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海镜风云 第十五章

上一章:第二卷 海镜风云 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卷 海镜风云 第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名二十多岁神情傲倨的青年领着五六人当先而入,看见芝芝香碧在屋内,眼中怒意一现,戳指喝道:“大胆!春娘你是否不想开店了,竟敢偷偷带芝芝跟香碧来这里!”

春娘被这突来的打击吓得呆了,竟不知如何回答。那青年转头见桌上五人个个神色自若,竟似没把他放在眼里,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却见他背后一人悄悄上前附耳说了句什么,那青年目光一凛,仔细打量起五人来。

原虎等心叫不好,原来这人正是日间那群“斧头帮”的领头者。岳昊来也低声向众人道:“此人正是斧头帮帮主,海镜太守的侄子温英。依仗其舅权势,平日在海镜横行霸道为非作歹。”

看来已经确定众人身份,温英冷笑道:“好哇,原来是你们,真可谓冤家路窄啊。”

雷行云一使眼色,燕九笑嘻嘻的站起:“原来你就是斧头帮帮主,失敬失敬。”

温英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只哼了一声没有做答。燕九又道:“难怪能带出那么一帮废物,真是什么山聚什么鸟,哈哈哈~~~”斧头帮一行勃然大怒,纷纷喝骂不止,气氛立时紧张起来。

春娘吓得花容失色,赶紧出来打圆场道:“各位大爷息怒,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温英摆手制止她道:“少废话,还不把人带到我舅舅那去!”

春娘无奈的看了岳昊来一眼,后者回以一个放心的笑容。顷刻屋内众女走个一干二净。

温英这才走上两步威胁道:“自己老实点跟我们走,别自讨苦吃。”

哪知座上五人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儿。

温英大怒,骂道:“找死!”

手下一人越众而上伸手就掀桌子。雷行云不慌不忙伸手按上桌面,那人连使几道劲,直如蜻蜓撼石柱一般。燕九大笑叉住那人头面一推,哈哈笑道:“滚吧你!”

那人如破口袋般直跌开去。

温英面色大变,撮指发出一声尖啸挥手道:“上!”

全面开打。

雷行云大喝一声将桌面举起扔向对手,巨大的台桌与满桌酒菜将当先两人撞得倒飞回去,余势不止直滚入人堆中,破碗汤汁满天乱飞,场面大乱。

温英刷的拔剑在手叫道:“不知好歹的东西,操家伙!”

斧头帮众执出各种兵刃向五人围过来。

雷行云冷哼一声站起与燕九拔刀在手,原虎等也摆开架式预备迎战。忽的背后楼下隐隐传来阵阵喧哗声,接着由竹林中涌现大批手执火把官差打扮的人围住小楼。原虎一行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一回事?

温英抢到窗前向下大吼:“这五人聚于此处,可能想对我舅舅不利。他们还跟昨日黄副将一案有关,快将他们抓起来。”

楼下顿时一阵骚动,不断有人大声呼喝。

他又转头得意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日我舅舅宴客你们也敢来生事,正好新仇旧账一起算!”

原虎等大叫不妙,想不到无意踏入局中,竟使下午的猜测成真。

“怎么办?”

燕九回头问道。

原虎脑中念头急转,迅速道:“他们也没料到此事,乘对方毫无准备,赶快冲出去。他们有意栽赃,决不能落到对方手里。”

岳昊来赶紧一指左手方道:“那走这边,那处围墙离这里最近。”

雷行云道声:“好!徒儿,开路!”

与燕九向窗户抢去。

温英冷笑一声拦在窗前,举剑向雷行云刺去。“当!”

刀剑交击发出一声大响,雷行云运劲猛推,温英武功竟也不弱,堪堪与雷行云相抵。燕九又当头一刀削到,温英无奈只得退开。

“快走!”

