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

上一章:第80章 ... 下一章:第82章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江璃一愣,直觉有一口锅正在往他头上套,下意识觉得不能接,忙道:“问我做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宁娆道:“你的阮师妹为什么不想成婚,没准儿就是心有所属了呗,她心中所属的是谁,难道你不知道?”

江璃眉尖挑了挑,“我?”他有些不甚确定地敛眉思索了一阵,又去看宁娆,面上带着非常纯净的疑惑:“你觉得是我?这怎么可能……”

宁娆看着他这副无辜至极的模样,道:“你这是在跟我装傻吗?”

“我装什么傻……我当年只看出来你对我一见倾心,难以忘怀,寤寐思之,至于旁人……”他极诚恳地摇头:“我都不熟。”

宁娆脸颊微红,声音也小了:“胡说!这都是你的错觉,我才没有……”

说话间,那位卫公子和扶他起来的少年走到了他们跟前。

少年冲他们抱拳躬身,问:“二位可是来找徐先生的?”

江璃来之前已命人给徐道人送了份书信,提前言明今日他会带着宁娆一起来拜访,想来他是吩咐过门下弟子来接应他们了。

“是,我与先生有约。”

少年道:“徐先生早已吩咐过,特命弟子守在入山口恭候贵客,还请两位快快随我来吧,先生已等候多时。”

江璃略一颔首,拉着宁娆的手跟着少年上山。

宁娆顺着蜿蜒的山路走了一阵,回头看去,见刚才那位卫公子还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突然觉得有些怪异,便轻晃了晃江璃的胳膊,示意他去看。

等到江璃也回过头去看,那山道上已空空如也,刚刚还修身长立的年轻公子已没了人影。

“好快啊……”宁娆感叹,不过须臾之间,便能从山道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此人看来是有功夫在身,且反应也颇为敏捷。

江璃疑惑:“什么好快?你又让我看什么?”

宁娆道:“刚才那位卫公子啊,我们上山了之后他一直在后面盯着我们看,就是我让你回头这一点点时间,他便消失了,若不是大变活人的戏法,那就是高手啊。”

在前面引着他们的少年回头道:“卫公子出身琼州卫氏,是大魏鼎鼎有名的武学世家,他的祖父曾任大魏太尉,掌管京畿兵权,他身为名家之子,会些武艺也不是怪事。”

江璃道:“原来是这样啊。”他心中了然,对宁娆解释道:“琼州卫氏与琼州徐氏地位相当,都有世袭的伯爵爵位,这位公子不是一般的世家子弟,而是出身显赫啊。”

琼州徐氏……

宁娆脑筋动了动,想起琼州徐氏不就是跟南莹婉合离的那个申允伯徐怀奕……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少年不明就里,听江璃竟然知道琼州卫氏的来历,不免话多了些:“卫公子为人还是不错的,正直善良,文武双全,对师姐又是痴心一片,就是不知师姐是怎么想的,就是看不上。”

提起这一茬,宁娆没忍住又剜了江璃一眼,倏然,察觉出些不对来。

她加快脚步,走到少年跟前,歪头问:“你刚才叫师姐?”

少年不知她何意,一怔,老老实实地点头。

“那阮思思跟你都是徐前辈的徒弟……你为什么不管徐前辈叫师父,反叫他徐先生?”

少年微低了头,显出些许失落怅惘,低声道:“先生只教我武艺,不让我认他为师父。大约……是觉得我不配吧。”

“不是。”江璃干脆利落道,“这老头儿不让你叫他师父不是觉得你不配,而是他有心结。”

少年眼睛莹起光亮,看向江璃:“师父有何心结?”

