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

上一章:第88章 ... 下一章:第90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顺着蜿蜒山道往里走,可以看见连阙的屋舍皆灯火通明,最里面,高墙黛瓦,飞檐绣甍,是最气派的一间大院。

侍从引着他们进去,宁娆下意识放慢了脚步,环视四周,默默记住周围的装潢摆设,将视线转回来时正撞上了雍渊的目光,他面容凝重,目含担忧,可看向宁娆,却还是勉强冲她温煦地笑了笑,大有安慰她不要紧张之意。

也是,都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紧张得了,宁娆这样想着,长舒了口气,尽量保持面容平和,模仿了几分平日里孟淮竹的姿态,大步地随着侍从进去。

屋内染了四根手臂般粗的蜡烛,正中间的太师椅上坐了一个人,墨绿缎袍齐至脚踝,手边一盅冒烟的茶瓯,平襟端坐,像是一个乡绅大儒一般。

宁娆静默片刻,抬头迎了上去。

胥仲见她回来,本来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可一瞬看见了紧跟在宁娆身后的江偃,面容僵了僵,道:“景怡为何会跟着一起来?”

宁娆以余光瞟了江偃一眼,听他平缓道:“正值战乱,从影山到南淮也不太平,我有些不放心淮竹,所以跟着一起来了。”他见胥仲满是狐疑,审视般地盯住他,故作轻松地舒展了容颜,反问:“怎么?胥叔叔不愿意看见我吗?”

胥仲一笑:“怎么会?能在此见到景怡我心里很高兴,不管什么时候见到景怡我心里都是高兴的。”他说这话时,浑身阴戾尽敛,笑容温煦慈和,像是一般人家的长辈看到自己疼爱的晚辈那般,毫无虚情假意、矫揉造作之感。

宁娆尽量学着孟淮竹平常的容色模样,视线冷淡的在他们之间逡巡了一番,道:“好了,叙够了旧,我们可以说一说蛊室的事……”

胥仲朝她摆了摆手,“不忙,天色已晚,公主舟车劳顿,还是歇一歇,等明日我们再谈。”他的视线紧粘在江偃的身上,道:“景怡随我来,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说罢,紧抓住江偃的胳膊,目光炽热地盯着他,像是怕他跑了一样。

宁娆看向雍渊,见雍渊朝她缓缓地点了点头,颔首道:“这样也好,那明日辰时我们再在这里见面详谈。”

她不等胥仲回话,转身便走,一背对着他,强撑出来的冷淡面容瞬间崩坏,只觉心跳如擂,生生得要紧张死了。

钰儿机敏,见状忙走到她跟前,细声细气道:“我随公主回去吧,这么长时间未见,我也有许多话想对公主说。”

宁娆心道她好像还不知道孟淮竹的住处在哪边,这样正好有人引路。便含笑着冲钰儿点了点头,跟着她出去。

这第一关算是稀里糊涂过了,看胥仲的模样应是没有看出来她这个‘孟淮竹’是个西贝货。宁娆长舒了口气,开始凝神仔细观察山坳里的地形。

这四面环山,崇山峻岭甚是陡峭,自然也甚是牢固,典型的易守难攻的地形。山坳中有轻薄的烟雾缭绕,挥之不散,这一点倒与在长安的卧薪坞有异曲同工之妙。

从正堂到孟淮竹的房间并不远,穿过堂前的一条碎石路,拐了几个弯,大约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

钰儿先推开门,手脚麻利地点亮了灯烛,将宁娆领进来,又极为警惕地站在门口朝周围看了看,才把门关上。

“公主,我们把青衣使叫过来,问问他最近云梁和胥仲的境况吧。”

宁娆犹疑道:“这样好吗?我们才刚回来就见孟澜,若是让胥仲知道了他会不会对孟澜……”

钰儿道:“自从上次淮竹公主让青衣使去给您治病开始,胥仲就已经对青衣使心底有数了,就算您不叫他来,胥仲也早也认定了他是您的人,所以见或不见对青衣使也并没什么大的影响了。”

听她这样说,宁娆便放下心来,痛快道:“好,那你把他叫来吧。”

