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后宫的秘密

上一章:第十二章 拜占庭的皇太子 下一章:第十四章 不要去长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岚还从没见过一个皇帝对黄金有这样的热爱,皇帝的房间里全都涂抹着纯金——金色的椅子、金色的床、金色的餐具,就皇帝的衣服和王冠,也都闪耀着夺目的金光。听说,皇太子由于深受皇帝的宠爱,所以他的房间也难逃一劫。

  李岚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阿瓦尔要从宫里逃出去住了。

  每天待在金光闪闪的房间里,总有一天会怀疑自己是否也变成了一块大金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国家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呐。

  皇帝的样子颇为俊朗,看得出年轻时也是帅哥一枚,和阿瓦尔也有几分相似。尽管被浓郁热烈的金色所包围着,但那份高贵的王者气质还是轻易地突围而出。

  虽然之前他已经见过橘逸势和小刀,但这回被找到的萧飞逸才是大唐的正牌使节,所以皇帝特地安排了盛大的晚宴来招待他们,并且表示会全力配合他们的查访工作。毕竟,他们也不希望自己国家的皇太子莫明其妙失踪。

  灯火辉煌的大殿内,华丽的吊灯散发着灼灼光芒,宴席上放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食物和水果,应有尽有。来自波斯的舞娘们在乐师的伴奏下,扭动着身体翩翩起舞,以最美丽柔媚的舞姿诱惑着君王。

  萧飞逸早就兴高采烈地扑到食物堆里,幸福地游曳于美味的食物之间,对于他来说,食物可要比美女可爱得多啦。

  “喂,你们在这里也好几天了吧,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李岚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小声地问道。

  “当然有啊。”橘逸势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就在她准备洗耳恭听时,忽然听到他用一种充满嫉妒的口气说,“知不知道,这个皇帝的后宫,可是什么肤色的妃子都有哦!”

  “喂……你是不是想找抽!”她翻了个白眼。

  “可是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啊。”橘逸势耸耸肩,住在宫里的这几天,好像唯一算是特别的就是这件事了。

  “主人,其实我倒挺在意一件事的。”小刀忽然开口,“这几天正好看到有妃子为皇帝诞下了王子,可是那位王妃却是大哭大闹,最后被皇帝关了起来,这不是很奇怪吗?”

  “有这种事?我怎么没注意到?”橘逸势惊讶地扬起眉。

  因为你都去注意那些不同肤色的美女了。小刀面无表情地如是想。

  李岚托腮想了想:“这好像是蛮奇怪的。我父皇的那些妃子,谁要是生了儿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大哭大闹呢?”

  “难道——生了儿子的母亲就要被处死?我记得北魏似乎有这样的风俗呢。”橘逸势摇摇扇子。

  “应该不会,因为皇太子的母亲还活着。”小刀肯定地说道。

  “难道是皇太子的母亲……”从小在宫里长大,她在这方面的想象力格外丰富。

  “哦,我的调香姑娘,原来你在这里。”正在这时,阿瓦尔举着一杯酒走了过来,微微扬唇一笑,“来了君士坦丁堡怎么能不尝尝这里的狮子奶呢?”

  “狮子奶?”她的嘴角抖动了一下。

  “呵呵,当然不是真的狮子奶。它只是一种由榨出葡萄汁后的葡萄皮再蒸馏得出的饮品,别看它现在是透明的,但是一加水就变成乳白色,是我们拜占庭的特产,”他将酒杯递了过来,眼中隐隐有促狭的笑意,“怎么,皇太子的敬酒都不喝吗?这可是会破坏两国关系的哦。”

  他的手才伸到一半,忽然酒杯被从旁边伸出的一只手夺了过去。那人夺了酒杯,不由分说地就把整杯酒咕咚咕咚灌进了自己的肚子。

  “豆子,你……”李岚泪花闪闪地望着替她解围的萧飞逸,心情激动得难以平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

  “这下舒服多了,不好意思啊,殿下。我刚才吃得太急,被一块点心噎住了,所以才顺手拿了这杯饮料。”萧飞逸朝着阿瓦尔灿然一笑,不慌不忙地解释。要不是刚才差点被噎死,他也不会这么失礼哦。

  嗖嗖嗖!李岚的额上冒出了三道黑线。还以为是英雄救美呢,原来这个家伙只是因为怕被噎死才抢了这杯酒的……什么人啊……去死!