雷行云挥刀架住与手下扑来的温英回头大喝道。楚剑与岳昊来忙到窗边,原虎拉住一名斧头帮众的手顺势夺下对方手上单刀,接着由右向左一旋,那人与后面的同伙撞做一团,溃不成军,解了后顾之忧。

雷行云连着五刀逼开温英等人退到窗口,原虎乘机扔出手上单刀,温英大骇低头急避,乘这当口五人纷纷跳下楼去。四周立刻围上一批人马,外围火把照得周围一片大亮,他们已被赶来的人团团围住。

雷行云抬脚踹开身后大门叫道:“快进去。”

领头冲入,余下四人忙跟着跑进。

外面官兵纷纷呵斥着向门口涌来,有的更由临外的窗户翻进房内以阻截五人,小楼顿时响起一片男男女女惊恐的尖叫。雷行云转身拉上木门对四人道:“你们先走,我挡一会儿。”

岳昊来摇头道:“不行,现在不走就没机会了。”

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符纸贴在门上,口中念咒用手一指,木门立刻熊熊燃烧,外面官兵纷纷惊叫,无人再敢闯上。众人大喜,想不到岳昊来竟会道术。雷行云举刀行前,一行人沿木廊狂奔。

碰!前面一间房门碎裂,几名官差已然闯入截在众人身前。雷行云大喝一声急步抢入人堆中,一个旋身,两名官差一声闷哼已然挂彩退往一旁。余下一人则被雷行云一脚踢开,迅速通过。谁料此时后方燃烧大门被温英劈碎带人闯进,紧接着前方三间房门大开七八名官差涌入过道,五人又被包围。

原虎人急智生运脚踢开右方一间房门对众人道:“这边。”

接着微微勾手,石制地板轻微隆起,跑在最前面的人立刻被绊倒,后面的人收势不及在狭窄的过道中滚做一团。岳昊来也掏出符纸打出一道“气剑”一名斧头帮众惨被击中,后面追兵也被暂阻。

不理房中吓得缩做一团的顾客与侍女,五人由窗户翻到外面,来到小楼之后。果然此处现在还没有官差,机不可失,众人立刻向东狂奔。却听温英在楼内狂叫:“他们在后面!”

五人大叫不妙,果然立刻由楼角转出一队官差向五人冲来,接着他们身侧窗户也不断有人翻出。雷行云大叫:“快走!被围住就晚啦。”

不理左方翻出的人直向前面杀去,欲在包围网形成前抢先冲出去。原虎则自动移到左侧挡住这边,岳昊来与楚剑仍在中间,并掏出了几张符纸做好准备,燕九则坠到队后真正做起了“断后”之职。

两方人马不断接近,就在雷行云距对方不足两丈之遥时,岳昊来抢先出手。左方地上立刻燃起一道火墙,长约一丈,高二尺,烈焰逼人,左方追兵惟有绕开,为五人争取到一线空隙。接着三道“气剑”电射而出击倒三名官差。雷行云则乘对方因骤逢道士而慌乱时反手插刀,身形化为一道轻烟标入人丛。“断金掌!”

前方官差队形溃散,乱做一团的人更给了雷行云良机,断金掌顷刻就击倒数人。

此时左方敌人终成功分两拨前后绕开火墙,向众人身后与左方追到。雷行云优势持续不了太久,一旦敌人反应过来他们将再没机会。必须立刻跟上支援,惟有合五人之力才有可能闯关,在这关键时刻原虎迅速分析形式做出了正确判断。

“哇!”

“我踩到什么了?”