趁着钰儿出去,宁娆仔仔细细地在屋里转了一圈,屋子中央摆了一张桃花木案几,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和几本书,再往里便是一架屏风,屏风后是一张长条榻,榻边是妆台,妆台前一只矮凳。

简简单单,素朴雅致。

宁娆正想象着平日里孟淮竹在这里如何生活,门‘吱呦’一声被推开了,孟澜随着钰儿进来。

多日不见,这位堪称少年英才的青衣使孟澜还是一如既往的清俊英秀,一袭丝缎白衣盈盈然披在身上,将原本就清淡的面容衬出了几分冷意。

宁娆忙从屏风后绕出来,孟澜冲她深深一揖,道:“淮竹公主。”

宁娆引他入内,钰儿将久久未用的茶具拿出去清洗了一番,再端回来时里面便盛了热气腾腾的茶水。

孟澜道:“公主离开这些日子,胥仲总是想方设法要开蛊室,因孟氏先祖有遗训在,起先山中长老大多是不赞成的。后来罗坤起兵作乱,胥仲便以此为契机而对长老们多加游说,渐渐的,大半长老被他说服,纵然有不同意的,也是人微言轻被胥仲轻易摁了下去。如今开蛊室已是尘埃落定,只等巫祝卜算出吉。”

宁娆听着,秀眉微皱,问:“那如果要开蛊室,需要哪些步骤?”

孟澜正敛了长袖去端面前的茶瓯,闻言,动作一滞,抬头看向宁娆,眼中划过一丝异样,但很快敛去,恢复如常,平常道:“若是要开蛊室,起码需要集齐四大长老手中的钥匙,除此之外还需要云梁孟氏的嫡系滴血祭天,同时需要巫祝当场再进行占卜,只有占卜结果为大吉,才能开蛊室。”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既然胥仲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开,那么巫祝那边他定然是已经打点好了的。”

宁娆仔细捉摸了一下他的话,“云梁孟氏的嫡系滴血祭天……那不就是我才行?”

孟澜点头。

宁娆脸上的表情垮下来,心道早知道不来了,只要她和孟淮竹躲着不回来,胥仲找不到云梁孟氏的嫡系滴血祭天,看他还怎么开蛊室……

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孟澜清清淡淡地说:“公主若是不回来,胥仲就会派人去请,若是请也请不回来,他就会在长老们面前诋毁你生了外心不顾云梁大计,到时派人把你抓回来,你在长老们前面就更没有话语权了。”

这个胥仲真是越来越阴险了。

宁娆越听越觉得这是个死局,好像胥仲已织了一张细细密密的网兜头罩下来,打眼一看并没有什么破局的好方法。

她往上挽了挽衣袖,陡觉心里有些烦闷,端起茶瓯一饮而尽,放下时见孟澜正目光烁烁地盯着她看。

宁娆轻咳了一声:“劳烦青衣使了,幸亏你如实告知,我心里已有数,你早些回去歇息吧。”

孟澜坐着未动,目光清冷却又暗含机锋,淡淡道:“我已如实告知,那么公主不准备对我如实告知吗?”

宁娆一凛,忙去看他,见他的视线幽淡,轻轻袅袅的落在她的腕间。

衣袖被她往上撩了半截,露出细腻如玉的手腕,上面还留着针灸过后的浅淡痕迹,宁娆忙把衣袖撸下来,盖住。

盖完了才反应过来,好像……有点晚了。

孟澜全看在眼里,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神情:“你们可真是大胆,如今这个情状,竟敢出此险招,当真是觉得自己有九条命,次次都能从鬼门关里脱身吗?”语音清淡,却暗含了几分责难。

宁娆低了头,轻声道:“我也知有些冒险,可话说回来,这样的情形,即便是姐姐回来,也有不少山路和难关等着她去闯,换了我,说不定……”

孟澜微倾了身体:“说不定什么?”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宁娆蓦得笑了笑,秀致的面容上一派吹风和煦:“已经如此了,再去忧心忡忡的又有什么用?不如看开些,好好想想对策,你说是不是?”

