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劫狱

上一章:第十七章 长安变 下一章:第十九章 真相大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刑部是个很繁忙的地方,每天要处理的案件不计其数,杀人放火分尸,那才是惹人眼球的大案子,谁有功夫来管这种小案子。于是,没有意外的,萧飞逸和李岚两人很快被扔进了刑部的大牢里,很明显地被贴上了“等待处理中”的标签。

  不过还算运气,萧飞逸和李岚正好被分在相邻的两间,至少还能说个话。

  “豆子,你没事吧?”李岚小声地问,一想到他是为了自己才进来的,心里就不由得泛起了一丝微甜的感觉,恍惚之间牢狱变得不再可怕。

  “我没事,就是肚子饿了。”他没精打采地回答,没有食物就没有动力,这是萧大人一贯的原则。

  “九妹?”这时从旁边的牢房里传来了一个微诧的声音。

  李岚一听这个声音,更是大吃一惊,脱口道:“三哥??”

  “真是你啊,九妹。”

  那人往前凑了一些,借着微弱的烛光,李岚看清了他的脸,果然就是因谋逆之罪而被下到大狱里的三皇子——李离。

  她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连声问:“三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犯了谋逆之罪?小青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她找到什么罪证了?她为什么要冒充我?怎么要和飞鸾成亲了??”

  李离泰然自若地挥走了围绕在脑袋边的一堆小星星,慢条斯理地说:“九妹,你别着急,你一口气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你。”

  “三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都被关到这种地方了,能不着急吗?万一他们要用十大酷刑对付我们,哇,好可怕!”

  “小青——被人控制了。”李离慢悠悠地打断了她的话,“上次她来泰王府看我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但那时我也是一时大意,所以没想到会发生之后的事。不过那时我就觉得,她可能也会对你不利,因为你是和她换脸的人。”

  “怪不得我总觉得她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萧飞逸插嘴道。

  “飞逸你怎么也进来了?”李离略带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当然也是被小青害的,”李岚转转眼珠,“你说小青被人控制了,那到底是被谁控制的?”

  李离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这个人的巫术十分厉害,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三哥,你知不知道达哈栖?”李岚忽然想到这个名字。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李离露出凝重的神色:“邪神安格拉之子达哈栖?你怎么知道,难道是这次——”

  “是啊,是美美告诉我们的。”李岚干脆原原本本将自己听到的都复述了一遍。

  李离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糟了。如果不找出幕后的指使者,一旦唤醒了达哈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微微一愣,“难道,这就是那张‘塔’的真正涵义?突然而来的灾难,令人措手不及,亦无法无法收拾残局。”

  “可是,豆子不是说过那张牌是有变数的,应该……应该有办法阻止吧,三哥?”李岚的脸色也有些发白。

  “现在最好就是能找出到底是谁指使的,但是我们都在牢里,没有办法出去。对方手段高明,无迹可寻,我现在也无法替你和小青换脸……”李离摇了摇头,伸出一个手指晃了晃,“我看我们现在只有一件事可以做。”

  “什么?”李岚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的三哥。

  “睡——觉。”

  喀哒!她的神经又开始断裂了……什么人啊。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睡得着……

  “我说——”萧飞逸在一旁眨巴着眼睛,“现在到底有多少个王子了呢?难道真的已经凑到一百个?”

  本来已经躺下的李离听到这句话,忽然又“唰”的一声坐了起来:“对了,连带最后的那位拜占庭王子,一共是九十九位。这么说来,还差一位!”

  “那最后一位该从哪里选?我看只剩下我国的皇子了……”萧飞逸脱口道。

  李离的唇边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不错,这最后一位,不是大皇子就是六皇子。”

  李岚露出了可以吞下两个鸡蛋的表情:“三哥,为什么你这么确定,你自己不也是皇子吗?”

  “不不不。”他摇了摇食指,“如果要唤醒达哈栖,只有身为王位继承人的王子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其他王子是没有用的。”

  “那么说,那个幕后的操纵者最后会对大哥或者六哥下手?”李岚隐约感到背后寒气阵阵,只觉得难以言喻的恐怖和危险,似乎在一步一步靠近……

  “如果盯紧他们,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哦?”