  “飞逸,你——”橘逸势像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脸色一沉。

  “啊!糟糕,他喝了酒!”李岚也想到了同一件事,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一下。

  “什么!刚才那杯是酒??”萧飞逸的脸一下子垮下来。

  “笨蛋,你以为那是什么——”她的话音刚落,只见他已经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他——怎么了?”阿瓦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他抢了自己的那杯酒。

  “殿下有所不知,萧大人一向对酒过敏。只要沾一滴酒,必定就会醉。”橘逸势无奈地摇摇扇子。

  “原来是这样。“阿瓦尔略带同情地望了一眼倒下去的萧大人,又转过头来对李岚道,“对了,我母亲很喜欢你所调的熏香,一直想见见你,不如等会我带你去她的宫殿。”

  “原来你之前说的女子就是你的母亲……”李岚立刻反应过来,又突然想到小刀刚才说的话,心里寻思也许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也不一定,于是点了点头,答应去见他的母亲。

  众多妃子居住的后宫里,空气中特有的由各色香料和糖霜的甜柔调出的、言语无法描摹的味道让人昏昏欲睡。在一间豪华的房间里,她见到了皇太子的母亲。那是一位气质典雅又温柔的女子,只是眉宇间难掩憔悴和郁郁之色。这样的神情她是再熟悉不过的,因为在父皇的后宫里,她也会经常见过妃子们露出这样的神情。虽然自己的母亲备受父皇宠爱,但偶尔,她也会看到母亲露出同样的神色。

  皇妃似乎十分喜欢她,拉着她说了好一会话,并且对她调制的熏香赞不绝口:“阿瓦尔之前居然把你当成了奴隶,我就说,哪有一名奴隶会调制出这样高雅的熏香,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调制出来的。”皇妃淡淡笑着。

  “哈——因为我是宫里的侍女啊,所以平日里耳濡目染也不奇怪。”她连忙笑着打哈哈。

  “说起那位公主,对了,阿瓦尔,你完全没有一点去长安提亲的打算吗?”皇妃的话音刚落,李岚的神经就断裂了一根……啊啊!怎么不记得了!这个皇太子不也是她的求婚者里的其中一位吗?

  阿瓦尔似乎很不耐烦,“母亲,你也听说了吧,去长安提亲的人都莫明其妙地失踪了,谁沾上那个公主谁倒楣。”

  “可是没有发生这件事之前,你好像也一直不愿意去长安提亲吧?”皇妃又望了望李岚道,“你们的公主,必定是位贤淑温柔、心地善良的女子吧,若是有这样的女子能嫁给我们阿瓦尔,或许能收敛一下他的性子呢。”

  贤淑……温柔……心地善良……李岚心虚地低下头,这说的是谁啊?

  “母亲,我对那样的女人没兴趣。”阿瓦尔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皇妃的话。

  你只对那种妖艳的肉弹型女人感兴趣——李岚在心里暗暗腹诽。

  皇妃和他们拉了几句家常之后,用一种疲乏的语气道:“行了,也不早了,我也要休息了。”她又看了看李岚,“以后有空就多来陪陪我吧。”

  从那里离开之后,阿瓦尔送她回去的路上,她的确见到了不少美女。正如橘逸势所说的的,这里真是什么肤色的美女都有,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这里到底有多少妃子啊?”她忍不住问身边的阿瓦尔。

  他侧头瞥她一眼,轻轻一笑:“有多少个我也不知道,我想我的父亲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有些小国的臣民都没有父皇的妃子多。”

  她的眼角跳动了一下,本来还以为自己父皇的后宫已经很庞大了,原来强中自有强中手。

  “可是那么多妃子又是怎么得来的?通过定期选妃吗?”她对于这种八卦有着强烈的求知欲。

  “选妃?那也太麻烦了。一般都是些臣子们进献的女人,或是由宫廷主管定期从奴隶市场里挑选出来的女人来充塞后宫,那里面什么人种的都有,而且也可以随时更换。”他的眼中掠过戏谑的神色,“那天要不是我,你也许就会被卖到这里。毕竟,来自长安的女人可不多见哦。”

  她瞪了他一眼,自动过滤了后半句话。

  “像你样吃霸王餐的长安女人就更少了。”他的眼睛是那种最清澈的水蓝色,在表达愉快的时候,让人觉着格外的明亮。

  “喂,你别老拿那件事挂在嘴边行不行?”她不爽地哼了一声,要是让他知道吃霸王餐的就是公主本尊,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的表情……想了想,她又猜测地问道:“那等你继承了皇位,一定也会拥有这么庞大的后宫吧?”

