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力挽狂澜 第十七章

上一章:第九卷 力挽狂澜 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九卷 力挽狂澜 第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此时,忽听南面的树林中传来一声细长的嘶叫,叫声迅速接近,但一时半会儿却无发看出究竟是什么东西。咋听这个叫声,蚇光就像见了猫的老鼠,立刻停止冲脱包围的企图,身外的蓝光一阵阵波动,就如在发抖一般。

原虎知道正主儿来了,他和石炼悄悄移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并示意山鬼退到一旁。突然,蚇光体外的蓝光向内一收,竟在瞬间消失不见,石炼说得果然没错,蓝光敛去之后,原虎瞪大双眼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它的正体,看来蚇光是想逃走。

几乎在同时,一道细小的白影自林内猛扑而出,同时一股彻骨的寒风吹过,瞬间原虎感觉自己就像站在雪山顶上的风口一般,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那道白影跃入场中原地旋了一圈,突然闪电般向空中一扑,这时只听半空传来一声尖锐的哀鸣,正是蚇光的叫声,难道它已被那道白影给吃了?

白影落地之后原虎终于看清它的模样,这是一只长得像老鼠的怪东西,身子比老鼠略长,通体闪闪发亮的白毛。它的双目呈金色,非常醒目,额头正中有一块淡青色的骨质突起,两只耳朵又细又长,一条大大的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不过最令原虎吃惊的是,充斥场中的彻骨寒气正是由这个怪物身上所发。

能让蚇光那么害怕,并一个照面就吃了它,看来这东西个头虽然不大,来头却肯定不小。原虎好奇的问石炼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石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这个怪东西缓缓道:“这,这是暴雪貂……”

暴雪貂?原虎发现这个名字很耳熟,略一思索就想了起来,在去往傲龙城的路途上,石炼为他介绍雪山之时,就有提到这种十分罕见的高级灵兽。传说它能随意制造暴风雪,颅内丹珠更是修炼水行道法最为珍贵的法器,身外的皮则是最好的御寒之物,难怪它还未到就先带起一股寒风,这东西果然不愧暴雪之名。

不过听说暴雪貂一向只在雪山境内出没,难得一见,现在怎么会在离雪山有千里之遥的此地出现?原虎和石炼对看一眼,均大为不解。

饱餐美味之后,暴雪貂这才发现自己已陷入重重包围,它立刻竖起浑身皮毛,嗤牙咧嘴的对众山鬼做势欲扑,并寻隙向外冲去。

不知为什么,原虎几乎没加考虑的就吩咐山鬼道:“抓住它。”

山鬼得令,立刻散开封住暴雪貂可能的进退之路,随后控制泥土在其周围制出一道栅栏并逐渐向内收拢。暴雪貂见势不对,在包围圈中略略后退几步,然后闪电般向前冲出,在栅栏边高高一跃已冲了出去。

一名山鬼伸手去抓它,暴雪貂张口喷出一股白气,那山鬼土黄色的手臂立刻就被冻成灰白色。暴雪貂跃起在他手上一撞,他的手便像冰块般碎为粉末。

好厉害!原虎不禁看得目瞪口呆,同时也在奇怪这只暴雪貂怎么不干脆造出一场暴风雪乘乱逃开,还在这儿和山鬼们你追我赶。

“大人,你看,那貂的脖子上面……”

石炼小声的提醒原虎道。

顺着石炼手指的方向看去,原虎很快发现在暴雪貂的脖子上有一道奇异的灰色光圈。这个光圈很淡,如果不是石炼提醒,在夜里很难发现,不过很明显这东西并非暴雪貂自己长的,而是有人给它套上的。

原虎注意到,每当暴雪貂喷出冻气的时候,那道光圈都会闪烁一下,而暴雪貂则会发出一声低叫,现出很痛苦的样子。恐怕它一直没有拿出看家本事,就是这个光圈在捣鬼,说不定它在这里出现也和此有关。

“那是什么东西?”