  “那三哥,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她再一次满怀期待地望向了三哥。

  “是的,不过介于我们还是无法出去,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他还朝四周望了望,压低了声音,“——睡觉。”

  喀哒喀哒!她好不容易接上的几根神经又断裂了……

  “我觉得还有比睡觉更重要的事要做。”在她极度失望的时候,萧飞逸缓缓开口,又燃起了她快要死掉的另一丝希望。

  “真的吗?豆子你是这样想的吗?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嗯,比睡觉更重要的——”他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当然是吃饭啊。”

  “噗!”她吐血了。

  极品果然是扎堆的……

  夜,越来越深了。

  身为金枝玉叶的九公主何时吃过这样的苦,她缩在角落里,神经紧张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牢房里难闻的气味她根本无法入睡。

  哧溜——一个小小的黑影忽然从她的身边掠过!

  她的神经立刻绷紧了。

  “吱吱!”几声小小的叫声在角落里响了起来,她的身体一僵,脱口惊叫了一声,“这里有老鼠!”

  李离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喃喃道:“不是老虎就好。”

  “小岚,别担心,反正你又不是千金碎香饼。”萧飞逸睡眼惺忪地挪到了相隔的铁栏杆旁,“我倒是饿得想吃了它们呢。”

  他的话音刚落,老鼠们顿时惊慌退散!

  “哇,豆子,你把老鼠都吓跑了。”她不禁笑出声。

  “那你就不用怕了,反正我就在这里。你要是害怕,就叫醒我,要是叫不醒,就伸手过来拍醒我好了。”他指了指铁栏杆的缝隙,挽起一个纯净如泉水的笑容,“我会帮你赶走老鼠。”

  “嗯……”她点点头,“那我……”

  还没等她说完,萧飞逸头一歪,居然立刻又进入了梦乡。

  这个家伙……她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穿过铁栏杆的缝隙,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

  在微弱的烛光下,他睡得是那样的安详,就好像一只小小的兔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

  笨蛋,为什么,我会……喜欢……你?

  正在熟睡的他忽然动了动,顺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她脸上微微一热,恍惚间听到他喃喃地说着梦话:“好大一块千金碎香饼啊……”然后,他就张开了嘴,啊呜一口咬了下去!

  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牢狱之中……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晚上。

  李岚心有余悸地看着手上的牙印,离萧飞逸足有十尺远。昨晚的那一下,实在是太恐怖啦!

  “小岚,你没事吧?”萧飞逸揉着自己脑袋上的大肿包,忐忑不安地问道,昨晚正梦到吃千金碎香饼呢,忽然就被悲惨的乱拳砸醒了……

  “没事才怪!”她轻哼一声。

  “你们还是早些睡吧,别胡思乱想了。”李离神情悠然地插了一句,“这里倒也安静,是个睡觉的好地方,不过要是有床软软的被子就更好了。”

  “三哥,你确定你是来坐牢的?”李岚额上的青筋一跳,她怎么有种他是来度假的错觉?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兵刃相交的声音,几个面面相觑,同时涌上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种时候,这个地点,居然有这种声音,难道是——

  打斗声慢慢停止,只见一条人影“嗖”地窜了进来,幽灵般地在四周搜寻着。

  借着微弱的烛光,李岚依稀看到那是个黑衣男人,虽然是蒙着面,可那身材和动作却是极为熟悉……

  “啊,小刀!”她脱口道。

  那黑衣男显然吃了一惊,“嗖”的一下又窜到了她的牢门前,低声说话:“公主,这样你都认得出来?”

  “啊啊!小刀,真的是你!”李岚激动地拉住了铁栏杆,“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呢,这不就是你在新罗时的采花大盗造型嘛!”

  “咳咳……公主,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小刀扭过头,赶紧岔开话题。

  唉,往事不堪回首呐。

  “小刀,你、你居然为了我劫狱!知不知道这是要掉脑袋的啊!”李岚感动之余有些后悔起往日里对他的苛刻。

  “保护公主是在下的职责。”他一边说着,一边挥剑砍断了牢门上的锁。

  “小刀……呜呜呜……回去之后我一定给你涨薪水!”李岚抹抹眼泪,又瞧了一眼无精打采的萧飞逸,“不过,他好像很没精神哦。”

  “哦,公主,不用担心,橘公子让我带了这个。”小刀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朝着萧飞逸扔去,盒子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不偏不倚地落到他的怀里。

  萧飞逸慢吞吞地打开盒子,忽然两眼放光,结结巴巴地说:“千……千金碎香饼!”他立刻拿一块放进嘴里,蓦地站起身来,一脸兴奋,“那我们还等什么,快些出去吧!”

