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十章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九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借着大雾掩饰,原虎悄悄翻越围墙进入齐府,体内山神气瞬间全力运作,全身灵觉提到最高点,一丝不漏的将周遭情形把握于心。雾气虽为他行动带来方便,但也有弊端。别人看不见他,同样,若遇上比原虎更高明的对手,那么情形立即可以逆转,他将很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再者,这雾来得这么诡异突然,是人都会觉得不对,府中守卫定会加强戒备,想要侵入雾气难以影响的大牢,难度又将增加。

事前已将府中地图记熟,原虎小心翼翼的循定好的路线移动着,路上碰到好几起巡逻哨兵,均被他事先发觉从容避开。越是接近牢房守卫越是严密,到最后几乎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要想向前一步,都需要付出加倍的小心。

原虎藏身一株大树上,仔细打量着前边的建筑。借强得足以穿透浓雾的火光看来,这是一座很大的石屋,前面是一个小院,后面的建筑为密不透风的单层石屋,窗户又小又高,全用拇指粗的钢条加固,从它的结构规模推测,主要牢房应在地下。

原虎有些犯难,山神玉虽可在地下畅行无阻,但却什么也看不到,所以他无法利用它侵入地牢,因很易被人撞见,从牢里逃出倒还方便。且这里的守卫,实在太、太严密了。明哨有四处,四人立于小院门口,两队人则沿牢房做圆圈运动,队与队的间隔不超过一盏茶工夫,还有几人则在屋顶上注视四周动静。暗哨则有三处,分处牢房四周,明暗岗哨交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监视网,任何想要接近的人,都逃不出他们的视线。虽因浓雾天气警戒效果大打折扣,但想侵入,也是难之又难。

忽听门口一名卫兵抱怨道:“见鬼,这雾来得太古怪了。”

另一人道:“是啊,老子在海镜住了十几年,还从没见过晚上起这么大的雾。”

一名似是头头的卫兵喝骂道:“住嘴!专心点,刚才接到上头命令,这雾来得太怪,张老二要带手下来加强守卫。”

先那人笑道:“哈,张老二忍了五、六天,没想到还是去不成翠红那儿。”

另一人道:“难不成你还想替他去……”

几名卫兵互相开着低俗的玩笑,低声笑骂着。

真是天助我也,原虎心中已有计较,他轻轻溜下树来,借着大雾掩护,攻其不备,轻易将三处暗哨收拾掉,然后找了一个与自己身材差不多的,将他衣服换上,静静侯在一旁。

不一会儿,浓雾中闪现一点红光,一队人举着火把慢慢行近,想来该是那个张老二带来的人了。原虎乘他们走过身边之时,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坠在在队尾,低头跟着前一人。由于大雾关系,视线极差,加上原虎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那些人只顾走路,根本未察觉已多了个人。而在牢外警戒的,则更不知道原虎是半路插进去的“冒牌”渐渐走近,守在牢外的一个人已先招呼道:“张老二,翠红的被窝暖不暖和啊?”

他的手下立即发出阵附和的笑声。

领头的人骂道:“妈的,别提了,老子人还未出门,命令就来了。都是这该死的雾惹的。”

那边的人起哄道:“‘小别胜新婚’,张老二你最好一个月不去,那她就更想你了。”

“我说啊,一年不去最好……”

“去,你懂什么,女人最巴不得你天天去……”

张老二也不生气,回头对手下道:“各人站好,熬过这一夜就好了。”

牢外领头的人也喝止手下。只是谁也没发觉,就在刚才众人分神的刹那,大雾中一道模糊的人影已溜进了院中。

防外不防内,院里反没一个守卫。原虎摸到墙边房顶上卫兵视线不及的死角,将手贴于壁上,凝神探察查。借山神气之助,他凭过人的灵觉已将屋内的动静摸个一清二楚:正对门口处几个卫兵正在高声谈笑,房内东面和北面各有几人,还有一人正由南面向西面走去。原虎悄悄行至空无一人的南边,怀中山神玉发动,整个人缓缓穿墙而过。

内里是一个单独的房间,五六张床铺排成一排,看样子该是守卫休息之处,此时漆黑一团,一个人也没有。原虎走至门边听听动静,然后悄悄拉开门闪了出去。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过道,在约四丈外一个转角,墙壁两边各有三间房。原虎不敢稍有怠慢,迅速穿过过道,确定没人后转过弯。

这边则一直通向一处小厅,该是整座牢房的中心,厅中间一张桌子上四人正在喝酒。由此处过去的长长过道一览无余,毫无遮掩,没办法,原虎只有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幸好四人正喝得高兴,加上原虎身穿卫士服色,倒没惹人怀疑。走到小厅后原虎四下张望,已发现通往地牢的入口。就在他左面,一道铁门紧闭,从门上小窗透出的火把光芒中可隐隐看见一条长长的斜梯通向地下,即深且长,就如洪荒怪兽大张的巨口,贪婪得等着吞食进去的人。

这名傻站着东张西望的“同伙”终引起怀疑,一人冲原虎道:“你在干什么?”

