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华丽丽的减肥特训

上一章:第五章 意料外的一吻 下一章:第七章 失踪的小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飞逸果然是说到做到,第二天就开始实施他的华丽丽特训。

  对于这个特训,李岚是完全不赞成的。万一这个王子恢复了原貌,然后去长安提亲可怎么办呐?豆子这个家伙,不去调查事情真相,反而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真是无聊。王子胖还是瘦关他什么事!

  “橘子,小刀,你们说他是不是很无聊?要是他能让肉……殿下减肥的话,我愿意把脑袋割下来。”她捧着刚刚恢复的脸颊,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再次抽筋。

  “公主不用这样紧张啦,”橘逸势举起袖子微微一笑,“那或许只是飞逸做的另一个梦哦,但身为朋友的我们要懂得爱护他这样天真的思想,不要揭穿嘛。”

  “公主,您看,萧大人很认真呢。”小刀往那个方向一指。

  不远处,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正在努力滚动着,哦,不,应该说正在跑动着,萧飞逸也是不顾形象地挽着袖子,拿着沙漏一边陪跑,一边帮他看时间。明媚的阳光下,他唇边那抹灿烂的笑容闪闪发光,晶莹的汗水不停地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滑过了他薄而柔软的嘴唇……

  柔软?这个词蓦地出现在脑海里,她的心瞬间跳快了几拍。上次的意外画面再一次定格在她眼前,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不过,她还是感觉到了他嘴唇的——柔软。

  哇,她在想些什么鬼东东!自己应该很生气很生气才对,怎么反而会想入非非?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赶紧拍拍自己的脸。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大概只是因为他是飞鸾的弟弟吧。两兄弟嘛,总有相似的地方,她一时犯晕也不奇怪啊。

  她怎么可能会对这样的怪胎有不一样的反应呢?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同样也是怪胎的九公主如是想。

  “唉,真是无聊呐,我还是去找个美丽的宫女聊聊吧。”橘逸势优雅地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身来,“我就不奉陪你们了。”

  “啊,橘子,别忘了用你的美色去探听点消息,说不定有用呢。”李岚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嗯,这个……”语焉不详地咕哝几句,橘逸势轻松地挥挥扇子,避开了这个危险的话题,不带一丝云彩地潇洒离开。他不过是来凑热闹而已,查探消息这种危险的事,当然还是交给礼部侍郎最合适喽。

  李岚眼见橘逸势离开,也不由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等她迷迷糊糊一觉醒来时,发现一个肉球球正朝着她的方向滚来。

  “哇,小刀,快拦住他!”她的瞌睡虫立刻被惊跑,万一被他撞到,只怕不死也要变残废!

  长安第一勇敢的侍卫小刀,此时发扬了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准备用他那瘦削的身体抵挡住危险,为主人的撤退赢得宝贵的时间。幸好,王子殿下在离他还有一厘米的地方生生停了下来。

  “殿下,你滚……跑得这么急做什么?吓死人了。”李岚心有余悸地拍拍自己的胸口。

  “对了,你是叫小青吧。你看,萧大人为了控制我的暴饮暴食,牺牲自己,已经一口气吃下九十九个点心了!”王子露出了好想哭的表情。

  哎?李岚往那个方向一看,只见不远处的案几上点心堆成了小山,而陷在点心里埋头大吃的正是萧飞逸。

  “笨,你让御厨不要做点心就是了。”她翻了个白眼。

  “不行,每天不看到那么多点心,我会很难受。而且,不把眼前的点心吃完会更难受,就像强迫症一样,你明白吗?”王子焦急地将眼睛眯成一条缝。

  “哦,所以他为了不让你继续乱吃,继续发胖,就干脆帮你吃完。”李岚继续翻了一个白眼,这不是典型的自虐吗?

  “对啊,所以想请你劝劝他,他怎么可以为了我做到这样……呜呜呜……”王子开始狂飙泪。

  这时,只听得砰的一声响,萧大人终于光荣地倒下了。就在倒下的瞬间,他的嘴里还塞着一个点心,左右手各捏着两个点心。

  “萧大人!”王子泪花飞溅地冲了过去……

  “这个笨蛋!”李岚低声骂了一句。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死在点心手里!

  看来,非要她亲自出马不可了。只要她一出手,哼哼,保管这个肉球王子再也不想碰点心!

  “公主,你又在奸笑什么?小刀听到这种熟悉的笑声,不由打了一个寒战,直觉告诉他——可能有人要遭殃。

  “我哪里有奸笑?!”她给了他一记白眼,小刀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敢说她这清雅优美如仙乐般的笑声是奸笑?!

