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霜雪之争 第九章

上一章:第三卷 霜雪之争 第八章 下一章:第三卷 霜雪之争 第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厅坐北朝南,这点就颇为奇怪。四面墙壁各开一扇窗户,又高又大,门却很小,只容一人进出。内部东西不少,左面一排三个大铁柜,边上重重叠叠放着十几口破铁皮箱,另外几处都杂乱无章的堆放着些书架,几案等东西,甚至还有几匹绸缎。只在厅中有一套整齐的桌椅,那些暗藏的守卫却不见人,估计是在设计巧妙的暗壁里。总之,这里一切都显着不合理,看来,主人是要用这些繁乱的东西来迷惑入侵者的眼睛,让其无从下手。

不过这种障眼法当然难不倒原虎,也许这堆垃圾里真有些有价值的东西,但他知道,他要找的一定隐藏在别处。原虎蹲下手按地面,全厅结构立时被摸个一清二楚,跟着他嘴角逸出一丝微笑,一个地下密室清楚显示脑中,无所遁形。

原虎走到密室上面,它很隐蔽,表面看不到一丝痕迹,原虎也懒得费心去找什么机关,他运起山神玉整个人开始往下沉。当没至腰部时,原虎突然如遭电噬,全身须发皆竖,一阵钻心裂肺的痛楚袭遍全身。

原虎不敢怠慢,连滚带爬的返回地面,整个人卷缩在地上不住颤抖,体内山神气自动迫发遍流全身,不断吞食化解着侵入原虎体内的异能,过得好半晌他才缓过劲来,手脚却仍感麻木。原虎暗骂自己大意,这种重要所在怎么会没有守护的阵法。这护阵十分厉害,幸好自己是运用山神玉时碰上,预先被冲解掉一部分,已是如此难受,若是平时遇上,不定有多惨呢。

在平日与岳昊来的接触中他知道了一些关于阵法的简单知识(见注释一)如果没有对此有极高深的研究的话,根本拿它没办法。(注释一在最末尾)因此原虎明白自己想要破掉这道护阵是不大可能的了,用强的话,自己现下够不够资格不讲,就算成功了,引起的响动也会使今夜的夜袭大计破产。但他却并不打算放弃,原虎后退几步,估计来到护阵有效范围外,然后再次运用山神玉进到土里。这次他毫无阻隔的沉了下去,到了约两丈深时,原虎停止沉势并向前移动,凭着对周围结构的精确把握,他准确的移至密室下面,并向上升去。正面突破不行的话,我就从后面来。

开始一切顺利,但当他刚要接触那间密室边缘时,异变突起。原虎感到上方土层一阵似水的波动,然后一股奇异的能量迅速扩散开来,他知道又碰上了护阵,看来设置这道阵法的人想得相当周到,在下方也有护阵防止有人以土遁潜入。现在这股能量还未对原虎有什么实际伤害,所以他决定不管这些,仗着山神玉的力量强行进入。

原虎继续上升,这时才感到不对,四周的土层象水结成冰一样凝固起来,他竟无法再移动分毫。他明白自己又一次着了道,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个阵法所含的法术正是专破土遁的“指地成钢”之法,能使土遁者法术失去效用,活活被困在地底,任人处置。原虎这时才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他提升体内劲气加速催逼山神玉破开土层,试图逃出去。

山神玉得到全面发挥,其中绿光越来越亮,到最后直如一颗夜明珠般照亮了整个壁障内的空间。原虎体内山神气也是全力运转,就如江潮怒涌般在经脉间循环不休,不断供给着山神玉所需能量。他四周劲气鼓荡,衣衫胀得犹如充了气,还不断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声。两股能量互相拉扯着,谁也不肯相让,原虎在其间就象风中劲草,摇摆不定。

终于,禁锢原虎的能量有所松动,他这才象陷在泥潭中的人般,一点一点,艰难的移了开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甚至连体内看似无穷无尽的山神气也出现了枯竭之兆时,原虎终于挣脱出来,重又回到地面。但他还来不及为自己重获自由而欢呼,久未出现的头痛又一波波袭来,原虎脑袋裂开似的,直感两眼发黑。他不敢怠慢,连忙提气入脑,哪知只觉体内虚虚荡荡,山神气竟没剩下多少。勉强提起一丝,也是断断续续,好象随时都能散去,不过头疼总算缓解,原虎由明返虚,就在那厅中静坐,疗起伤来。

在原虎为进入密室大费周章,甚至差点丢掉小命时,楚剑则来到了温府内一处偏僻的房舍外。

“出来吧。”

他对着前方房舍间的一片暗影沉声道。

由屋后应声转出一人,竟是归藏,难不成楚剑来就是为了见他?果然归藏道:“我果没看错,你也想见我吧。”

楚剑缓缓走近:“难道你不是?”

