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悲惨的奴隶生活

上一章:第十章 奴隶市场 下一章:第十二章 拜占庭的皇太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男子的笑容瞬间变得没有温度,“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等一下……”李岚目光一转,落在了那个人贩子身上,她凑到了那个人贩子身边,低声道,“喂,和我一起的那个朋友呢?你也看到了,这个买我的人根本是个冤大头,要是你知道他在哪里,索性让这个冤大头把他也买下来,你不是又能赚一笔?”

  人贩子本来还有点怀疑,但听她这么一说,觉得也有道理,赶紧道,“那个人就在后面的场子里,男女奴隶是分开卖的。”

  李岚心里一寒,嘴角却扯起了一个笑容,手上暗暗使劲,“那么,谢谢了。”话音刚落,她的拳头就对准他的鼻梁重重砸了过去,只听卡察一声脆响,明显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哇哇!”那人捂着鼻子直哼哼,想要去追打李岚,却不想她灵活地逃到了那年轻男子身后,哼了一声道,“喂,别忘了你已经把我卖给别人了,所以你是不能伤害属于别人的东西的。这只是个小教训。”

  按她九公主以大牙还小牙的原则,实在是便宜他了。

  接下来,似乎只有眼前的这个冤大头可以帮她一把了,和那些暴发户不同,这个人看起来怎么也像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先不管这么多了,把豆子救出来再来,不然就凭那家伙单纯的性格……不敢想像会有什么后果……

  无奈之下,她只好硬着头皮请求那个男子去隔壁的场子买下萧飞逸。

  “哦……你真的确定要我买下他吗?”男子的表情很是奇怪。

  李岚也没有留意他古怪的神色,只是连连点头,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好,我买下他。”他的唇边漾开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不过,你可不要后悔求我买下他。”说完,他就朝着后面的场子走去。

  李岚也赶紧跟了上去。

  后面的场子显然不如前面的场子热闹,重女轻男的现象在这里得到了完全的体现。人贩子也懒得一个一个介绍,反正把所有人都拖上台,然后谁看上就付钱拉走。

  在这堆不同肤色,不同年龄,不同相貌的待宰羔羊中,李岚忽然眼前一亮,很快发现了她所要寻找的目标。

  萧大人果然是与众不同,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保持着镇定自若的表情,不对,那个表情好像有点奇怪——不会吧?她揉了揉眼睛,再看!额上顿时流下了一滴大大的冷汗。

  这个家伙,就快被卖了居然还能睡着!

  而且,还睡得不是一般的香!

  “你的朋友果然有个性。”年轻男子轻轻嗤笑起来,随口说了一个价,“那个睡觉的男人,100个诺米西玛,我买下了。”

  “100个诺米西玛?好好,老爷,这个男人就归您了。”卖主忙不迭要将手里的货物脱手,相对于一般男奴的价格,100个金币应该是不低的价格了。

  “等等,我出200个诺米西玛!”本该一切顺利,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半路却偏偏杀出了个程咬金,一位衣饰华贵的少女从人群后走了出来,手指着萧飞逸,“那个男人,我要了!”

  那少女也不过十四五岁,虽然面纱遮住了她的下半边脸,但从那双灵动秀媚的水蓝色眼睛看得出,这必定是位美人。她抬头看看那个年轻男子,忽然开了口,“阿瓦尔哥哥,你不会和我争吧?”

  只见那个叫阿瓦尔的年轻男子弯了弯唇,“好妹妹,我当然不会和你争,不过,你偷偷跑出来,也不希望我告诉父亲吧。”

  少女瞪了他一眼,“你敢告诉他?”

  “嗯,这可说不准喽,你也知道我很长舌的。”阿瓦尔笑得像只狐狸。

  “哼,阿瓦尔哥哥,你太不给面子了。”少女面色一僵,随后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李岚也根本懒得理他们到底什么关系,现在把萧飞逸一起带回去更重要。不过她还真是佩服这个家伙,居然一直被搬到马车里还没有醒过来。唉,人家戏里演的不都是明明应该是英雄救美女的啊,怎么到她这里就变成了美女救笨蛋……

  看他无忧无愁的睡得像个白痴,看来天下无大事,果然是他的五字真言啊。

  “你们怎么会从长安来这里?”阿瓦尔靠在马车的一角,挑了挑眉问道。

  李岚自然多长了一个心眼,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都没搞清,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泄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只是打了马虎眼混了过去,只说是来这里游历,不幸被恶人所害,自己是多么的凄惨云云,不管怎样,就算拿点同情分也好。

  阿瓦尔一言不发地听着她诉完苦,忽然冷不防说了一句,“嗯,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怜的人吃霸王餐吃的这么理直气壮。”

  当!好像有什么砸到了她的脑袋上……怪不得觉得这人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原来如此,原来他就是在那家小铺子里的那个年轻人!

