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八章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七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漆黑的夜色中原虎飞快的奔行着,虽只了解大致情况,但他已知道邓大帅与行云等现时还未遭毒手,先放下了一半的心。刚才在众人齐心合围下原虎展现了惊人的心智实力,也让他对自己有个重新的认识。以前在伙伴中还没有发觉,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已到了这种程度,也使他更加有信心与敌人周旋下去。虽然现在几乎整个海镜都是敌人,自己只要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他下一个目的地是药神婆处,小兰必定已经醒来,三天下落不明,她一定正在为我担心吧,想到这里整个心都热了起来。而且自己也迫切需要有人告诉这三天海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脚下加速,如飞般穿越空无一人的大街小巷,向码头而去……

半个时辰后。

原虎呆立于已成一片废墟的小屋前。以前那座阴暗神秘,充盈着药香的小屋,现在已变为一堆烧得漆黑的断砖残瓦。想不到连药神婆也遭了毒手,原虎生出天地(海镜)茫茫,竟无处可去的感觉。其实也怪自己疏忽,当时带小兰求医就与丁行发生了冲突,随后又几次前来,只要有心人,当可查出药神婆与自己一行的关系。唉,不过药神婆乃老江湖,手段又高,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原虎记起与她之约,看来只有到那时去亚天峰顶,再见小兰了。

在这里呆着也没意思,原虎明白今晚已再查不出什么,不如留待体力明日再想办法。可到哪儿去休息呢?忽的脑中灵光一现,他找到附近一处废弃的仓库,在里面一个角落慢慢沉入地底,就在力障里睡起了大觉。再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了。

翌日,原虎由那座仓库中悄悄出来,混迹于码头上的人流中。昨晚一觉真是舒服无比,今早起来自己感觉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看来以后倒可多在里面睡睡。

仔细考虑过后,他发现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并非是去打听行云等的下落,而是先解决吃穿这两大难题。纵然山神玉疗伤奇效,但也医不了肚饿,算算也有近四天没有吃饭,腹中现在正可谓“声如雷鸣”还有就是衣服,外袍当日用来包裹灼玉匣,混乱中早已不知去向,内衣在昨晚打斗中又是火烧又是地上蹭啊磨的,早烂得不成样子,加上自己蓬头垢面,真有几分像乞丐。幸好现在是在大批码头苦力中,大家谁也好不了哪儿去,倒不怎么显眼。若到了大街之上,恐怕只要自己随便找个墙角一坐,就会有人扔钱过来。

思来忖去,终还是只有做贼一途。原虎叹了口气,没办法,就当从权吧。他转入一条横街,准备找一家看来比较富裕的就下手。东转西转,好半天后终看中一家屋瓦光鲜宽厅大堂的人家。瞅瞅左右无人,一下跃进墙去。

不出所料,后院寂静无人,原虎悄悄摸到屋后静听,屋中也一个人没有,他翻开窗户溜了进去。东翻西找一阵,搜出一件合身的衣衫和几十两碎银。毕竟不惯白天做贼,原虎只带上这些与屋中豪华摆设并不相称的“战果”匆匆离开。

找家澡堂舒舒服服的洗了次澡,换上干净的衣裳再到一家馆子里美美吃上一顿。等到自己都觉得懒洋洋想睡了时,他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上大街。

在吃饭时他曾刻意偷听左右邻桌人的对话,却没得一点有价值的消息。大概是齐应贤禁令甚严,所以人人均避讳甚深,不敢说及一点有关这几天变故的话题。而原虎也不敢自己主动去打听,怕惹人怀疑。

现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当然是直接摸到齐应贤府上,在那里定会有收获。可是就算要做,也得等到晚上。再说无论现在多么厉害,自己这个“夜探”的菜鸟级人物,想独闯齐府,恐也凶多吉少。原虎在大街上边行边想,连着几个办法都难以进行下去。唉,要是昊来在就好了。

忽的眼角一个熟悉的人影一闪,跟着转入一条横街。原虎心念一动,已记起这是当日自药神婆处出来后曾跟踪过自己的三个人之一。虽不知他具体属哪边人马,但不论怎样,跟上去也比在街上傻逛强。主意打定,忙缀了上去。

这个人很警觉,普通人可能难以发现,但他在走动间忽快忽慢。有时一小段路要走上半天,还不时停下借买东西观察周围情况。有时却快得出奇,大步流星,但当你匆忙跟着他转过一个街角时,却往往发现他正站在某个小摊前看着转角处,显然有着极高明的跟踪与反跟踪经验。

幸而原虎经过不断吸取山神气后,本身灵觉大为提升。就靠着超越常人的敏锐感觉,他紧紧“锁定”那人,不紧不慢的蹑在他后面,一路穿越大街小巷,最后渐渐走入海镜城北面的住宅区域中。