江璃张了张口,又把话咽了回去,道:“这一段他既然不愿意当着你们晚辈的面儿提及,你还是不要问了,省得到时候被他知道了反招惹些不快出来。”

少年眼睛里的光倏然又落了下去,垂头耷脑,紧抿了抿唇,强蕴出一抹得体儒雅的笑,像是安慰了自己一通,但仍难掩低怅的情绪。

这你一言我一语,转眼之间已到了山顶,飞檐琼阁近在眼前。

少年进去通报,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冲江璃道:“徐先生说请您进去。”

宁娆跟着江璃正要往里走,却被拦下,少年颇为为难道:“徐先生说只请这位公子进去,闲杂人等请在屋外等候。”

宁娆:……

这闲杂人说的就是她了罢,这个徐老头……

宁娆纵然不快,但好歹是在人家的地界,不让进就不进吧。她站在原地,催促着江璃快进去,别误了正事。

江璃犹豫地顿住步子,略显担忧地环视了四周,嘱咐:“你好好地待在这儿不许到处乱跑,我一会儿就出来。”

宁娆应下,江璃这才跟着少年入内。

山顶白雪苍茫,落在树顶屋顶,一幅冰样素裹的画卷。宁娆等得无聊,顺着琼阁绕了一圈,发觉这四面墙壁看似斑驳古旧,但其实别有洞天。

墙壁上用黑漆画了数百个小人,姿态各异,仔细一看大约是武学招数。

宁娆心血来潮,从地上捡了根枯木枝,照着上面的姿势开始比划。

这招式看上去稀松平常,谁知道比划起来却颇为别扭。单论其中的一个动作倒还好,可若是要把几个招式连接起来,却总是做不到位。

比划了一会儿,出了一头的汗,被山顶寒风一吹,凉涔涔的直打哆嗦。

宁娆泄了气,随手把木枝一扔,试图钻研武学的心思当即作罢,一转身,却见江璃和一个鹤发髯须的老者站在阁门前,朝着她这边看,不知看了多久。

宁娆粗略观察了这老者一番,他一身黑袍,束莲花冠,插子午簪,想来就是江璃的师父徐道人。

她忙跑过来,端起袖子,朝徐道人深揖为礼。

面前却是长久的沉默,也不说让她起来。

宁娆等了许久,躬得腰背都发酸了,对方也没有动静,她试探着直起了身子,看向徐道人。

他苍老皲皱的脸上表情甚是复杂,直愣愣地凝着宁娆。像是伤慨,又像是怀念,目光渺然空茫,似乎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

宁娆抻了头刚想说话,却见江璃朝她轻摇了摇头。

便只有站端正了,双手合于襟前,规规矩矩地等着徐大前辈开尊口。

等了一会儿,徐道人说话了,对着江璃问:“她就是你说的阿娆?”

江璃颔首。

徐道人重将目光落到宁娆身上,那双过于清冷疏离的眸子如浸在水波中,显得柔和了许多。

他道:“你随我进来吧。”

宁娆一愣,疑惑地看向江璃。

江璃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跟着进去。而后,他下了石阶,站在她原先站过的地方等。

宁娆看着徐道人缓慢入阁、挺直的背影,玩笑般地心想:好嘛,现在江璃又成了那个闲杂人等了。这位神秘兮兮的前辈也不知是有什么话要跟他们说,怎么还得分开,就不能把他们两凑在一起,把话全说了嘛,这样也省了两个人事后再费口舌向对方说了。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紧张就喜欢胡思乱想,这样胡乱想着,腹诽着,跟徐道人进了阁中。

阁中装潢、摆设都甚是素净,一张三尺高的木架屏风,屏风上绘着颜色浅淡的竹叶黄鹂,透过屏风上的薄绢,依稀可见后面是一张丝榻,想来是安寝歇息之用。

而屏风外面则是简单的案几、绣榻,案几上摆了一张棋盘,棋盘两侧各是一只天水青瓷瓯,里面各盛了半盏茶水,还冒着轻薄的热气。

宁娆有些怪异地心想,难不成刚才江璃在里面配着徐前辈下了一盘棋……等等,这棋盘上黑白子落子甚多,几乎是填满了棋盘的空格,若是下完了棋才说话,那恐怕时间不够。

难不成是边下棋边说话?