“好痛。”

后方敌人纷纷惊呼,却是原虎悄用山神玉制出土针刺穿后方追兵的脚。自从上次被药神婆识破后,原虎已不敢再明目张胆的使用山神玉了,以免被别有用心者瞧破,纵在此危机之时也只能做些小打小闹。招呼莫名其妙的燕九回队,让他带领楚岳二人迅速与雷行云会合以做支援,自己则越众而出向左方追兵扑去。

以闪电般的速度避过两把大刀,再顺着一根长枪“游”到敌人阵内,原虎一把抓起惊骇欲绝的官差抡向一旁,再抢下唯一会用的武器——长枪(就是说与自己以前用惯的猎叉有些相似)刺向前面一个用单刀的官差。没有招式,只是单纯的快,这名官差连反应的时间都欠奉就被挑中大腿,惨叫跌往一旁。

原虎左移两步避过对方主力,退到人少处一招“横扫千军”一股劲风随扫狂飙,打得众人七荤八素。乘此时机原虎闪电出枪犹如毒蛇吐信伸缩不止,干脆利落的连挑七八人,竟无一合之将。

满意的看看战果,原虎准备退向后方同伴处。心中警兆忽现,不及细想忙低头旋身移向后方,紧跟着一把长剑掠过刚才站立处,可谓险到极点。“是你!”

来人正是自刚才一直被众人耍得团团转的温英,他眼中露出怨毒神色,一声不吭挺剑攻来。而十来名斧头帮众则补上将两人围住,原虎大叹,惟有抛下逃跑念头专心御敌。

连续四记抢攻均被温英用巧妙招数逼开,虽然无奈,原虎也不得不承认低估了对手,可能没什么应变之才(因为总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但他的实力却绝对在燕九之上。原虎枪身后缩击在一名欲由后方偷袭的帮众小腹上,一面急思对策,决不能再拖下去了!

猛听到一阵极熟悉的破空啸声,原虎大叫不好,原地一个后翻躲开,刚才所站之地立刻裂开一道小口。而同时前方传来雷行云的惨哼声和燕九的大骂。原虎急抬头,果然房顶上站了两位身着道袍的中年人,冷冷盯着下方。

该死,对方竟也有道士。其实这并不奇怪,既然有这么多官差护卫,那么有两名道士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这对原虎等人来说则无异噩耗,有这么两人居高临下用道术攻击,他们根本连一点机会也没有。二名道士又开始低声念咒,其中一人指间黄符扔出后竟凭空化为一只巨大的鳞爪伸向雷行云等。

岳昊来念声响起,一面红光挡在他们头顶,不断阻着巨爪下抓之势。众官差则看呆了眼,一时忘了攻击。而另一名道士喝道:“土行.流沙井!”

原虎脚下土地开始软化为流沙,并发出咝咝的吸吮之声。哪知原虎丝毫不受影响,稳稳立于流沙之上,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儿。那名道士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其实他哪里知道,身怀山神玉的原虎根本无惧任何土行术法,即使五行宫主孙韵音亲至,用此道法也莫奈他何。

前方传来岳昊来大叫:“是中级‘符鬼’法术,我坚持不了多久,快解决他。”

而那名道士则喝道:“蠢材,还不快上!”

众官差醒悟过来,又向四人围攻。此刻几人性命全靠岳昊来支持,剩下三人自动围在他身边,再无法做寸进。而这期间攻击原虎的的道士则连换两种法术,由“流沙井”变为“地荆刺”再化为“石牢术”均如泥牛入海,一丝效果也无。直急得他暴跳如雷(当土行道士遇上山神,世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此)其实这人能在顷刻间连用三种法术,当也在中级水准左右,实非泛泛,可惜所遇非人罢了。

既然对方奈何不了自己,那就换我主动进攻。原虎后退两步,猛的运劲掷出手中长枪,直向那名“式鬼”道士(‘式鬼’道术,道术一种。是利用法术操纵各种施术者‘饲养’的鬼怪的道法。这些‘鬼怪’中低级者是由道士本身法力所化的幻影,高级者则由施法者捕捉的妖鬼族炼化而来,故极招妖鬼两族之忌。所幸高级‘式鬼’法师极少,鲜有能驱役鬼妖者现世,一般中低级者只能幻化式鬼而已)电射而去。温英一直注意着原虎行动,见状忙丢出手中长剑将其截下,又挥手让手下向两手空空的原虎攻去。

