一动,扬声叫道:“六太子请留步。”

“哦?你还有何事?”

敖铭依言停下,奇怪的问道。

“六太子仗义相助,我不胜感激。如今我们几个想出海到员峤山,无奈没有船只肯行,不知太子能否帮我们这个小忙?”

原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

“好胆!休要得寸进尺。太子为你解围已是你的福气,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还有诸多要求。”

原虎话音刚落,却听敖铭一名随从怒声喝道。

“你退下。既是这样,那你可否告诉我出海所为何事么?”

哪知敖铭并不生气,随声喝退那名随从,和颜悦色的问原虎道。

那名随从正在气恼主人怎么对这么个陌生小子如此客气,却听原虎毫不犹豫的摇头道:“对不起,恕难奉告。”

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那随从下巴都快掉下。

更令他吃惊的还在后面,敖铭居然又是一笑:“那就算了。你既有所求,我自会尽力,这样吧,你们随我来,很快该就会有结果。”

那名随从与同伴面面相觑,终于明白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人族小子定也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恐怕身份还不在自己主人之下。

听到敖铭肯帮忙,胡成等人无不大喜,几人正要随敖铭一道离开。原虎忽的停下脚步,猛的转过头去,脸上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察觉到他的异样,胡成悄悄走过来问道:“怎么了,山神可是看到了什么。”

“不,没什么…这样吧,你们先随六太子前去,我有点私事需要去办,晚上自会来找你们。石炼,你不用跟着,也跟他们去。”

原虎沉吟了一下,对众人道。

“这……”

胡成不禁迟疑道,他又不好追问,一时现出为难的表情。

“六太子,此事劳你多多费心,对不住,我只有晚上再来向你告罪。”

原虎遥遥对也是一脸疑惑的敖铭一拱手,跟着便转身大步走入人流中。

敖铭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当先而行,胡成等人犹豫一下,起身跟上。

原虎迅速在密集的人流中穿行着,满脸不敢相信和惊喜的表情,刚才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突然他一下停步,跟着转身走入路边一座简陋的茶棚。

这茶棚只在四周围上一圈竹编的席子作为遮掩,到处俱是破烂的孔洞,几名苦力打扮的汉子正坐在里面喝茶闲聊。天色渐晚,茶棚里光线黯淡,然而掌柜却只肯在几张桌上掌上油灯,昏黄的火苗无力的映照着棚内一切,显得极为寒酸。

原虎走入四处看了看,跟着大步走向茶棚最深处的一角,那里已有一人坐于桌内,全身都隐在黑暗中,看不清究竟是谁。

“客官,您要点什么?”

掌柜懒洋洋的走了上来,极不情愿的放上一盏油灯。

“随便。”

原虎头也不回的将掌柜打发走。

先前那人在油灯昏暗的灯火下总算露出一点轮廓,黑瘦似铁,满脸于思,不是在海镜告别而去,与原虎近年没见的楚剑是谁?只见他看到原虎却没什么欢愉之态,眼中反有浓重的忧色,在他后背紧紧绑有一把长剑。

重见楚剑,原虎却高兴得紧,他脸上绽开发自内心许久未露的真挚笑容,不住的道:“楚剑,你怎么也会在这儿?刚才我突然在人群里见你,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追着过来,果然是你,你背上的剑…已经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恭喜啊!我真为你感到高兴。咱们有多久没见了?啊,快一年了吧?当年我,你,行云,燕九和昊来一起在海镜城中的日子,我现在还记忆犹新,那时我们……咦?你怎么不说话,可是有什么不对吗?”

自顾自己高兴的原虎终于发现楚剑的异常。

“我们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你有什么为难的尽管和我说。今时不比往日,我说不定能帮你呢。”

原虎见楚剑还是沉默不语,关切的道。

哪知楚剑仍是一言不发,原虎还待追问,却见楚剑长身而起,留下一句:“今晚二更,城东十里海边,我等你,一个人来。”

跟着便走出茶棚。

万万没有想到与楚剑的会面竟是这么个结果,原虎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这时掌柜拖长的上菜声在他耳旁响起,总算将他拉回现实。原虎皱了皱眉头,随手扔出一两银子,若有所思的走了出去,留下身后对这两个客人愕然以对的掌柜。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一卷 初见端倪 第十章
热门: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天鼓 乡村欲望:禁忌的诱惑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给我一张好人卡 乡野兽医 狐狸的报恩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穿成大佬的炮灰联姻小娇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