  吃完晚饭,李岚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情去探望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萧飞逸。比她更为早到的,当然只有飞逸的损友橘逸势了。

  “这下吃苦头了吧,我看啊,你都是自找的。”她瞥他一眼,嘴角一挑,吐出一串风凉话。奇怪了,怎么看到他这副不舒服的样子,自己的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呢?

  他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可是说来也奇怪,虽然我已经涨得不行,可还是有饿意,感觉还想继续吃下去……”

  “怎么会这样?”她微微蹙起了眉,“这么古怪?”

  “难道是点心有问题?”萧飞逸的智商显然还没有被点心完全荼毒。

  “要是有问题,女王陛下应该早就察觉了啊,除非……”李岚说了几句,忽然回想起之前所见到的女王脸上那诡异的笑容,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

  “对了,今天我也偶然听到了一件事。”橘逸势秀眉一扬,“说是十年前女王曾经生了一场大病,也就是在她大病痊愈后,王子就开始越来越胖了。”

  他真的只是和宫女去闲聊哦,不过人家硬要告诉他这件事,他也没办法啊。

  “难道这一切都和女王有关?”她忽然觉得背后冒起一股寒气,那种哪里都不对劲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那王子不是太可怜了……”飞逸的眼中泪花闪闪,他抓住李岚的衣袖,楚楚可怜地看着她,“那王子就拜托给你了,不可以再让他吃那些点心了!”

  “放心啦,我自有好办法。”她胸有成竹地应道,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答应得那么爽快。

  咦?主人转性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答应帮助别人吧。而且,她看萧大人的眼神怎么好像和以前有点不同呢……小刀揉揉自己的眼睛,一定是看错了,一定。

  第二天,御厨又献上了多如小山的点心。

  由于萧飞逸因公负伤还没有恢复,王子的点心强迫症立刻发作,只见他以最快的速度拿起一块云糕,闪电一般塞进了自己嘴里。就在一瞬间,他的嘴唇"噗"的一下变得通红,霎时间肿成了两条肥香肠!然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子发出一声尖叫,直接滚到了月池边,扑通一声滚下水池,一股热气顿时直冲云霄!

  “公主,一定是你搞的鬼吧?”橘逸势抬起袖子,避过了别人的眼神,小声问。

  李岚不慌不忙地一笑,低声回他:“还记不记得三哥给我的宝贝啊?这是某个神秘国的特别辣粉哦,只要一点点,就能把人辣得半死,而且一个月除了喝水,不能有任何食物进口。这下子,他什么点心也吃不了了,哦呵呵呵~”

  “呵……”橘逸势尚能保持冷静地提醒她一句,“可是,这样的话,其它食物不是也吃不了吗?那他可能会被饿死哦。”

  “哎!我没想到哦。”她耸耸肩,“不过他这么胖,一个月不会饿死吧,正好减肥啊!"

  “呵呵……”橘某人有种很崩溃的感觉。

  不可否认,公主的减肥方法果然是常人不能想象的,在进食了一个月的流质食物后,金世珉神奇地瘦了一大圈。虽然还没到他想要的结果,但和肉球形象已经完全脱离了。直到此时,大家才发现,原来王子殿下也算是个清秀美男子呢。

  女王为了感谢大家,特地在临海殿摆了宴席。甩掉一身肥肉的王子殿下也出席了宴会,还格外地神清气爽。

  女王先是对大家表示了感谢,随后话锋一转:“各位使者在这里待了不少时间,在长安的亲人也必定会牵肠挂肚吧。我相信你们该查的也查了,该看的也看见了,王子不但没有事,相反还比以前更好了。所以我想,是不是不应该再继续劳烦几位使者。虽然很想挽留大家,可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由于纯良天性使然,萧飞逸从来就不会对别人的话往更深的层次考虑,也不会把别人的客套话当成假话,所以他接下来说出的话并不让李岚等人吃惊。

  “不劳烦,不劳烦,我答应了王子一定要帮他恢复到最初的状态,所以是不可以半途而废的!”说着,他又问了一句,“女王陛下,你不会赶我们走的,对不对?”

  女王扯出一个略带勉强的笑容:“怎么会呢?如果萧大人愿意,想住多久都可以。”望着露出一脸纯真笑容的男子,女王的眼中快速掠过了一丝阴郁:不愧是长安来的使者,果然是个难缠的对手,心机如此深沉却又表现得一派天真。

  事实真相永远与人们依凭主观判断所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但千百年来,人们依然乐此不疲地不断重复犯下这种错误,大概就是因为人类实在是一种太习惯于自以为是的生物吧。

  所以,女王有这种错误的判断也并不奇怪。

  是夜,满月。

  李岚半夜被一阵细细的哭声惊醒了,她悄悄起身,发现隔壁的小刀似乎睡得十分熟,于是就踮手踮脚朝那个方向走去。

  穿过一条长廊,她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心里一寒,正想发问,却听到他声音模糊地说了一句:“公主,你也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是啊,你也听到了?”听清是豆子的声音,她顿时放下心来,轻轻走了过去。