原虎暗叫可惜,无暇再顾道士,惟有专心御敌。虽然奈何不了他,但雷行云他们就危险多了,得赶在这名倒霉的土行道士反应过来联合对付四人前将其收拾,否则雷行云等连反抗机会也无了。

原虎闪电插入三名斧头帮众之间,下身不动上身迎风摆柳般前后左右急晃几下,三名帮众惨被撞得抛跌开去。乘这机会他晃过身前两人向小楼奔去,一路试图拦阻者均莫名摔倒,场面一片混乱。见用土行道术对付不了他,那名道士开始换用单纯燃烧法力的法术,前后四道“气剑”发出罩住原虎全身,势要他无法前进。

原虎不想多做纠缠,索性脱下外袍山神气贯注其上望空一甩,只听劈啪爆响不止,漫天布片飞舞,却成功截下气剑。“怎么可能?”

道士瞪大双眼,原虎却没闲情理他,加快脚步。

背后响起兵刃破空之声,原虎侧身避开,却是温英又换了把长剑挺身攻来。对这人不能掉以轻心,原虎惟有强打精神应付,这么一耽搁那帮阴魂不散的斧头帮众又围了上来。突的岳昊来惨叫一声,挡住鳞爪的红光四分五裂,鳞爪毫无阻滞的扑下一把摄起楚剑。

岳昊来急道:“楚兄!”

回头对雷行云道:“护住我,我要行法。”

执出四张符纸开始专心念咒。

燕九杀得兴起一把夹注对手刺来的长枪,运力一掰狂吼一声竟将枪杆折断,将断枪一把捅入对方小腹。鲜血溅上头脸,配上他狰狞的面容,犹如鬼神现世。再顾不上防御,被激起凶性的燕九撞入人堆,顷刻身被数创,对手却也倒下四人。所幸他筋肉甚厚都只是些皮外伤,但也鲜血淋漓,也顾不上什么招式,面对四面八方向他招呼的兵器燕九不闪不避,只专注于眼前一人,砍倒他!再找上下一人,再砍倒他!再找一人……渐渐他周围倒下一地伤者,燕九执刀昂然立于其间,状如修罗刹神。这些官差平日哪曾见过这般人物,心志被夺不知不觉退开一大片空间。

雷行云则冷静得多,他知道现下唯一机会就是专心念咒的岳昊来。若让他发出这个法术(看上去应该很厉害)众人就有机会了。故他紧守方寸之地,以最简单的动作抵御来者,以节省体力。他先运刀御开对方兵刃,接着长刀闪电吐出,对手必中招挂彩。御开,出刀,御开,出刀,御开,出刀……雷行云不断重复着这看似枯燥机械的动作,却每每见效,竟无人能接下第二刀。

到这时雷行云的真正实力才得以显现,手中长刀犹如黑白无常的夺命索一般,不断制造着对手的伤亡(没有死人就是了)一滴滴鲜血顺着刀尖淌下,在地上积成一滩。

对手的韧性显然超乎官差们的想象,同伴一个个倒下,而对手却象狂风巨浪中的小舟一般,虽惊险万分,却始终屹立不倒。渐渐官差们开始动摇,敢于上前的人越来越少,最后终无一人再敢进攻,只形成一个包围圈围住三人。

双方不约而同的住手,纷纷喘着气盯着对手,不发一言。偌大一块空地出奇的静谧,只余下岳昊来吟唱般的念咒声,地上伤者痛苦的呻吟,偶尔火把发出的爆响,还有就是不远处原虎打斗的呵斥声隐隐传来,气氛诡异。

那名式鬼道士咭咭一笑,道:“一群废物。这家伙差不多也完了,就让我来招呼你们吧。”

说完得意的看着抓住楚剑悬于半空的鳞爪,一面挥手示意鳞爪放下楚剑向雷行云等攻击。不料鳞爪如钉在空中一般,动也不动,道士皱皱眉头,催发功力,却仍无效果。这时只听半空爆响一声清音,犹如长剑出匣,鳞爪中心强光闪起,就如万千把剑电射而出,鳞爪应声碎为无数块,消散不见。

楚剑坠下地来垂头束手,静静立在那儿,道士死死盯住楚剑那晶莹流转,好象镀上一层水晶的右手,失声道:“金行.身化剑!你……你是金行道士?”

