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六章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五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冷的月辉照在头上,寂静无人的演兵场在深沉的夜色中越发显得空空荡荡。偶尔远处小巷中一二声犬吠传来,和着阵阵阴风在场中回响不止,更使此处有了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原虎大半截身子露出地面,张大了口茫然四顾。这,这怎么了?若非那处高台就在前面不远,他几疑自己来到另一个地方。人呢?天怎么黑了?我,究竟昏迷了多久?

爬出地面,原虎有些苦恼的抓抓头。看时间,自己最少已在地下呆了半天之久。但凭着先时的记忆,自己昏过去前场中已经大是混乱,许多人都被踩死踩伤,现在这里完全看不出一点痕迹。那么,也许已经过了一到二天了。

怎么会这样?现在得赶快找人问个明白。对了,回大帅府!这里的事若完,行云他们一定会跟邓广洋回去。事不宜迟,原虎看准方向,立刻向邓府走去。

刚走到场边,从对面的街道中行出一队官兵,为首两人高举灯笼,将原虎照了个一清二楚。

“什么人?竟敢违反齐将军宵禁令,跟我们回去!”

一名军官模样的人一见原虎孤身一人,大喝道。

宵禁令?齐将军?怎么回事?原虎有些模不着头脑了,他呆楞原地,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那军官却以为原虎被吓傻了,挥挥手,两名士兵向原虎走去,其中一个还从腰间摸出一卷绳索。

原虎这才感觉有些不对,他退后一步,伸手阻住二人道:“等一下,有话好说。我是邓大帅府中宾客,现在有要事要赶过去,可否通融一下?”

那知众官兵一听之下,无不勃然变色。那军官一下拔刀在手:“原来是邓府余孽,杀了!”

众人一捆而上,原虎身前二人也加快脚步,向他逼近。

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了,原虎心中不安越发强烈。他脚下加力,蓦然插入那两人间,双肩左右一撞,以将两士兵击飞出去。跟着一把拉住左面飞出那人手臂一抡,已将他向跑来的众人扔去。

最前面一人惨叫一声,被同伴撞倒在地不醒人事。想不到点子这么硬,还来不及反应,原虎已如影随形般紧跟而至,目标是手持灯笼的两人。

两声闷哼几乎同时响起,火光熄灭。众官兵眼前骤然一黑,不由自主的各人停下脚步,徒劳的四下张望着(尽管什么也看不到)口中不住呼喝。

“不要乱!”

军官大声呵斥着手下,突觉后脑一股大力猛然一击,就此人事不醒。

当众人眼睛终于适应黑暗后,他们惊讶的发现原虎已然不见,而同时失踪的还有……自己的长官。

原虎挟着昏迷不醒的军官在房舍间飞速奔驰着。此次功力大进,他已可毫不费力的带着个人全力奔行。算准已远离那队巡逻士兵,他徒然一个侧翻进到一户人家后园,将军官仍到墙角,跟着伸手按上他的头脑。

一股劲气传入,受此刺激军官缓缓苏醒。他睁开眼睛看到原虎站在身前,而自己又在这么个陌生的地方,已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你想怎么样?”

他知道非此人对手,挣扎也没用,故作镇静的问道。

“宵禁令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一听大帅之名就要杀我?齐将军是谁?”

原虎此刻心急如焚,懒得跟他罗嗦,开门见山的问。

那军官露出错愕神色,奇怪的看着他,似乎原虎问得十分幼稚可笑。原虎见他不答,焦躁的捡起一块石头,用劲一握,竟一把捏成几块。他顾不上惊讶自己为何如此大力,沉声道:“快说!”

好厉害,惹不得!那军官忙道:“齐将军就是骑兵营指挥使齐应贤将军。这几日海镜城中大乱,他下令一到黄昏后闲杂人等就不准在街上随意走动,若有违者就抓起来。”

竟是齐应贤?原虎心下大疑,追问道:“这些事不该邓大帅管吗?怎轮到齐应贤来下令,邓大帅怎么了?”

那军官又露出那种奇怪的表情,他小心翼翼道:“大爷今天才进城吗?不会呀,那天后城门早封了,你怎进来的……”

原虎眉头一皱,这家伙夹七杂八的在说什么?他并不习惯胁迫人,只抓住军官衣领一把将其提了起来,怒道:“少废话!快说,邓大帅究竟怎么了?”

那军官暗想小命要紧,惟有老实答道:“是,是。邓广洋,不,邓大帅因通敌卖国事发,已经带着手下逃走,齐将军正大力搜捕他的余党。刚才大,大爷自称邓府宾客,小人才以为……并非有意对大爷不敬。”

什么?邓大帅通敌卖国,这决不可能。难道现在海镜主事已是齐应贤?其他人呢?原虎只觉脑中乱成一团,无数疑问纷纷沓来,他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快说明白点。”

军官不敢怠慢,连忙一五一十的说出原委。原来原虎已在地下昏迷了三天!当日他昏过去后,在众人齐力合为下夺取霜雪珠的那帮鬼族不敌败走,因失去原虎踪迹,雷行云自愿代为保管,并得到龙族默许。

随之乘此机会,邓广洋当众宣布隐退之事,并表示回到朝中就会想当今圣上推荐新任守备总帅人选。哪知在当天晚上,龙族莫名离城,齐应贤突然发难,联合海境内外守军迅速控制海镜城。邓广洋弃府而逃,海成与徐业被杀,龙船会土崩瓦解,剩余人等与东海盟向齐应贤投降,温成同则不知去向……