归藏也向楚剑走来,两人走到一起面对而立,他道:“我们本来就不多,有时许久也见不到另一人。现在既然认出彼此,当然应该会会面。”

楚剑深深的盯着归藏道:“就这么简单?我看未必。”

归藏一副早知瞒不过你的表情:“很好,那我就开门见山好了。我不管你跟那小子来干什么,也不管你为何到神州,只要你不妨碍我的事,那么我们就依规矩,互不相干。”

楚剑奚落道:“不妨碍你?是不妨碍那个温成同吧。”

归藏不屑的哼了一声:“他算什么,没有任何人能指使我,我跟他只是一时合作,事后你就算杀了他也不关我的事。但是,现在却决不能破坏我的事。”

楚剑故作愕然道:“这我就不懂了,他跟你是合作者,怎么又不关你的事?”

归藏对楚剑摆摆手:“他不过是我们计划中的一小环,有他办事可以方便一点。只要你不来妨碍到我,怎么对他都没关系。”

楚剑微微一惊,追问道:“你们?还有人吗?你们究竟有什么计划?”

归藏不耐烦的打断他:“你问得太多了。若不是因为你,我早就下手将你们除去,现今像我们这样的本就不多,我不想因为一些误会又再少一个。所以才这么不厌其烦的对你说明,你别不知好歹。”

楚剑也脸色转冷:“你既然知道我们人少,为什么还要违反规矩出来搅风搅雨。”

归藏长叹一声道:“你不会明白的,难道要我一辈子做缩头乌龟?嘿,我办不到。再说,为了尊上,纵死又如何。”

他突然抬头道:“你呢,你不也出世了吗?”

楚剑神色一黯,低声道:“我只是来找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

“一把剑。”

归藏一愕,突然明白过来似的大笑道:“难怪你会剑神护体,难怪……难怪……我真太傻了,难怪初见你时你要隐藏实力,你我何等样人?又怎屑去修炼什么法术。哈哈哈……”

就那么转身而去。

楚剑呆在原处,脸上忧色重重,好半晌始喃喃道:“事情……开始有点麻烦了。”

凄冷的夜风呼啸吹过海镜各处角落,即使是彻夜不眠的花街柳巷,那些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颓废气息;莺歌燕舞,喧闹嘈杂的靡靡之音,也掩盖不住渐渐嚣于尘上,笼罩整个海镜,甚至全神州的乱流。只要是有心人,都或多或少的有所察觉。在今夜,神州各处,都有不同种族,不同地域的人不约而同的举首望天,为这股深深搅乱自己心境,不知来自何方的气息而不安。有人明白,有人不全明白,更多的人,则是一无所知。

乱世……真要来了么?天知道。不,不,也许,连天也不知道呵……

注释一:这些阵法都是利用特定的法宝或法器来形成一个“界”并使之充满强大的能量,能够隔绝或保护物体(现在这个);禁锢指定对象(如原虎遇到过的‘缚妖阵’);遮掩(障眼法)以及其余的效用。这种“组合”的力量非常强大,能将极少的启动能量倍增几十上百倍,并持续很长时间。并且大多数阵法对使用者要求并不严格,只要能用正确的法器做出正确的排列,甚至一个普通人都能控制运用(当然只是大多数)而对于阵法破解则有以下几个途径:1,用强过它的力量将其击破;2,操纵者发出失效指令;3,破坏法器排列;4,阵法碰到能使其失效的特定条件(如缚妖阵中被困者死亡)第三种看似简单,其实却是一项相当精密的作业。因为所谓“法器”可以是任何东西,只要施术者为其注入法力,使其达到成为法器的条件(诸葛亮的八阵图就是以石为法器)但即使找到了也不能随意搅乱,因为若不能依特别次序加以解除的话,被破坏的阵法内的能量就会暴走,会给解阵者造成极大的危险。因此,若非对阵法有高超的认识并有很深的法术修为,一般的人是很难和平破解一道阵法的。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三卷 霜雪之争 第八章 下一章:第三卷 霜雪之争 第十章
热门: 在末世养丧尸王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山村风流:娇娘很疯狂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 老板总摸我尾巴 [综]我的土豪朋友们 鸡毛飞上天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风舞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