此言一出全场无不哗然,要知从刚才起楚剑与众官差打斗,虽不如雷行云那般出众,但也有不错的武艺,若说他竟会法术的话,那简直匪夷所思。天啊!一个道士竟会武艺。一般来说很少有人能武道兼修,就算有,也是超一流高手的境界。普通道士最多会一点轻身功夫,比如岳昊来,象楚剑这样确足令人惊讶。(这个么,咱们比起西方好象就差点了,别人还有魔剑士呢)如此看来楚剑的实力,绝对远不止此。

楚剑抬头露出个古怪的笑容,缓步向小楼走去。摄于刚才的威势,竟无一个官差胆敢阻拦,此刻土行道士也再顾不上原虎,开始对楚剑准备着一个法术。而那名式鬼道士则咬破舌尖喷出口鲜血,双手迅快无伦的将血雾画为一道符印,喝道:“符鬼.血修罗!”

那道符印幻化为一名巨大的血色巨人,浑身上下被剥了皮似的粘粘糊糊,落下地来,众人立觉脚下一震,官差们露出敬畏神色,纷纷退开。土行道士法术也已完成,指着楚剑道:“土行.地缚阵!”

楚剑脚下土地犹如蔓藤般卷起缠住他全身,将他包个严严实实。而那名血修罗则挟惊天威势挥拳击向毫不能动弹的楚剑,拳力激起的巨大风声清晰可闻。

眼见楚剑就要被击实,雷行云大叫:“楚剑,快躲!”

楚剑却浑若未闻,只呆看着巨拳由远而近。刚到楚剑身前三尺,血修罗水缸大的拳头竟突然消散,就象是香灰凝成般,风一吹就没了,接着沿手臂走上波及躯干,最后整个人就象沙捏般颓然散为一地,消失无影。

楚剑则象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走出束缚,此刻众人才看见那道地缚阵也和血修罗一样散了一地,重归尘土。两名道士吓傻了似的看着楚剑渐渐走近,口中只喃喃道:“金行最高阶.剑神护体!天,天啊,这连五行宫金天雄大长老也不会啊。”

楚剑行至楼下,轻轻提气跃上楼顶,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也不说话。他此刻之威震慑全场,连原虎那方也不由自主的停下打斗,仰头看他如何处置两名道士。二道士却似乎连害怕也不会了,呆头鹅般看着这煞神接近。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岳昊来终于完成法术(你总算完成了)在唱咒声终止的一刹那,天上风云变色,怡香楼上空迅速聚起大团厚厚乌云。

接着电闪雷鸣,不断有闪电劈下,越来越快,越来越多,最后竟渐渐凝聚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形。四条雷电神兽在众人头顶盘旋飞舞,众人被这异象吓得惨白了脸,不断颤抖着,似乎世界末日来临一般。那两名道士则几乎要哭出来了,哑声道:“火行高阶.四界神雷!我们究竟惹上了些什么人?”

咚!终于一名官差受不了这么刺激的场面昏了过去,跟着传染似的不断有人倒下,不一会儿场上倒有大半人不能正常站立了。雷行云脸色苍白的对岳昊来道:“昊来,不用这么夸张吧?停手好不好。”

岳昊来不理他,血红着双眼阴恻恻的道:“嘿嘿嘿嘿~~~我要劈死你们。行云别怕,顶多重伤,死不了的。哈哈哈哈~~~”燕九嘶声道:“天啦,谁来阻止他,这家伙发狂了!”

推荐热门小说东胜神州志,本站提供东胜神州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胜神州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卷 海镜风云 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卷 海镜风云 第十六章
热门: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虫族在上!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求偶期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天才启蒙运动 乡间轻曲 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