原虎听得呆了起来,没想到短短三天之内,海镜竟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故。这位军官位阶不高,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原虎反手一掌将他拍晕。

邓大帅、王泰、行云、昊来、燕九、灵月……原虎从未象现在这一刻般想念与担心着他们。虽然邓府那里肯定不会有人,但现在无论如何也要过去。下定决心后他全力展开身法,再不顾忌会否暴露行踪,在各处房顶如飞般穿过,直奔向邓府而去。

约小半个时辰后,原虎来到目的地,并在邓府外围慢下来,他趴身于一处屋顶,注视着前方大片房舍。现时邓府空无一人,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深沉黑暗。虽并未遭刻意破坏,但大门崩坏一半,墙头还留有多人翻进爬出的痕迹,路边散落一些杂物,仍使人可以想见当日邓府中人仓皇走避,以及齐应贤指使大批的人攻入府中的的混乱情景。

确定四周没人后,原虎纵身而下,由围墙跃入府内。借着月色府中情景清晰可见,房屋门窗破损残败不堪,家具杂物散了一地,均蒙上一层淡淡灰尘。所有值钱物品都不见,花径内种植的花草被践踏得一塌糊涂,死多活少。配上原虎此刻心境,显得分外凄凉。

原虎默默站在前几日他们一行人住过的小楼外,直想放声大哭一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自出家门后,小兰、行云、燕九,到后来的岳昊来、楚剑,他一直都能找到知心朋友,也习惯了与伙伴们在一起的日子。此刻他们生死不明,自己骤然孤零零一人,他只感前所未有的孤单,而对伙伴们的关怀之情也火烧般煎熬着他,想起自己在海镜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怎么去找?天啊……原虎情不自禁的捧起了头。

突然原虎露出警觉之色,他猛的抬头望向后方。一片树丛中正有两人不疾不徐的向自己走来,观其步伐气度,是两名高手无疑。呼……也好,就在他们身上开始找吧。

两人面目渐渐显露,竟是龙船会的“龙爪”曾子务与林葵。他二人看清原虎也是一呆,使剑的曾子务随笑道:“我就知道邓广洋的余孽还会回来,果没白等。”

用掌的林葵对原虎道:“小子,躲了三天,终于肯露头了么?”

这两人可不好对付,当日雷行云与燕九在他二人合力之下也身受重伤,但现时情形必不能退后,原虎哼的一声踏前一步,沉声道:“听说二位已成了齐应贤的走狗,不知可否算龙船会的余孽呢?”

二人脸现愧色,随即被狂怒取代,林葵喝道:“臭小子,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曾子务把剑一挥,直指原虎:“跟他罗嗦什么,待会到了大牢,看他还能猖狂到几时。”

两人多年配合。话音刚落已同时跃起,一掌一剑分左右向原虎攻至。原虎提聚劲力,一拳向曾子务拍出,功力大进后果然不凡,一股狂飙随之涌出向其刮去;而他人已向林葵迎上。

曾子务感觉涌来劲力非同小可,更知若花时间化解势会失去先机,他长剑一挑迎上劲气,在接触的一刹手腕一翻人已借势弹高,势子不改刺向原虎后背。

这边原虎与林葵交手数回,林葵虽招式简单,但掌力浑厚,加之经验丰富,原虎几从一开始就被他压着打。这时曾子务剑势已到,若两人连手将他卷入其中,今日必定凶多吉少。

不能再隐瞒了。原虎深知此次非同往昔,刻意隐藏就是自寻死路。念头一起,劲随意动,山神玉立生感应,一根石刺破土而出,直刺林葵小腹;同时背后如长眼睛般冒出另一根,架住曾子务的长剑。

乍见之下,两人俱都大吃一惊,搞什么东西?林葵急侧身闪避。原虎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身子跟着一旋变为正对侧身的林葵,一掌拍向其胸。同时左手连挥,数枚土针飞出,由不同方位攻向收剑后撤的曾子务。

这下情况立时不同,在他这种随心所欲神出鬼没的攻击方式下,强如龙爪的二人,也闹了个手忙脚乱。勉强架住原虎攻胸的一掌,双腿已被悄无声息伸出的的石刺刺伤,顾得腿时,胸腹又连挨两掌,林葵哇的喷出口鲜血,不住退后。而那边的曾子务,连身都近不来,只能气急败坏的躲避着不断出现的石刺、土针,一面哇哇大叫。

先收拾一个,再向另一个打听情况。原虎拿定主意,脚下不停的向伤退的林葵逼近。林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栽在他的手上,露出绝望的神情,强行压下伤势准备一搏。

忽听一声“风刃”原虎心念闪动人已侧翻而出,刚才落脚处紧跟着被一道“风刃”划开。着地后他又连着几个跟头避开如影而至的四道“气剑”他站稳身形随即手一挥,一道土墙显于身前,与追至的一团火球相撞,轰一声的炸个粉碎。

啪啪啪……一阵鼓掌之声传来,数人现身小楼左右,其中一人赞道:“好身手,难怪‘龙爪’也要在你手上吃了大亏了。”

定睛一看原虎暗暗叫苦,来人大多数为老朋友了。发话的正是东海盟大总管丁行,他身后站着四人。有二人他都认识,一人是那晚温府以“旋风柱”将他打成重伤的木行道士;还有一个竟是温英;另两人在两日前的大会上也见过一面,是东海盟的高手。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五章 下一章:第四卷 海镜之乱 第七章
热门: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吹不散眉弯 孽欲春潮:与美女领导的风流孽情 古代农家日常 虐渣剧情引起舒适 养了千年的龙蛋终于破壳了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狼镝 大王饶命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