孟澜愣怔了片刻,将前倾了的身体收回来,视线避开宁娆那灿然如花的笑靥,雪瓷般的面容依旧如霜雪,可耳根却悄悄的红了……

他霍然起身:“那属下先回去了,公主若是有差遣,可随时让钰儿去找我……”

宁娆没留心到他的异样,只是问:“你知道胥仲最近在练蛊人吗?”

孟澜点头,宁娆又道:“我听说蛊人是将正常人浸在蛊药之中练就而成。而且蛊人没有意识,没有痛觉,我从听说之初就觉得这应该非是神力,而是中了一种特殊的蛊毒,你是族内堪称翘楚的蛊医,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可有药能让蛊人恢复成正常人吗?”

他不敢看宁娆,别扭地歪着身子,轻轻应了一声,又压低了声音,道:“注意安全。”

说罢,也不等宁娆有什么回应,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得钰儿大为惊奇,紧凝着孟澜离去的方向,道:“青衣使今天也是够奇怪,好像有什么东西让他害怕了一样,简直是落荒而逃……”

他奇不奇怪宁娆不知道,只是觉得他冷下脸训人的模样很可怕,有点像……江璃。

一想起江璃,宁娆那全副武装的心骤然软了下来,思绪全然散开了,脑子里幽幽淡淡的浮现出江璃那张冷俊清秀的面容,指着她斥道:“你不是答应过我不让自己陷于危险之中吗?你又食言了,小心等我回了长安把你关起来。”

往昔里江璃一说要把她关起来,宁娆总是汗毛倒竖,一身冷涔涔的,怕极了。可如今,或许是知道他只是自己脑子里的一个幻影,并没有实实在在站在自己眼前,也不怎么怕,甚至心底还有一个极微弱的声音在说:好啊,你带我回长安吧,把我关起来,再也不要把我放出来了……

顿觉怅惘,弯身坐在窗边,看着拢在烟尘之中那抹荧荧淡淡的弯月,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她这样坐了一会儿,有一搭无一搭地想着心事,思绪不知飞到了哪里,甚至连身后有人走近都没有察觉。

肩上一紧,她眼神迷濛地回头,见是江偃。

“胥仲把你放回来了?他都跟你说什么了?”宁娆打了个哈欠,问。

江偃没直接回她,只是颇为清淡地掠了她一眼:“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啊,还有心思对月想心事,看你刚才那神情,是想皇兄了吧……”

宁娆略显心虚地瘪了瘪嘴,道:“局势就是这么个局势,你们人人都说局势不妙,可如今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难不成就得唉声叹气把自己活生生愁死么?”

江偃哼了一声:“你倒想得开。”

他坐在了方才孟澜坐过的那张椅子上,道:“胥叔叔对我说,等罗坤和皇兄的大军打过几场,两败俱伤之时,他再把蛊人放出来,给与魏军致命一击,到时再公开当年父皇龙驭宾天的真相,令三军对皇兄离心,到时逼他退位,把我扶上帝座。”

宁娆拊掌:“环环相扣,缜密非常,胥仲就是胥仲,果然没有看错他。”

江偃凝睇着宁娆,目光深眷,慢慢地说:“我跟他说了,我不想当什么皇帝,我只想你和皇兄好好的,再无所求。”

宁娆听着他这样挚情隽隽的话,心里不是不感动,可她同时也知道,自己不能给江偃丝毫的回应,只能如耳边风,听过便罢……

勉强蕴出一丝笑意,道:“胥仲定然不会与你争辩的,他会先稳住你,说一些诸如‘到时候再说’,‘走一步看一步’这样含糊其辞的话吧。”

江偃唇角轻挑,流出几分赞赏,道:“你如今真是厉害,一猜便中,果真如你所说。”他目光微冷,“若不是知道了他曾经伙同母妃对父皇做过什么,我还真是要感动了,有这样一个人守在我身边,费心谋划、耐心部署,不求回报地要把我捧上高位,我若还是不感动那可真是铁石心肠了。”

宁娆嗤笑:“他怎么会是不求回报?若你登上帝位,手握权柄的定然是这有从龙之功的胥仲,你且对看他对淮竹如何,就该知道胥仲是不会轻易把自己手中的权柄交托出去的。到时这大魏江山,还不是任他予取予夺吗?”