宁娆登时后背冒出一层黏腻的冷汗,紧张起来,心想:天呐,这徐老前辈该不会也让她陪着他边下棋边说话吧。那肯定不用几个回合她面前的棋局就得一团糟,到时候他会不会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配不上他的爱徒啊……

这样胡乱想起,却听刚坐下的徐道人开了口:“少蘅,你把棋盘撤下,再换盏新茶过来。”

刚才引他们上山的少年走上前,弯身将棋盘拿起,又腾出一只手把江璃用过的那只茶瓯端走。

少蘅走后,徐道人朝宁娆招了招手,道:“你站着干什么,坐啊。”

他生了一副冷面,面部轮廓极为刚硬,明明没什么表情,可让人看着总觉得他是在生气。再加上年岁大了,皱纹纵纵横横布满了面颊,更显得冷冽严肃,颇有威慑力。

宁娆不由得放轻了吸气呼气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弯身坐到了他的对面。

“宁娆……”徐道人念道,微微一顿,摇了摇头:“这名字不好,太过妖艳庸俗,远比不上孟淮雪好听。”

宁娆心中暗想,原来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一定是刚才江璃跟他说的。看不出来,江璃还挺信任他这个师父,这样的秘密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告诉他。

这样的念头闪过,她又不快起来:“我觉得宁娆挺好听的,我爹给我起这名字时就希望我如一个‘娆’字,柔柔弱弱,娇娆美丽,如一般弱质纤纤的姑娘,简单平淡地过完这一生。”

“你爹?”徐道人陡然提高了声调:“什么爹?你有几个爹?除了孟浮笙还有谁配当你的爹?!”

宁娆上来气,心想这老头不光是个脾气不好的,还是个不怎么讲道理的,便耐着性子道:“我爹姓宁名辉,是大魏的御史台大夫。我从小被他捧在手心里养大,好吃好喝的供着,好穿好用的堆着,他为我不知操了多少心,他怎么就不配当我爹了?”

徐道人双目圆瞠,髯须颤得一翁一翁的,怒气冲冲地瞪着她。

宁娆被他瞪得有些发憷,心想这老头脾气也忒差了些,一句话说不好就这么凶,万一待会儿把他惹火了他要动手怎么办?

这是影山,对方又是江璃和自己父亲的师父,万一真闹出那么大动静,那可是双方都没脸的事。

她这样想着,弱了气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婉平和:“前辈,晚辈言语不得当,冒犯了您,还请您见谅。晚辈不敢再在这里惹您生气了,就先告辞。”

说罢,站起身,朝徐道人拱了拱拳,就要转身走。

“站住,回来坐下。”

刚走出去没两步,就从身后飘来冷冽阴森的声音。

宁娆不禁打了个哆嗦,慢吞吞地转过身,觑看着徐道人的脸色,幽幽地回来坐下。

“我听景桓说胥仲害你,逼你喝了六尾窟杀,险些送了命,此事是真的吗?”

宁娆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会儿,如实道:“确有其事。”

“岂有此理!”徐道人猛地一巴掌拍在面前案几上,把那么小小的木头几震得直发颤。“当年他和高兆容一起在影山对着神明发过誓,会永远效忠浮笙,如今他倒成了个狼心狗肺的,不光把誓言抛诸脑后,还来害浮笙的女儿,当真是该死!”

宁娆默默地看着这老头义愤填膺、好像恨不得把胥仲隔空四城碎渣的模样,心里对他稍有改观,心想这老头脾气是差了点,但人看上去还是重情重义、明辨是非的,而且好似对自己的父亲感情颇深。

宁娆眼珠转了转,细声细气道:“徐前辈,你可不知道,胥仲这些年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他打着复辟云梁孟氏的旗号,在云梁内部大肆揽权,排除异己,不断地孤立我姐姐淮竹,最近还利用他手中的势力干了好些坏事,这若是一件件地说给您听,恐怕说到天亮都说不完。”

徐道人的脸色果然更加阴沉。

他默了一阵儿,突然抬头道:“你个小丫头,还真是怪有心眼的,这么煽风点火的,是不是记恨他算计了景桓,想让我替景桓出一口气?”