这里可算海镜的“贫民窟”很多贫苦人家都在此安家落户。人员混杂房屋残破,小巷中污秽肮脏,东搭西建的临时房舍随处可见,拥挤不堪。也正因如此,反最适合见不得光的人躲藏,各屋间有无数暗道狭隙,不要说初来的人会晕头转向,就连很多长住于此的人,也无法尽识每一处地方。

进到这里后原虎不敢怠慢,全力集中精神跟着此人,在各处百般一样又却百般不一样的小道、长巷、破屋、烂房间穿来插去。就在自己快要被旋晕了时,那人终于停了下来,走入一间与别处小屋毫无二致的木板房中去。

原虎吁了口气,好险,差点就跟丢了。他不敢直接走过去,左右看看,斜插入一条充满腐臭的,污水长流的小巷中,悄悄来到那间木屋背后。将呼吸放细放长,直至微不可闻,他这才蹲身于窗台下,凝神静听屋内动静。

“这两天官兵查得很紧,打听不到别的消息。”

这时只听屋内一人道。

“失散的弟兄们有联络了吗?”

一个年轻的声音道。原虎皱了皱眉,听起来好熟,但却想不起是谁。

“没有,我又不敢留下暗记,没办法跟他们联系上。”

先时那人道。

一个粗豪的声音大声道:“要不是那两个狗贼叛变,我们也不至于……”

那年轻的声音道:“现在急也没用。当务之急还是要救出宋爷,有了他,我们才有机会翻身。”

先时那人道:“可是宋爷被关在齐应贤府上,就我们几个人能行吗?”

那粗豪的人似乎甚为恼怒,骂道:“你怕死就不要去!我就算死了,也不放过齐应贤那混蛋。”

先时那人也怒道:“谁怕了?我只说要好好计议,否则白白去送死,也不见得是好汉子。是不是,吴大哥?”

那粗豪的人哼了一声。原虎却一下想起屋中人是谁了,那个年轻的人正是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龙船会的“龙腹”吴宗之。听闻龙船会已被齐应贤灭了,“龙头”徐业身死,没想到吴宗之还逃了出来隐身于此。他们商量着要去救的,自是有“智囊”之称的“龙颈”宋山了。

屋中的人又开始议论,原虎却没心思听下去。他心念急转,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再考虑一番,终下定决心,只见他伸出手,轻轻在窗沿上敲了两记。

“咯咯!”

这两声轻响就像有着巨大的魔力,屋内立刻静寂无声,落针可闻。这种前后强烈的对比变化,份外让人觉得诡异。

三个呼吸的时间,但对屋内屋外的人来说均有如一个时辰般的漫长。估计里面的人有了适应的时间,原虎这才轻声道:“里面的朋友,在下并无恶意,可否进来一谈?”

又隔了一会儿,吴宗之道:“请进。”

原虎慢慢站起,缓缓拉开窗户,轻轻跃了进去。脚未着地,两件兵刃已向他招呼过来,左刀右斧,均是高手。原虎体内山神气扭返,整个人凭空后退,贴着墙壁滑开半尺,随后脚步转错间已退至小屋另一头,扬手道:“等一下。”

那两人想不到这么都打不着他,还被他在眨眼间跑到那边,均知此人武艺之高,两人联手也非其对手。他们对看一眼,却又攻上。

这下有时间看清,使刀的就是那名被跟踪的男子,使斧的则是个牛高马大、一脸络腮胡的汉子。吴宗之并未参与打斗,只站在一旁看着二人攻击。原虎一个跨身踏前一大步,猛的切入两人进攻路线间,封死他们所有攻势。随后一掌拍在那汉子斧面上,山神气生出粘劲,一牵一引将他带向一旁。另一边则随手造出根土刺将使刀那人避到墙角,无法动弹。

他这么做其实是经过充分的考虑。他们与龙船会失和不过因为一件小事,现在双方均属落难之人,这么一点小芥蒂已可忽略不计。对方现在正在困难时,而自己也急需帮助,双方该有合作余地。自己先才出声相告,就是想表明我有不可忽视的实力,能够不被发觉的接近,但却无意危害你们,所以才明示加上进来后不伤一人,以吴宗之的才智,当可明白原虎的意思。

果然吴宗之伸手阻止欲待再上的两人道:“不用打了。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原兄,今日来此有何见教?”

原虎收回土刺,对着恶狠狠盯着他的两人,举手退后两步示意不必再打,这才道:“你们需要帮助,我也需要,就这么简单。”

吴宗之哦了一声。他也明白,自己三人若真想去齐府救人,是不可能成功的。自己擅长的是道法,非是武艺。那两人乃龙船会中五朵浪花级的高手,却在一招间被原虎制住,若得他之助,事情成功率会大上许多。

他也非婆妈之人,一想通就干脆道:“好。原兄助我救人,却不知我们能为原兄提供什么帮助?”

原虎找张椅子坐下,舒服的伸个懒腰:“请吴兄将这三日发生的事详细告之。”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七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九章
热门: 阴阳艳医 乡村俏娇娘 独步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九星杀神 帝王业 庙前村旧事 反派天生嗜甜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