这么一来其余三人都将视线放在他身上,另一人疑惑道:“我怎么好像没见你?”

原虎慢步走过去,顺口胡诌道:“我是上面派下来加强守卫的。”

四人哦了一声,又埋头喝酒,忽的一人发觉不对,戒备道:“等等,你是从哪儿进来的?”

又这处可看见大门,任何人进门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

原虎故作神秘道:“嘘,小声点,猜猜我刚才看到什么……”

一边走上几步。那几人被勾起好奇心,一时忘了继续追问,均感兴趣的道:“什么?”

“就是……其实我是奸细。”

“呃?”

话才出口,原虎已闪电扑上。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四人根本连反应时间也没有,只觉眼前一花,两人已横飞出去,“碰”的摔在远处人事不醒。原虎右手倏的一伸掐住另一人的喉咙,那人张大了口才惊觉连一丝声音也发不出。而原虎左脚一蹬,最后一人也抛飞开去,抓住颈项的手则顺势往下一抹,那人已白眼一翻,软软倒下。

在几人身上翻出铁门钥匙,再花些时间将他们搬到旁边一间小屋藏好,原虎打开铁门,向下走去。

通往地下的甬道很长,花了好些时间才走到头。尽处又是一道铁条做的门,后面则是狱卒休息的地方,里面光线昏暗,并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此时,正有五人在里面,两个躺在床上似在休息,而另三人正围着一张烂木桌子口沫横飞的大声聊天。

试了试发现这道铁门只能从里面打开,原虎只得伸手敲敲铁条,正在聊天的一人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走了过来。

“干什么?没到老子吃饭的时间呀。”

“快开门,我有要事传达。”

原虎装出一副“老子是上头来的,你少废话”的样子,大大咧咧的道。

谁知那人根本不买他的帐,眼睛一翻:“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原虎飞快的扬下手又放下,说道:“有公文传达,你到底开不开门?”

那人走近几步:“什么?我没看清,你再拿出来看看。”

什么嘛,跟从小听的故事里那种一骗就上当的“猪头型”狱卒一点都不同,怎么这么警觉?原虎无法,只好装作傲然道:“老子没时间跟你耗,不开算了,有问题自己跟上头去解释。”

作势就欲离开。

那人有些慌了,迅快道:“大哥,别呀,有话好说。我开不就得了,暗号?”

一只手已掏出钥匙。

刚一脸高兴转过头来的原虎又傻了:“什、什么?暗号?”

那人停了下来,有些戒备道:“你不会不知道暗号吧?没暗号谁来了也不准开门。”

原虎忙掩饰的打几个哈哈:“我当然知道,别浪费时间了,快点开门,我还有要紧事要办。”

心中暗想:经验还是不足啊,在上面就该问个清楚才下来,这下好了,该怎么糊弄过去?

谁知那人坚决的摇摇头:“不行,你先说暗号。”

原虎没好气道:“好,你过来点,我这几天嗓子疼,有点说不出话,暗号是……”

喉咙跟着发出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

“什么?”

那人不由自主的走上几步。

“就是……其实我是奸细。”

一会儿时间这句话已对人说了两次,看来我还是不适合干这勾当啊,原虎心下感慨。

“什么!”

那人脸色大变,刚要退开招呼同伴,原虎手臂一长将他抓了过来紧贴门上,山神气侵入体内经脉,那人只觉胸口一窒,浑身如遭电击的猛震一下昏死过去。

“喂,老兄,怎么了?”

原虎故意大声道,一边夺下钥匙弯过手臂打开了门。

另几人见同伴贴在门上,脑袋奇怪的耸拉着,无不大奇,当下就有三人走了过来。“老王,干什么?喝醉了么?”

突然老王的身体打横飞了过来,那三人不及细想伸手去接。哪知触手之处竟好像摸到块烧红的烙铁,如同被千斤巨石撞上,三人连同老王飞跌开去,滚作一团。

睡在床上那人这才警觉的翻身而起,但脑袋立被一块黑忽忽的“暗器”击中,又倒了回去。原虎收回丢出钥匙的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九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十一章
热门: 穿成大佬的炮灰联姻小娇妻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倦色ABO 大地龙蛇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乡村美人图 绾青丝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天道之宰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