宁娆瘪了瘪嘴,有种小心机被看出的尴尬。

她并非是指望着徐道人去给江璃出什么气,江璃坐拥天下,手握大权,又那般韬略在胸,若是真心想收拾一个胥仲,不必靠旁人。退一万步来说,若是哪一天江璃不是胥仲的对手了,那也不是靠一个化外老道就能扭转战局的。

宁娆这般说,一是考虑到徐道人毕竟身份特殊,说不定有些事江璃不方便做,他可以为之代劳。二是既然他对父亲有如此深的感情,那么把胥仲干的那些坏事跟他说清楚,以防将来胥仲那不要脸的再打着父亲的旗号再来拉拢他,多一个盟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想到这里,她摆出一副乖巧又诚挚的模样,道:“晚辈所言句句属实,绝没有冤枉胥仲,前辈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去查。”

徐道人神色平静了些许,手指摩挲着瓷瓯的壁,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胥仲也来找过我,他说他挑起南燕与大魏的争端纯粹是为了复仇。大魏当年灭云梁,逼死浮笙,而南燕则是袖手旁观,两厢都有错,非得让他们付出代价不可。”

宁娆早前听惯了这些说法,也听腻了,再听时不由得嗤之以鼻。

“如此荒谬的说法,前辈竟然也信了吗?”宁娆气急时不由得加重了语调,道:“当年是大魏灭了云梁不错,是那个齐王逼死了父亲也不错,可是后来齐王被满门抄斩,父亲的仇乃至于整个云梁王族的仇等于是已经报了。”

“而如今天下太平,盛世华然,胥仲却要以此理由挑起战火争端,可想而知,若是战火一起,最先陷入水深火热的必定是无辜百姓。宁娆虽然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但他的慈悲之名久闻在耳,若是父亲泉下有知,看着他被人当成了一个挑起战火的理由,而天下黎庶也即将因为他而饱受摧残,前辈觉得父亲在九泉之下能安生吗?能闭得上眼吗?”

徐道人紧紧凝着宁娆,目光愈深,在某一瞬,他似是通过她看见了孟浮笙的影子。

宁娆未曾察觉他复杂的神色,只是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不禁要心声全部吐露完:“且胥仲如今的种种诡计全部都是冲着景桓而来。我且不说旁的,就单说景桓,当年他好好地当他的太子,什么错都没犯,却平白因为孟文滟的野心而被赶出长安十年。他又做错了什么?云梁灭国又跟他有什么干系,凭什么最后都要冲着他来?”

“胥仲若真是有心为了父亲,那么如今就该把手中的权力交还给我的姐姐淮竹,我们齐心协力去寻找大哥孟天泽,而不是像如今,他拼命地利用云梁、利用父亲去给他自己谋私利。”

徐道人像是被她的某句话戳了一下,从恍惚中回神,怔怔道:“孟天泽?”

宁娆道:“对啊,姐姐说云梁国灭那一日大哥就失踪了,多年来音讯全无,她一直想找到他,由他出面,重新收拢人心。毕竟,他是云梁孟氏唯一的王嗣。”

徐道人像是遭受了巨大打击,由原本的跪坐在绣榻上颓然坐倒,面色惨淡苍白。

宁娆被他吓了一跳,忙道:“可是晚辈说错了什么?”

他愣怔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摇头,有气无力道:“没有,你句句在理,刚毅正直,很有你父亲当年的风范。只是……我有些累了,想歇息一会儿,你和景桓暂且在影山住下,我让少蘅带你们去厢房。”

这相当于是告诉宁娆她可以出去了。

宁娆只得从绣榻上起身,躬身冲他鞠了一礼,慢慢退出去。

江璃正等在阁外,站在松荫下,在同阮思思说话。

五年多未见,阮思思出挑得更加秀致,穿了一身窄袖玉色绣缎交领长袍,颇为英姿飒飒,但发髻却是费了心思点缀,一根青玉簪,缀着银珀珊瑚串,穗子一晃一晃,显得很是娇俏可人。

宁娆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远远看着他们。

两人似乎是在说要紧事,因神情都十分凝重,半分笑意也无,特别是阮思思,从宁娆的这个角度,看见她一边与江璃说着话,一边将垂在侧裾的手攥紧了放开,放开了又攥紧……

两人说了一阵儿,阮思思先告辞,顺着琼阁后的小径去了后面的厢房。

江璃则停驻在树荫下,半天没有动作,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

宁娆走了过去,握了握他的手,问他在想什么。

江璃看了眼跟在他们身边的少蘅,含糊道:“在想那件事是如何泄露出来的。”

‘那件事’指的自然是沈易之握着的秘密……

宁娆神情敛正,望着阮思思离去的方向:“你怀疑是她?”