  “庞大的——后宫吗?”他的神色忽然变得黯淡起来,“那也不过是多了许多像我母亲那样的女人而已。”

  “可是和其他的妃子相比,皇妃还算是幸运的吧,毕竟她生下了继承人,皇帝无论如何都会多来看看她吧。”李岚脱口而出。

  “你知道什么!”他的眼中掠过一丝复杂难辨的愠色,“自从生下我之后,我的母亲就再也没有见过父皇!”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顿了顿又道,“这里的后宫有一个规矩:妃子一旦怀孕生下孩子,不管男女,就会被踢下床,永远不再被临幸,以免她再次怀孕生育。所以,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再得宠也不过是半年内的事。”

  “什么!还有这种事?可是为什么?”李岚惊讶的同时又有点兴奋,回去要赶紧把这么劲爆的八卦告诉豆子他们!

  “因为父皇认为这些妃子生下的孩子不仅是妃子自己的孩子,更是拜占庭帝国的王子公主。而对子女的教育最重要的部分来自母亲,如果母亲的子女多了,她就会分心,不能给王子公主们最完整的照顾和教育。皇帝的孩子,当然要享受最好的最多的,甚至跟别人共享一个母亲都不行。”他微微笑了起来,“也许对你来说很难明白吧。”

  李岚眨巴一下眼睛,她怎么不明白?这个规矩说到底就是两个字——变态。不过总算解开了一个疑惑,怪不得小刀说有妃子为皇帝诞下了王子却大哭大闹呢,除非是自己的儿子选为继承者,不然这一生就完全被抛弃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后宫的地方,就有杀人不见血的江湖。

  好冷啊!她不由打了一个寒战,可是目前就只有这个皇太子没有失踪,将来父皇不会硬要她嫁到这么变态的地方来吧?

  想到这里,一个恶毒的念头冒上来,最好这个皇太子也失踪就好了……

  “不过,这也是不能被改变的,不是吗?”他又挂上了那抹玩世不恭的笑容。

  “谁说是不能改变的,只要你继承了皇位,你就是拜占庭的皇帝,你不就可以取消这个规矩吗?”她耸耸肩,望向他,“就是这么简单,那些所谓的规矩都用来束缚老实人的。如果你不想遵守,就可以跳离这些规矩之外,最多不过是背负了一个骂名。可是那又怎么样?至少自己心安理得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愕之色,眼前的少女说的话似乎有些离经叛道,也很自私,但他觉得,他竟然能理解她言语中的含义。其实有的事情就是那么简单,只是有时被很多东西束缚住了,反而不能以简单的思考方法来解决问题。

  这个少女……或许能为他带来不一样的生活呢。

  李岚可不知道自己随便说的几句话令皇太子浮想联翩,她还急着要回去向橘子他们显摆今天得到的劲爆八卦呢!

  “这话也有几分道理呢。”他忽然低下头,长长的淡金色头发轻轻拂过了他的面颊,声音温柔又暧昧,“要是你愿意进我的后宫,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啊?!”她的整个身体僵硬了。

  “哈哈!这个样子真有趣。”他似乎早猜到了她会有的反应,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面颊,大笑着离开了。

  这个可恶的男人——某人的头上长出两只小角,一瞬间化身为恶魔。她就不信有比她更恶质的人!

  回到皇帝为他们安排入住的偏殿时,李岚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大家这个八卦。没想到橘逸势和小刀都还没有回来,只有喝醉了酒的萧飞逸乖乖躺在房间里。

  “唔……干杯。”床上的萧飞逸迷迷糊糊地咕哝了一句。

  “这个家伙,明明喝一滴酒就要醉,还傻乎乎的喝掉一大杯!”她好奇地看着睡得七荤八素的飞逸。床上的人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盯着,还自顾自地咕哝着什么,大概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的脸上渗出了许多汗珠,还随手扯了扯衣襟。

  “好多汗啊……”她顺手拿出了一条帕子轻轻擦了擦他的脸。

  好……好可爱的样子……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怔怔地看着他的睡颜,卷翘的睫毛,微动的双唇……忍不住凑上前想看得更仔细一些……