原虎问石炼道。

石炼看了一会儿,用不确定的语气道:“属下也不太清楚,似乎是某种禁制一类,能阻止暴雪貂发挥本身的灵力。不过施放这个禁制的人一定是个道法高手,能用这么小的东西封住暴雪貂的灵力且不对它造成伤害,需要很高的技巧。”

从雪山而来,又是道法高手,难道是天骄或者啄风?不过他们抓暴雪貂做什么,原虎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决定先把它抓起来再说。

“石炼,我们上!”

原虎撸撸袖子对石炼道,准备来个速战速决。

石炼微一点头,一弹身向暴雪貂直扑过去,原虎紧随其后,取的则是石炼右边的方向。此时暴雪貂正因刚喷出一口冻气而被禁制弄得头脑有些发晕,石炼来到它身后这才惊觉,它吱的一声尖叫向一旁跃开,却正好落到原虎的面前。

在暴雪貂还未落地之时,原虎脚踏弓步,矮身向前一倾,右手准确的抄向暴雪貂的落点。或许想不到还会有一个人埋伏在这里,暴雪貂不由惊声尖叫一声,然而已来不及避开。就在此刻,只见它自喉间发出一声闷叫,双目陡然大张,额头那块淡青色的骨质突起竟向外挣了一挣,越发向外突出。

嘶!随着一声鸣响,暴雪貂的身周竟然喷出一阵白雾,顷刻就将原虎笼罩起来。在这阵不亚于霜雪珠的寒气的白雾中,原虎只觉感官在一瞬间就离体而去,就在他快要失去知觉的刹那,体内山神气突然自发运起向外一挣,原虎感觉它们就像冲破了自己体外的某种东西,身体一下又恢复感觉。跟着掌中一紧,已握住一团温热的柔软物体,一看之下才发现是已昏了过去的暴雪貂,足见刚才的变故说来话长,其实不过是刹那工夫,甚至连原虎的动作也未影响。

握着暴雪貂因骤然使用灵力而被禁制弄晕的身体,原虎心里想的却是,能够发出这么剧烈的冻气的灵兽,身体却出奇的温暖。虽然成功抓住了它,对于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原虎却毫无一点考虑,他握着暴雪貂的身体发了一会儿愣,直到石炼小声的询问他现在该怎么办,他才反应过来。

“唔……你先试试能不能替它解开这个禁制。”

原虎将暴雪貂递给石炼,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只暴雪貂很可怜,下意识的就想帮助它。

石炼点点头,接过暴雪貂正要动手,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话音未落,一名白须皓发,身形高瘦的老者已缓缓自林内步入场中。他身着华丽的锦袍,头戴高冠,大袖飘飘,虽只站在那儿没有任何动作,但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流露出一股高贵之气,使人一看便知他定是生长于贵胄之家。这老者并没有寻常老人的颓萎之态,相反顾盼间神采奕奕,且皮肤细滑结实并隐泛光泽,整个人活脱脱便如画上走下的老神仙。

看见石炼手上的暴雪貂,他面色一沉道:“你想做什么?”

石炼何等样人?哪会去理会老者的问话,他一声不坑将手放到暴雪貂的颈部,便准备试着解开制住暴雪貂灵力的那个禁制。

老者可能是惯常对别人颐气指使的那类人,石炼的反应显然使他非常恼火。他闷哼一声道“拿来!”

跟着已倏的一把抓向石炼手中的暴雪貂。

这一抓又疾又快,几乎只见老者手肘一晃就已到了石炼身前,竟是有着不俗的武艺。面对老者突然一击,石炼一声不响将身子微侧避过此抓,同时以左足为基身子一旋转了个圈,右足顺势跟进踢向老者的后背。

几在两人动手的同时,那边的山鬼已向这方围了过来。老者低头避过石炼此腿,同时脚下一错已转到石炼身前,左掌举起一下拍往他的胸口。

这一掌刚起之时已隐有风雷之声,同时掌中白光大炽,噼啪声中竟有丝丝电劲溢出,显然此掌中含有极厉害的法术。石炼将暴雪貂一把交于左手,右手毫不相让的迎了上去,同时老者身后毒蛇般窜起数条石刺齐齐向他后背扎下。

“大胆!”