江偃也笑了,这笑中却又几分苦涩自嘲:“是啊,论智谋权术,我远远不如皇兄,这江山若是到了我的手里,守不守得住还真是另说。”

宁娆最见不得他这副样子,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打趣道:“好了,咱也不必要这么妄自菲薄,你还是有不少优点的……”她话锋一转,道:“既然已经来了,不如你带我去看看这蛊室长什么样吧。”

江偃奇道:“你要去看蛊室?”

宁娆点头,眼见窗外月色幽淡,繁星如织,抻了个懒腰,道:“都已经来了,我很想去看一看,这牵动众人心神的蛊室到底是什么样的。”

钰儿站在门边,嗓音清亮道:“公主如果想去看,我带你去吧,楚王殿下也没去过,应该不知道蛊室在哪儿。”

宁娆摇头:“你不要去,你只要跟我们说明白了蛊室怎么走就行了,让景怡陪我去,胥仲对他如此寄予厚望,只要景怡在我身边,胥仲他就不敢轻易对我下手。”

江偃想不出宁娆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可他习惯了对她纵容,凡是她提出的要求他从来都是不论因果直接答应的,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取了大氅给宁娆披上,冲钰儿道:“我陪阿娆去,我会保护好她,你也辛苦一天了,快些回去休息吧。”

钰儿见两人打定了主意,便不再劝,只给他们指了路,便自己回房了。

蛊室原是建在一个山洞里的,山外有护卫把守,执枪明戟,一派肃正,见了宁娆那张脸,只当是孟淮竹来了,也不拦,齐刷刷单膝跪地向她行过礼,就把她放进去了。

宁娆领着江偃进了山洞,见两侧石壁上绘着五彩壁画,便将火把靠近照亮了仔细看,这画的风格与中原大不相同,造型粗犷、着色鲜亮大胆,很有远古返璞归真的意境。

两人看了一阵儿,大约看明白了是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在最初,孟氏的祖先只是南淮的一支人丁并不发达的蛊医家族,因医术高明,深谙饲养蛊虫之法,救治了许多族人,渐渐在族内有了一定的声望。

后来族人拥护,便辟疆立都建国,成立了云梁国。

说来也是讽刺,云梁孟氏世代行医,累积下了无数功德,本该是得上天庇护的一脉,但其子孙却患有心疾病,且此症状代代相传,凡患此症者十有八九会英年早逝。孟氏为了保护自己的血脉,查阅古籍饲养了百僵虫蛊,在孟氏儿女一出生便植入体内,护住心脉,由此可得长命百岁。

至此,云梁孟氏安居于此,远离灾祸病痛,过了一段甚是安乐的日子。

宁娆和江偃顺着壁画往前走,渐渐的,壁画的主色调变了,由之前的明艳、温馨变得愈加灰暗。

大约百余年前,大魏太|祖皇帝江叡讨伐南燕薛氏,借道云梁,云梁不禁痛快答允,还为魏军提供了休憩整兵之所,为太|祖皇帝顺利征讨南燕而立下了汗马功劳。太|祖皇帝更是由此下旨,大魏与云梁世代交好,共享清平盛世,凡江氏子孙,历代君王不得以任何名目攻伐云梁。

宁娆摸着壁画底端,那用金烫出来的八个字“世代和睦,共享清平”。心想,这本是两国交好的一段历史,若是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显得如此讽刺。

后面的壁画一改前面的风格,画开始为辅,字为主。

那些壁画不知是因为年岁太久还是着色本就暗淡,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因此后面的,宁娆和江偃主要看壁画下面的字。

