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十九章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二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雷行云则一个错身绕到李七身侧,左手大刀削向他脖子。李七头也不回脚下向旁轻轻一跨,动作虽不大却避过两人攻击,跟着伸指弹在雷行云刀身,雷行云立刻如遭电击,飞跌开去。李七另一手则反向抓住王泰持刀手腕一扯,王泰不由自主身子在半空绕个大圈来到李七身前,眼见李七一掌向自己头顶拍落,却无力反抗。

原虎大急,急运山神玉,李七身周冒出数根土刺齐齐扎向他全身各处。李七咦了一声,抡起王泰在周遭一旋,撞得土刺尽数破碎。他随手丢开鲜血狂喷的王泰,转过身来:“我记起来了,你叫原虎。就是你杀了我两名地部中品杀手。”

“是又怎么样!”

原虎不欲跟他罗唣,脚下不停人已合身扑上,同时双手向前一推,李七脚下土层蔓延而上将他下半身包个结实。

李七不闪不避,任由土层把他封住,还犹有余暇的笑道:“果有些鬼门道。”

跟着向前一步,包住他的土层沙砌般塌落,竟丝毫不起作用。他手臂一长抓住原虎前胸将他提了过来,至此原虎才明白彼此间的差距,在李七面前,自己根本连个婴儿也不如。

李七仔细审视原虎一番,缓缓道:“现在没空跟你算帐,你先躺一会儿吧。”

手上加劲,原虎立觉一个无股抗拒的大力涌入体内,在经脉间大肆破坏,他口鼻鲜血泉涌般溢出,四肢一松萎倒在地。

李七满意的笑笑,正待转身,忽的一人大喝一声攻到背后,兵刃破空声大得出奇。哦?还有这种高手。李七讶然回头一把抄住刺来长枪,赫然是邓广洋。王泰在远处焦急大呼:“大,大帅!”

无奈身受重伤,在地上拼命扭动想要过来却几次挣扎均未爬起。

邓广洋面对李七毫不畏惧,大声道:“我邓广洋一生纵横沙场,杀敌无数,难道今日在你这宵小面前还要做缩头乌龟不成!只可惜大丈夫不能马革裹尸,死得其所!”

声气沧然,昔日烈士雄风犹冲霄汉。

李七长叹一声:“邓大帅不愧人杰,手下没有一个贪生怕死之辈。可惜成王败寇,就让我李七送你一程吧。”

握住手上枪杆一缩一伸已捣入邓广洋胸口,邓广洋大喝一声,蹭蹭走上几步,枪身穿过身体由后背伸出,滴滴鲜血顺其滴落地下。他怒目圆睁,发须倒竖,猛的一口血喷在李七身上,临死犹屹立不倒。

李七由始至众未有动作,直到邓广洋死去,他才撮掌成刀割下邓广洋头颅提在手上,反手向齐应贤扔了过去:“齐将军,邓广洋已死,望你将他尸身好好安葬。”

齐应贤一把接过,看着邓广洋死不瞑目的脸,忍不住仰天大笑:“邓广洋啊邓广洋,你终于还是死在我的手里,如今海镜再无人可以阻我齐应贤,哈哈哈……”

王泰目眦欲裂,大吼一声猛的站起向李七走了两步却又跌倒,就此晕去。地上原虎拼命咬住嘴唇,眼泪流出,到最后邓广洋终还是死在齐应贤手上。想起以往种种,这名豪爽老将对自己几人爱护有加,他第一次最深切的感受到一种愤恨,一种对自己无能,对敌人的切骨之恨。要是,要是我的武艺再高一点就好了。心情激荡下体内山神气高速流动,使被李七震断的经脉奇迹般连接起来,他狂喝一声竟一跃而起,挥掌扑向李七。

李七终于第一次感到了震惊,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原虎体内各主要经脉全被他以重手法震断。但现在,他怎可能还能站起,且功力似还犹胜先前!饶是如此李七的反应仍丝毫不慢,他轻松化解原虎此掌后又在他胸口拍了一掌,虽只三层功力,原虎仍是禁受不起,再一次飞跌开去。

缓缓的,吃力的,在李七惊讶目光的注视下,原虎又再爬起身来,挥掌扑上,跟着又飞跌回去。他哇的吐出口鲜血,腹下伤口裂开,伤势已极严重,但原虎却毫不犹豫的再爬起身。

看他不顾性命的样子,李七眉头大皱:“小子,找死么?”

原虎盯着李七狠狠一笑,犹如负伤垂死的野兽,连李七亦感到一丝心惊。看着原虎不顾性命的又一次扑上,李七闷哼一声:“都是蠢货,好,我成全你!”