  他还穿着深色的单衣,大概是已经睡下,却因为听到了哭声才又再起身出来的吧。连衣服也没来得及穿戴整齐……有点迷迷糊糊的样子,却又是那么的率性天真,就像心中某种如同憧憬般的存在……

  就在这时,哭声突然停了下来,只见远处响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一个巨大的黑影朝他们所在的方向扑了过来……

  “小心!”李岚只听到他低喊了一声,接着被他用力按在地上,就在那巨大的黑影擦着他们的头顶飞过去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他的整个人覆上来,仿佛为她营造了一个安全的保护圈……奇怪,这个人的身上似乎存在着一种由内至外让人忍不住就想靠近的温暖气息……为什么——自己的心跳得那么快?

  “不知那是什么东西?”不知道该用少根筋还是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变来形容,萧飞逸毫无慌乱地露出镇定自若的神色,“难道是鸟?可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鸟啊……或者说是——妖怪?哇,那是什么妖怪?”

  “喂喂,不管是什么,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她费力地从他的怀里钻出半个脑袋,“我就快闷死了。”

  “啊啊!对不起!!”他这才发现自己又一次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立刻像是触电般放开她,头也不回、泪花飞溅地狂奔而去!

  完蛋了,这下色狼的标签怕是要跟定他了!

  “喂,我又没怪你,跑得比兔子还快……”望着神速消失的背影,某人发出了郁闷的声音。怎么感觉好像是自己占了他的便宜?

  第二天,有妖怪出现的流言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王宫,不少宫女都惊慌失措地表示自己见到了巨大的黑影。一时间,宫廷内人心惶惶。

  不过,这对于前来查探真相的萧大人一行来说,倒是件好事。说不定这个妖怪就和王子们失踪的事有关!大家在经过两天两夜的商讨之后,打算每晚轮值,若是再发现妖怪的动静就盯牢它。

  过了几晚,李岚在半夜时分又被同样的哭声所惊醒,想到今晚应该是萧飞逸轮值,心里虽然害怕,却又忍不住有些担心起来。

  那个家伙,不会被妖怪吃掉吧?不然叫小刀过去?可是,小刀过去的话,万一妖怪到她的房间来了呢?当事人少见的对别人的关心和她本身的自私性格正在进行激烈的斗争,渐渐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公主殿下!是它又来了吗?”为保主人安全,一直坐在房里等待妖怪到来的小刀,霍地掀开眼帘,幽邃的眼瞳锁定半开的窗格,反手握住身旁预备好的宝剑,一个窜身便以迅捷的身手翻向窗外……

  ……本来应该是那样的。

  “小刀!你不要离开这里!”可惜,身后的公主殿下伸出双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紧紧抱住他才抬起的一条腿,以至于那个本该流畅漂亮的动作以“啪”的一声跌倒在地而告终。

  “唔……”闷哼一声,捂住摔痛的脑袋,小刀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到底还是本身的自私性格战胜一切,李岚现在很后悔,这下两边都危险喽。与其一个人危险,还不如大家一起危险。她握紧双拳,打定主意,还是去找萧飞逸比较能减少危险。在这里,被妖怪发现吃掉的机率是百分百,在萧飞逸身边,被妖怪发现吃掉的机率是百分之五十。呵,傻瓜都会算喽!

  于是,她赶紧出门,三步并作两步地穿过长廊,来到上次到过的老地方。

  在那里,她不但看到了萧飞逸,还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人影——橘逸势!

  乌拉,现在被妖怪发现吃掉的机率减少到百分之三十喽!

  “你怎么来了,小刀呢?”橘逸势看见她颇有些惊讶。萧飞逸则立刻不好意思地转过头,不敢和她的目光对视。

  “他走得太急,结果不小心撞到头,晕过去了。”她连忙解释。

  “真的??”橘逸势充满怀疑地看着她。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撒过谎!”

  你无时无刻不在撒谎——橘逸势的眼神无声地表达这个意思。

  “哇。你们看,那是什么!”飞逸高叫了一声,大家抬头望向天空。只见刚才洒落一地的清澄月光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覆盖住了皎洁的月亮,当它缓缓移开时,借着渐渐露出的月色,李岚终于勉强看清了一部分这个黑影,它的屁股上居然有个巨大的尖刺在闪烁着森森的光芒!

  “哇哇!”李岚大受惊吓之下,胡乱拉住一旁萧飞逸的衣服,“好可怕,好可怕!”