  “哈……谁吃霸王餐了,是他们的卫生状况太差,我没有投诉他们,只让他们赔了医药费就不错了,你当时也看到了,这么大的苍蝇,还有我朋友痛的是死去活来呀……”她振振有辞地狡辩。

  “嗯,如果不算你掐了那苍蝇的脑袋,还有你偷偷踩了你朋友一脚的话。”他的眉宇间浮动着促狭的笑意。

  哎呀……她的气焰顿时被一盆冷水浇灭了,原来所有的小动作都被他看到了……

  “哈……居然在这里又碰到你,还真是巧啊。”她打着哈哈趁机转移了话题,还真不是一般的倒楣耶,看来扮纯良无辜在他面前是没用了。

  “不是你这么巧碰到我。”他微微笑着,再次提醒着她目前所处的悲惨地位,“是我买了你,还有——他。”

  本来已经很是苦闷的心情再次被无情打击,她无精打采地缩到了马车的一角,什么说话的兴趣也没了。

  马车不知行了多长时间,终于在一栋带着拜占庭风格的圆顶建筑前缓缓停了下来。与此同时,萧大人也终于从昏睡中苏醒过来,睁开眼时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啊,你没事太好了,对了我们昨天好像被人袭击了……”

  李岚斜眼瞥着他,露出了一副还需要你说吗的表情。

  “可是接下去发生什么事我完全不知道了……”

  “你是说从昨天被打晕之后就一直到现在才醒过来??”见他点了点头,她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原来这个家伙一直是处于昏迷中啊,还真不是一般的幸运,怪不得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卖掉的事情。

  “对了,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是被好心人救了吗?”他不等李岚回答,看了看阿瓦尔,啪的拍了一下手,灿然一笑,“我知道了!一定是这位好心人救了我们对不对?”

  李岚无力地垂下了脑袋,泪,这个世上像他这样天真又白痴的家伙真的已经快绝种了……

  阿瓦尔微微一愣,立即哈哈大笑起来,“可惜,我不是一个好心人,而且,是我买了你们哦。”

  “买了我们?”萧大人果然敛起了笑容,露出了罕见的凝重的神色,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很严肃的事情。

  他终于也知道情况不妙了,李岚的心里冒起了一丝侥幸,莫非他会有什么好办法?难道,难道王子解救公主的戏码终于要上演?正在胡思乱想中,又听见他又极其认真地开了口,“那——我们吃饭是免费的吧?”

  她的身子轻微晃了晃,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他的思维方式,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家伙居然还在惦记这种事!

  阿瓦尔脸上的表情也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色,“当然,只要你付出劳力,就可以得到食物。不过,在我这里工作的男性——”他看了一眼那个黑人奴隶,“利奥,你先带他去暗房,动刀之后让他休息三天,然后开始工作。”

  “喂喂,为什么要动刀?”李岚听起来觉得不妙。

  阿瓦尔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下流泻出诡异的笑意,“我不是说了吗,你不要后悔让我买了他,因为在我这里工作的男性,除了厨师和门口的侍卫,其余全都是阉奴。哦,按你们的叫法,应该是——太监。”

  “噗!”她口吐鲜血,完蛋,这回萧飞逸被她害死了!萧宰相和飞鸾哥哥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倒是萧飞逸本人还是一脸的镇定自若,伸出一个食指晃了晃,“那可不行,我还要娶媳妇的,不过,我可以考虑一下厨师这份看起来很有前途的工作。”

  “哈?”阿瓦尔有些惊讶,“这么有自信?你会做什么菜?”

  “啊,对了对了,他会做很多好吃的点心哦,而且全是有宫廷秘方的点心哦,知不知道他的爷爷曾经是唐上的御厨,所以他作的点心在我们长安可有名了,每天都有人因为吃不到他做的点心郁闷而死,让他做厨师,你可以享受到唐国皇上的同等待遇哦,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李岚生怕他真的被砍一刀,赶紧胡掰了起来,反正,这也是她的强项嘛……

  “有那么夸张吗?”阿瓦尔半信半疑地挑起了眉,“那就做一份先让我尝尝。要是我不满意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没问题。”他自信满满地答道。

  “行了,那你就去准备吧。”阿瓦尔转过身望了一眼李岚,“还有你,去换身衣服,然后来替我调香。”

  李岚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又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萧飞逸,忽然听到他轻声说了一句,“小岚,既来之,则安之。”她蓦的抬起头来,却见他的眼眸清亮如泉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只有能让人心安的明净。

  笨蛋就是不容易烦恼啊……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既来之,则安之。找机会再溜走吧。

  出乎她的意料,这座建筑内却是别有动天,柱子全是由昂贵的白色大理石所制成,柱墩和内墙面用绿、黑、红等彩色大理石拼成,圆穹顶内都贴着蓝色和金色相间的玻璃马赛克,这些缤纷的色彩交相辉映,富于变化,高贵,富有,神秘。

  这个阿瓦尔绝对不是普通人,多半是个皇亲国戚,不然又怎么会用阉奴呢?