  小刀利落地将他们拉了出来,趁着外面的守卫都被打晕,在月夜下展开了夺命狂奔。

  “喂,我说小刀,你怎么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啊?!”李岚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橘公子说了他会来接应的,奇怪了,人到底去哪里了??公主,你再坚持一下啊!”

  差不多等到大家跑得快要断气的时候,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辆马车。淡淡月光下,橘逸势正姿态优雅地轻摇着扇子,嘴角含笑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几人:“太好了,你们都被顺利救出来了!”

  几人差不多是泪流满面地扑上去……

  “橘公子,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晚才来??”小刀很不满地质问。

  “哈……我只是在家里耽搁了一些时间,因为要挑选一件和这辆马车相配的衣服啊。你们看这马车的帷幔是蓝色带白花的,可我家里只有蓝色带暗花的,所以我又去店铺里新买了一件,你们看这件是不是比较配……”

  他突然感到气氛不对,周围这几人的眼神好凶狠咧……

  “喂,你们怎么……”

  “豆子、小刀,还有三哥,你们说该怎么办?”李岚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被她点到名的几位也绽开了诡异的笑容,异口同声地迸出两个字:“扁他!”

  “哇,不可以碰我那英俊无比倾国倾城的脸蛋哦!!”某位公子惨叫一声,立刻被一片噼里啪啦声所淹没……

  饱尝一顿噼里啪啦拳的橘逸势,还是将大家都拉到了自己的府邸里。大家躲进府邸后就开始商量对策,最后决定在反派发现他们失踪之前,干脆今晚就趁着夜色溜到两位皇子的府中去查探个究竟。

  为了让大家安全地混进皇子府,三皇子李离特地捐献出了他贴身珍藏的跳跳糖。跳跳糠,顾名思义,当然就是可令人身轻如燕,能够轻松地从墙外跳到墙内,从墙内跳到墙外。

  于是,大家为了以防万一,分成两支小分队。橘逸势和小刀一组,前去六皇子府;而李岚则是和萧飞逸一组,查探一下大皇子府里的动静。往好听处说他们是担负起惩处邪恶这个光荣使命的英勇之师,往不好听的说……他们其实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月光光,风凄凄,天黑黑。

  李岚和萧飞逸凭借着跳跳糖的功效,不费吹灰之力就翻进了大皇子李允的府邸。两人鬼鬼祟祟地在府邸里摸索着,幸好他们之前都来过这里,再加上每个皇子府都差不多,所以两人小心翼翼地往内庭走去。

  忽然,他们看到一个人影匆匆往长廊处而来,李岚赶紧拉着萧飞逸躲到假山后。这时,又有一人迎上去,轻声道:“萧大人,您总算来了,他们就等着您了。”

  那个被称作萧大人的人似乎点了点头,低声道:“今天是最关键的时候,我因为准备必要的东西耽误了一些时间,走吧。”

  这个声音——居然是萧飞鸾的声音!

  她暗暗疑惑,一直以来,除了飞逸因为过于积极的赴宴,而被误认为是六皇子派系,萧家基本上是完完全全的中立派。飞鸾他,什么时候和大皇子成了一派?

  “我们跟过去看看。”萧飞逸拉起她,偷偷跟上了萧飞鸾和那个侍从。一直跟到花园的亭子里,一不小心分了神,再回过头来居然发现这两人已经消失了。

  “怎么回事?这里无处可去啊。”李岚在亭子里东摸西摸,“难不成真的飞走了?”

  “再找找,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吧!”

  “对了对了,之前我有看书说是有什么暗道密室,难道这里也有?”李岚一边说着,一边瞎摸着亭子里的石桌石椅。就在她转了一下石椅上雕刻的花朵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亭子的地面瞬间裂开,居然出现一个黑乎乎的入口!

  “哇,小岚,你好厉害!”萧飞逸笑眯眯地朝她伸出了大拇指,又看了看那个入口,“也许所有秘密都在这里吧?”

  李岚微微弯下腰,注视着那望不到底的黑暗,低声道:“豆子,你敢不敢去?”

  萧飞逸的眼睛变成了一轮明月:“当然。”

  “嗯,豆子,我有预感,这次一定能揭开所有的秘密!”

推荐热门小说大唐公主招亲记,本站提供大唐公主招亲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公主招亲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七章 长安变 下一章:第十九章 真相大白
热门: 大王饶命 你是我的荣耀 乡村女教师 空响炮 卡门: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集 我把暴君养大 他喜当爹了[快穿]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艳医修神 万族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