  “……小岚?”床上的人忽然睁开眼睛,她顿时呆住,愣愣地看着相距不到两公分的飞逸。

  “小岚,我……我……我好想……”他脸色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

  “……好想……什么?”李岚紧张地问。难道,难道这个家伙对她也有不可告人的感情,现在在酒精的刺激下,要对她表白?啊,怎么办?如果他真的向她告白的话,她该怎么回应呢,啊,要不要拒绝呢……

  “我……我……我好想……我好想吐啊!”他忽然一把推开正陷入妄想的某公主,然后拿起一个脸盆一阵风似地冲到了外面,随后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唏哩哗啦的声音……

  “喀哒——”,公主清晰地听到自己的一根神经断裂的声音。

  算了,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李岚终于有机会把昨天打听到的劲爆八卦告诉大家了。

  “啊啊啊,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太不人道了!完全就是为了纳入更多的新欢的烂借口!”一向怜香惜玉的橘逸秀首先做出了强烈的反应。

  “对啊,要是我父皇也这样,那可真是不能想像!”她对于橘子的反应很满意。

  “女孩子都是要好好呵护珍惜的。新来的固然要宠爱,原来的也要好好爱护,新人虽笑,旧人不哭,这才是最好的办法啊。”他摇着扇子,将脑袋探向另外两人,“你们说对吧?”

  小刀紧绷着一张俊脸,闷声道:“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保护好主人,是我现在唯一的职责。”若是将来的媳妇和主人一般恶质,那他还是宁可一直单身好了。他的人生里因为有了公主,已经很悲惨了……

  李岚有些感动地望向小刀,果然是个忠心耿耿的好孩子呐……

  “飞逸你觉得呢?”橘逸势带着一丝期待等待着某人不同于常人的答案。

  “那不是很简单吗?”已经从醉酒状态里清醒过来的萧飞逸笑眯眯地抬起头,“那么就只要一个媳妇好了,这样就不会有任何烦恼了啊。”

  李岚大吃一惊,唯肚兜和丈夫不可以和别人分享——这可是她一直信奉的原则啊!所以在听到他说的话时,她的心里仿佛被什么搅动了一下,真奇怪啊……这个看起来和时代格格不入的少年,有时却好像和她属于同一个世界。在对方清亮的眼睛中,在望向她毫无避讳的纯粹的眼神里,她恍恍惚惚地看到了一个或许她也可以进入的世界……

  怎么办,她好像——真的对他有了不可告人的感情……呜呜,怎么办……

  “只娶一个女人?”虽然橘逸势对这个答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惊讶。他用无药可救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又转向李岚,“对了,你说皇太子没有去长安求亲的打算,也就是说,他并不想去长安,也不想娶你。”

  “有必要说得这么直白吗?”她翻了个白眼。

  “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古怪的事?”橘逸势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隐隐有诡异的神色涌动。

  “什么古怪的事?”她侧过脸,干笑了一声,”橘子你这样的表情也很古怪哦。”

  “王子们都是因为去长安求亲才失踪的,可你们发现没有,新罗王子之前没说要去长安时平安无事,可是一说要去长安就失踪了。”橘逸势一脸严肃地摇着扇子,“听公主刚才那么说,这位皇太子也是因为不想去长安才避过一劫的,也就是说——”

  李岚的背后腾地冒起了一股寒意,结结巴巴道:“也就是说——难道这一切都和长安有关?”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推测,因为有太多的巧合了。”橘逸势用扇子抵住额角,“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能再让皇太子消失了,所以为了防备万一,大家千万不要让他有想去长安的念头。”

  “这个没问题,皇太子这里,就由我和小岚看着他好了。”萧飞逸信心满满地搭腔,又“嗖”地站起身来,“好了,我要去睡觉喽,明天还答应了艾达公主去参观他们的骑兵呢!耶耶!”

  李岚满头黑线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同样一脸黑线的橘逸势。那个搞不清状况的家伙,还真是——无忧无虑无烦恼。

  哎?对了,他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艾达公主?

推荐热门小说大唐公主招亲记,本站提供大唐公主招亲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公主招亲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二章 拜占庭的皇太子 下一章:第十四章 不要去长安
热门: 冬泳 谁说江湖好 老张的哲学 兰陵缭乱2 驻京办主任 克星 乡村猎艳高手 太子妃升职记2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乡村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