  “公主,你先放开,我去和它沟通一下。”对于持有任何生物都可以沟通想法的萧飞逸来说,和妖怪沟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念头。

  此时的李岚哪听得进去,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紧扯着他的衣服不放。

  “不!我不要放开你。呜呜——别丢下我一个人!”

  “公主!你不放开我,我怎么去和它沟通啊!”真是急死他了!

  “不要!呜呜——”

  “公主……”

  “我不要!”

  萧飞逸无奈地看着身后那黏人的无尾熊,心里微微一动,好像在记忆里——还从来没见过她这样依赖别人的样子呢。

  这样死死黏着他,眼泪鼻涕胡乱飞的公主……蛮有趣的。

  奇怪,为什么心里会涌起一种好像吃了千金碎香饼一样甜甜的味道呢……

  “对了,逸势,”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望向左侧,那里有个人正笑眯眯地托着双腮蹲在地上,“你为什么不去帮忙,和它沟通一下?”

  “呵呵……沟通吗?”橘逸势笑眯眯地一扬扇子,上面赫然出现六个大字——惟恐天下不乱,“我是来凑热闹的!”

  呃……这下轮到萧大人崩溃了。

  就在这时,宫里的侍卫终于从各个角落里涌了出来。有人挽起弓,朝着那只怪物射箭。

  “啪!”只听一声脆响,那只怪物的翅膀扑腾了几下,居然还真的扑通一声摔到了屋顶上。在闪亮的火把照明下,大家都看清了,原来居然是一只样子奇丑的巨蜂!

  “好过分哦!”飞逸泪花闪闪,“我终于发现了!这个所谓的妖怪不过是只优雅纤弱美丽可爱的蜜蜂!”

  “优雅……纤弱……美丽……可爱?”

  “萧大人是在说那只妖怪?”

  “哇……那只妖怪的嘴快裂到耳朵两边去了……”

  “看来它被萧大人夸奖得很开心……或许是第一次有人夸它美丽……”

  这时,萧大人伸出一根食指:“我要和它沟通一下,你们全都不许伤害它!”

  众人石化中……喂喂,那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啊,和妖怪谈谈?!

  不过为了不得罪来自天朝大国的使者,还是有人迅速地拿来了梯子,让萧大人能通过梯子和妖怪来个直接面谈。

  只见萧飞逸信心满满地爬到屋檐上,扶起受伤的蜜蜂妖怪,在它的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大串。

  就在大家忐忒不安的时候,奇事发生了!

  蜜蜂居然好像听得懂萧飞逸的话似的,居然也嗡嗡嗡地回答起来,还将大脑袋在他肩上蹭了又蹭,然后,居然振了振透明的翅膀,呼啦一下飞走了。

  他拍了拍衣服站起身来,转过身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还充满自信地伸出了两根手指:“放心吧,大牛说它不会再来捣乱了!”

  哗啦啦——底下的侍卫们顿时放倒了一半。

  “橘子,他到底和那只蜜蜂说了些什么?”

  “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你们一定不知道吧,”橘逸势环顾左右,见所有的脑袋都摇了一圈后才心满意足地帮他们解开困惑,“萧大人可是长安城动物保护协会的副会长哦。"

  剩下的一半侍卫也全都跌倒了,惟一没跌倒的李岚追问:“连我都不知道这件事哎,那正会长是谁?”

  “那就不知道了,一定也是长安城为数不多的怪胎之一吧。”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屋顶上的萧大人的自信很快便遭到如霜雪般无情的毁灭性打击——

  只在突发事件中才会拥有瞬间暴发力的萧飞逸,在事件即将圆满结束的时刻,脚下一滑,像一颗流星般地以义无反顾的姿态栽了下去……

  “哇!萧大人!”刚刚赶到这边的王子因为站得比较远抢救不及,不忍心地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五分钟后,因为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心惊胆颤地问橘逸势:“萧大人不会已经毁容了吧?”

  身边的那人诙谐地回答:“放心吧,神明不会那么残忍地夺走萧大人惟一的优点的。不过,好像有人的情况更糟哦。”

  王子这才小心翼翼地望去……

  “泰侍卫,你怎么……”坐在千钧一发之际用血肉之躯甘当肉垫舍生忘死抢救他的小刀侍卫的身上,飞逸感动到黑瞳闪闪充满了泪花,“——你,你太好了!”

  小刀神色哀戚地扭过了头,内心不停饮泣:呜呜呜,是谁!刚才是谁推他?才刚苏醒过来就匆匆赶来保护主人,却没想到被某人这么一推……莫名其妙地就做了一回人肉垫子……

推荐热门小说大唐公主招亲记,本站提供大唐公主招亲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公主招亲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五章 意料外的一吻 下一章:第七章 失踪的小刀
热门: 时光旅行者 我靠,被潜了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 春乡艳少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重生后被校草黏上了 太子妃升职记2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纯真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