老者轻斥一声,左掌在中途微微一晃斜斜截往石炼手肘,跟着他嘴唇快速动了动,举起右手猛的向身后一挥。

啪啦啦啦,一连串尖锐的脆响之后,那些石刺全被凭空出现的一道道青色圆形气盾所阻,同时还有十余气盾如飞刀一般割向已来到他身后的山鬼,稍阻其势。

碰!终究还是老者快了一步,在石炼击中自己之前拍上他的手肘,掌中法术爆发,硬生生将石炼的右手自肘部打断。石炼被爆炸的冲力带得不由自主在原地打了个旋,而老者则乘此机会快步跟进再次抓向暴雪貂。

就在这时,忽听唰唰唰几声响,再有数条石刺自老者身周破土而出。这些石刺是后方山鬼所发,不过他们修为尚浅,无论石刺大小还是冒起的速度都大大不如原虎和石炼,但是胜在数量众多,出其不意下仍让老者闹了个手忙脚乱。

这老者果然不简单,虽遭偷袭却丝毫不乱,他瞬间止住急速前移的身形,堪堪与几条石刺擦身而过。另几条石刺则在刺上他的身子前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卸到一旁,只在老者身上的宽袍上留下数道口子。

老者眉头一皱,迅速转身面对众山鬼,右手平举胸前捏出个法诀,嘴里开始念咒,同时左手五指拔弦般迅速晃动几下,已甩出数道气剑打向山鬼。原虎在一旁看得大为惊叹,能够不必念咒随手打出数道气剑的人,他也只见过赵青阳和天骄数人而已。更难得的是这老者同时还在准备另一道法术,这种分心二用同时施展两道法术的绝高技巧,比起天骄所用的“合咒”亦不逞多让。

气剑去势劲急,从其发出的破空尖啸便知威力极大。果然,这些气剑打上山鬼之后,无不在他们身上留下不小的洞,有几名连中数道的甚至被击得倒飞出去。对山鬼们原虎却不怎么担心,这种纯粹的物理伤害并不能对他们造成多大影响。果然,虽然个个“开肠破肚”但山鬼们的动作却毫不停滞,仍继续向老者冲来。

“咦?”

老者首度脸色微变,他目光一凛,缩回左手与捏着法诀的右手相握,身上的宽袍无风自动的向外一震,同时只见他双手之上腾起一股青色的火焰。

“焚天真火!”

随着老者一声断喝,青焰脱手而出化为一块幕布似的火墙罩向山鬼。不过这些火焰很奇怪,原虎近在咫尺也感受不到丝毫热气。

对区区火焰,西岭群山精魄阴气所化的山鬼自然不会在乎,他们甚至连遮挡一下也省了,任由火墙罩上身。呼~突然间场中青芒大盛,这些青焰罩住山鬼后聚拢一起龙卷风般冲向高空并急速转动起来。先时因碍于蚇光之威而一直没有动静的飞鸟走兽们咋受此惊吓,终于惊得奔逃乱窜,鸟鸣兽吼之声响成一片,一时间林中有如大难降临,乱得无以复加。

被焚天真火卷上半空的山鬼虽一时无碍,但有些人皮肤已渐渐如失水的泥土般龟裂,情况殊不容乐观。原虎终于无法再做旁观,他飞身跃入场中,反手向老者挥出一股山神气,而人则直向那道火焰龙卷风赶去。

面对如铁锤一般直捣而来的山神气,老者不欲多做纠缠,轻轻一弹便向后退走,准备先夺下暴雪貂再说。哪知山神气如有生命般在半空一个回转,竟分为两条向老者胸口和小腹击去。此着大大出乎老者的意料,他无奈之下唯有硬架一记。

原虎现在的修为非同小可,此着虽因敌我未明下情急解围而未用全力,但也让老者大不好受。原虎来到焚天真火前面,深吸一口气,对准火柱底部猛的一拍,山神气自掌心狂涌而出,硬是将火柱基部摧断,原虎紧跟着再急发几掌让火柱无以为继,终于半空青焰迅速消减下来,最终消失不见。