  阿瓦尔将她领进了一个纯白色的房间,各种香味迎面而来,里面竟是放满了各种昂贵的香料。

  她心里更是吃惊,这些香料,每一种价值不菲,如果要搜集到这么多,还这么随意的堆放,这个家伙真是富可敌国。

  “主人,您回来了!”从门外忽然飞奔进一位娇艳无比的阿拉伯美人,小鸟依人地投入了阿瓦尔的怀里,就在她准备将性感的红唇凑上去时,李岚赶紧在旁边咳嗽了几声。

  拜托,不要在这里上演激情戏好伐,当她是死人呀。

  美人不悦地瞪了她一眼,气恼地问道,“主人,她是谁?是您的新侍妾吗?”

  “喂,你别胡说啊,我只是来调香的。”有关自己的名誉问题,李岚赶紧否认。

  阿瓦尔的眼中掠过了一丝笑意,“这里就是你的调香室,一个时辰里给我调出一款适合女子的熏香。”

  “等一下,熏香最好根据不同的人所调,至少你也要告诉我那的女人身份和年龄,才能调出适合她本人的香味。”不然就像你身上的熏香,完全就是失败的典型。当然,最后这一句话她还是聪明的吞回了肚子里。

  “她——是位四十岁左右的贵妇。”阿瓦尔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话锋一转,再次提醒她,“要是不满意的话,你就要换个工作了哦。”一边说着,他还暧昧地搂住了那个阿拉伯美人。

  哇,这个男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像色狼!连四十岁的女人都不放过!李岚背后一寒,只等他们一出门,赶紧专心致志地调起香来。虽然有些担心萧飞逸会不会挨一刀,但现在她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只能各自自求多福了。

  等她将香调好送去大厅的时候,萧飞逸那热气腾腾的点心也端了上来。只见阿瓦尔拿起一块放进了嘴里,吃了几口,眼中掠起了一丝惊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立刻又拿起了第二块。

  哈,这一定是过关了!李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下子萧宰相不会找她算账了……

  “你的香调得如何?”阿瓦尔连吃了几块糕点之后,才转过头来问她。

  她将手里的香盒递了上去,阿瓦尔接过了香盒,轻轻打开了盖子闻了闻,忽然,唇角边漾起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这是用什么调出来的?”

  看着他的表情,李岚知道自己也顺利过关了,心里更加放松了,“这是用西域的苏合香和檀香混合调出来的,苏合香本身就具有类似素馨花的清香,只可惜过于单薄,又不够持久,所以我用香味持久的檀香作为底调,这样的话,香味高雅又持久,必定适合那位贵妇。”

  阿瓦尔笑着点了点头,“好极了,明天我正好把这香盒送给她。你们俩都下去吧,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萧——”

  “哦,我叫小青,他叫——小豆。“李岚赶紧打断了萧飞逸的话,冲着他眨了眨眼,知不知道要时时提高警惕啊,都不知他到底是什么人。

  “青——豆?”阿瓦尔忍俊不禁,“很相配的名字。”

  “那我们现在可以退下了吧。”李岚无视他的嘲笑,只想尽量减少和这个男人相处。

  “当然可以退下,除非你们还想留在这里继续观看……”他不怀好意地笑着,李岚这才发现那阿拉伯美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进来,柔软的手腕已经蛇一般缠上了他的腰,身上的衣裳薄如蝉翼……而且,美女似乎并不喜欢她,含情脉脉的目光掠过她时明显带了几分敌意。

  哇,少男不宜!简直就是荼毒那个连月下门都没有看过的家伙!她赶紧捂住萧飞逸的眼睛,拖起他就走……

  一直走到了院子里,她才将他放了开来。

  “小岚,你干什么捂着我的眼睛,”某人还一脸的莫明其妙。

  “你不觉得那女人的衣服穿太少了吗?”她想起刚才他似乎还看得挺认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穿的是少了点,可是很好看啊。”某人很诚实的回答。

  “什么?那她好看还是我好看?”话刚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小脸顿时涨的像个熟透的柿子。

  他倒也不说话,只是低下头来仔仔细细看了看她,嘴角一弯,“还是小岚好看。”

  哼,要考虑这么长时间吗!她对于这个答案的回答时间长短很不满意,于是转过身就走。

  “啊,我忘了,这张脸是小青的……”背后忽然传来某人自言自语的声音,“那小岚原来的脸……诶……我怎么记不清了……那到底是谁更好看……”

  她停下了脚步,两肩剧烈抽动起来,缓缓转过了头去。

  “哇,小岚,你现在的脸好可怕!”他大叫起来,“简直比那个白面馒头还要可怕一千倍……啊啊!!!”

  看着某人惨叫着消失在浩瀚的星海里,她这才揉了揉自己发痛的拳头,长叹了一声:这个世界——清静了。

推荐热门小说大唐公主招亲记,本站提供大唐公主招亲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公主招亲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章 奴隶市场 下一章:第十二章 拜占庭的皇太子
热门: 绿毛水怪 术士的幸福生活 港黑一只兔 讨好[娱乐圈] 彼岸花 82年生的金智英 荒原闲农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少年王(不良之无法无天) 二号首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