上面记载了五十年后大魏和云梁是如何开始关系恶化的。

宁娆起先只以为两国交恶是因为孟文滟听信了巫祝之言,觉得自己能母仪天下,才不顾一切地入长安,去搅动朝局引来了八方众怒,才给云梁招来了灭族之祸。

但其实两国交恶的时间更早,比孟文滟入魏足足早了三十年。

文字详细的记载了当年的情况。

大业三年,新君继位,派廷尉徐端入函关镇守。徐端的爱妻缠绵病榻多年,他散尽千金为其寻名医救治,但其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及至后来徐端入函关,与云梁一关之隔,听说了云梁的蛊虫之神奇,又不知从哪位高人那里听说云梁王室收藏着一种神奇的蛊虫,有起死回生之效,连死人都能救活,更何况是一个被宿疾所扰,但还有口气的活人。

徐端便备下厚礼,向云梁王室讨要这种神奇的蛊虫。

但被云梁断然拒绝。

其实说拒绝也不甚准确,当时的云梁国主亲自接见了徐端,亲口向他解释,云梁的蛊虫也只能治一般的疾病,所谓奇药奇蛊,起死回生,不过是以讹传讹,毫无依据可言。

照壁画上的记载,徐端当时应该是信了,他恭恭敬敬地入云梁,恭恭敬敬地出云梁,一切照旧,两国仍旧和睦相处,关隘平静。

可是过了不久,徐端妻子的病症开始恶化。

这一次又有人在徐端耳边提起了云梁蛊虫,徐端在绝望之际又信了,不光信了,还把云梁蛊虫当成了救治濒死的妻子唯一的一根浮木。

他再次入南淮求蛊,同样遭到了拒绝,可这一次却没有平静收场。

当天徐端回到大魏军营,便清点了兵士在无诏的情况下大举进攻云梁,云梁仓促应战,双方激战了三天三夜,各有损伤,暂时息兵。

本来这事是徐端的一时冲动,大战过后他也难免后怕,边疆守将无诏而私自调遣兵士进攻友邦,若是上达天听,可是要灭九族的罪。

徐端手下的谋士在这个时候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在双方开战的消息传入长安之前,徐端不如先修一封奏折上禀,说云梁攻我防线在前,徐将军只是被迫应敌,不是主动出击。

奏疏递往了长安,当时的天子还算英明,时刻牢记自己父皇给后世子孙留下的诏令——世代和睦,共享清平。

没有追究,只是将这一页匆匆揭过,不再提。

但经此一役,两国的关系终究大不如前,虽然两国国君都极有默契地摁下不提,但双方的臣民心中都有了微词。

从那以后大魏与云梁的交往便迅速减少,从国家之间的互通到子民私下里的交往,都变得越来越少。

再往后几十年,因交集少了,彼此之间的了解也少了,流传于大魏臣民之间关于云梁的事,最多的便是他们所饲养的蛊虫,都说云梁人包藏祸心,饲蛊害人。

关系一日日恶化,直到后来有一日,云梁内一颗新星横空划过,巫祝预言会有孟氏王女为后,孟文滟以为自己是应预言之人,力排众议,野心勃勃地入了长安。

……

宁娆和江偃走到了壁画的尽头,再往前便是蛊室,上面挂着一把铜锁,封得严严实实。

两人对视一眼,不禁唏嘘。

这个故事原本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结局,但全因人之贪婪和对自己不知全貌的事情的恶意揣摩,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宁娆默然片刻,道:“孟氏先祖曾立有祖训,蛊虫只可用于救人,不可害人,可事到如今,却有人要利用蛊虫来练蛊兵,兴杀戮,再一次挑起战火,将云梁遗民再度推入水深火热之中,岂不是违背了先祖的意愿。那与五十年的那个愚蠢贪婪的徐端又有什么两样?”

洞中光线昏暗,江偃看不清宁娆的神色,只听她的声音,却莫名听出了一丝丝决绝的意味。他有些不安,本能地问:“你想做什么?”

宁娆看向他,温淡地笑了笑:“若是后世子孙再也无力守护祖先留下的基业,再也做不到只救人不害人,那么起码可以选择不被利用,将这蛊室付之一炬,让它再也不会成为歹人作恶的工具。”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8章 ... 下一章:第90章 ...
热门: 潜入豪门:老公手下留情 新欢 11处特工皇妃(特工皇妃楚乔传原著小说) 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 大英雄时代 失格 不负如来不负卿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不能说的秘密 定制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