那边老者脸色一白,终成功化去手上的山神气。见抢夺暴雪貂却数次被扰,他不由怒气勃发,老者抖抖双手甩去手腕的酸麻感觉,两掌一合便准备施法制敌,哪知咒语还未念几句,忽感背后劲风骤起,不及细想,老者赶紧向旁急闪。

唰唰唰,自他刚才站立之处接二连三的突起数股石刺追向闪躲的老者,同时一个人影自地下飞速冲出一拳轰向老者面门,正是石炼!老者万万想不到这个方才被他的法术废去右手的大汉竟还能再战,且而丝毫没有察觉他何时遁地来至自己身前。由于势子已尽无法再移动分毫,老者唯有放弃施法,双手交叉护住头部。

砰!的一声大响,老者被石炼一拳打得飞了出去,石炼拔身而起便准备追上。

“住手!”

身后原虎大喝一声,石炼立刻停下,一声不吭回到原虎身边。

那边老者踉跄落地,脸上泛起一股红潮,瞬又消去,显然已被石炼所伤。

现在是原虎这方占了上风,老者自然不会主动再斗。他轻哼一声,丝毫不见狼狈之态,右手掸掸衣襟却不说话,神情大是傲然。

“请问这只暴雪貂可是前辈之物?”

虽占上风,但原虎对这老者丝毫不敢轻慢。只看他能同时对付自己、石炼和一众山鬼,而且接连伤人,自身却仅仅吃了一点小亏,就知这个老者实力之强,远超他的想象。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老者沉声道。

“如果此貂是前辈之物,我自会交还前辈;如果不是,前辈可否告知为何要千里迢迢将它自雪山驱赶来此?说不定在下能帮上小忙,毕竟若无前辈所下的这道禁制,我也无法顺利捉住它。”

原虎对老者拱拱手,诚挚的道。

他这番话入情入理,给足老者面子,果然,老者虽敌意犹在,但脸上神情已渐渐缓和下来。他淡然道:“它虽非我之物,但老夫自雪山千里追它至此,不惜以蚇光诱其现身,自是对它势在必得。你只要将它交还,方才之事我可既往不咎。”

他这么说,倒像是给了原虎很大的情面。石炼面色一沉就欲发做,却被原虎轻轻拦了下来。原虎也不生气,只微微一笑对老者道:“可是为了前辈的伤?”

“哦!你是如何看出?”

老者不由一愣,大是惊讶。

原来这老者身上竟已受了不轻的伤,如此还能有现在的战绩,他的真正实力确实深不可测,难怪高傲若此。山神气最具疗伤神效,这老者外表看起来虽没什么事,但每次施法他的双眼都神光黯淡,很不正常,故稍做观察原虎就大致了解。再加上这老者对暴雪貂只捕而不杀,绝非为了它颅内的丹珠,定是为了疗伤。

“如果前辈信得过在下的话,可否让我看看前辈的伤?说不定我会有办法。”

原虎走上一步,诚恳的对老者道。

老者轻轻一哂,正待说话,目光突然落在石炼本该断掉现在却完好无损的右臂上,心里不由一凛。他放眼看过去,脑中慢慢回想,那些突如其来的石刺,石炼奇异的遁地之术,还有面前这些山鬼的怪模样……

忽的,老者似乎想起什么,面容一惊,盯着原虎道:“阁下可是…西岭山神?”

既已被看破身份,原虎自然没隐瞒的必要。他对老者道:“不敢,正是在下。”

“呵呵,难怪小小年纪就英雄了得,还能指使这等属下,听闻近来西岭出了一位新山神,想来就是你了。”

老者捻须笑道,态度已大为好转。

“不敢请教前辈是……”

原虎对老者躬身一礼。

“老夫极东郑清浪。”

老者淡然答道。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卷 力挽狂澜 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九卷 力挽狂澜 第十八章
热门: 重生之大涅磐 他的小娇娇 七日约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论掰弯学弟的一百种方法 游民无产者 星际机甲传奇 唐门高手在异世 此间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