江璃面色沉凝,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如今我脑子里也是一团糟,全然没有思绪,或许……师父能帮我查清楚吧。”

江璃刚才在屋内,正是恳求徐道人替他查明有关于沈易之的一切是如何泄露出去,被胥仲得知……

当年此事刚发生时,江璃尚且根基薄弱,需要影卫替他善后,而影卫主力大半出自于影山,江璃自然不能瞒着徐道人,也瞒不住。

好在徐道人虽然看上去迂腐,但为人心软,这些年来看遍了江璃所受的委屈与艰辛,又念及师徒之情,虽然极为色厉内荏地训斥了江璃一番,但还是勉强应下,绝不会将此事外传。

如今已是多事之秋,江璃思来想去,若要将这件事情查明白,由徐道人出面是再好不过了。

江璃几乎确定事情是从影山的师兄弟口中泄露出去的,由师父来查弟子是最自然最不引人注目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江璃对于师父还是信赖的。

他的这一番心思宁娆细细揣摩也能揣摩个大概,便不再问,只是转身冲少蘅道:“那就劳烦少蘅师弟带我们去厢房,徐先生要留我们宿下,想来还有事要交代我们。”

少蘅点了点头,突然一歪头,视线越过两人看向两人身后。

“荀念师兄?”

两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出去,见一个身体挺拔高大的男子从松荫小径过来,他浓眉大眼,生得很是俊朗精神,唇边挂着和善的笑,抱着一摞书直奔少蘅而来。

来人冲少蘅憨憨一笑,问道:“师父可在里面吗?我在书中看到了些不懂的地方,想要请教他老人家。”

少蘅忙点头:“在的,师兄快进去吧,师父刚才还念叨过你的,怕这些书对你来说太过深奥,担心你会看不懂。”

荀念略显羞赧地挠了挠头,“我确实……确实不太懂。”他僵硬地转了个身,像是才注意到江璃和宁娆,肢体不甚协调地冲他们鞠了一礼,道:“景师弟,你来了。”

看来这位荀念公子比少蘅入门早,认得江璃,还叫他景师弟……宁娆猜度,大概当年江璃入影山学艺,为掩真姓名,所以假托了景姓吧……

江璃反应极快地冲他还礼,这两人站在一起,越发显出荀念那超乎正常的笨拙。

宁娆在一旁打量他,心想他刚才管徐道人叫师父,他跟少蘅的话里话外都可听出似乎徐道人对这个徒弟很是宽容钟爱。

也是奇怪,像少蘅这般温儒机灵的玉质少年都不够格叫师父,只能称呼一句疏离的徐先生,这个看上去憨憨傻傻的荀念为何能得此优渥待遇……

她正百思不得其解,却见荀念正看着她,唇角微勾,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雪白的大白牙。

说实话,这荀念看上去本来就憨憨的,这一笑显得他更傻了,但奇怪的,宁娆盯着他的笑颜看久了,却觉纯净至极,温暖至极,甚至是……亲切至极,心中涌入些许异样,只觉有一股暖流恰恰击中了心间某个最柔软的角落,不由得,也冲他微微一笑。

推荐热门小说当皇后失去记忆,本站提供当皇后失去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皇后失去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0章 ... 下一章:第82章 ...
热门: 拜相为后 熔城 满江红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炮灰大师兄又崩了人设 快穿之吾儿莫方 为了活命我竟成了万人迷 山楂树之恋2 海上华亭 唯有套路得人心