手臂一紧,骨节劈啪爆响,他已准备认真对付这个不知死活的奇特年轻人了。

忽的一人从天而降与李七对了一掌,啪的一声两人各退一步,却是白闲舟。他挡住原虎道:“事已至此,徒死无益。快走吧,好好代我照顾行云跟灵月。”

说着抓住原虎将他一把扔回船上,回头冷冷看着李七。

李七亦正盯着他,高手间的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人绝对有实力与自己一拼,他很狂,却不傻。所以他再没理会原虎的去向,将全副心神放在了白闲舟身上。

雷行云已在船上,身上负伤多处,虚弱无力的靠在船沿,任周灵月为他处理伤口。燕九伤得轻一些,仍在不住扔着炸弹阻止底下官兵靠近。经过惨烈一战后。这方活下的只剩他们四人了。这时只见人影一闪,却是吴宗之跳了上来。

见他向自己走来,雷行云吃力的笑笑:“吴兄是来拿霜雪珠的么?”

吴宗之不答,迅速将置于地上的灼玉匣打开,然后口中默念,掌中精光一闪已出现一个水团,他小心翼翼的将霜雪珠放于水团中,水团立被冻成一块晶莹剔透的冰球。他将冰球扔回给雷行云道:“这个冰球可暂抵霜雪珠大半寒气,短时间内带在身上亦无妨,灼玉匣借来一用。”

说着跳入场内将灼玉匣望空一甩,大叫道:“霜雪珠就在这儿,快来抢啊!”

这群江湖人与官兵已杀红了眼,很多人甚至都忘了当初来这儿究竟为了什么,只拼命的杀!杀!杀!场中现在尸横遍地,到处都有各行道术攻击留下的痕迹,还活着的人仍在不顾性命的厮杀,反没多少人顾到原虎这方。

听到吴宗之的叫喊,众人抬头上望,眼尖些的立刻认出了灼玉匣,立有数人冲天而起扑向它。越来越多的人向场中汇集,在灼玉匣将要下落的地方挤成一团,到手的人才一落地便被下方的人砍为数块,跟着灼玉匣在无数人手中辗转翻滚。没人可以持有它超过五个呼吸的时间,不是被人抢走就是自己先变为尸体再被人拿走,双方疯了似的拼抢着,甚至有人为了它不惜杀害自己的同伴……

吴宗之看着场中地狱般的情景,害怕的吁了口气,转身对木船施了个法术,一道水流推着木船缓缓起行,他对原虎道:“此道法术可带你们走出三十里外,海镜已非你们应留的地方,保重了。”

原虎感激的点点头,吴宗之此举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出意外他们应可平安逃离。他对吴宗之抱拳作别:“大恩不言谢,吴兄今日之助我会铭记在心。”

吴宗之笑着摆摆手:“举手之劳,就当报答原兄救出宋爷。这次就是他散布谣言引来这些江湖中人的。”

再看一眼已渐行远的木船,他对原虎挥挥手,转身走入黑暗中,离开此处。

“白叔,白叔还没上来。”

周灵月突然叫着扑到船舷边看着下方,白闲舟已与李七斗在一起,两道人影兔起鹘落,闪电般在场上你来我往,气劲爆响声连般不断,根本分不清谁人是谁。

雷行云忍着伤痛叹道:“你还不明白吗,若非为我们,师叔何至于此。若他早一步带你离开,也不会有现在了……”

忽的脸上肌肉一抽,再说不下去。

原虎也自感慨不已,白闲舟外冷内热平日沉默寡言,从来都是默默随在周灵月身后保护,自己与他说话加起来都没超过十句。但此次为保住几人性命,竟是奋不顾身的代他们挡住李七,他知道,今后再也不会看见这名令人肃然起敬的高手了。

周灵月呆看了一阵终于明白过来,她哇的一声扑在雷行云怀里放声大哭:“哇,是我不让白叔带我走的,我怕走了,就再也看不见你了。哇…都怪我,都怪我害了白叔,若不是我硬要来这里,白叔又怎会死…哇……”

雷行云默然无语,只伸手抚上周灵月脊背,无声的安慰着她。

这条载着三名伤痕累累的年轻人和一名悲痛欲绝的少女的小船,带着一船的愤恨与无奈,伤心与失望,缓缓向城外驶去,永不回头……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二十章
热门: 绝色小姨的诱惑 情乱梨花村 我的男朋友是小蜘蛛[综英美] 在未来承包食堂 乡村潇洒哥 最强驭兽师(穿越) 我修无情道 本座是个反派/弑神刀 小可爱她超苏甜[快穿] 手术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